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6, 2012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一、二)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一、二)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

作者:jkcyc
2012/11/1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

  這日天朗氣清,我如常上班。午飯時電話響起,拿來一看,是老婆外家的電
話號碼。

  『翠娟這麼早就過去娘家了?』我想,這陣子小舅因為電單車意外受了傷,
老婆有時會過去幫忙。我啃著麵包,態度輕浮的接過電話:「好老婆,才下午就
掛念老公了嗎?」

  對方靜了一陣,語氣靦腆的道:「人家不是你老婆啦,我是翠華啊!」

  「翠華?妳怎麼打給我?」我發愕了一會。翠華是我妻子的妹妹,小姨子從
沒有撥過我的電話,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是她。

  對面再次頓了一頓,才吞吞吐吐的說:「我有事要姐夫你幫忙,星期六有沒
空?」

  「星期六?還可以吧,是什麼事?」

  「到時候再告訴你……千萬不要告訴姐姐喔!」翠華故作凝重的道,小姨子
素來是個活寶,平日嘻嘻哈哈的,少有如此認真。我應了一聲「好吧」,莫名其
妙的掛掉線,完全不明白小女孩的心思。

  到了週末當日,我依約而到,在星巴克內聽到小姨子的說話,幾乎把口裡的
咖啡都要吐出來:「當妳的男朋友?」

  翠華滿臉羞紅的四處張望,看到店裡沒幾個人留意到我的誇張表情,才鬆口
氣的抱怨說:「不用那麼大聲啊!要公告天下嗎?」

  我抹抹沾滿嘴邊的咖啡,狐疑問道:「妳又搞什麼來戲弄姐夫了?」

  小姨子垂下頭來,嘟著嘴說:「我沒有戲弄你啦,是遇上了麻煩,才找姐夫
幫忙。」

  我看到翠華態度誠懇,於是好言問道:「好吧,那妳先說清楚是什麼回事,
看看姐夫能否幫妳。」

  小姨子點點頭,以指頭捲著髮尾,臉紅紅的把原委說明:「其實是這樣,最
近有個男同學很煩人的,我受不了他的騷擾,所以想找姐夫你當我的掛名男友,
讓他知難而退。」

  我呷一口咖啡,不明問:「原來如此,但如果有男同學騷擾妳,向學校舉報
不就可以嗎?用不著這樣麻煩吧?」

  翠華低下來頭,像是有難言而隱,隔了一會才結巴道:「好啦,我說清楚好
了,其實我跟他交住了三個月……」

  我眼珠一轉,繞個大圈,原來是要甩掉舊情郎啊!小姨子明白我心裡所想,
急忙道:「姐夫你不要誤會,其實我也不是十分喜歡那個男孩子的,只是他一直
死纏爛打,我沒法子才勉強答應給他試驗期,沒想到他便立刻告訴大家我是他的
馬子,激得人家很生氣。」

  我同意說:「這種男生要不得。」

  翠華嘟著嘴道:「就是啊,最近他還得寸進尺,要人家跟他做那種事。」

  「啊?」談到這個,我立刻精神一振,小姨子知道我下流,耳根紅透的嚷著
說:「姐夫你不要亂想,我當然不會跟他做,我們都是學生,又未成年,怎麼可
以做出令家人傷心的事?何況學生時代的戀愛根本是不會有結果的,我怎可以把
女生最重要的東西隨便給別人?我要留給日後的丈夫!」

  我佩服的點頭,小女孩看似開放,替兄長洗雞巴也臉無懼色,想不到貞操觀
念蠻不錯的。我好奇地問道:「那妳直接拒絕不就好了?這種事沒有人可以強迫
妳。」

  翠華的頭垂得更低了,吞吞吐吐的道:「最慘是……人家答應了。」

  「什麼?!」我再嘆一聲,明明說不喜歡對方,卻又答應把寶貴的豬豬送給
人,妳這小妮子到底哪句是真?

  小姨子連忙道:「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天他生日,人家忘記了,才交往了
一陣子,記不起也很正常啊!他有點生氣,說我一點沒愛他,我情急之下不知怎
的,說了沒有禮物,最多以身相許囉!」

  我揚眉說:「於是他就拿著這句話,說妳答應了他?」翠華無奈地點點頭,
我不屑哼著道:「小孩子的玩笑,幹麼要給他認真?這種人乾脆甩掉不就好了,
什麼也不用想啊!」

  小姨子鬱悶說:「姐夫你有所不知,那個人真的很煩的。我曾跟他說分手,
甚至說有別的男友了,他總不相信,說除非親眼看到,否則怎樣也不相信有比他
更好的男生。」

  「有這樣狂妄的男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憤憤不平。翠華垂著頭道:
「說實話,他的條件是蠻不錯的,長得比較高大,亦是運動健將,學校裡有不少
女孩子喜歡他。」

  我聽見翠華稱讚對方,明白小姨子心裡是有些喜歡他,不然當日不會答應給
他機會。女孩對此也直認不諱:「那時候我是因為他長得不錯,才答應下來,沒
想到是那麼煩人的。」

  我搞清楚一切後,點頭道:「我明白了,那妳想我怎樣幫妳?」

  翠華大喜說:「就是要你扮作我的男朋友,他在學校裡威風,但始終是個學
生,姐夫你有經濟能力,是他沒法比的。」

  我搔搔頭道:「但我比妳大十多年,沒什麼說服力吧?」

  「不會呀,姐夫你看來很年輕,不說的話,還以為才比我大幾年;而且我這
個年紀都是喜歡穩重的男生,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也會愛上你啊!」翠華下重
藥道。

  這幾句話聽得我飄飄然,什麼理智也飛過九宵雲外。哈哈,男人要到三十才
最有魅力,這話今天再次得到肯定。連會愛上我的話也出動了,身為姐夫的當然
沒法推辭,我拍拍心口道:「好吧,為了我家的翠華,妳儘管拿姐夫去用吧!」

  「真的嗎?那太好了!」小姨子喜歡的說,並叮囑我道:「但你要答應我不
告訴姐姐啊,你知道這種事很羞人的。」

  我著女孩安心說:「妳放心,姐夫會替妳保守秘密。」

  「那一定喲,騙人的是烏龜!」

  「一定一定,還要是公的烏龜。」

  結果這個晚上我就食言了,因為老婆一句「老公,今天下午你去了哪裡」,
我就一五一十的把跟小姨子的說話都告訴了她。

  好吧,對我來說,翠華今天的話根本沒什麼不妥,沒有隱瞞的必要。讓妻子
知道妹妹守豬如玉,不是反而感到安慰?

  「翠華跟你說這種事?她什麼時候交男朋友了?怎麼我都不知道?」老婆聽
了有點動氣,身為家裡的大姐,是接受不了妹妹十六歲便跟異性交住。

  我安慰道:「少女情竇初開,荳芽戀很正常,難得翠華潔身自愛,沒有隨便
跟人發生關係,妳應該感到欣慰才對吧?」

  老婆狐疑地問我:「怎麼你好像那麼高興?翠華跟你說了什麼?」

  我人再蠢,也總不會招認翠華那「我也會愛你」的話,只是得到小姨示愛,
興奮心情也難免掛在臉上,只有隨意敷衍過去:「沒有,只是想在現今年輕人濫
交的年代,我家還有這樣懂事的小妹,為她而自豪。」

  「哼!」老婆把軟枕擲向我的頭,不理睬我。我憶起小姨的讚賞滿心歡喜。
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如此一個簡單任務,最後是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二)

  翠華得到我的答允後,立刻打鐵趁熱,致電該位男生向其攤牌。為了不讓學
校裡的其他同學知道,她特地相約在接下一天的星期日出來見面,把我這位「正
印」男友介紹給那個男生認識。

  「警告你不准亂來啊!」要把自已老公借給妹妹當是男友,老婆萬個不願,
但姐妹情深,為翠華驅走害蟲,保住貞操,亦沒法說不,只有眼巴巴地看著春風
滿臉的我出門,當其一天情郎。

  人到三十,居然還可以當上未成年少女的男友,縱然是假的,也足夠叫我雀
躍。而且幫了小姨這個大忙,日後在她面前自然就更有面子,如此幫人助己,可
說百利而無一害。

  要讓小子知難而退,在其面前顯露我作為社會人的經濟實力在所難免,這天
我穿上筆直西裝,駕著愛車駛到相約地點。翠華心情緊張,比我早到,看到我風
度翩翩,歡喜的說:「姐夫你很英俊啊!」

  「嘿,那還用說,今天是有備而戰!」我輕鬆一笑,堂堂大男人如果連一個
小伙子都打發不了,我顏面何存?當然不容有失,我叮囑翠華說:「不要叫姐夫
了,今天要叫我啟明。」

  小姨輩份比我小,要直呼我名字,還是感到不好意思,女孩低下頭來,含羞
答答的道:「啟……啟明……」

  哈哈,不錯不錯,姐妹一同吃掉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到距離約定時間的五分鐘前,那位男孩也來了。就如翠華所述,長得高大健
壯、樣貌俊朗。這種男生在學校裡獨佔鋒頭是理所當然的事,難怪他會認為沒有
其他男孩比自已優勝,這份自信是建立於其不凡外表。也難怪爽朗如小姨,也不
知道如何拒絕對方。

  我看了男孩一眼,再望望翠華,想說這種優秀的男生在學校裡一定有不少女
同學傾慕,他卻為妳鍾情,可見我家女孩也有非常魅力。

  翠華明我意思,面紅紅的嘟著小嘴,像在說:「不要被他外表騙了啦!」

  對,男人外表不重要,信用卡才是最重要!

  小姨刻意牽起我的手示威,男孩眉頭一皺,臉帶不悅道:「翠華,妳說的男
朋友就是這位?」

  翠華挺起胸膛說:「是啊!我本來也不想打擊你,但告訴你總不相信,只有
帶給你見囉!」

  男孩悶哼一聲,不屑道:「妳說謊也找個好一點的演員,這位大叔可以當妳
爸爸了,妳會喜歡這種老頭子?」

  「老頭子?」我瞪大雙眼,本人行年三十,未為人父,怎麼可以當一個十六
歲少女的父親?在我要罵出來之前,翠華己經搶白道:「阿威你胡說什麼?啟明
今年才二十三歲,只不過是外表成熟了一點!」

  「二十三歲?三十年前嗎?」小子輕蔑道。我自問以禮待人,也禁不住要揮
拳相向,我哪裡像五十歲了?!

  我受不了小伙子的挑釁,想要從口袋拿出錢包以證真身,但瞬間想起裡面放
了跟妻子的合照。而翠華也害怕穿幫,不想糾纏下去的大叫著:「好吧!我男友
年紀多大跟你無關,反正我就是喜歡他,總之你不要再煩著我就可以了!」

  小姨子絕情的話,令這個叫阿威的年輕人臉上流露傷感,他咬一咬牙,意志
消沉的說:「我明白了,原來翠華妳真的這樣討厭我,要帶一個大叔來拒絕我,
我死心了,以後也不會再纏著妳。」

  「阿威……」

  阿威抬起頭來,抹抹眼角淚光,堅忍心情道:「對不起,我知道我給了妳很
糟的日子,但我必須告訴妳,這幾個月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可以成為妳生命裡其
中一個男生,我覺得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這番深情的說話,叫小姨為之動容。我同為男人也不得不說,經典的對白由
好看的男生口中說出,確實是份外動人。

  「那麼,祝你們幸福了。」阿威說完這話,轉頭就走,沒有翠華說的難纏。
能夠面對現實,我感覺這年輕人還蠻踏實的。

  倒是小姨子看著阿威落寞的背影,覺得自已傷了對方的心,反過來心軟的問
我:「姐夫,我是不是過份了點?」

  我雖同情男孩,但現時大家身份對立,為保翠華那片處女膜,也只有硬起心
腸搖頭道:「半點不過份。要對方死心,不狠狠地給他一盆冷水是沒效果的,長
痛不如短痛,感情這種事絕不能心軟,要決絕一點。」這個阿威長得如此俊逸,
給他再跟翠華多交住一陣子,寶貴豬豬定然失守!

  小姨子仍是擔心道:「他不會自殺吧?」

  我沒好氣說:「被女生拒絕就要自殺的話,世界上的男人早少了九成。」

  翠華感慨道:「阿威跟姐夫你不一樣,他是從來沒被女生拒絕的。」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早就習慣了被女人拒絕嗎?不要忘記妳那大奶姐姐
也是乖乖被我追上床的!

  我開始覺得翠華是打完齋不要和尚,在她眼中,我是遠遠不及那小子。

  無論如何,我們已經達到要對手知難而退的目的。我有點失望,本來以為那
位男生為了要翠華證明我倆關係,會要我當著他面前親吻又或是揉她的奶,沒想
到兩句說話就打發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沒耐性。

  「我送妳回家吧!」我拍拍翠華的肩,她一臉傷感,慧劍斬情絲從來不是易
事,雖然在過往的日子,大多是我被人斬。

  到達外家後,女孩獨個下車,回頭問我:「姐夫你不上來坐坐嗎?」

  我搖頭笑說:「不了,妳忘了今天的任務是要極秘密進行?」

  「也對,那今天謝謝你了。」翠華點點頭,我擺擺手:「小事,不用謝。」
然後看著女孩寂寥地步入上樓的升降機。

  我輕嘆一聲。其實我不明白這個阿威到底逼到翠華什麼程度,要她放棄這段
感情,看來她明明也是很喜歡對方的。這個只能怪小男孩過份急色,嚇跑了好女
孩。

  「算吧,翠華這麼可愛,換了我是她男友,也想早早吃掉呀!」歸家途中,
我獨個哼著。先打電話給老婆報告一切順利,再問問幫了小姨有什麼獎勵。妻子
一聲冷語說:「當了我家小妹半天便宜男友,還要得到什麼?」我想回答只拿了
名銜,卻沒有福利,怎麼看也不是划算的交易。

                (待續)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