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 2012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6)(10月28號更新)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6)(10月28號更新) - powered by Discuz!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6)(10月28號更新)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6)

 
  環的說話令我有點意外,雖然女人為取悅男人,在床上很多時會有半真半假
的反應我是早已知道,但剛才女友七情上面,淫叫連連,就是我這正牌男友也認
為她是高潮迭起,誰知竟是作假,這不禁令我亦懷疑平日我倆間的床事,有多少
是環為討好我而演出的好戲。

  「高潮是假也沒關係,愛是真便可以了吧。」就在我咕嚕咕嚕,開始懷疑自
己的性能力其實不如想像中理想之際,房間響起兩下拍掌聲,抬頭一望,是依靠
在門口的偉和儀。

  「果然很精彩,看舊同學表演,感覺就是不一樣。」偉和儀相互一望,帶著
調侃的語氣笑說。可能因為太投入的關係,誰也沒留意兩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只是從其說話,大概可以猜到他們是把一切看在眼裡。偉向平讚揚道:「小子,
第一次表現蠻不錯嘛。」

  「還不是大哥指導有方。」平傻歪歪笑著,環知道自已演出的床戲被偷窺,
登時滿臉通紅,指罵道:「你們有沒搞錯?偷看別人屌這麼下流!」

  偉嘻皮笑臉,故意裝成無辜表情:「我們哪有偷看,是光明正大的欣賞。」

  儀夫唱婦隨,反問女友:「環妳介意什麼?剛才大家不都看過了嗎?聯誼派
對就是互相交流的吧。」

  環不滿的嘟著嘴說:「這個不一樣,大家一起做同一樣的事,沒那麼尷尬,
你們躲在一角偷看別人就是不對!」

  偉得意忘形,像調戲女生道:「都說沒躲在一角,好吧,我認錯了,那妳要
怎樣才可以消氣?要我和儀做一次給你們參考嗎?」

  女友最受不了別人挑釁,立刻作出一個正中下懷的表情:「好!我也想看看
你們有什麼高超技巧,你們就即場表演,給大家作個交流!」

  儀臉上一紅,嘟著嘴的像是怪責男友的口舌招尤。男人總愛調戲女生,吃吃
豆腐,討個口頭上的便宜,若是平日環大概會紅著臉罵一句粗口便告了事,但今
天情況有別,在聯誼派對上提出這種挑戰,絕對是「你敢做,我敢看」。

  雪眼見氣氛有點火藥味,替大家打完場說:「這是開玩笑啦,說好是聯誼,
跟自己伴侶做有什麼意思啊?」然後又轉個話題向儀問道:「你們不是在那邊的
嗎?怎麼會跑了過來?」

  儀解釋說:「俊太利害了,做了很久還沒完,偉說不想妍姐太累,始終今天
只是尋開心,要尊重女孩子的感受。」

  我點頭同意,妍體能一般,對性的渴求不高,過往在派對上也不喜歡做太多
次。俊天賦異稟,雞巴一根抵別人三根,被如此巨物蹂躪後要好好休息,是非常
合理的事。

  可我那小頑劣心中的氣還沒有下,帶點冷嘲熱諷的道:「呵,真的嗎?偉那
麼喜歡姐姐,有得屌會不屌?我想是他看到了俊的屌屌太嚇人,怕姐姐給大的屌
完有比較,你那根小的插進去沒感覺吧。」

  「這小妮子在亂說什麼?」我對女友的口沒遮攔感到頭痛。雖說玉帛相見,
很多平日不敢開的玩笑也可以隨便說出來。但性器官大小這種事,無論什麼時候
都屬於男人尊嚴,萬不可用作人身攻擊。何況偉的陽具是正常尺寸,絕對談不上
小,如果這根算小,那麼妳男友的亦要歸納為小雞巴的一類了。

  雪和儀一同鴉雀無聲,偉的臉色在聽見環的此話後亦由嘻笑變得酸澀,就是
再大量的男人,在女友面前被奚落短小還是會覺得難受,環不是男人,不會明白
這一根海綿體的長度,是帶給男人多大的壓力。

  我想教訓女友,給大家作個下台階,可偉已經搶先一步,著平道:「平你也
太不懂事了,跟美女共渡完美好時光,當然要溫柔地替她清洗沐浴,才是男人應
該做的事。」

  平聽此話,知道女友身上仍殘留著自己污穢的口水和精液,也感不好意思,
連忙挺起身說:「對,對,這樣很不該,環姐,我們去洗個澡吧。」

  被吃掉童貞,小青頭居然把環叫姐了。就在女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偉已
經走了上來,一手把環抽起,裝作好心道:「看你也是沒跟女生洗過澡,讓我來
教你一點,不要給對手留下壞印象。」

  「謝謝老大!」平歡喜過望,環對兩人的自說自話哼著嘴道:「人家自己會
洗,不用你幫忙,更不需要別人教!」

  「妳就不要浪費別人心意,處男的第一次,給平留個美好回憶吧。」偉當然
不會聽女友說話,他和平兩個人一人一邊,夾著環的肩膀,把其整個人抱到浴室
裡去。

  「喂,喂!放開我呀,我不要跟你們洗澡!」環拼命掙扎,可不敵得兩個高
頭大馬的男人。我看傻了眼,眼巴巴地望著女友被兩個裸男脅持而去,呆了一陣
,才懂向儀問道:「妳男友不會是真的生氣吧?」

  儀沒半點擔心,掩嘴笑說:「當然不會,偉又不是真的小到要自卑那種,他
們是跟環開個玩笑吧。」 

  雪亦同意道:「環太兇巴巴了,嚇一嚇她,給她一點教訓也是好的。」

  我沒想到兩位女生看得這樣開,有點意外,可還是擔心女友情況,不時焦急
的向浴門方向望去,儀笑說:「澤哥你不用擔心啊,不會有什麼事的,他們大不
了跟環玩一下,難道會打她嗎?」

  「跟環玩一下?」我更擔心了,兩女見我認真的表情,相望一眼,一同笑得
開朗:「這裡最看不開的,果然是澤哥呢。」

  「我哪裡最看不開了?」我不甘說。儀笑道:「不要否認啊,你看這裡大家
都放開了,但你和環是總格格不入的。」

  雪點頭同意:「就是啊,明明大家都得到伴侶同意,連儀跟偉,俊和琪幾個
第一次參加的,也沒介意在對方面前展露真正一面,只有你和環到現在仍放不開
自己。」

  我不認同她們的說話,豎起兩根指頭抗辯道:「完全沒有這回事,環不但跟
俊做了,跟平也幹了,而且我也跟兩個女人做了!」

  儀堅持自己論點:「你們是肉體放開了,但心沒有打開。一面做,一面在意
對方的目光,害怕會影響她在你心目的形象。這樣怎麼可以玩得盡興?」

  雪亦調侃道:「是啊,所以有些人在做到一半,便怕觸怒愛吃醋的女友,連
一砲沒射便停下來了。」

  兩位女生妳一言,我一語,叫我無法招架,儀搖著指頭,教訓我道:「想不
到去得最多聯誼派對的人,就是最接受不了的一個。你這樣很難給我們好榜樣,
讓大家明白自己不是做了一件不會後悔的事啊。」

  雪搭上一句:「不過這樣很可憐呢,難得連身體也放開了,卻沒法得到真正
享受,這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啦。」

  我對兩人的自我審評不滿道:「這只是妳倆個自以為是的想法吧?我覺得我
和環都很享受。」

  兩女同時掩嘴笑著,儀在我耳邊挑逗說:「你真的相信嗎?要不要躲在浴室
外偷看,看看環沒你在身邊,是會有怎樣的反應?」

  我覺得十分無聊:「怎麼妳總是喜歡偷窺別人私隱?」

  「來吧!」雪和儀興致勃勃,也不理我反對,推著我到浴室前。我自問親眼
看著女友被比自己更大的雞巴插入都可以接受,難道還會有其他事能使我動搖?
於是在兩人簇擁下來到門前,三個人一起冒出半個頭顱,偷望浴室內的情況。

  這時候環被兩個男人抱到花洒下,偉和平談不上體態魁梧,但在嬌小的女友
襯托下顯得別有男子氣概,兩支肉棒未有勃起,卻都顯得脹鼓鼓的有隨時候命殺
入前方,勇闖敵人陣地的預備。

  雖然環已經被連射兩砲,但目睹身無寸縷的女友被兩個裸男前後圍攻,像三
明治般被夾在中間,我的思想仍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難不成真如兩女所言
,我到現在仍是未曾放開?

  「你們放開我呀!人家自己會洗,不用你們幫忙!」環帶點生氣的嚷道。偉
才不理女友反抗,把浴沐乳塗在手上,就是一下抹在環的胸脯上。

  「靠!」我情不自禁地哼出一聲,說來奇怪,他們剛才在床上三人共枕時,
有什麼地方沒摸過了?再一次看,我居然會有這樣的反應。

  雪和儀對我的激動又是一笑,彷彿證明了自己的說話沒錯,我不響一聲,表
情靦腆,繼續一同觀看浴室情境。

  「來,給妳好好洗。」偉一面把浴沐乳抹在女友奶子,一面也搓揉乳頭。環
被弄得羞澀萬分,聳著肩膀說:「都說我自己洗!」

  偉沒有理會,搭在女友胸前的手盡情搓揉,並開始自說自話道:「我真的很
感慨,那些年的驚鴻一瞥,想不到今天會落在自己手裡。」

  偉的所指,不問而知是當年在宿舍上,偶然看到女友胸脯突點一事。前事被
翻,環臉更紅了,哼嚷著:「你說這個幹嗎?人家今天不是給你看光又摸光了,
還要感慨什麼耶?」

  偉搖搖頭,訴說著道:「妳不會明白,我愛的是儀,但看到女同學露奶時那
種震撼,不是女孩子可以理解的。」

  平亦點著頭同意:「是啊,看到認識的女生暴露,甚至可以一親香澤,是非
常興奮的,這可以說是男人的浪漫。」說著他亦伸出手來,一同撫摸環的胸部。
女友大嚷道:「我理你什麼鬼浪漫,快點放開人家!」

  這種時候會放手的是傻瓜,兩人不但不放,更上下其手,摸遍女友的身體各
處,偉領起環的手兒往自己雞巴,認真問道:「環,那妳看到舊同學的雞巴,又
有什麼感想?」

  女友被亂摸一通,本身已經羞赧不已,這種時候被問感想,更是賭氣的大叫
著:「我沒有什麼感想!你是小雞巴,快槍手,剛才給你吹幾下就射了,是個沒
用鬼!」

  「沒用鬼嗎?」偉臉色一沉,悻悻然道:「我就知妳看不起我。」

  「又來了,都說男人什麼都可以罵,就是不要罵器官嘛。」我見女友又是把
不該的話說出口,怕事情弄大,想上前制止,儀捉起我的手笑說:「你放心啦,
偉是裝出來的,在嚇嚇環。你們就是什麼都那麼認真,才連交換也不能投入。」

  「他在嚇環?」我不明其意,可是看到兩人輕鬆笑著,臉上一副胸有成竹的
表情,心想她們幾個好友一場,如果真的有問題,大概也不會有這種愛理不理的
態度。

  而女友跟我一樣,亦是被嚇倒了,環以為觸怒了偉,臉有愧色的道歉說:
「我沒有看不起你,是你們先欺負人家,我才故意跟你鬥嘴的。」

  偉苦澀搖頭:「不,我知道妳剛才的話是真心所想,聯誼派對本來就是一種
較技,雞巴大,性能力好的人會得到異性垂青,像我不好的,就永遠成為大家嘲
笑的對像。」

  環知道自己的說話傷害了男人的自尊,連忙安慰道:「沒有啊,你很正常!
你第一次給女生吹簫,忍不住是很普通的事,而且你跟雪做了也有十分鐘吧?沒
什麼不妥。」

  偉演戲演全套,繼續裝作自卑道:「太遲了,妳不用說這種話安撫我,自己
知自己事,我剛才說想退出,便是害怕跟別人比較,看,就是連平這種新手也比
我好多了,把妳操得那麼舒服。而我呢?就像妳所說,為怕在妍姐面前出醜,連
這大好機會也白白放過。」

  看到這裡,雪禁不住向儀讚嘆說:「環完全著了偉的道兒,妳的男朋友果然
有一手。」

  儀居然為著男友對其他女生的調戲感到自豪:「嘻嘻,如果不是有點料子,
偉又怎會自稱色狼呢。」

  環慌亂起來,回頭指著平道:「你說他屌得我舒服?那是騙人的,差死了!
只懂橫衝直撞,撞得我那裡都還在痛,跟一頭狗做可能還好一點。」

  此話一出,論到平的臉上一片悽涼:「環姐,妳說的話是真的嗎?我真是那
麼差勁,幹得妳一點不也舒服嗎?」

  「這?」女友知道自己口快快又說錯了話,頓時不知如何收拾場面。儀看在
眼裡,掩嘴竊笑:「環平日巴巴辣辣的說話不饒人,原來十分有做M的天份。」

  雪不明問道:「什麼是M?月經嗎?」

  儀笑著解釋:「是SM的M,即是被虐的那方。」

  我接不上話,小頑劣氣勢迫人,平日跟女友相處我總處下風,從沒有發現她
有被虐潛質,而且如果說她是M,那我這個經常被欺凌的男友無疑就是MM了。

  環現時的情況可以稱得上是兩邊不討好,要安慰一個,反倒傷害了兩個。女
友性格魯莽衝動,愈忙愈亂。看到兩個男生一個因為被譏雞巴短小而眉睫深鎖,
一個因為被諷比狗還差而愁容滿臉,頓時狼狽不堪,不知如何是好。

  「你們不要這樣子,我覺得你兩個都很好了,也不是小得太可憐...能夠
勃起還想怎樣啊!」走投無路,環亂作一團,說的話不但不能使人感到安慰,相
反更像挖苦別人。兩個女生看著笑得合不攏嘴,苦了我身為男友的,不知道對女
友的愚笨可以作出一個怎樣的表情。

  先不論環是賭氣還是無心之失,聯誼派對上不對任何人的身體和表現批評,
是一種最基本的禮儀。大家聚在一堂,為的就是找尋快樂,如果還要受到攻擊和
在互相比較下產生壓力,那就失去了聯誼的意義。

  以前曾先生的派對上就曾經有一個出言不遜的男人,自以為妻子條件最好,
操了別人老婆還說虧大本,帶了美妻換醜婦,結果那婦人因為不甘受到言語上的
侮辱弄得要生要死,幾乎搞出大事來,故此派對的參加者必須要明白,話不能亂
說的道理,懂得尊重別人,是參加聯誼派對的首要條件。

  看到我為了環的闖禍憂心忡忡,雪調侃道:「你真的替環擔心啊?都說大家
只是鬧著玩的。」

  「對,我保證他倆沒生氣,不過環肯定要受些教訓。」儀亦點著頭,揚起眉
毛道:「就是不知道她的男朋友是否看得下去。」

  事到如今,我也沒有話說,我雖愛環,但這種時候仍只可抱著有理不幫親的
心態,要女友對自己說的話負上責任。

  那一邊廂,兩位男生的演出愈見精彩,就是環如何安撫仍不為所動,女友
性急,多番不得要領下,也就焦躁的罵了起來:「你們不是這樣小器,人家說了
對不起還在生氣啊?這樣算是男人嗎?」

  「碰!」此言一出,偉立刻激動地一拳轟在牆壁之上,淚眼盈眶道:「對,
我的確不是男人,看到剛才儀在強哥胯下享受到真正的快樂,我才知道自己稱不
上是男人!」

  雪冷言說:「呵,把妳也搬了出來呢。」

  儀亦是不忿道:「死鬼,為了吃別人真是什麼也做得出來,回家一定要狠狠
教訓他。」

  這一嚇幾乎把環嚇出尿來,偉的七情上臉,令女友對其因為被嘲笑而自暴自
放棄深信不疑,環慌不擇路,忙亂下一手提起偉毛茸茸的雞巴,努力遊說:「沒
有啊,看,你的雞巴多麼大,十分有男子氣概,比我老公還要棒,人家看到這種
大雞巴已經忍不住流水,很想給你屌了。」

  這下子輪到我無言,安慰別人,不一定要把男友拿上枱,雪和儀則笑得抱著
肚子。

  偉苦澀搖頭道:「環妳不用再說了,我是個沒用鬼,只是用口已經把我吹出
來了,試問拿什麼去操妳?我想現在就是妳再給我吹,我也會早洩。」

  環連忙說:「不會的,我剛才故意在大家面前表演,用的都是最刺激龜頭的
方法,不要說你,就是玩了幾十年女人的譚先生那天也給我吹爆,我再用普通的
方式,你一定不會早洩。」

  接著女友蹲在地上,托起雞巴便把龜頭含在口裡。偉得環給自已服務,即時
向對面的平作個勝利手勢。

  兩個好傢伙,果然是在捉弄我女友!

  「嗦...嗦...」吃了幾口,環兩眼朝上,戰戰兢兢的問:「沒那麼刺
激了吧?不會有想射的感覺吧?」

  偉一面享受,一面好整以暇的回答:「這麼快不知道,妳試試像剛才一樣用
舌頭捲著龜頭看看。」

  「是這樣嗎?」女友邊吃邊問,肉棒塞在嘴裡,連說話也含糊不清。偉再嚐
環的唇邊溫柔,顯得比刻前鎮定,態度從容之餘,還可以作出言語上的挑逗:
「對,這樣很不錯,環妳的技術真的很好,經常給澤哥吹的嗎?」

  「是啊,澤很喜歡我用口的,我們每次屌屌都要先給他吃雞雞,吃硬了才給
人家舒服的。」女友有話直答,把我倆的私房事都公諸於世。本來連愛都給別人
做了,我不是很介意透露一點私隱,可是看著環全沒懷疑那笨呼呼的樣子,卻仍
是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嘖...嘖...」吃得賣力,環的嘴巴發出嘖嘖的吸吮聲,可能從雞巴
反應,女友亦察覺到這一次偉不會輕易走火,她開始逐漸加強刺激,從整支肉棒
含在嘴裡猛吸,變成吐出雞巴,以舌尖沿著龜頭冠團團打轉地舔弄,繞著敏感部
份轉了幾圈,更托起肉棒,從陰囊而上,順著尿道直舔到龜頭。

  「環真的很利害啊...」女友熟練的口技,不但使我身邊兩位偷看的女生
臉紅耳熱,就是剛剛才射了一砲的平亦旗杆高舉。正如偉所說的,相識的好友在
面前表演淫技,其刺激是遠較陌生人強烈。

  「環姐,這裡不行的不只有大哥,小弟也很差勁。」眼前美境春意盎然,到
了忍無可忍的時候,平亦遞上雞巴。小子被環吃掉處男,可女人口腔溫柔,到此
仍是未曾一嚐。

  環把偉的雞巴吐出,看到又是一根粗長之物,紅噹噹的龜頭可愛無比,臉上
一紅,小嘴嘟嘟,乖巧地把這根曾插入自已身體的肉棒也含在嘴裡。

  「嘩,環一次過和兩根一起!」雪和儀又是嘩然,過往環曾在好友之前炫耀
以一敵三的輝煌戰績,當時大家只是聽著,己覺十分刺激,如今親眼目睹,更是
有種不能言喻的性感。

  「啊!好暖唷!」當然相較於遠處觀看的我們,親歷其境的平當然才是最真
切感受到口交震撼的一人。嘴唇不會有如陰道緊窄,可是其熱力給性器官帶來的
快感卻一點不遜。特別環的技巧精練,她知道平的雞巴包皮過長,龜頭在長期保
護下份外敏感,故一來就是把整個頭部含住,讓他好好適應口腔溫暖後,才溫柔
的以舌根舔食,不會給予太大刺激。

  「我的媽呀,真是太舒服了。」平的臉上露出飄飄欲仙的表情,熱烘烘的唇
兒給雞巴無比呵護,快活得有如神仙下凡。尤其當女友替其吸吮卵蛋時,平更彷
彿被掏心兒般仰頭高嘆,顯示出這絕對是最高境界的享受。

  「好妹妹,也不要只顧著小弟,冷落了哥哥。」偉的快樂因為平的加入而中
斷,像未有過爽夠的催促著,環看到龜頭在嘴邊徘徊,沒有法子,只有吐出平的
肉棒,轉含眼前雞巴,吹了幾口,發覺那根又楚楚可憐的等待撫慰,無奈下再次
吸啜。如此這般一時一根,賣力地同時為兩根肉棒服務,吃過不易樂乎。

  「喔...太棒了...慢慢吸...我靠!真的太爽了,我真羨慕澤哥,
天天可以給這樣可愛的小嘴吸。」

  「大哥你還好,至少有儀姐這樣可愛的女友,我可慘了,過了今天以後也要
打手槍渡日,所以你就不要跟我爭,先讓小弟好好享受。」

  兩個男人口裡說著,可是大家都知道,這樣看著女孩兩根一起吃才是最刺激
的畫面,也就有默契地輪流塞到女友口中。而環在兩根圍攻下有點接不上氣,呼
吸開始變粗,兼且香汗涔涔,但因為自已理虧在先,也就不介意的繼續努力,一
只小嘴吃著兩根雞巴,把兩個大龜頭都吃得閃閃發亮。

  「嗦...嗦嗦...」

  「真的有麼舒服嗎?」儀口裡說不介意,但看到偉給環吹得丟魂失魄,還是
有種自已沒做到的酸溜溜。氣上心頭下,一手抓起我的肉棒,也是往自已的嘴裡
塞。

  「儀?」我正為女友情況擔心,忽然受到照顧,頓時不知享受還是拒絕,雪
挨在我的耳邊,輕聲笑道:「女人吃醋的時候,男人還是乖乖的好。」

  說完雪亦彎下身子,替我舔弄乳頭。

  身為男人,我當然不介意得到女仕們的服務,只是對著這位曾問我會不會看
不下去的女孩,原來就是最看不下去的那個,不禁想問聲其實是否包括我女友在
內,全部女人其實都是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舔...舔...」

  論技巧儀當然遠不及環,但新鮮感往往是最能給人刺激的要素,在女孩生初
澀的吹奏下,我本來就脹硬的肉棒更硬了一圈,兩女看到昂然雞巴滿臉通紅,相
視一眼,雪嘟著嘴道:「我們剛才還沒有做完,要不要繼續?」

  我看到女友仍在裡面被兩個男人輪姦她的嘴,早有巴不得有洞便鑽的衝動。
雪在動情間仍不忘好友,著儀道:「澤哥那裡蠻利害的,我們一起來好嗎?」

  儀臉紅紅的點頭,我聽後心中大樂,心想雪剛才總說我不行,現在終於肯承
認我是蠻利害的事實了嗎?

  可就在我預備再次提槍上陣,打算要一口氣收服兩女之時,浴室內又傳出猛
然哭聲,吃驚地回頭一看,是泣不成聲的女友。

  「嗚嗚...」

  我們三人都沒想到環跟兩人吃得正投入,怎麼會突然由爽變哭,只見偉和平
彎下身子向半跪地上的女友好言安慰,而環則邊哭邊撥開他倆的手,吵吵鬧鬧的
不理睬他們,大家的位置與剛才相比,完全作個一百八十度的改變過來。

  「環,不要生氣,我們只是跟妳開個玩笑嘛?」偉相勸道,女友哭著敲打他
的手:「誰跟你們開玩笑?我給你們嚇壞了,以為真的生氣,原來都在捉弄人家
!」

  「環姐,我們不是故意的,只是看著妳很可愛,所以才一時忍不住...」
平不善辭令,結結巴巴的解釋著,女友生氣責罵道:「忍不住就可以騙我啊?我
幾乎要給你們嚇出尿來了!」

  從他們的說話,我猜應該是女友發現了兩人其實是裝怒捉弄自已一事,浴室
內裡有幾面鏡子,大概是在兩人得意洋洋,互相擠眉弄眼時被環看出了端倪。

  兩個男人好話說盡,希望可以平伏女友心情,到了好言好語都未能勸解,偉
實說實話的道:「其實我們是否生氣根本不是重點,的確妳是說了傷人的話嘛,
妳以為我看到強哥的大雞巴幹得儀那麼舒服,會真的不擔心下次跟她上床時,她
會不作比較嗎?」

  平亦低頭說:「我也是啊,聽到妳說原來一點不舒服,我也很傷心,剛才的
眼淚都是真的。」 

  環雖魯妄,倒不是個不講道理的女人,知道自已有錯,於是也平靜下來,抹
抹淚珠,哼著嘴說:「那好囉,現在人家給你們吃了屌屌,是不是所有事都一筆
勾消,誰也不能生誰的氣。」

  兩男相視一眼,笑道:「當然不是,環妳這麼漂亮,美麗動人,可以得妳溫
柔,我倆是欠妳一輩子,永遠也是妳的下人。」

  平亦笑說:「對啊,那天我找到了女友,一定會給環姐妳介紹,告訴她妳是
我的經手人,讓她好好向妳道謝。」

  女友聞言,臉紅大叫:「我才不要!你兩個變態!」

  兩人看到環的氣下了七分,知道又是身體力行,以行動代替說話的時候,偉
向平打個眼色,立刻從後抱起女友,體貼的說:「平,你那污穢的精液還留在女
神的身體裡,快點給環舔乾淨。」

  「知道!」平從未如此醒目過的撲去女友陰毛間,環拼命踢著白嫩小腿,羞
澀的斥罵道:「我不要!」

5 comments:

  1. 聊室語音視頻聊天室-DJ美女在家視頻跳舞
    風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韓國美女視頻跳舞
    三三聊視頻聊天-9158跳舞吧視頻美女
    三聊視頻語音聊天室-有色的日本美女視頻
    三聊視頻聊天網-51百途女生56免費視頻
    可聊99多人聊天室-皇色視頻在線視頻
    天上人間視頻聊天網-媽媽擼在線視頻
    愛聊多人視頻聊天-擼管專用視頻
    嗨聊語音視頻聊天網-擼管視頻
    A8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夜夜擼在線視頻
    情誼聊語音視頻聊天網-馬上色在線視頻
    寶貝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聊天室
    冰心聊語音視頻聊天網-天天視頻社區
    即聊隨機視頻聊天網-亞洲視頻在線觀看
    飄聊免費視頻聊天網-快播成人玩具娃娃視頻
    天下聊語音視頻聊天網-裸體美女色圖視頻
    紅聊語音視頻聊天網-美女熱舞視頻網
    三聊語音視頻聊天室-包養美女網
    全球美女隨機視頻聊天-外圍女交友網
    全球視頻聊天隨機網-富豪美女交友社區
    全球隨機在線視頻聊天-真實富婆包養網
    全球隨機視頻聊天網站-高端交友包養美女網站三陪
    全球隨機視頻網站-日本性感美女視頻
    校內隨機視頻網-偷吃禁果視頻-寂寞白領交友網
    全球視頻隨機網中文-色情熟女人妻視頻網
    中文視頻隨機聊天-穿職業裝的白領美女
    全球隨機視頻-線上免費視頻網站
    褲襪美女視頻-免費視頻網站有哪些
    美女穿褲襪視頻-免費午夜美女成人情色視頻網站
    女人的裸體真人秀-成人色系視頻
    真人免費視訊聊天室-日本最大成人情色情網站
    奇摩女孩真人交友視頻網-色成人之美視頻
    58同城交友-男人女人親熱視頻
    來約炮網-女人做異性SPA的視頻
    交友網站約炮指南-異性休閒保健按摩視頻
    58同城交友約炮-同城異性視頻交友網
    交友約炮-天上人間視頻交友
    交友網站約炮容易麼-九聊視頻聊天室下載
    約炮網站哪個好-九聊視頻聊天語音聊天
    同城交友約炮-網絡聊天室第九視頻
    色男色女約炮網-好身材的美女視訊視頻
    冰心聊天室-台灣視訊美女-都市情人約炮網
    成人聊天室-大胸美女視頻床友吧
    網聊語音視頻聊天室-一夜晴同城約炮網
    天下聊天室網址-同城情愛聊天室
    愛聊語音聊天室-富婆包養網-一夜情小說
    天下聊語音聊天室一夜情美女交友俱樂部
    視頻語音聊天室-約炮的貼吧
    碧聊語音聊天室-漂流瓶約炮-情迷都市同城情人網
    可樂視頻社區-婚戀交友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