Sunday, January 27, 2013

融雪(第一章)新娘?新娘!

融雪(第一章)新娘?新娘!

                融 雪

作者:碎羽
2009/07/0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
  本文是我發在本站的《雪落藍庭》後續,當然不看《雪落》也一樣可以讀懂
本文。小弟是翻牆過來,排版很困難,請站內兄弟幫忙排版,謝過。
***********************************

            (第一章)新娘?新娘!

  偌大的屋內洋溢著新婚喜氣,一件件紫檀木的傢俱上都貼著大紅喜字剪綢,
連高高的吊燈上也上了掛著紅絲線編成的中國結。屋中的玻璃桌上是點燃著暖融
火光的燭台,桌子上放著精美的糕餅和喝交杯酒用的杯具,桌邊站著一個一襲白
色婚紗的女孩,這人就是我。

  今天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可本姑娘一點都不爽。雖然我要承認
當看到長長的迎親車隊和上千賓客的祝賀時,我心裡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欣喜,只
是一點點哦,可一想到我是怎麼披上這身白色的精美囚服,以及我的感受,我就
是不爽!

  一邊想著,我的手一刻也沒停的從桌子上抓起糕點往嘴裡,也不管什麼唇膏
唇彩,這個圓圓的珍珠明月糕還真好吃,不愧是明月齋的名晶,細緻精巧,以珍
珠磨成粉末,包裹著上等棗泥豆沙,甜而不膩,香潤可口。

  雖說它是一種禮儀的擺設,怎麼也要等到喝了交杯酒再吃,可我要是再不吃
點東西,怕自己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被餓死在婚房裡的新娘。

  從凌晨三點被姐姐揪出被窩梳洗化妝,到現在為止,我幾乎沒有吃到任何東
西。媽媽說新娘在婚禮上要少沾水米,以示端莊,結果一整天我除了敬酒時的幾
杯白開水,什麼都沒下過肚。

  吃了幾個珍珠明月糕,用舌尖舔掉嫩紅掌心上沾著的芝麻粒,口渴的我隨手
從桌子上拿起杯子喝水,手中的高腳鬱金香型酒杯,讓我不由得聯想起我喜歡喝
的香檳酒來,這時候要是有杯泛起氣泡的淡黃色香檳該多好啊!

  以指撐著下顎,我妄想著,可惜是不可能的,想想平坦腰腹下的小傢伙,我
在未來的九個月裡就告別一切酒水了。如果不是他(她)的話,我怎麼會落到這
步田地?我看了一眼牆上高高掛起的大幅婚紗照,在搖曳的燭光下,我依然可以
看清楚那個混蛋過份的笑臉。

  先是和姐姐、姐夫合夥詐我,騙走我的清白,又設計逼我去註冊,最過份的
是讓我懷上了孩子,逃到國外的我又不得不被他綁回來結這個婚。姓郁的混蛋,
我永遠不會原諒你的!

  今天的婚禮上他居然還發喜帖給那些舊情人,聽著她們恭喜聲中說我母憑子
貴的含諷,真想大聲對她們說,枝頭讓給你們,本姑娘還不稀罕當這個倒楣的麻
雀呢!

  就在我滿腹牢騷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我不由得心中
一驚,把托盤裡剩餘的點心擺整齊,開始往大床那邊走過去。好死不死,我的高
跟鞋偏偏又踩在了自己拖地的裙襬上,慌亂間竟忘記走路時要提起它來。

  棕色的屋門行將被推開,看來退是退不回去了,要是被他發現我偷吃點心,
又會戲弄我。於是我急中生智,擺出一副體貼的樣子迎了上去,輕啟朱唇,軟綿
綿的語調和他打著招呼:「親愛的。」

  一身白色西裝的他還真是帥氣,微紅的臉上帶著幾分醉意,燭光下五官顯得
更加深邃,一雙大眼睛不住地在我身上打量。

  我乖巧的走上去,幫他鬆開領帶和襯衣上面的幾個鈕扣,說道:「你的那些
好朋友們都送走了?真是的,吃完飯還要到家裡來鬧,這樣舒服了嗎?」

  他一把將我擁在了懷裡,頭架在我肩上,呼出的熱氣吹在我敏感的耳垂邊,
惹得我身上一陣酥麻。慢慢地在我耳邊低語:「老婆,你真美!」

  心底不由得感到一絲甜蜜,我也雙手環抱住他的身體,螓首低垂,把頭枕在
他肩上。這時我感到他在胸膛裡發出連續的震動,抬頭一看,這個傢伙居然在隱
隱發笑。

  我一把推開他,嘟起紅唇,收起笑容,嗔道:「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是不是覺得欺負我很開心?」

  他並不作答,只是笑著用手指點了下我的嘴唇,上面是一點黑色的黏稠。該
死!他早就發現了,那是珍珠餅裡的棗泥,我居然忘了擦嘴,真是糗死了!

  我感到自己的兩頰發熱,為了掩飾的尷尬,我雙手掐在腰間,大聲對他說:
「怎樣?郁藍庭,我就是餓了,再不吃東西,你就等著一屍兩命吧!」

  他並不在意我的怒火,一隻手環住了我的腰際,嘴巴吻在我的唇上,粗糙的
舌頭在我的唇瓣上細細的舔舐,而我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他只不緊不慢地吸吮
著我潤滑的嘴唇,也不急著像以前一樣破開我的牙關,只是我自己開始不爭氣的
慢慢鬆動貝齒,想要習慣的接受他的親吻。

  這時我的腦子裡突然想到了什麼,頓時清醒了許多,用力地推開了他。他偏
著頭,有些不解的看著我。

  盯著自己婚紗胸前的多層花紋,我低聲狠狠的說道:「不怕毒死你!」

  他眨了眨眼睛,好像沒明白一樣,然後恍然大悟似的笑了起來,用手指抹了
一下沾在自己唇上的紅痕,說道:「呵呵,老婆,還是蠻關心我的嘛!」

  「誰關心你?我是怕你把化學物質帶到我的嘴裡,對寶寶不好。我恨不得毒
死你。」我翕動著嘴唇,嘟囔的聲音連自己都聽不清楚。四下尋著可以擦拭的紙
巾,一時間也找不著。

  郁藍庭幾步走到我近前,說:「雪兒,今天是我們一生最重要的日子,不要
壞了這良辰美景。」一邊說著,他一邊向我的身側走來。

  我馬上意識到他下一步可能的動作,就被攔腰打橫抱起來,然後丟到那張大
床上,我珍貴的初夜就是這樣被這個混蛋奪取的。本能的側身面對他,我說道:
「喂,喂,郁藍庭,你說過你不會再欺負我的,你會尊重我,會顧及我的感受,
嗚……」

  剩下的話語全被他堵在嘴裡,兩片大唇壓在我的嘴上,含住我的嫣紅唇瓣,
用粗糙的舌頭細細的舔舐;兩隻大手也不老實,一隻環在我的腰際,把我緊緊禁
錮在他身邊,動彈不得,一隻輕撫覆上我的胸前,隔著婚紗,慢慢地揉動。

  我起先還想要推開他,可那熟悉的感覺很快就讓我全身發軟,踮起的腳尖開
始搖晃,兩隻藕臂由推在他胸前,變成了環住他的脖子,好保持平衡。他輕輕轉
著頭,用他的唇輕輕的摩擦著我的,我喘氣的節奏都被他的吻給打亂,呼吸開始
急促起來,胸前的豐腴在他揉捏下開始慢慢變的堅挺起來,特別是那顆敏感的蓓
蕾在一點點的脹大,內衣摩擦在上面,傳來陣陣酥麻的電流。

  「唔唔唔……」我的鼻腔裡開始發出低聲的悶哼,牙關被他用舌頭輕鬆的撬
開,檀口被他侵入,因為他先前喝過些酒,我感覺我的口腔裡也染上些微醺的氣
息,竟有些醉意。星眸微閉,面色泛紅,我像隻慵懶的貓兒般接受著他的愛撫,
不時發出難耐的哼聲。

  就在我享受著我們唇齒間廝磨的溫存時,突然身上懸了起來,他一手攬過我
的腋下,一手打橫抱起我的膝蓋腿彎,嘴唇還銜著我的丁香軟舌不住地吸吮著。

  我微瞇眼角發現他正往那張大床走去,就在那裡,一個月前我初經人事,被
這個混蛋欺負得徹底。

  一想到自己被他欺負的事情,我的身體突然就開始發熱,剛才的過體電流開
始燃燒起來,嬌軀也變得更加敏感,連他的怪手隔著多層的婚紗,輕輕擠壓我的
乳側都能感覺得清清楚楚。我真的完了,這副敏感身子早已對那種羞人的事情形
成了條件反射,我現在甚至可以感覺到腿心也微微的傳來酥麻。

  就在我羞愧自己的反應,身子已經被他放在床邊,兩隻嫩足被他架在肩上,
一隻上的高跟鞋不知道何時掉了,這個奇怪的姿勢讓我能清楚的看到自己下身的
一切。下身寬大的白色裙襬被解下脫掉丟在地上,我兩條修長的大腿拉起在他胸
前,上面還包裹著雪白的蕾絲長襪,在絲襪上沿的花邊繫著幾條同色的吊帶,連
著我底褲的邊緣。

  他的眼睛直盯著我身上,我不敢看那充滿熱力的視線,閉上眸子,把頭別在
一側。本來以為自己早和他有了肌膚之親,這次不會再害怕,但是事到臨頭,害
羞的感覺還是不斷地湧上心頭。

  他的大手隔著絲襪撫摸著我筆直的長腿,揉捏著大腿上的肌膚,還用臉頰貼
上小腿,我結實的腿腹被他蹭得癢癢的。然後他擒住我的腳踝,用舌尖在小腿慢
慢地舔上去,隔著絲襪,溫熱的舌滑過後水痕變得涼簌簌的,直到腳踝,足跟,
最後軟嫩嫩的足心也被他的舌頭佔據,整個舌苔都貼了上來,還用牙齒輕輕的咬
噬。

  「啊……」我喉嚨中的低哼第一次變成了高昂叫聲,酥麻的電流瞬間貫穿了
我的身體,一股熱流從下直沖頭頂,溫熱的蜜水開始在我下體的肉壁上滲出,絲
絲的滑動在裡面。

  「不要,庭,不要。」我用力地掙扎著,但是足踝還是擺脫不了他手掌的禁
制,「那裡不要,求你了。」我用哀求的聲音說著,還用上了他最喜歡聽我叫的
名字。

  也許是我哀怨的神情讓他動容了,他不解的問道:「怎麼了,雪兒,你不舒
服?」

  「那裡……那裡不乾淨。」我扭捏著說:「我……我沒洗澡。」

  他露出了一絲邪佞的笑容,把我的足趾拉到他的面前,用舌輕點我的足尖,
還誇張的做出鼻子吸氣的動作,然後笑道:「是哦,好像是酸酸的。」

  「你過份!」我用力地扭動著腳踝,連足心和腳趾都羞得曲了起來:「不要
啦!要不你讓我去洗澡。」

  「不,」他示威似的咬住我五根蜷起的腳趾,用牙齒慢慢地拉開,用舌頭在
腳趾肚兒上來回滑過,口中含糊的說著:「我……就是要你……原味的。」

  「嗯……你……你就會欺負我……嗯……」腳下的酥麻和羞恥讓我身上開始
發熱,忍不住婉轉的叫聲出口,兩條絲滑的大腿不停地抖動起來,右腳的足弓彈
起又收回,腳趾蠕動在細長的高跟鞋尖中,鞋跟已經鬆動,腳跟滑出了鞋子,整
隻高跟鞋都掛在腳尖上搖擺著。左腳被他玩弄在手中,足心羞澀的蜷起,隆起了
一道道可愛的褶皺,但是這樣鴕鳥的辦法根本不能阻止他的舔舐。

  我清楚地感到隨著他的動作,我私密的花心也開始滲出水來,分泌出的滑液
正在緩緩流出,絲絲的潤滑我的花瓣。而且因為穿婚紗的緣故,我今天穿的是很
少上身的T字褲,單薄的底褲被蜜汁慢慢地浸染,一點點的氳濕豎著的縛帶。

  紅色縛帶本來是勒著恥丘上,被弄濕後開始緩緩地滑進我的肉縫裡。他不斷
地玩弄著我腳趾和美腿,讓我的情火越來越濃烈,「嗯……庭……別……別折磨
我了。」忍不住向他開始求饒。

  他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我知道他就是想要我這樣求他,還是抗拒不了自己
熟透身子的欲望,用嬌媚的聲音和迷離的眼神來請求他的憐愛。

  停止了對我腿腳的含弄,他看著仰躺在床上、春情勃發的我,渾身軟軟酥酥
陷朱紅的床單裡,夜色的長髮披散著,幾許髮絲被汗水沾黏在一起,纖細的腰肢
和豐盈的胸部上堆捲著真絲的胸衣,兩條長腿被扛在他肩上,一隻白色的高跟鞋
鬆鬆地掛在腳丫兒上。

  他深邃的眸子裡充滿了跳躍的火花,用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說道:「雪兒,
你真美,我的小妖精。」

  郁藍庭順著我的足尖,撫摸著光滑的絲襪,從小腿到大腿,薄薄的真絲筒襪
延伸到大腿根,再往裡的臀溝裡是一根帶著黏膩液體的絲帶,他看了一眼。它窄
窄的性感嵌入在我白淨豐滿的臀間,豎在裡面的一條,就是紅色的T字縛帶。他
用手指一挑,引得我「哈」的一聲,絲帶一下就勒進了已經嫣紅的穴肉中,上面
緊緊地壓住了我開始萌發的陰核。

  我大口吸氣,如絲的媚眼擴成杏仁,剛才還緩緩灼燒我神經的慾火突然躍起
火花。他提著縛帶在我的肉縫裡左右的摩擦,略帶疼痛的瘙癢,直到我用嗔聲叫
道:「庭……嗯……你好壞啊!」才滿意地住手。

  我自己聽著自己甜膩的嗔怪聲都覺得像是情人的邀寵,他更不會放過,並沒
有脫掉我的底褲,而是把絲帶往邊上一撥,那根讓我又愛又怕的肉棒已經頂在了
流滿淫汁蜜水洞口。

  這個可惡的男人,他並不急著挺進,只是用堅挺的肉棒來摩擦著我的花瓣嫩
肉,碩大的肉菇就卡在穴上敏感的軟肉處,他還不時的用手指在紅豔的小豆豆上
擠壓。

  「嗯……嗯……嗯……」火熱的下體滿是酸麻,就是沒辦法舒服的洩出來。

  知道他想要我求饒,邀請他來深入,雖然也明白自己最後還是會投降,但我
的自尊還是決定抗爭到最後一刻。

  「啊哈哈……啊……啊啊……」我的脊背在床上前後左右的扭動,把胸衣和
床單都扭絞起來,手上四指無力的半曲著,用貝齒咬著翹起的蘭花指,用一隻手
撫在胸口,揉捏著已經滿漲起來的乳房。

  看著自瀆的我,他壞壞的笑著,說道:「雪兒,怪不得你和我約法三章說什
麼不能隨便碰你,還以為你轉性了呢!原來小妖精學會自己放蕩了。」

  臉色已經漲紅,兩頰泛起桃花潮,也分不清是慾火還是羞澀了,我嬌喘著:
「你這個壞蛋就知道欺負我,還不允許我自食其力……啊!」

  趁我說話的時候,他的雙手伸進我的身下,從下向上,分開臀溝,用手捏住
我飽滿的臀肉,把碩大的肉杵插進我的私處。雖然上次的歡愛還是在一個月前,
不過我的身體還是老實地記得那個感覺。

  滿是愛液的花徑裡,所有的軟肉層層疊疊的把入侵者包了起來,那曾經的滿
漲和充實的感覺再次回到了我的腦中,同時也燃盡了我最後的理智,無法控制地
搖動著纖細的腰肢,渴求他的疼愛。我向後昂起頭,蔥白的手指揪成十隻白玉小
結,死死地拽著床單。

  本來以為一個月的禁慾能讓我找回點矜持,現在發現被他開發的肉體已經學
會了歡愉的記憶,自己抵抗的時間還不如以前了。

  可能是怕壓到我腹中的孩子,他把我的雙腿按到身體兩側,讓我難堪的擺出
了一個肉蛙的姿勢,羊脂白的大腿內側翻在了床上,而且半個香臀還懸在床外,
不停地向外滑動,好像在主動壓向他的胯下。

  完全脹滿了我肉穴的他只是輕微的抽動著,這種揚湯止沸的辦法讓我更加瘙
癢,我早已不是那個純潔得只會在床上發抖的小處女,今時的肉體就像成熟的果
實一樣甘甜肥美,想痛快地被人品嚐。

  一邊兩手用力地揉捏著自己飽滿的乳峰,讓硬挺的乳尖摩擦著內衣的裡側,
我一邊用兩腿伸直勾住他的後腰,半脫的高跟鞋也從腳尖上脫落了,兩隻美足繃
的筆直,腳背緊緊地扣在他的腰上,用實際動作來表示我的慾望。

  「雪兒,你這是幹嘛?」他卻明知故問,還好整以暇地用食指點在我的花蒂
上,用指腹一圈圈的順時打圓,弄得我又開始不住地嬌喘。

  「你……呼……呼……你……郁藍庭,你還算不算男人……是的話,就……
就……」雖是慌不擇言,但是後半句還是說不出口。

  他並沒有生氣,指腹上的畫圓從順時針轉成了逆時針,陣陣的電流不斷地在
按壓間四散出來。「雪兒,就怎麼樣?你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啊!」他很正經的
問我,可眼睛裡充滿了笑意。

  「我……我想要……」我低聲說著,感覺自己的臉上都快燒起來了,以前也
被他強迫做了很多害羞的事情,可是要我張口求他還是第一次,這個傢伙一定是
在記恨我。

  「什麼?我沒聽清楚。」他還是笑瞇瞇的看著我。

  「我……我想要你給我。」我開始用腿腳用力地勾他的身子,但是怎麼也弄
不動,我的花園在他輕描淡寫的搖晃下已經溢滿了春水,那種瘙癢都快把我逼瘋
了!我只是感到一股巨大又甜蜜的渴望在控制著我,佔據我全部的感官。

  「可我還是不明白。」他明顯地加快了摩擦的動作,只是一半的肉棒都拉了
出來,圓鼓的龜頭就磨在我陰道的一塊略微粗糙的地方,每次都讓全身顫抖,但
是就是不能讓我發洩出來。

  看著他邪佞的笑容和眼底的壞意,我知道今天要是不如他的意,肯定會被他
折磨死的。放下所有的矜持,說道:「庭……用力……用力幹我,給我高潮!」

  在我說完的同時,那條大龍終於大動了起來,一下下的杵進我的陰道深處,
我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在了那裡,饑渴的蜜肉緊縮著、蠕動著、吮吸著,大股的汁
水甚至都沒辦法流出來。

  「啊哈哈……庭……庭……庭……嗚嗚嗚……」我張著紅潤的檀口,嬌豔的
嘴角邊不受控制的流出一絲連綿的晶瑩口唾,那巨大的渴望如同潮水般沖過最後
的堤防,貫穿全身的電流瞬間把我拋到了雲端。就在我以為自己到了天邊盡頭的
時候,又一頭巨浪再把我送得更高,在沉沉浮浮中,我剩下的感覺就只有下體的
酥麻和酸脹。

  雪白的身子像水蛇般在床上扭動,我的臉頰、小腹、腿肌上都覆上了薄薄的
香汗,腰肢本能地迎合著他的衝擊,下體的蕊心肉壁不停地痙攣抽搐,從花心子
裡止不住地噴出春泉甜水來,我都怕自己脫水而亡了。

  「雪兒,說你愛我。」他咬緊牙關,低吼著。

  「啊啊……啊……我愛你,庭……啊啊……」我語無倫次的說著。

  他按住我肥嫩的腿側,加緊抽動著巨龍,幾十下之後,龍身突然再次膨脹,
一股火熱的濁流激射進我的蜜穴深處,在它的衝擊下,我所有的穴肉都收緊了起
來,修長的美腿死死地夾住他的後背,白皙的腳背繃緊得可以清晰地看到青色的
血管。

  從最高潮的落下來,我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被他抱在懷裡走向了浴室,
脫下沾滿汗水的胸衣和底褲,浸泡在溫熱的池水中。

  浴後,枕著他寬大的胸膛,我卻怎麼樣也睡不著,下體花心裡還是酥酥麻麻
的。

  剛才很快就被他送上了巔峰,現在反過來有種餘意未覺的感受,自己柔軟香
滑的嬌軀貼在他健碩的身上,聞著裡面透出的男子氣息,我不禁又加緊了雙腿,
口中乾渴起來。

  突然,我感到一道火熱的視線一直在注視著我,抬頭發現是他的目光,羞得
我把頭埋進他胸口,完了,剛才的行為一定又被他看在眼裡。

  他寵溺的捏著我的鼻尖,笑著說:「雪兒,又想要了?」

  看著他滿是邪佞的眼神,我好像是被催眠了一樣,用貝齒輕咬著下唇,輕輕
的點了點頭。

  「那你就來試試啊!」他把兩臂枕在腦後,悠然的看著我。

  他不會是讓我主動吧?雖然我被他用各種姿勢侵犯過,也不知羞恥的亂喊淫
叫,但是要我主動?我根本不會啊!茫然地看著他胸前古銅色的肌膚,雪白的柔
荑胡亂地輕撫著他的身體,腦中回想著自己曾經偷下過的AV片,可是到我實踐
的時候,心中卻一片空白。

  好像是發現了我的窘境,他輕輕嘟了下嘴唇。大概明白了他的示意,我傻傻
的點了下頭,雙腿跨在了他的身體兩側,俯下身子,學著他親我的樣子,用唇舌
舔舐起來。

  然後一點一點的吻下,從他的脖子,流連在胸前。起初只是學著他的樣子模
仿,後來發現他的喉嚨中也發了低低的聲音,於是我用牙齒輕咬他結實的肌肉,
他的聲音就變得更大了。

  我抬頭看向他,他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一絲不自然的笑容,我心中開始得意
起來,原來能控制一個人情慾是這樣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怪不得這個傢伙一直欺
負我呢!

  用手肘撐住身體,疊合在一起的大腿小腿分開,翹起渾圓臀股,在他想伸手
摸觸的時候,我開始向下慢慢地挪動身子,一路舔舐下去,耳邊不時傳來他難耐
的悶聲。

  真是太好玩了。這時我已經退到了他的身體,那根巨物就在我眼前了,一時
忘記的乾渴又湧進了嘴中,連舌底都開始發硬起來。

  我用手輕輕的撫摸了下肉杵,沒想到它想活物一般跳動了一下,這個就是讓
我又愛又恨的傢伙兒啊!我用舌尖舔了下乾澀的唇瓣,雙手握在上面,炙熱的感
覺都有些燙手,用手指箍緊,學著電影裡的樣子,緩緩地上下套弄起來。

  撫弄片刻,手裡的陽物越發堅挺雄壯,還不住在柔荑中彈動,肉菇的頂端甚
至出現一滴晶瑩的液體,耳邊庭的喘氣聲更加低粗了。

  突然聯想起一個片子來,我學著嫵媚地瞥了他一眼,示威似的握緊手中的肉
棒,更用力地上下揉搓。流轉波動的目光對著他充滿慾火的眼神,用粉紅的舌尖
點在肉菇上,極慢的舔了一圈,把那滴有些苦澀的液體吸在舌尖,然後慢慢地抹
在自己乾渴的上唇。

  「你這個玩火的小妖精!」他雙目泛紅,眼神好像要吃了我一樣。庭用力地
鉗住我纖細的腰側把我拉起,讓我被洗禮過的嫣紅穴口對準他完全立起的肉杵,
一時間攻守易位了。

  早已酥麻的雙腿沒有支撐多久,腿彎一軟,我便坐在了他的直立的肉棒上,
「啊……」因為姿勢的緣故,粗大的昂揚一下就貫穿了我的肉縫,重重的頂在穴
心。

  我發出叫聲的同時,他也發出了滿意的低吼,用兩隻大手握住我胸前飽滿香
滑的半球,在他指縫中的雪肉彷彿被擠出的奶脂一般。

  接著他開始慢慢地揉捏起來,把我渾圓堅挺的乳房擠成各種淫靡的型狀,但
下面就是不動一下。從胸前傳來的酥麻讓被刺穿的花心也瘙癢起來,如無數的小
螞蟻在爬動,一點一滴滲出的蜜汁沿著棒身流出。

  我開始搖動起腰身來,讓肉杵在蜜洞裡轉動,刮劃著層疊的肉壁,越搖卻越
癢,越搖我的下體就越是緊收,蜜肉酸癢的我幾乎用不上力氣,雙手支在他的胸
前,大口的喘息,但是腰部還是捨不得停下,左右前後的扭動,雖然難過,但是
那舒服勁也是讓人上癮的。

  「嗯……嗯嗯……」我用鼻音發出羞人放浪的哼吟,可越磨身子越軟,怎麼
也到不了高潮,急得我小臉都擰在一起,渴求的看向他。

  「雪兒,你的貴妃磨,磨得很舒服嘛!還想要嗎?」他的眼底燃燒著黯色的
情火。

  「嗯……恩,庭,愛我……嗯嗯……」我用最嬌柔的聲音回應著他,甜甜膩
膩的聲音連我自己都被麻到了。

  他雙手握住我的腰,揉捏著那裡的軟滑皮肉,然後自下而上的幫助我動作,
用腰腹的力量一下下的撞上來,我隨著他每一次強悍的挺腰而顫抖,在他身上無
法克制地躍動著。我夜色的長髮因為起伏飛散,在空中如絲緞般舞動。

  揚起的嬌美身子已經是手臂無法支撐的了,我只能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臂,足
弓立起,腳趾抵著床面,腳底泛起淡橙的色暈。身上不時滑下晶瑩滾動的汗珠,
在透出紅澤的皮膚上劃出道道水痕,一路流下,滴落在我們的交合之處,汗水和
蜜汁交融在一起,在空中散出黏稠淫靡的氣味。

  張著小嘴,卻一點聲音都發不來,我就像出水的白魚般,昂著螓首,努力地
吸氣,他的抽插好像是要把我體內的氣息都擠出去似的。滿是黏液的腔子裡發出
羞人的「噗噗」聲,腿心就像要被他打穿,男下女上的姿勢讓他的肉杵可以每次
都搗到我最深的地方,花心子裡都軟了。

  「雪兒,你裡面的小嘴吸得我好緊啊!不捨得我出來吧?」他一邊向上抽動
著,一邊用言語戲弄我。看我沒有反應,用使壞的輕扭我的嬌立起來的乳尖,又
一陣強力的電流劃過,我一陣哆嗦,差一點被又洩了身子。

  這酥麻的刺激讓人徹底沒了力氣,我倒在了他的胸口,任憑他怎麼動也扭不
動腰身,卻沒有在意他眼中的一抹壞笑。

  兩隻大手撫到我滾圓結實的臀部,那裡已經沾滿了我流出的淫水香汗,起先
是用手指揉捏,還不時地配合他的插動的角度,而後突然用一根手指沾著汁水頂
到我已經被潤濕的菊花,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直直的插了進去。

  「啊……」我菊門本能的收緊想要把異物擠出去,但是根本不可能,夾緊的
括約肌讓我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同時下體兩處私密的被襲使快感數倍的增加,一
處是快速的抽動,一處是緩慢有節奏的出入。

  「不要……庭……嗚嗚嗚嗚……不要……啊啊……啊……啊啊……」放蕩的
嬌吟再次從我口中不受控制的流溢出來,我自己都不知道隨之流下的淚水是快樂
還是悲傷,只知道我再次被他推上了雲端。

     ***    ***    ***    ***

  一年後。

  淡綠色的天花板、淡綠色的傢俱、淡綠色的地毯,我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窗
外的烏雲密佈,寒風乍起,滾動的雲朵就像層疊的山巒,在翻滾中相互傾軋著。

  流動的風帶著不同色調的黑雲攪拌在一起,好似把不同濃度的墨汁混合在同
一個瓶子裡,在外面看來層次分明。

  我像烙餅一樣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入睡,唉,雖然被那個小祖宗折騰
了一晚上,但是現在的我,還是睡不著。

  雖然眼皮沉重得已經抬不起來了,但是甫一閉上,馬上就睏意全無。一年多
前,在這張綿軟的大床上,我被那個混蛋第一次欺負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夜的
關係,我被那條不長眼睛的精蟲給害到這步田地,讓無數的親朋大跌眼鏡,我慕
容春雪也會幹出這種先上車、後補票的事情來。

  哦,對了,我現在證件上的名字是郁春雪,婦隨夫姓並不是強制性的規定,
但我還是被那個混蛋要求改了姓氏。一說起這事,他就一臉壞笑的說是什麼標明
所有物之歸屬,

  婚紗照裡那個高大的帥哥就是郁藍庭,我法定的配偶,雖然一想起來還是會
討厭他,不過那張英俊的臉還是蠻養眼的。照片上依偎在他身邊的美女就是我,
完美的瓜子臉上雪白無瑕,纖細的柳眉下是顧盼生輝的眸子,高高挽起的長髮端
莊不失嫵媚,飽滿的紅唇嬌豔欲滴,潔白的多層紗裙像多個交疊的花朵,遮住了
身子,只露出性感的鎖骨。

  並不是我對自己的身材沒有信心,只是我怕被熟人看出自己已經珠胎暗結的
樣子,一個多月的身孕好像看不出什麼來,但我就是覺得彆扭,更重要的是就是
不想給那個混蛋好臉色看,才故意挑了這套最保守的婚紗來穿。

  婚後,我也順理成章的住進現在這間寬大的臥室,接著就是待產的日子,那
些日子裡我死都不會腆著大肚子上街去丟人現眼,所有的東西都是拜託家裡的保
姆和親戚們去添置。看著自己窈窕的腰身變成那個樣子,那時候真讓我有想哭的
感覺。

  現在想來那段期間還好,眾人都有幫忙,自己像太陽一樣被群星圍繞,小丫
頭又超可愛,看在她長得很漂亮的份上,就大方地原諒她讓我痛上一天一夜的罪
過。

  不過接下來就是地獄般的日子了,每天要餵她七、八次奶水,還要不停地把
屎把尿、更換尿布。我真的很想什麼都丟著保姆幫忙,可又覺得不親手去照顧一
下,小丫頭長大了,一定會大罵不是我親生的。

  帶著這樣的原罪,昨晚上,我一連奶了她三次,小丫頭又哭又鬧,也不知道
為什麼,只有在我懷裡搖曳著才能睡去。於是乎,我就這樣搖了她一整晚,現在
兩條胳膊像要斷掉一樣。唉!孩子就是來討債的啊,這句話真是沒說錯。

  我看著窗外的天色,看來一場大雨是難免的了,幸好家裡有中央空調,要不
這麼空大的屋子裡會凍死人的。東都的深秋已是寒意襲人。

  既然睡不著,我索性就坐起身來,打開床頭的水晶燈頭,拿過桌子上放的相
冊看了起來。這是我和老公結婚時的婚紗照,雖然當時我已經是有了一個月的身
孕,不過,還是拍得蠻美的。

  嘻嘻!看著一張張自己甜蜜的笑臉,不禁暗自讚歎下自己天生麗質難自棄,
白紗、旗袍、鳳裝樣樣都拍的美美的。最近我很喜歡翻動這些東西,也許是因為
那個混蛋忙到沒時間回家陪我吧,雖然以前有忙的時候,但是這次連和我吃飯都
很少了。難不成書上說的對,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

  從我來看,我和老公似乎也沒有什麼愛情的經歷,完全是那個混蛋和我「親
愛」的家人們一手造成了今天的結果。想起來就讓人牙根癢癢,難道我的人生真
的就要這樣過去嗎?

  就在我還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時,耳邊突然傳來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
是孩子的哭聲。我本能地掀開了被子,把小巧的雙腳放進厚厚的粉色棉拖裡,走
出了房間。

  嬰兒房就在我臥室的隔壁,本來我不同意和孩子分開。雖然我平時有些大大
咧咧,但畢竟那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每晚都小心的抱在懷裡。然而我發現了一
個讓我高興又痛苦的問題,小丫頭和我在一起特別的親熱(那可是我的寶貝),
活潑好動,只是她的作息時間和我完全不一樣,往往是我看她睡下了,剛剛小憩
了一下,就被她弄醒。

  開始還很高興的我,幾天後就陷入嚴重的睡眠不足。我天生就是喜歡睡覺,
以前趕完稿子可以睡上一天一夜,那些日子我幾乎沒有合上過眼睛。就算我睏到
極致,實在沒力氣去哄著她玩鬧,剛睡著,那個小傢伙也不知道是繼承了我的聰
明,還是沿襲自她爸爸的邪惡,居然懂得用力地去拉我夜色的長髮,痛得我第一
次狠狠的打了她的小屁股。

  雖然我只是輕輕的在她厚實的尿布下拍了一下,感受到我怒氣的她還是可憐
巴巴的哭了起來,心疼的我又哄了幾個小時。

  結果是勞累加睡眠不足不但讓我人看上去無比憔悴,也讓本來還算充足的奶
水斷了檔。沒辦法,在媽媽姐姐們的勸說下,在老公的半強迫下,小傢伙搬離了
我的臥室。

  我和老公的臥室在三樓的東側,旁邊就是嬰兒房,推開房門是滿眼的粉紅,
一個中年的女人正一臉溫柔的哄著一個嬰兒。我笑著說道:「福嫂,交給我就好
了。」她也對我笑了下,應道:「少夫人,蓁蓁小姐好像有點餓了。」

  我走過去,抱起粉嘟嘟的小寶貝,向保姆點頭示意,讓她去忙別的,然後掀
開睡衣,把她的小腦袋輕輕按在胸前有些暗紅的蓓蕾上,看著女兒滿足且努力地
吸吮起來。

  兩邊都吸完的小蓁蓁還是帶著意猶未盡的樣子,用小手抓著我的乳房,看來
要多給她點副食了。我一邊思量是不是去打蘋果泥,一邊輕柔地撫摸著她的小臉
蛋兒,研究起她的長相來。

  我用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她還幼小的五官:「我的蓁蓁多漂亮啊,看這對大大
的眼睛,紅紅的嘴唇,都是媽媽給你的哦!和你那個無良老爸沒有關係。」

  女兒的漂亮都是自己的功勞,一番自我陶醉後。抱著女兒走回到我的房間,
本打算在床上和她玩一會,還沒等我坐在床上,耳邊傳來手機的鈴聲:「主人,
生人勿近,生人勿近……」我拿起一看,果然是個陌生的號碼,一般我是不接生
號的,只是最近有些悶得發慌,不知道是誰來的。

  隨手按下了接聽鍵,「喂!」裡面傳出似曾相識的聲調,對方有些小心的問
著:「是春雪嗎?」

  好熟悉的聲音啊!只是我一時不出人來,「嗯!」一邊應付的答著,一邊快
速的在大腦裡過濾所有的記憶,到底是誰呢?

  果然對方也聽出了我應付:「喂,小美人不會聽不出我來了吧?」

  那拉長聲調的「喂」字,就像電鈴猛響在我的腦中:「貴妃,段貴妃。呵呵
呵……」

  「還算你有良心,」聲音中帶出了她由嗔轉喜的語氣:「我現在東都,老同
學有沒有空來見我一面啊?我好久沒見你了呢!」

  「好啊!」我開心的答道,在這個異鄉的城市裡,我好久沒有遇到朋友這種
生物了:「你在哪裡?」

  「我嘛,」聽著她拉長尾音的話語,我都能浮想出她扭著渾圓的身子,東張
西望的樣子:「我在一家咖啡廳裡,對面是紫荊花大酒店。」

  「那我知道了。」我的音調也因為開心,不由得提高了:「你等我,我馬上
到。」

  把蓁蓁拜託給了福嫂,我開始緊張的梳洗、打底粉、弄頭髮。該死,要是早
點準備就不會這樣慌亂了,都是貴妃不好。

  我穿起了件米黃色的及膝風衣,V字型的領口露出素白的毛衫,修長的雙腿
上穿一條泛蘭的刺繡牛仔褲,上面還帶著同色的花紋。在鏡子前扭了幾下,自我
感覺良好,拿起手袋,奔出門去。

                (待續)

6 comments:

  1. 聊室語音視頻聊天室-DJ美女在家視頻跳舞
    風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韓國美女視頻跳舞
    三三聊視頻聊天-9158跳舞吧視頻美女
    三聊視頻語音聊天室-有色的日本美女視頻
    三聊視頻聊天網-51百途女生56免費視頻
    可聊99多人聊天室-皇色視頻在線視頻
    天上人間視頻聊天網-媽媽擼在線視頻
    愛聊多人視頻聊天-擼管專用視頻
    嗨聊語音視頻聊天網-擼管視頻
    A8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夜夜擼在線視頻
    情誼聊語音視頻聊天網-馬上色在線視頻
    寶貝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聊天室
    冰心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
    即聊隨機視頻聊天網-亞洲視頻在線觀看
    飄聊免費視頻聊天網-快播成人玩具娃娃視頻
    天下聊語音視頻聊天網-裸體美女色圖視頻
    紅聊語音視頻聊天網-美女熱舞視頻網
    三聊語音視頻聊天室-包養美女網
    全球美女隨機視頻聊天-外圍女交友網
    全球視頻聊天隨機網-富豪美女交友社區
    全球隨機在線視頻聊天-真實富婆包養網
    全球隨機視頻聊天網站-高端交友包養美女網站三陪
    全球隨機視頻網站-日本性感美女視頻
    校內隨機視頻網-偷吃禁果視頻-寂寞白領交友網
    全球視頻隨機網中文-色情熟女人妻視頻網
    中文視頻隨機聊天-穿職業裝的白領美女
    全球隨機視頻-線上免費視頻網站
    褲襪美女視頻-免費視頻網站有哪些
    美女穿褲襪視頻-免費午夜美女成人情色視頻網站
    女人的裸體真人秀-成人色系視頻

    ReplyDelete
  2. 聊室語音視頻聊天室-DJ美女在家視頻跳舞
    風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韓國美女視頻跳舞
    三三聊視頻聊天-9158跳舞吧視頻美女
    三聊視頻語音聊天室-有色的日本美女視頻
    三聊視頻聊天網-51百途女生56免費視頻
    可聊99多人聊天室-皇色視頻在線視頻
    天上人間視頻聊天網-媽媽擼在線視頻
    愛聊多人視頻聊天-擼管專用視頻
    嗨聊語音視頻聊天網-擼管視頻
    A8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夜夜擼在線視頻
    情誼聊語音視頻聊天網-馬上色在線視頻
    寶貝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聊天室
    冰心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
    即聊隨機視頻聊天網-亞洲視頻在線觀看
    飄聊免費視頻聊天網-快播成人玩具娃娃視頻
    天下聊語音視頻聊天網-裸體美女色圖視頻
    紅聊語音視頻聊天網-美女熱舞視頻網
    三聊語音視頻聊天室-包養美女網
    全球美女隨機視頻聊天-外圍女交友網
    全球視頻聊天隨機網-富豪美女交友社區
    全球隨機在線視頻聊天-真實富婆包養網
    全球隨機視頻聊天網站-高端交友包養美女網站三陪
    全球隨機視頻網站-日本性感美女視頻
    校內隨機視頻網-偷吃禁果視頻-寂寞白領交友網
    全球視頻隨機網中文-色情熟女人妻視頻網
    中文視頻隨機聊天-穿職業裝的白領美女
    全球隨機視頻-線上免費視頻網站
    褲襪美女視頻-免費視頻網站有哪些
    美女穿褲襪視頻-免費午夜美女成人情色視頻網站
    女人的裸體真人秀-成人色系視頻
    真人免費視訊聊天室-日本最大成人情色情網站
    奇摩女孩真人交友視頻網-色成人之美視頻
    58同城交友-男人女人親熱視頻
    來約炮網-女人做異性SPA的視頻
    交友網站約炮指南-異性休閒保健按摩視頻
    58同城交友約炮-同城異性視頻交友網
    交友約炮-天上人間視頻交友
    交友網站約炮容易麼-九聊視頻聊天室下載
    約炮網站哪個好-九聊視頻聊天語音聊天
    同城交友約炮-網絡聊天室第九視頻
    色男色女約炮網-好身材的美女視訊視頻
    冰心聊天室-台灣視訊美女-都市情人約炮網
    成人聊天室-大胸美女視頻床友吧
    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一夜晴同城約炮網
    天下聊天室網址-同城情愛聊天室
    愛聊語音聊天室-富婆包養網-一夜情小說
    天下聊語音聊天室一夜情美女交友俱樂部
    視頻語音聊天室-約炮的貼吧
    碧聊語音聊天室-漂流瓶約炮-情迷都市同城情人網
    可樂視頻社區-婚戀交友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