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0, 2012

救贖(第二章)

救贖(第二章)

                救 贖

作者:saoke
2012/12/09首發於:春滿四合院、色中色


                第二章

  早上醒來的時候,王哥已經走了,臉上乾涸的穢跡提醒著我昨晚的卑屈和下
賤,怔怔地坐著,腦子裡那些可恥屈辱的畫面不斷閃現,淚水大顆大顆地滑落,
沖洗著臉頰上的污穢,卻無法洗滌靈魂上的卑劣!

  「唉!」輕輕一嘆,我無神地走出臥室,妻子正坐在客廳電腦前上網,看見
我出來,轉頭面無表情地對我說:「這幾天不要安排客人了。」

  「哦。」我忙點頭,為了安全和衛生,妻子來例假的期間是不接客的,心裡
算算,『好像例假才剛過了沒多少時間?不過妻子這段時間太委屈了,休息幾天
也好。』我羞愧地想。

  上了QQ,註明這幾天不做生意了。本打算下線,沒想到客人反應還挺強烈
的,一個勁的問為什麼?只好簡單地作了解釋。看著好友名單裡八十多位客人,
心裡充滿苦澀卑微!這個月除去費用,還剩下八千多塊,足夠付高利貸利息了,
甚至還能償還點本金!可是……失去了又有多少呢?!我慘淡笑著搖搖頭。

  天烏泱泱地沉,坐在公園裡,盯著那棵乾枯的櫻花樹,任憑冷冽空氣下單薄
的身體瑟瑟發抖。只有在這裡,我才能找回一絲尊嚴和那逝去的幸福!

  「老魏?!」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我眼前蕭瑟走過。那個人聽見我的叫喚,木
然轉過頭來:「是你?!童岩!」我有點興奮又有點感激還摻雜點憤恨,轉念一
想:『不是他的指點,或許我已被高利貸給砍死在街頭了!自己做的孽怎能記到
別人頭上?』那點憤恨也就煙消雲散了。

  「你怎麼在這裡啊?」我們幾乎同時說出口,隨即兩人似乎都明白點什麼,
我讀懂他眼神裡的意思,默默地點了一下頭,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走,喝酒
去!」老魏拉起我的手,我沒有說話,只是用力地拽著他的手。

  一杯接一杯,老魏幾乎沒什麼話,只是悶頭喝著。看著已經醉趴在桌上的老
魏,『記得他的酒量挺不錯的,怎麼這麼快就醉了?』仔細一想:『唉,他這是
借酒逃避啊!自己何嘗不是如此呢?』

  憑著老魏斷斷續續告訴的地址,總算是找到了,『應該是這家吧?』我望著
那扇木門猶豫著該不該按門鈴,看著已完全醉死過去的老魏,咬咬牙還是按了門
鈴。開門的是一位四十來歲的女人,五官端正,中等身高,臉上雖然抹著厚厚的
濃妝,仍難掩憔悴和哀傷,眼角的魚尾紋和略微發福的身材出賣了她已近人老珠
黃。頭髮被燙成大波浪捲,身上僅套了件透明的粉紅薄紗,白色的胸罩和內褲清
晰可見,標準的賢妻良母的外貌和風騷淫賤的妓女裝扮給人一種極不協調的怪異
美感!

  「老魏!你怎麼啦?」那個女人看著老魏的樣子,焦急地過來攙扶著老魏。

  「他喝醉了。」我趕忙解釋。

  「你是……」那個女人疑惑地看著我。

  「我是老魏以前的同事,我叫童岩。你是嫂子吧?」我客氣地回答。

  「啊!你是他……以前的……同事?!」那個女人臉上一片驚羞之色,手下
意識地遮住身體重要暴露的部位。

  氣氛有點尷尬,我也意識到剛才的話會讓她不好意思,趕忙道:「嫂子,我
們先扶老魏進去吧!」

  她走在前面帶路,肥大的屁股雖然沒有妻子那麼圓翹結實,但看著肉肉的也
有一番風情,丁字褲的緊窄布條凹陷在多肉的股縫裡,隨著步伐一搖一擺,說不
出的淫靡。『好像下體有了點反應?!』我狂喜,幾乎眼淚都快下來了,本來以
為自己已經是個殘廢了,再也不會勃起,現在好像又有了一絲希望!

  轉頭看醉得一塌糊塗的老魏,心裡還是有些慚愧:『她是你同事的老婆啊!
你怎麼能那麼想啊?!可是……她不就是出來賣的,她是雞啊!』我暗暗鄙視自
己:『男人真他媽不是玩意!』

  兩個人好不容易把醉得死沉的老魏抬到床上,我也分不清是無意還是故意,
稍稍有點生機的雞巴不時地蹭一下女人的身體。她有點懷疑卻又不敢確定我的騷
擾,臉上紅紅的一片迷惑之色。這種曖昧的挑逗,給我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新鮮感
刺激感,雞巴好像開始恢復知覺,越來越硬的感覺。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眼前這個侷促不安的可憐女人,有著一種殘忍的快
感,這種居高臨下的俯視,讓我這段時間在妻子面前喪失殆盡的可憐自尊又慢慢
找回!開始理解王哥對我的那些羞辱,那是絕對強者對弱者的施捨!

  「你……謝謝你……我給你泡杯茶吧!」她終於受不了這種怪異的氛圍,說
出這句話,急忙忙的跑去廚房。我摸了摸早已勃起如初的雞巴,帶著難言的欣慰
和興奮也跟進了廚房。

  她呆呆地站在爐灶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我挨到她身後,兩隻手搭在她的
腰間,明顯感覺到軟軟的贅肉,頭附在她耳邊輕輕說:「嫂子,今天接了幾個客
人啊?」

  「啊?!你……你說什麼啊?」她全身一驚,臉紅得像塊綢布,聲音抖顫。

  「呵呵,嫂子穿成這樣,不是妓女是什麼啊!」看著她驚恐失措的樣子,有
一種無法形容的滋味。

  她的臉由紅急轉為煞白,嘴巴張著,卻無法說出什麼。

  「老魏告訴我了,你剛才在賣屄,老魏才出去喝酒的!你在家裡被嫖客用臭
屌狠操,爽得直翻白眼,老魏卻傷心的喝得爛醉!」我惡毒地侮辱著這個可憐的
女人,猶如王哥對待我一樣!

  「不是的……不是的……」她早已雙目垂淚,臉色一片慘灰,性格內向懦弱
的她對我這些故意的污蔑之詞完全無法反駁。我乘勢一把伸進她的內褲,不同於
妻子的陰部,光禿禿的沒有一根雜毛,她下面的毛髮異常茂密,手指頭找準屄縫
的位置撥開陰毛刺了進去,「我靠,裡面這麼濕啊!」我誇張地驚叫。

  她的肉屄裡黏糊糊的,像是剛剛被人內射!我抽出沾滿黏液的手指頭在她面
前晃悠,冷笑道:「你也不怕得病,被嫖客直接射到屄裡啊!特別爽是吧?求人
家射進去的吧?」

  「不是的……是……老客人……他非要……說可以多加點錢……」她的聲音
幾近輕不可聞。

  「臭婊子!」我氣血完全上湧,腦子已無法思考,多麼像妻子昨天對我說的
一樣!「加錢!我操你媽的加錢!」再也忍不住了,掏出硬得發痛的雞巴,對準
她黏黏的騷屄狠狠地捅了進去,一下子就全根盡沒,黏滑鬆弛的陰道不費任何週
折都整個吞沒了我的雞巴。

  「啊!」她被猝不及防的捅入嚇了一跳,兩隻手向後推攘著我的身體:「不
要,快拿出來!你是我老公的同事……不要啊,求求你!」

  我冷笑地看著她的掙扎,揚起手重重地拍在已有點下塌的屁股上,「啪!」
白肥的臀肉上現出一道掌印:「臭婊子,剛才和嫖客操屄的時候怎麼沒想你老公
啊?現在給老子假正經了!要不要老子叫醒老魏,讓他看看你的騷勁啊?」

  「不要!求求你不要!」她聲音裡充滿恐懼,軟弱地哀求。

  「哼!那還不給老子撅起屁股啊!」

  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低下頭無奈地抬起了屁股。「哈哈,給老子搖起來!
別想著偷懶,老子是來嫖你的!」我說。

  她豐腴的身軀明顯一震,同時,陰道一陣收縮,「哦!真爽!他媽的夾得太
爽了!」我趕忙拔了出來,深深吸了口氣:『差點就射出來了!可不能就這麼便
宜了這個騷女人,得好好懲罰她!』

  我稍稍抽出雞巴,只留了個龜頭在肉屄口:「駕!騷婊子,往前爬!」她回
頭看著我,有點不知所措。我可不會同情她,兩隻手重重的放在她背部使勁往下
壓,失去平衡,她的雙手無奈地撐在地上,那模樣就像隻母狗和公狗交配,雙手
雙腳著地,雪白的肥屁股高高撅起。

  「哈哈!就是這樣嘛!這個姿勢才適合你這個背著老公偷偷賣淫的騷屄賤婊
子嘛!」我得意地羞辱著眼前這個懦弱的女人。

  「不是……不是的……不要……求求你!」她低著頭凄慘地辯駁著。

  「哼,還敢狡辯!」剛才快要射精的快感稍稍減弱,用力一挺,雞巴「吱」
的一聲又盡根沒到底,她沒有提防,被我的衝勁撞得前進了好幾步。

  「哈哈,太爽了!就給老子這麼往前爬!」我興奮地在後面頂著她往前進,
每進一步,就甩手重重的在肉屁股上狠狠地拍一下。她無法抵抗我的淫威,啜泣
著慢慢爬行,淚水一滴滴滑落。

  我的心在燃燒,懦弱的淚水不僅得不到我的同情,更激發了我殘忍的變態。
王哥和妻子施展在我身上的屈辱和羞憤,毫無保留地實施在這個比我更軟弱更可
憐的女人身上。兩種極端身份的輪換,我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顫慄快感!

  騎著母狗從廚房慢慢爬到客廳,看到桌子上放著一條口紅,我得意地奸笑,
附到她耳邊假意溫柔地說:「嫂子,你叫什麼名字啊?」她疑惑地看著我虛偽的
笑容,半晌才低頭輕輕地說:「吳曼。」

  「吳曼,嗯,不錯,名字還挺好聽的。」說著我拿起桌上的口紅在她白凈的
背部開始寫字。「你……你……在幹什麼啊?」吳曼驚恐地叫著,看不到我寫些
什麼,更加地著急。

  「哈哈,吳曼是個賣屄的婊子!」我大聲地唸出來。「不要寫……不要啊!
求求你……」吳曼聽到我寫的是這些羞辱她的字,整個人都在發抖。我粗暴地撥
開她想拿走口紅的手,一把將她的身子推倒在沙發上,掰過她的身體,正面朝向
我:「哼,老子就要寫!你都賣屄了,還他媽的假正經什麼啊?我還要在你奶子
上、臭屄上寫呢!」

  說著,我一把抓住吳曼沉甸甸的大奶子:「你看,奶頭都這麼黑了!肯定是
被很多嫖客咬過吧?哈哈,我來給你加點顏色,好賣個好價錢!哈哈!」奶頭變
成了艷紅色,一邊棕黑,一邊鮮紅!我被眼前怪異妖艷的景像逗得哈哈大樂,吳
曼捂著臉,只剩下嗚咽……

  門鎖開動的聲音,我們倆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到了,愣愣地呆看著門口。突
然,吳曼像是觸電似的彈起來,聲音整個都發都變形了:「我女兒!是我女兒回
來了!」我也有點發慌,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門終於被推開了,一個纖細柔弱的身影站在門口,「啊!媽媽你……我進房
了!」我張大著嘴巴呆呆地望著小姑娘清新秀氣的倩影匆匆跑進房間。多麼誘人
可愛的小天使啊!白皙如凝脂般潤滑的肌膚、秀氣靈動精靈般大大的眼眸、齊齊
的瀏海、秀挺的鼻樑、粉嘟嘟水嫩嫩的櫻桃小嘴兒,蔚藍色的水手校服包裹著未
完全綻放卻已散發出無比鮮嫩勾魂的嬌軀。

  我艱難地吞咽著口水:「她是你女兒?」吳曼的眼睛木木地視著前方,臉色
一片慘白,嘴唇不停地囉嗦著。我厭煩地看了她一眼,大聲呵斥道:「夠啦!都
已經被看到了,還能怎麼樣?」

  吳曼身體一抖,眼淚終於不斷地滑落臉頰:「你……都是你……被小雪看見
了,怎麼辦啊?」

  「有什麼關係,你女兒又不是不知道你做這一行!誰叫老魏欠人這麼多錢,
你幹這一行也是被逼的,她會理解的啦!」

  「可是……可是她從來沒看見我……」

  我笑嘻嘻地摟著吳曼,明知故問道:「沒看見你什麼啊?操屄嗎?」

  吳曼聽到我說這麼露骨的話,臉上微微一紅:「真……真難聽。我們知道做
這一行,孩子受到很大的委屈,所以孩子放學後,我們都不接客的,還好她也懂
事,都不說什麼。今天要不是你……我也不會……唉!都是命啊!」

  「好啦,都是我的錯好了吧?嫂子快穿上衣服吧,等會小雪要是出來就麻煩
了。」我連哄帶勸地哄定吳曼,從口袋裡掏出兩百塊錢遞給她:「嫂子,去買點
菜,晚上給小雪做點好吃的,也算我向她賠不是。」

  「不用了!不用了!」吳曼慌忙地推辭,我臉色一沉,不由分說地把錢塞到
她手裡:「叫你拿著就拿著!多買幾個菜,今晚我也在這吃。」

     ***    ***    ***    ***

  我不斷地給小雪夾菜:「多吃點,你現在正在長身體,應該多補充營養。」
小雪低著頭沒說話,靜靜地小口小口吃著飯。

  我也不覺尷尬,自己打個哈哈:「呵呵,還害羞呢!叔叔是你爸爸的同事,
你爸今天喝醉了,叔叔把他送回來了。」說完夾起一根雞腿抵到吳曼碗裡:「你
不喜歡吃,叔叔就給你媽媽吃,你媽媽對雞可有感情哦!」我語帶雙關對著吳曼
嘻嘻笑。

  吳曼聽出我的潛台詞,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又不能那我怎麼樣,只能幽怨地
看著我,眼神裡充滿祈求。我知道她是讓我在她女兒面前給她留點面子,『哼,
都做婊子了,還假正經!』我心裡很不以為然。

  她臉上早已洗盡鉛華,大波浪捲的黑髮也紮成馬尾,身上換成了保守的棉布
睡衣,怎麼看都像一個端莊慈惠的賢妻良母。誰會知道,就在半個小時前,眼前
的端莊婦人光著身子、撅著大白屁股和野男人操屄賣淫呢!而她的丈夫卻正在隔
壁房間醉得不省人事。

  想想剛才的情景,軟化的雞雞開始有點反應了,我悄悄地從桌子底下伸腿碰
了吳曼地大腿一下,吳曼整個人一驚,心虛地看了小雪一眼,側著臉對我做出哀
求的表情。我才不管呢!她越是可憐無助,我敏感卑劣的虛榮心才會得到平衡!
我知道自己欺善怕惡、無恥卑鄙,但又無法抵擋這種羔羊和惡狼身份轉換的墮美
快感!

  隔著棉布料仍能感受到成熟婦人胯間那團媚肉的肥厚和濕熱,我用大腳拇指
殘忍地在上面重重地劃著圈,吳曼的身體顫動的幅度越來越大,一隻手支在飯桌
上撐著,斜背著小雪的頭部,另一隻手緊緊捂住嘴巴,一雙無助的眼睛時而露出
幽怨哀愁,時而含春翻著白眼。

  小雪好像察覺到什麼,粉臉一紅,扔下碗筷:「媽,我吃飽了……」逃也似
的跑回房間。

  我被自己的惡作劇樂得哈哈大笑,湊到還在嬌喘吁吁的吳曼面前,嬉笑道:
「嫂子,爽死了吧?哈哈!」吳曼眼帶迷離哀聲道:「求求你,饒了我吧!在女
兒面前給我留點尊嚴好嗎?」我隔著睡衣捏住乳頭說:「假正經!都在家裡賣淫
了,還要什麼尊嚴?我要操你了,現在就要!」

  「不要……不要在這裡好嗎?求求你!」吳曼嚇得直軟聲哀求。

  「哼!那在哪裡啊?要麼在這裡,要麼回臥室,你自己選吧!」

  「這……這……」吳曼左右為難,急得香汗淋漓。

  「快點!老子等不了了!」我故意兇乎乎地催促。

  「去臥……室。」可憐的婦人說完這句,羞愧得差點昏厥。

  我嘴角露出殘忍的微笑,這個答案就在我的意料之中!

  老魏側躺在床邊,發出均勻的呼吸,「快點脫衣服吧,你老公睡得跟死豬一
樣。」我一邊脫著衣服,一邊指揮吳曼。

  吳曼膽顫心驚地看著老魏,又不敢違背我的命令,小心翼翼地脫去睡衣,一
具白乎乎的肉體暴露在空氣中,兩個沉甸甸的大奶子拉塌下垂,黑紅色的乳頭卻
截然相反,驕傲地挺立著。由於生育過的緣故,盆骨異常寬大,上面的臀肉軟軟
的、綿綿的。我揚起手狠狠地拍在這堆淫肉上,「啪!」在窄小的空間中,聲音
分外清脆響亮。

  吳曼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瑟瑟發抖,驚恐萬狀地盯著躺在床上的老魏,
嘴裡無助地對我喃喃哀語:「求求你,不要這樣,他會醒的!」我故意大聲地嚷
嚷:「放心,他不會醒的,醒了就正好做王八。哈哈!」彷彿老魏的身體動了一
下,但我知道他不會醒的,因為我們都是一類人!

  雞巴毫無阻礙地進入了吳曼的身體,空蕩蕩的,無邊無際的感覺。妻子錐心
的諷刺似又在耳邊響起:「是我接過的客人中那個最小的!」我胸口發悶,死命
地揪住長髮用盡一切力氣聳動:「臭婊子,老魏操你爽?還是野男人操你爽?」

  「嗚……嗚……」

  「快給老子說!你這個屄鬆垮垮的臭婊子!」

  「老……魏……」

  「呸!你胡說!你媽的屄這麼鬆,老魏的小雞巴怎麼能弄爽你呢?」

  「嗚……嗚……」

  「快說,老魏是個小雞巴!你喜歡和大雞巴野男人操屄!」

  「不……不是的……」

  「快點!不說老子就扒掉老魏的褲子,看他的雞巴大不大!」

  「啊!不要……不……啊!」吳曼被我瘋狂的言語嚇得直哆嗦:「老魏……
是個……小雞巴……啊!你殺了我吧,我死了算了!對……對不起!老公……」
吳曼終於崩潰,整個人趴在床上嚎啕大哭。在哭聲中,我抵達了快感的巔峰,稀
薄的精液滴入肉穴,如同細小的涓水流入寬廣乾旱的荒漠。

  靜靜不動躺在床上的老魏胯間一團陰濕越來越清晰,那幅怪異的圖案和我昨
天的一模一樣!

                (待續)

5 comments:

  1. 裸聊直播間-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同城午夜免費交友網站
    裸聊直播間-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同城午夜免費交友網站
    真人裸聊秀場-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人裸聊秀場-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寂寞交友富婆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寂寞交友富婆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同城午夜一夜情交友網站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同城午夜一夜情交友網站
    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免費裸聊聊天室-聊天室真人秀視頻-在線聊天室
    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免費裸聊聊天室-聊天室真人秀視頻-在線聊天室
    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免費同城聊天室-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同城寂寞交友網-聊天室你懂的
    免費同城聊天室-色情真人秀場聊天室-同城寂寞交友網-聊天室你懂的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網愛聊天室-台灣ut聊天室-在線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網愛聊天室-台灣ut聊天室-在線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午夜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同城午夜一夜情交友網站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同城午夜一夜情交友網站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聊天室你懂的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聊天室你懂的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色情視訊聊天-免費午夜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色情視訊聊天-免費午夜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金瓶梅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金瓶梅視訊聊天室-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視訊聊天室破解-免費開放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視訊聊天室破解-免費開放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免費聊天室-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免費聊天室-6699影音視訊聊天室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