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6, 2014

綠帽情深(十四)

綠帽情深(十四)

                綠帽情深

作者:cctv_50
2014/03/10只發:春滿四合院


***********************************
  這麼久沒更,必須解釋句,沒太監……

  身體不敢受刺激,寫起來沒感覺,重寫好幾遍了。愁呢!
***********************************

            (十四)酣暢淋漓的五連發

  一個「大」字形,我眼中最美的「大」字形。

  雨兒雙臂張開,雙腿張開,被柔軟的繩子捆縛著手腕、腳踝,從床墊底下繞
過,兩隻手活動空間很小,兩隻腳上的繩子卻很鬆。因為昨天在家「綵排」的時
候雨兒說,抬不起腿不很舒服,陰莖插得也不夠深,所以今天只是象徵性的用繩
子在腳踝上繞了一圈,然後很放鬆的塞到床墊底下,讓她抬到什麼角度都可以。

  細嫩的皮膚完全暴露在房間裡明亮的燈光下,頭髮一改她一直以來的清湯掛
麵,緊緊盤起一個髮髻,用了很多髮膠,嘴唇也罕見的抹上了口紅,雖然顏色並
不深,但粉嫩濕潤,更顯誘人。在黑色面罩底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已經泛著春
色:「老公,這樣好看嗎?」

  「好看……」信義吞了口唾沫,雙眼上下打量著她的身體,俯下身子揉捏幾
下她的乳房,又把手覆蓋住陰戶部位用力地揉了幾下:「林雨,嫂子……你真把
我迷死了……我都快捨不得讓你給那幾個傢伙肏了……」

  我坐在床邊,看著讓我和信義合力綁起來的妻子,也不由口乾舌燥,兩隻手
捧起雨兒的小腳,親親腳心,雙眼直盯著雨兒的眼:「要不是……要不是想讓你
今天玩得爽,我現在就忍不住了!」

  我和信義都穿著短褲,雨兒卻什麼都沒穿——除了繩子。她極其誘惑的扭動
著,雙腿間已經流出黏黏的汁液,被信義一揉捏,已經無法掩藏。可她在我嘴邊
的小腳,還有我手中的小腿,卻在微微顫抖著。我知道她緊張,也興奮。

  其實我也是。

  我看到,信義高高篷起的帳篷,頂端已經濕了一小塊。

  我也一樣。

  我們都忍著,貪婪地撫摸雨兒的全身。雨兒一時翹起張開的雙腿,一時聳動
饅頭一樣的陰阜,鼻尖喉間「嗯嗯哼哼」誘惑的聲音不斷……我不知道信義怎麼
樣,我只是簡單的堅持、堅持……因為我相信,過一會,會更爽!

  我們都在等。

  終於,信義的電話響了:「嗯,是的……沒問題沒問題,放心吧……對,是
806……你跟哥幾個囑咐下,別太野蠻,知道嗎……好,快點吧!」

  信義抬起頭,對我也對雨兒說:「來了,他們一起。」

  我最先反應過來,從雨兒的包包裡拿出她準備的絲巾,趴在她身邊,最後問
一句:「確定?」雨兒興奮的盯著我,用力點了點下巴:「嗯!」

  我鼓勵的點點頭,把她的眼罩拉到下巴,把紗巾在她的眼上繞了兩圈,鬆鬆
垮垮在一側打了個結,再把眼罩恢復原位。

  「叮咚!」門鈴響了。信義看看我,我一點頭,他去開門,我也跟著起身迎
接。從現在開始,我和雨兒暫時不能再表現出夫妻的樣子了。

  我知道進來的應該是三個人,可我只看到了一個——先進來的是成光泉,因
為我知道就他又高又胖,後面的根本看不到。他滿臉推笑,看到我先一彎腰一抻
脖子,眼睛已經轉到了雨兒身上。

  只見他兩眼冒光,搓著手走近雨兒,飛快地用手撫摸過雨兒的大腿,停在雨
兒的陰阜上,中指還微微揉動著,顫動著氣息打了個招呼:「呦呵~~厲害啊!
捆綁美女啊!真夠味!美女你好!你皮膚真不錯啊!」抬起頭問我:「你和老信
還沒搞?」

  這時候我才轉頭看清楚他身後的兩個人,都沖我微微點個頭,算是打過招呼
了,然後傻愣愣的看著成光泉。

  這兩個人都挺瘦,看上去很乾淨,一個要比我高點,另一個跟我相差彷彿;
一個穿得西裝筆挺,一個一身休閒裝。信義穿個小內褲跟在兩人身後,關上門,
甚至帶點拘謹的介紹說:「這是我的倆哥們,以後有機會再介紹……先叫小成、
小鵬吧……」又介紹我:「這是超哥……那個叫老泉……」

  我伸手跟他們握了握,成光泉也起身,憨憨的在褲子上抹抹手再跟我握手。
之後他們都不說話,只簡單叫了句「超哥」,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的妻子就這樣光脫脫的躺在我們身邊,而這幾個都是以前從不認識的陌生
人,而過一會,這幾個人都會把他們的陰莖插進雨兒的屄裡,甚至在裡面射……
這種感覺對我而言,真的是極度刺激,我一時口乾也說不出話來,彼此尷尬的相
對而立,只是每個人胯間的帳篷都是高高的,尤其是我,只穿條小內褲,更加明
顯。

  雨兒絕對感覺得到,彷彿幾個人的目光就是給她搔癢的鵝毛,身軀輕微的扭
動起來,尤其是盈盈一握的腰身,蛇一樣,柔軟而魅惑……

  信義見機,很淫蕩的打破僵局:「哥幾個,看,這就是我給大家介紹的妞,
良家!——超哥知道的!我也沒玩過幾次,說實話,讓你們一起玩,還不大捨得
呢!」

  也許他沒逗我的意思,可我的感覺,卻像是說給我聽的,忍住自己的激動,
含糊著說:「是啊是啊,老信這傢伙挺夠意思啊!是不是?哥幾個。」

  這仨人都出聲應著,眼睛都盯著雨兒赤裸的身軀不撒眼。

  信義好笑又好氣的說:「老泉,你看你,都什麼樣了……」指著成光泉褲襠
裡的帳篷:「急什麼急啊,你們先輪流洗洗去!我和超哥都洗過了,等你們,強
忍著沒下手呢!快去快去,洗洗再上,我和超哥讓你們先來!」

  成光泉還是憨憨的樣子,轉頭對雨兒說了句:「美女,真是捨不得……我洗
洗,回來再好好……再好好親你!」說完趕緊脫得只剩一個褲衩,急匆匆跑進了
衛生間。另一個西裝男緊跟著脫衣,隨他而去。

  另一個穿休閒服的小伙子卻不動彈,兩眼直勾勾的看著雨兒,一口又一口吞
嚥著口水,一動不動。信義催他:「陳……鵬哥,幹嘛呢這是?洗好了好好玩不
是更好?」我這就知道,這是陳大鵬。這急色的樣子……說真的,我很喜歡。

  他愣愣的低聲說:「盛不開,他們先洗……」說著走到床邊,把手放在雨兒
小巧的乳房上,低頭吻她的嘴。

  我和信義對視一眼,都沒動。我是激動得不知所措,信義卻是饒有興緻的看
看我,再看看陳大鵬和雨兒,裂開了嘴,然後竟然抱起胳膊,倚在牆邊安心當觀
眾。

  雨兒在陳大鵬嘴下就像一個飢渴的怨婦,強烈的迎合著他的嘴巴,我在一側
已經看到,他們的舌頭也在劇烈緊密的糾纏……雨兒主動得很,只是手臂沒辦法
動,抱不起來,只好聳動下身,用纖細的腰肢把饅頭一樣光潤豐滿的陰阜晃出誘
人的圈圈。

  陳大鵬和雨兒親吻的間隙,低聲在雨兒的耳邊問:「你真願意?不是信義逼
你的吧?」雨兒晃動著脖子,用耳朵輕輕蹭著他的唇:「嗯……我願意……」

  陳大鵬仍要問個明白:「你蒙著眼,可能沒看見……我們是五個人,你知道
吧?」

  信義在一旁「嘿嘿」著說:「鵬哥,你把我當什麼人了?不跟她說好,我不
成犯罪了?」陳大鵬不應聲,只親吻著雨兒的耳垂,像是在等她親口說。

  「嗯……」雨兒也感覺到了,只好回答:「是……我們說好的,信義……早
跟我說明白了。」

  陳大鵬「哦」了一聲,繼續吻雨兒的嘴、乳房,手也滑到了她的胯間,兩個
指尖在陰戶和陰蒂間來回揉捏著。

  很快,成超和成光泉簡單沖洗過,也來到了床上,連內褲都沒有穿,一人坐
在一側,看了一會,不好把陳大鵬趕開,只好緊緊忙活四隻手在雨兒的身上遊走
不停,她的大腿、小腹、陰部……

  陳大鵬側伏在雨兒胸前,霸佔著她的胸部和嘴巴,我已經聽到雨兒「咕嘟」
吞嚥唾液的聲音,成超和成光泉只好再三撫摸雨兒滑嫩的腰、腹、大腿,最後集
中到陰部。兩人一人摸著一邊的陰唇,來回撫摸、研磨,黏黏的汁液沾滿了兩人
的手指,他們不時對視一眼。

  成光泉鼓勵似的沖成超點點頭:「你來。」妻子的水真的太多了,稀疏的陰
毛這時候也已經黏成一綹,溫熱的陰戶在兩人的揉捏下早已經氾濫成災。成超把
手在雨兒的腿上抹了幾下,伸出中指,往雨兒的陰道裡面插去……

  我兩眼發直,直瞪瞪的仔細看著他手指的動作,親眼看到,隨著他手指插進
去,雨兒陰戶立即被擠出一股清清的汁液……成光泉和我一樣,目不轉睛,也忘
記了手下的動作。

  雨兒的胯迎合著成超的手指,猛地挺了起來,嘴巴卻在陳大鵬的嘴下只能發
出「嗯哼……嗯……」的聲音。

  我看到他們對著我的妻子這樣慾火高熾,陰莖也開始脹大、脹痛。我脫下內
褲,兩手輕輕撫摸、揉按著雨兒的小腿,還用濕濕的龜頭頂幾下她纖細的小腿。

  陳大鵬猛地站直,開始迅速脫衣。成超見狀,趕緊從雨兒陰道裡拔出手指,
翻身騎在雨兒身上,也趴下,親吻雨兒的乳房。成光泉亦很有默契的配合,讓開
一點,拿手撥弄雨兒的另一側乳房。

  陳大鵬脫光衣服,赤紅著雙眼,喘著粗氣,發狠似的說:「老成,我想求你
個事——讓我先來,行不行?!」成超身子一頓,立即說:「啊……沒問題沒問
題,你趕緊洗去,我們先醞釀醞釀、醞釀醞釀……」

  陳大鵬沒再說話,一拍離他最近的信義的肩膀,很雄壯、很堅決地走進衛生
間……那感覺,簡直好像慷慨就義似的。

  我知道這種時候,我和信義是必須要往後排了,安心的撫摸著雨兒的小腿、
膝彎,頻頻彎下腰去,親吻、舔舐她的腿。當著幾個生人,並不敢吻她的腳。信
義也不耐繼續旁觀,用手托起雨兒的另一側小腿,色迷迷的笑著,溫柔地撫摸。

  成光泉比較尷尬。陳大鵬剛才根本就沒看他也沒問他,只問成超,那意思,
他自然也要在後面。他粗重的喘息著,到處不好下手,只好抻著勁,輕輕跪坐在
雨兒的左手腕上,一手握著雨兒的手腕給他搓動陰莖的底部和陰囊,一手在雨兒
的左乳和腋窩之間時輕時重的揉握,嘴裡開始不甘的逗弄雨兒。

  「美女,剛才鵬哥問你,我們也聽見了。老信說你想跟好幾個人同時做,試
試感覺怎麼樣啊——對了,老信一直也沒說,怎麼稱呼你啊?」

  雨兒一直沒有說話的機會,加上什麼也看不到,只是一直呻吟著,對成光泉
的問話不好不回答,只含糊著說:「信義……還有超哥……壞,老跟我說這個,
讓我真的想試試……不知道能不能行……我要是受不了,叫你們停,你們可得聽
我的呀!」她的聲音細細嫩嫩的,襯著纖弱的身軀,讓男人們看得都憐愛不已,
但也更有征服的欲望。

  成超和成光泉齊聲答應著:「當然,當然……」

  這時成超已經騎在雨兒的大腿上,伏在她的身上前後聳動著製造摩擦。我抬
起頭,貪婪的看著成超那根在雨兒小陰唇上摩擦著的陰莖——那之間的黏液不時
拉出絲來,然後垂落在床單上,洇濕出一小片痕跡。看得出,雨兒這時已經很想
要了,臀部緊緊夾著,不時顫抖一下,律動著,努力用自己的陰戶迎接那根挺拔
的陰莖。

  成光泉饒有興味的看著雨兒露出一半的臉,男人的東西在享受著她柔嫩的小
手,仍舊想問那個問題:「只看一半,就知道這張臉一定很漂亮……我們到底怎
麼叫你啊?」

  我忙分神答道:「呵呵,美女不想說名字,我們都叫她老婆吧?肏過她,她
就是我們大家的老婆啦!是吧?」

  成超猛地爬起來,一邊向上挪動,騎在雨兒胸上,瘦弱的排骨一覽無遺,略
顯白嫩的陰莖帶著黏黏的淫水,龜頭送在雨兒的唇邊,一邊急促的說:「是啊是
啊,問什麼名字啊?叫老婆!好不好啊?老婆。」

  雨兒張嘴接住他黏滑的龜頭,含糊著說:「嗯,好……」

  成超舒服的長出了一口氣,細微的調整著姿勢,陰莖在妻子的嘴裡輕微聳動
著:「美女的下面讓大鵬先來,嘴巴我可佔了先,哥幾個不好意思啦!」

  雨兒的嘴巴努力吮吸著成超的龜頭,靈活的舌頭也在不斷挑逗龜頭週圍敏感
的部位,左手輕輕揉動成光泉的兩顆蛋蛋,還反手握住他的肉棒,用極蹩腳的姿
勢給他擼動。

  成光泉好像捨不得下來似的,勉強側身趴在雨兒的小腹上,兩隻眼睛瞪大了
看著雨兒陰毛間的肉縫,用手指在那裡來回滑動,最後把一根手指插了進去,粗
魯地轉動、抽動,甚至不顧壓住了成超的腳:「老成你沒插,也用雞巴給美女按
摩了這麼久,唉……本來還想給美女親親的。」

  信義打趣他:「現在也可以親啊,咱老婆很喜歡這個。」

  雨兒配合地挺動陰戶,迎合著他的手指,喉間發出急促的「嗯……哼……」
聲音,好像在證明信義的話。

  成光泉回頭看看,卻只看到成超的背,回頭不好意思的笑笑:「下次,下次
洗乾淨了再親……」說著手上的動作幅度更大,還用其餘的手指按壓雨兒的大陰
唇,甚至幾次都夾起了濕滑的小陰唇。

  「不知道名字也一樣……」他仍在念念不忘:「問老信也不說,還說得讓你
同意才說……也行,熟悉了就知道了,今天你就是我們大家的老婆!」

  信義沒注意這些,從側面看了幾眼雨兒嘴部的位置,什麼也看不到,只好起
身,懸空騎在雨兒另一隻手上,讓雨兒像握成光泉那樣,給他撫摸和擼動陰莖,
看著雨兒給成超口交著的小嘴,像解說員似的給成超說:「老成,咱老婆的嘴上
功夫不錯吧?她的舌頭可是一絕,專找你最舒服的地方舔,那力度,那位置,嘖
嘖……真不知道怎麼練出來。」

  「這個我倒知道。」我鬼使神差的接過話:「她喜歡雞巴,跟有癮似的,看
見男人的雞巴就覺得可愛、親切。喜歡的最好方式當然就是親它、舔它了,親得
多自然就成了高手。我猜她老公插她的嘴比插她的屄還要多,對不對?老婆。」

  我一口氣說這麼多,陰莖頂在雨兒的小腿上,又一陣猛地漲大,堅挺到有點
生痛。

  信義笑嘻嘻的看著我,也隨聲附和:「對,是啊,她也跟我說過,就是喜歡
雞巴。應該就是這麼回事,不是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嘛!」

  聽他煞有介事的拽文,成超和成光泉都樂了。成超腰胯聳動間,神色更加舒
服:「這愛好太好了……確實舒服……呼~~試試你的嘴就知道老婆你有多淫蕩
了。」

  成光泉嘀嘀咕咕的低聲說:「這愛好太好辦了,男人找女人不好找,女人找
男人那太容易了。」

  雨兒聽到尤其是我說出的話,給成超吞吐得更加快速,猛吮幾下,吐出來,
大口喘息幾下,用重重的鼻音嗲聲說:「老公,老公們……我就是喜歡,大的小
的、硬的軟的,我都喜歡……不光喜歡吃,還喜歡讓它插我上面……還有下面。
嗯……」

  聽到這裡連我和信義都有點受不了了,撫摸她的手不由都加重了幾分力氣,
成光泉用來插雨兒的手指又加多了一根,速度也快了起來,雨兒也隨著他的頻率
極速呼吸,身體聳動,幾乎就要到了。

  「砰」的一聲,衛生間門被打開了,陳大鵬急乎乎的跑出來,身上水都沒擦
乾:「來了來了,你不是喜歡嗎?我來了!」帶著一股濕氣,猛然跪到雨兒的腿
間,青紫色的龜頭猙獰昂然,對著雨兒的陰戶——成光泉的兩根手指還在裡面。

  成光泉尷尬的停了下來,訕訕的拔出手指,在雨兒小腹上塗抹幾下,自己給
自己找話說:「哎,鵬哥你快點吧,咱老婆都受不了了……」

  陳大鵬真是有運氣,他確實來得正好。如果成光泉的手指先讓妻子來一次高
潮,那接下來肯定會鬆弛一會,這個我是有經驗的。我可不想他們第一次和雨兒
做,就認為她很鬆、不夠爽。

  陳大鵬喘息一定,有點無奈的看看成超,好像不能親吻雨兒而有點不爽,可
又不好意思再要求更多,只好強自給自己鼓勁,低下頭仔細看了看雨兒的陰戶,
扒開她的陰唇,猛地用鼻子吸氣,認真嗅了幾下,立起身子,擼起包皮,把油光
水滑的龜頭在雨兒濕滑的陰道口研磨幾下,慢慢插了進去。

  他插得很慢,嘴裡緩緩吐氣,仔細享受插入的快感,直到盡根而入,還在慢
慢享受那種感覺,仰著頭,閉著眼,感受得很用心。

  過了好久,他才開始緩慢的抽插起來。雨兒的水一向很多,剛才被幾個人挑
逗得已經很濕,這時隨著陳大鵬的抽插,又是接連幾股淫水流出,床單上小小的
濕痕迅速的擴大著。

  隨著那根陽具抽插的加快,很快,清澈透亮的淫水變成了白沫,已經糊住了
本就稀疏的陰毛——這才是我最喜歡看到的最淫靡的樣子。

  雨兒的腰臀努力聳動著,迎合這根盼望已久的肉棒,小腿順利脫離開我的掌
控,盤在陳大鵬的腰上,也遮擋住了我專注的視線。我只好起身,站在床頭的一
側,看雨兒怎樣享受另外的三根陰莖。

  成超的陰莖應該是三人當中最大的,龜頭青紫,據說是性能力強的表現。他
在雨兒的嘴裡抽插,雖然享受,但後面還要遷就陳大鵬,姿勢並不好受,時常會
從她的嘴裡滑出來,或者頂上她的鼻子,或者頂在她的面具上,雨兒努力仰起脖
子配合也不管用。一旦滑出來,雨兒就會張大嘴,探索著尋找……

  我再看兩側,兩支堅挺的陰莖同時被她的纖纖小手擼動,馬眼裡都已經有不
少清清亮亮的黏液。成光泉喘著粗氣,粗粗的陽具在雨兒手裡明顯一漲一漲的勃
動,幾乎快要射出來的樣子;信義這邊就好多了,半瞇著眼,嘴角斜斜挑著,壞
笑的輕輕挺著腰,沉著的慢慢享受……

  不一會,成超最先堅持不住了,站起身,從一側跳下床,陰莖幾乎60度上
挑著,自己擼動幾下,抬頭看著我,無奈地說:「不行,不行了……小嘴很棒,
可這姿勢太難受了……鵬哥你爽完我再來吧,這樣玩不痛快!」

  陳大鵬已經伏在雨兒的肚子上了。剛才他的姿勢也不爽,這時本來和雨兒接
吻是最舒服的姿勢,可那裡面剛剛還有成超那根……陳大鵬只好不顧雨兒半張著
嘴巴尋覓的樣子,把頭埋在雨兒的肩頸之間,用力親吻她修長細嫩的脖子。這時
他姿勢舒服了,抽插的速度明顯快了起來,雨兒很快就忘記張嘴尋找陰莖,專心
享受來自下體的快感,隨著陳大鵬的挺動,胯下迎合著,脖子也一揚一揚,喉間
發出舒服的呻吟。

  成超和我在一旁,實在難以插手,雖然著急,卻也不能煞風景。成超就逗雨
兒:「老婆,結婚幾年了?結婚後又找了多少老公啊?」

  雨兒喘息著,興奮地回答:「我……結婚一年……老公並不多,除了你們五
個,也就三、四個……」

  「不夠用啊是不是?」成超似乎並不意外:「我聽信義說過,你不光和他還
有超哥好,還有別人。這次又找我們,是不是覺得不夠用了?」

  「是……是……」雨兒只是喘息,越來越急。

  「你老公可倒楣了,戴了多少頂綠帽子啊?」我就想聽「綠帽子」的話,信
義他們卻不好說,只好我來:「這麼多人肏你,你老公就一點都不知道嗎?」

  「嗯……他……常出差……」雨兒顯然很清醒,信義卻聽得笑著輕輕搖頭,
「那你可方便了。今天找這麼多老公,是不是很喜歡?」信義依舊挺沉著的問。

  「嗯……喜歡……喜歡……」

  信義沒那幾個人那樣不好意思,加深著挑逗的程度:「喜歡什麼啊?」見雨
兒不回答,自己說出來:「是不是喜歡老公們肏你啊?」

  陳大鵬已經到了邊緣,接過話:「是不是?是不是喜歡我肏你?」

  雨兒應了了一聲,弱弱地說:「喜歡……」

  「喜歡什麼?」陳大鵬兩眼直直地瞪著雨兒,可惜她看不見:「喜歡什麼?
你自己說出來!我要聽你自己說!」

  雨兒自己就快要到高潮了,也感覺到陳大鵬的狀態,急忙配合:「喜歡你肏
我!我喜歡你們肏我!快……使勁……老公……射給我……射給我……」

  時機恰好,陳大鵬猛地抽插幾下,兩隻胳膊撐起身子,全身繃緊,下身緊緊
壓在雨兒的胯間,微微律動——他射了。

  陳大鵬猛地放鬆下來,滿臉不捨地抽出濕淋淋的陰莖,看了幾眼雨兒,自顧
自進了衛生間。

  成超一直目送他的身影消失,才急急的從床頭拿起濕巾,毛手毛腳給雨兒擦
拭。雨兒配合地用力擠出了一點乳白的精液,我看應該只是少數——成超估計沒
這種經驗,擦乾淨外陰,也不耐煩等了,自我解嘲的說:「反正都檢查了,又沒
病……不戴套就這一點不好……」說著剛剛有點下垂的陰莖再次高高擎起,把手
扶在雨兒的小腹上,輕鬆插入雨兒的陰道。

  「老婆,現在換老公了,生力軍!爽不爽啊?」看了許久,雖然激動,但成
超也能稍稍克制自己的急躁,知道慢慢玩才更有趣。

  「舒服……」雨兒一點也不是假裝的,剛才陳大鵬射得稍微早了半分鐘。

  成超本來就緩慢的抽插忽然又停住了:「為什麼舒服啊?告訴你的老公——
們!」

  雨兒並不生疏說些淫蕩的話,這樣的話,不止給男人們,更刺激她自己的興
奮點:「老公肏我肏得舒服!我喜歡讓你們肏……肏我的……騷屄……」

  「哇~~肏!」成超激動得一個哆嗦,馬上快速抽插起來:「騷!真是騷!
我還是第一次聽女人說自己是騷屄!剛才還不好意思……嗨!沒想到老婆你這麼
騷!」

  成光泉兩隻眼已經發紅,直瞪瞪的看著成超說:「老成,我可憋不住了,讓
她給我吃一會,你這姿勢,不妨礙你!」說著兩腿跪在雨兒枕邊,俯下身子,兩
手撐在枕頭另一邊,用最合適的角度把陰莖插進雨兒的嘴裡。

  但他插得太急太深,雨兒猛一轉頭,吐出陰莖,劇烈的咳嗽起來,成光泉趕
緊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淺一點,淺一點……」

  雨兒靜下來後,仍舊微張著嘴巴,迎接成光泉的進入。雨兒的左手終於空了
出來,卻被成光泉兩腿夾在中間,我還是只能看著。甚至信義那邊也被成光泉用
頭頂著,極不舒服,乾脆離開,像我一樣,側坐在床上前後觀賞。

  雨兒兩腿盤在成超的腰上,臀部已經離開了床面,我的角度,剛剛能看見那
根陽具的出入。比起來,成光泉的比我的要小,這幾個人中,也只有我能跟他差
不多大,看剛才挺起的角度、硬度應該比我要好。在他激動的抽插之下,雨兒的
身體已經開始出現輕微的顫抖。

  成超嘗試著要掰開她的雙腿,雨兒察覺,早已分腿、屈膝,從他腋下繞過,
把兩腿放在他的肩膀上。腳踝上細細的繩子就掛在他的耳邊。

  成超用這樣的姿勢插得更加深入,挺在最深處,貪戀的停留了好幾秒才繼續
他的活塞運動:「這小細腿,真軟啊……騷屄老婆,這姿勢很熟練啊,是不是常
用?」

  雨兒吞吐著成光泉的龜頭,含混的應聲:「嗯……」

  「哎,我怎麼就沒想到……太急了點……」原來陳大鵬已經洗完出來在一旁
觀戰了。

  成超樂了:「呵呵,鵬哥,剛才她還沒進入狀況呢!都熟悉了,咱老婆才更
騷……是不是啊?」

  雨兒依舊是含混的答應著。

  就在這時,雨兒猛地吐出成光泉的陰莖,兩手努力向上抬著,卻被繩子固定
住,小小的胸膛也努力抬起,腰腹挺直,兩腿在成超的肩上也僵直起來,連腳尖
都緊繃著,全身微微戰慄,小嘴大張著,卻不吸氣——她到高潮了!

  我看得一陣興奮,稍顯疲軟的陽具再次挺起來,又是滿心的欣喜,為她期待
了這麼久的事終於來到而高興。

  成光泉簡直就是個傻子,看她張開嘴,竟然又要把陰莖插進去,龜頭都要蹭
到雨兒的嘴唇了我才發現,趕緊擋住他的肚子,一拍他的後腰:「等會。」

  良久,雨兒才全身鬆弛下來,滿足的微微勾起唇角,還搖一搖屁股,向成超
的方向說:「我到了。」

  成超放緩了速度,試探著問:「那……我還沒射呢!」

  雨兒配合地扭了扭腰:「你繼續就行,我還想要。」

  我不知道別的女人,卻知道雨兒,不覺有點好笑:「你第一次不知道,咱老
婆和我做的時候最多來五次!她說還到過六次!你放心就行。」六次是沒有的,
五次是真的。

  成超頓時兩眼直冒綠光,小腹挺動得更有勁了:「果然是騷……」

  成光泉也不再繼續讓雨兒給他口交了,跪坐在一旁抓捏著雨兒小巧的乳房,
對我們說:「老信說得對,喜歡和應付,就是不一樣!」

  成超一邊挺動,還想繼續挑動雨兒盡快找回狀態:「騷屄,老婆,喜歡讓我
們肏嗎?我們幾個輪流肏你?」

  雨兒微笑著回應:「喜歡!我喜歡讓你們肏……」

  成超:「用什麼肏?」

  雨兒:「……男人的……那個!」

  這是調皮呢,她在逗成超。我和信義相視一笑。

  「男人的什麼?」成超並沒有什麼察覺,繼續追問:「你喜歡男人用什麼肏
你?我想聽你說!」

  雨兒很快就受到成超的影響,已經有感覺了,回答也開始主動:「大雞巴,
我喜歡大雞巴,喜歡你用大雞巴肏我……肏我的騷屄……你快使勁肏,肏我的騷
屄……」

  成超也像剛才陳大鵬一樣,聽了就激動得像通了電,扛著雨兒的雙腿向前俯
身,慢慢把她的小腳壓到了肩膀上,雞巴像打樁一樣快速的在雨兒的陰道裡瘋狂
抽插。

  雨兒這麼快就恢復狀態連我都沒見過,她在那麼小的活動空間裡努力扭動,
迎合著成超的挺動,呢喃的言語更加嬌嗲:「老公,我的騷屄好不好?肏得舒服
嗎?我好舒服啊……我就是喜歡讓大雞巴肏……你的雞巴真棒,就讓它在裡面,
永遠也不出來,好不好?」

  成超憋紅了臉,努力打樁:「好!你這騷屄,真舒服……這麼喜歡挨肏,哥
哥滿足你……」他雖然持久,這時候也有點撐不住了,全身繃緊,腰胯緊緊抵住
雨兒的恥骨,陽具盡根插在雨兒的陰道中不再抽動,忽然低頭吻在雨兒的嘴上,
全不顧雨兒的嘴巴剛吃過他和成光泉的雞巴。

  雨兒又一次到了高潮,僵硬的和成超吻在一起,卻無法立即應和,過了幾秒
鐘才鬆軟下來,吮吸成超的舌頭,再把自己的舌頭塞進他的嘴裡。成超已經射完
了,兩人卻難捨難分的親吻了好久。

  成超跪坐起來,陰莖卻仍舊沒有拔出,滿足的看著雨兒濕潤的小嘴,揉捏幾
下她的小乳房,溫柔的說:「騷貨,你真厲害……真不錯……」說著慢慢拔出了
已經軟下去的陰莖。

  雨兒大口喘息著,嘴角挑起,兩頰墳起了笑容:「你也很棒!真的,肏得我
很舒服……剛才這麼一小會,我又到了……」

  成超哈哈一笑,起身:「還是你厲害,這麼快,我可來不了兩次!你泉哥哥
都等急了,讓他來,我們等以後再來!」

  成光泉早已經迫不及待,爬到雨兒的腿間,一手僵硬而有力地撫摸著雨兒的
大腿,一手已經併起兩指,捅進了雨兒的陰道中。如果是平時,這麼粗魯,雨兒
會很痛,會立即興緻缺缺,可今天卻顯得很興奮,呻吟著伸著腰,扭動著屁股,
很舒服的樣子。

  成超在衛生間的轉角處瞥了一眼,「呸!呸呸!」像是反應過來吻了雨兒的
嘴,又像是表達對成光泉的不屑,扭頭進了衛生間。

  成光泉略捅了幾下,用手指勾出不少乳白的精液,又用濕巾清理一下手指,
然後擦拭雨兒的陰部,那裡早已經泥濘不堪。成光泉簡單的擦拭後,用濕巾包住
手指,開始淺淺的探進雨兒的陰道,旋轉著清理裡面褶皺間的東西。

  雨兒微微向後一縮:「冰!」

  成光泉掩飾的一笑:「別著急,老婆,我來了!」說著趴上雨兒的身體,一
邊親吻雨兒的脖子,一邊拱動著陰莖,卻不得其門而入。

  雨兒催促:「老公,快……快進來……我的手不能動……」

  成光泉「嘿嘿」笑著,右手捏住自己的龜頭,稍一試探,找準位置,就猛地
一插到底。雨兒銷魂的長出一口氣,把腿又盤到他的腰上,滿足的嘆息:「好舒
服……慢一點……」

  成光泉聽話的開始緩慢抽插,一手撐住身體,另一隻手貪婪地抓揉著她的一
側乳房,卻略顯固執的不去吻雨兒的嘴巴,只來回吻著她的耳垂、脖頸,逗弄著
雨兒:「我是第三個了……老婆,今天你的第三個老公……你還是這麼想要……
你可真是沒夠啊!」

  雨兒並不理他,只是「嗯、哼」不停,享受著他的服務。

  「這麼喜歡讓男人肏,還沒夠,你這騷屄,不做妓女真可惜了。」成光泉不
抬頭,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在試探雨兒的反應,不知道會不會刺激過份;而我,
聽到這樣的話難免興奮,卻立即反應過來,信義應該在看我的反應。

  我保持呆呆的表情,在雨兒和成光泉之間來回游移著目光,彷彿不知所措;
陳大鵬早已經毫不顧忌的在一對男女的縫隙中間探過手去,抓著雨兒的屁股,這
時仍舊試探著用指尖碰觸兩人結合的地方,卻也明顯分神,專注地等待雨兒的回
應。

  雨兒已經興奮,回應地親吻、舔舐著成光泉的脖子和肩膀:「我不是妓女,
你們可以把我當妓女肏……我願意做你們的妓女……」

  「妓女」的字眼肯定刺激了成光泉,他猛然加快了速度,全身顫抖而又僵硬
的快速抽插起來,幾乎是憋著氣連續挺進了十幾下,才放緩下來,依舊不折不撓
繼續著活塞動作,每次都深深插到最深處,嘴角已經流出了涎水也不自覺,喃喃
的叫著:「騷貨……破鞋……真欠肏……」

  雨兒說自己願做妓女,已經興奮得不行,聽到這話,努力挺腰迎合成光泉的
衝鋒,幾下之後,小腰就挺住不動,夾得成光泉無法衝鋒,兩手翻過來,緊緊抓
住床單,張大了嘴巴卻又屏住呼吸——她又到了!

  差不多有近十秒鐘她才全身軟下來,長長舒一口氣,柔和的迎合著成光泉,
恢復了舒緩的律動:「我……就是破鞋……舒服……好久沒人叫我破鞋了……」

  「騷貨,你是不是特別喜歡被人肏?」成光泉雖然抽插的節奏不快,但每一
次都會竭力插到雨兒的最深處。

  剛剛來過一次小高潮的雨兒在這種節奏下,很快又投入地享受起來,而成光
泉語言上的小小調戲,卻正是她所喜歡的,所以興奮地回應著:「嗯,我特別喜
歡……特別喜歡被你們肏……快,使勁……肏我!肏……我……」

  成光泉不緊不慢的挺動著下身,繼續逗雨兒:「騷屄,你這麼喜歡挨肏,是
不是每天都得有人肏你才爽?」

  「嗯,我喜歡……喜歡天天挨肏……」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但這種時候,這
種話還真的很能調動情緒,雨兒已經開始主動仰起脖子,親吻、舔舐成光泉的肩
膀了。

  「說,說你是騷屄,說你是賤貨,說你是婊子!」成光泉開始咬牙切齒,目
光也僵直起來。

  興奮到臨界點的雨兒特別受不了這幾個字,兩腳的腳趾在成光泉肩膀上用力
地岔開,下身全力向上挺,僅有的一點活動空間被她擠得嚴絲合縫,享受成光泉
的侵入:「我……我是賤貨,我是破鞋,我喜歡當破鞋……當婊子……我是天生
的婊子……最喜歡大雞巴,我的騷屄喜歡,嘴巴喜歡,手也喜歡……快,肏我,
給我摸……」說著兩隻手努力向上抬起,做出抓握的姿勢,手腕上的繩子把床墊
都拉得翹起來。

  我和信義對視一眼,還沒來得激動,成超和陳大鵬就一邊一個把陰莖送到她
手裡。成超的陰莖還比較軟,陳大鵬的卻已經硬起了七分,雨兒兩手貪婪的攥住
兩根肉棒,卻沒有擼動的意識了,只是滿足的呼一口氣,繼續迎合下身的衝刺。

  成光泉竭力穩住抽送節奏:「騷貨,真夠騷……給人家當老婆,這麼喜歡被
人肏,給你老公戴了多少綠帽子了?」

  我聽得心跳驟然停了一拍,接著陰莖一脹,本已經興奮到極點了,竟然又翹
起一分。信義看看我,壞壞的會意一笑。我忙低頭,彎腰,把手摸到雨兒揚起的
屁股上,手背雖然隨他們抽插的節奏被成光泉毛茸茸的大腿一下下撞擊。

  「……不少。」雨兒應該能夠分辨出那是我的手,分不出也沒什麼,她知道
我喜歡聽:「我給老公戴了好多好多綠帽子,多得我也數不過來……我是破鞋,
婊子……」

  「我肏!受不了了!你個騷貨!太過癮了!」成光泉再也不顧雨兒的嘴巴親
吻過幾個人的陽具,大大的嘴巴覆蓋著雨兒的小嘴瘋狂親吻,猛然加快速度,連
續抽插了十幾下,然後小腹僵硬的緊緊貼在雨兒的胯間,射了。

  我的手還在兩人之間,清晰地感覺到成光泉射精時身上的律動,一時竟然覺
得大為刺激,忍不住來回揉動了幾下,雨兒這時竟然痙攣了起來,就像通電似的
全身哆嗦,我從沒見過,嚇了一跳,還不知如何反應,雨兒就停了下來。

  成光泉撤開嘴巴,射完精的陰莖卻沒捨得立即抽出來。他緊緊盯著雨兒的嘴
巴,兩人對著大口喘著粗氣,雨兒還用嗲嗲的鼻音「哼哼」,用嬌嬌的嗓音誇成
光泉:「你真棒……真好……」

  成光泉喘息未定,撫摸著妻子的嘴角、耳朵、脖子,最後把手落在乳房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看看你的臉……一定很漂亮吧?看這嘴,這下巴,這皮膚,
一定是個真正的美女……」

  兩旁成超和陳大鵬也看著默然點頭,成超附和道:「肯定的!我看,這可不
是隨意叫的那種,絕對很漂亮。」

  雨兒有點羞羞的,剛謙虛了句:「哪有……」就被陳大鵬俯身吻住了嘴巴,
兩個人的舌頭馬上糾纏在一起,我在一側看到兩人喉間吞嚥的動作非常明顯——
他們在交換著唾液。我在一旁看著,不由得也跟著吞嚥起唾液……

  信義看得撇嘴偷笑,走上前,一拍成光泉的肩膀,笑嘻嘻的解釋:「確實是
美女,不過現在還不能看。萬一人家以後不想再這麼玩,再見面,想裝作不認識
也不行了——大家都在一個城市,偶然遇到並不是沒可能的,是吧?這第一次,
還是這樣吧!好了,快讓開!」

  他推開成光泉,在自己的雞巴上擼動幾下,拿濕巾簡單擦拭了一下雨兒黏黏
的陰戶,抬腿騎了上去,回頭對我說:「超哥,不好意思,我先來了?」

  我點點頭,沒說話。在雨兒腳邊的位置,目光穿過信義的胯間,恰巧能看到
雨兒的陰戶,有點潮紅,還微微張開著,兩片小陰唇翻開貼在外側,即使信義剛
擦過,乳白的精液還在緩緩向外流。

  信義卻不管這個,捏住自己的龜頭在雨兒的陰道口研磨幾下,精液混著淫水
馬上糊塗一片。信義一挺腰,陽具輕鬆插進雨兒的陰道,雨兒懶懶的「哼」了一
聲,囑咐道:「不好意思,有點累了……不過還行,信義你稍快點吧!」信義不
答,壞笑著挺動腰部,兩手抓著雨兒的乳房,用力而緩慢的揉捏。

  雨兒雖然累,但剛才的激情未退,信義這樣逗她,慢慢又進入狀態,自己主
動把信義腰邊的腿抬起,搭在信義的肩膀上,以方便他插得更深入。

  信義霸佔著雨兒的全部三點,看著坐在另一張床上休息的成超和成光泉,還
有戀戀不捨坐在床邊仔細看著的陳大鵬,得意的說:「我就知道,咱們老婆超級
棒!這日子,她盼了好久了,好不容易湊齊這麼多人,我捨得停,她也不捨得!
是不是啊?超哥。」

  我趕緊應聲:「就是就是,老婆盼著被輪姦好久了,這次過癮了……」忽然
反應過來,口誤了,竟然叫開了老婆,住口說不下去了,好在除了信義,沒人在
意。信義只是回頭看了我一眼,便扭頭繼續逗雨兒:「是嗎?老婆,你真這麼喜
歡被輪姦嗎?你盼多久了?」

  雨兒隨著信義的挺動,大口喘著氣,呢喃著自白:「好久了,想被好多人輪
姦……好久了……信義你知道,你們兩個人……我就很喜歡,於是想試試多幾個
人……」

  「騷屄!」信義猛插一下:「你這麼騷,你這麼喜歡被肏,怎麼不去做妓女
呢?」

  「我就是妓女!」雨兒最喜歡這種感覺,越來越投入:「我是你們的妓女,
還是免費的……肏我,好舒服……使勁……」

  信義比陳大鵬幾個都瞭解老婆,專揀她愛聽的話說:「騷屄!破鞋!喜歡讓
男人肏的免費婊子!這事交給你哥哥,我繼續給你找男人輪姦你,讓你老公綠帽
子數都數不過來!讓綠帽子多得把他埋住,還得捧著你、伺候你讓我們肏!你這
賤貨!破鞋!」

  雨兒亢奮的扭動屁股,聽得心裡像燒起了火:「我是破鞋,我喜歡聽你叫我
破鞋……你肏過妓女沒?你告訴我,我像不像妓女?我喜歡做妓女,是男人就隨
便肏……你告訴我,我怎麼做更加像妓女?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我要做妓
女!」

  雨兒費力地把陰戶挺得更高,迎合信義的陽具,卻不再律動了——她又開始
全身僵直,再一次即將高潮。

  信義很會把握節奏,也知道心疼雨兒,沒打算做得太久,趕緊快速抽插,在
雨兒的興奮點上,用最深入的姿勢把火熱的精液射給了她。

  「哦……好燙……舒服……」雨兒緩緩放鬆了身體。這時候射出,顯然正踩
在她的節奏上,這種舒服我都不一定每次都能給她。

  信義不著急拔出來,仍舊扛著雨兒的雙腿,一手把玩她的乳房,一手撫摸她
的小腿,跪在床上,扭頭對他們幾個進行科普:「肏咱這騷老婆的男人不少,可
都是老師、同學、同事,都是認識的人。別看今天她發起騷來挺浪,可還真是沒
讓不認識的人肏過,你們福氣不錯啊!」

  我從信義的臀縫裡探過手去,食指從他的輸尿管輕揉著向後摸過來,然後輕
輕撫摸他的陰囊,再用指甲輕輕刮撓。這些小動作別人看不到,雨兒和信義卻感
覺得清清楚楚。雨兒扭著頭抿著嘴發出「哼哼」的笑聲,信義卻受不了,趕緊拔
了出來:「嘿,再等會兒又硬了!超哥等不及了吧?快快,咱媳婦兒今天要過足
被輪姦的癮!」

  雖然雨兒的陰戶向上,可隨著信義陰莖的拔出,白花花的精液還是一股一股
的流出來,黑洞洞的陰戶收縮幾下,擠出幾股精液之後根本合不上,兩片小陰唇
黏黏軟軟的貼在略顯紅腫的大陰唇上。

  我看得一陣疼惜,幾乎本能的向前湊過去,嘴巴就想靠過去給她親吻乾淨,
幸好及時反應過來,用兩隻大拇指摁住她的小陰唇向兩邊輕輕分開,看著她那淫
蕩的無底黑洞,嘴裡「嘖嘖」讚歎:「騷老婆……行啊!哈!都四炮了還看不大
出來,還行不?還想不想?」

  雨兒還在高潮過後的體味當中,舒服的哼哼著:「想……繼續啊!咱不是說
好了嗎,給你的破鞋老婆打完五連發吧!」

  成超和成光泉在另一張床上,都斜躺著在看熱鬧,陳大鵬卻一直坐在雨兒一
側,吞口水越來越頻繁,這時再也忍不住了,趴下去就對著雨兒的嘴狠命吻了起
來,手也在她乳房上揉捏。不過還算自覺,很快就陪信義去沖澡了。

  我跪在雨兒兩腿間,趴在她身上,吻她的嘴、耳朵、脖子……湊在她耳朵邊
輕聲說:「累了吧?我快點啊!放心,我想快的時候很快的。」

  雨兒嘴角翹起,微不可察的點點頭:「是有點累,不過挺舒服的。」說完轉
動著脖子,用嘴巴追索我的嘴巴。

  我根本就沒考慮她剛才給幾個人吃過雞巴,也沒想顧忌旁邊那兩人,和她深
深吻在一起,舌頭糾纏著。陰莖連瞄都沒瞄,自己就找準她的肉洞,深深捅了進
去。

  很滑,很燙,有點鬆。裡面水很多,或許是大家的精液。隨著我的抽插,發
出「噗哧、噗哧」的聲音,聲音還挺大,聽得雨兒的嘴角慢慢翹起來……

7 comments:

  1. 台灣真人秀全集視頻-人人摸視頻在線
    視頻聊天室真人秀場-人人摸視頻網
    多人視頻交友聊天室-人人碰成人視頻
    視頻交友真人秀-快播人妻視頻
    韓國美女主播真人秀-免費在線成人視頻
    視頻交友社區-超碰免費在線成人視頻
    免費真人秀多人視頻-日本免費黃色視頻
    男人和美女親熱視頻-免費的黃色網站
    性感美女QQ真人秀視頻-免費的色情網站
    美女真人秀視頻唱歌-caoporn超碰在線視頻
    澳門美女真人秀視頻-FC2免費共享視頻
    美女真人秀視頻六房間-FC2成人視頻絲襪
    真人秀視頻網站-俺去也成人視頻免費在線播放
    美女真人秀視頻網站-俺去也咪咪成人視頻
    情趣內衣真人秀-女同激情舌吻視頻
    台灣真人秀視頻-夜射貓成人在線視頻
    美女真人秀視頻-操我成人電影絲襪黃色視頻
    夫妻真人秀視頻軟件-成人午夜色情視頻
    293真人秀視頻聊天室-視頻成人色情網站
    網頁真人秀場聊天室-91成人情色視頻網站
    AQ真人秀場聊天室-91色情在線視頻
    大尺度真人秀場聊天室-啪啪堂在線視頻
    293真人秀場聊天室-91黃色視頻網站
    真人秀場跳舞聊天室-台灣一對一聊天室
    真人秀場聊天室熱舞-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
    9158多人視頻-性話題網聊女的QQ記錄
    真人秀聊天視頻網站-線上性聊天網
    午夜聊天室-性聊天QQ群-SM聖魔聊天室
    同城聊天室視頻聊-q全球視頻聊天室
    激情視頻聊天室-夜色視頻多人聊天室
    破解視頻聊天室-q秀聊天室吧
    三色午夜秀聊天室-色聊語音聊天室
    成人聊天室極品騷女誘惑艷舞-國外聊天室色聊
    三色午夜聊天室-微信色聊群或者聊天室
    色情女主播聊天室-免費色聊表演聊天室
    色情艷舞聊天室-色聊可視語音聊天室
    視頻色情表演-免費色聊聊天室
    聊天交友網站-色聊語音聊天室下載
    色情視頻聊天室-色聊聊天室下載
    網絡色情視頻聊天室直播-527娛樂多人視頻聊天
    UT視訊聊天室-大香蕉網在線視頻
    內衣秀視頻下載-大棚歌舞色舞視頻快播
    內衣模特視頻-色56視頻-8090碰在線視頻
    9158視頻社區-天天擼在線視頻電影網
    約炮交友直播間平台-女性用品使用視頻
    奇摩女孩真人視頻網-帥哥和美女親熱視頻
    FC2視訊妹聊天-美女和帥哥親吻視頻
    173視頻站-迪吧現場高清視頻
    久久視頻多人聊天室-有沒有免費的聊天室
    新的qq聊視頻語音聊天室-美女在家內衣視頻跳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