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4, 2012

心魔

心魔
  
  温子开在黑暗之中望着窗口,望向对面,那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家里的厅中地毯上做睡前的柔软体操。
  由于两座大厦相隔很远,所以那个少女并没有把窗帘关上。她看不清楚对面窗外的人,就以为对面的人也看不清楚她了。
  但是温子开却是有望远镜的,这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她不认为需要拉上窗帘,也由于她并不是裸体,而是身上穿着一件运动衣。但是距离给望远镜拉近了,温子开就可以看得甚为清楚,也可以看到很多。
  由于这种运动衣能遮住的地方是不多的。这是有一件头泳衣那种新款的运动衣,而两腿之间的接连处很窄,旁边又是开得很高,几乎盘骨亦露了出来。这泳衣的料子亦是很薄的,薄而弹性,当她站起来时,温子开就可以看到她里面是没有胸围的,因为乳头的两点清楚地突起。
  而当她在地下坐下来,提起腿子,向头上反拗伸过去时,那景象又是另有一番美妙。因为这样时,她的臀部就是正正对着他,而她在这一个部份,其内也是没有 穿什么,因此他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凹凸的阴户轮廓。实在的样子是没有看楚清,但是轮廓则是清楚的。她虽然不是一个多肉型的女人,而且接近略瘦,这一个部 份却是肥美而饱满的。而且她也是阴毛丰茂的类型,那遮住的布料是那么窄,仅仅可以藏住这个重要的地方,却有不少鬈曲的幼毛在旁边漏出来。
  温子开简直不忍霎眼,以致眼睛射出水气,使望远镜的玻璃也蒙了,但他又舍不得放下来抹,直到她完成了这一个姿式,而改为平伏在地上。这都是没有什么可 看的,于是温子开才放下望远镜,匆匆用一块软布抹一抹。抹过了之后,他再举起来望过去,却看见她已经爬起身来,拿着一条毛巾抹汗。
  她一面走到窗口边,把窗帘拉拢好了。
  温子开看不见她了,不过却可以猜得到她是在干什么。她是正要把运动衣脱下来,去洗一个澡。
  他把望远镜丢在床上,叹息道:「只要能够看看,能够看看也是好的!」
  一把声音说:「你何止可以看看,你还可以得到她。」
  这使温子开大吃一惊,一时之间四面望望,但是房间里面没有别人,不可能有别人,他只是有一个人在这屋子里的,他一定是神经有点错乱……
  那把声音却说:「你不是神经错乱。」
  这一次是很清楚了。温子开本来就不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人,现在他也知道这声音不是胡思乱想出来的,而是在他的身后发出,清清楚楚。
  他慢慢地转过身去,但是看不见什么,而这声音仍是在他的身后说:「你永远看不到我的,我永远在你的身后。」
  「你……」温子开极力鼓起勇气道:「你是谁?」
  「我是来帮助你的,」那声音说:「我是你的爱神,我可以帮助你得到她!」
  「你……你是谁……」温子开对着那声音说。
  「你说是就是吧,」那声音说,「神神鬼鬼,这又有什么分别?总之我可以帮助你。」
  「我呃……你是说,你可以使她和我恋爱,然后……」
  那声音笑起来道:「何用那么麻烦,我现在就可以使你过去得到她。这是很容易的事。」
  「但是我不愿意这样……」温子开说。 「难道你真的想与她恋爱?」那声音说,
  「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的缺陷?」
  「这个……」温子开痛苦而且惭愧。因为在表面上,他是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但是他却有一种缺陷,是女孩子不会欢迎的。
  「你要不要得到她?」那声音问,「一句决定,你说不要,我就走,以后也不来麻烦你。」
  「我要。」温子开不由自主地对着那声音说。
  「好,」那声音说,「我带你去。」
  「怎么去?」
  「你闭上眼睛就行了。」那声音说。
  温子开闭上了眼睛,一时之间就陷入了迷离境界之中,不知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此时,他居所的大厦楼下,那个年老的管理员听到后楼梯有些异声,就走过去看看。
  一看之下,他吓了一大跳,因为他看见的一是个怪物。好像一只巨大的蛛蜘……不,是大虾蟆……不,是半个人。一个只有上半身的人,然而皮肤却极难看,有如虾蟆。这半个人以手代足,正在爬出后楼梯的小气窗。
  「唏,」管理员叫道:「你!」
  但是这半个人已经出去了,不见了。
  管理员擦擦眼睛,摇摇头,自言自语地道:「我的眼睛有问题,太老了,也许是一只大猫。」
  他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东西。
  但是又并不是,在一分钟之后,那个女郎所住的大厦的管理员亦是看到了同样的情形。他也是听到后楼梯有些异声而跑过去看,看到的却是有这样一只怪物正要从小气窗爬进来。
  他大喝一声,而这一喝是惊惧多过警告的。
  那只怪物又跳出去了,他连忙跑出去,叫与他一起当班的另一人一起拿棍子,跑到后巷去,却又没有发现什么,他们只好回到前面来没有进来就算了。但是,虽然他们出来时大铁闸亦是关上了的,却并不表示那只怪物没有进来,那只怪物是在他回身走出前门之后,又从气窗爬了进来的。
  几分钟之后,温子开发觉他已经身在那个女郎的家中了。他畏缩地说:「我是怎么进来的?」
  那声音没有应他。
  他又说:「我又怎样可以离开呢?」
  那声音还是没有应他,似乎已不在他 的背后了。
  温子开一时手足无措,因为他不是一个这样的人,他不会做这样事情的,想只管想。只是渐渐,一种奇异的力量流过他的全身,使他改变了,决定不顾一切了。
  他向房间门口走过去,他知道这个女郎是一个人住的,他常常看,所以知道。
  他看见那个女郎那件运动衣就弃在门边的地毯上,而房内相连的浴室正传出水声。
  她果然是正在洗澡。
  当温子开踏入房中时,也正是那个女郎从浴缸中出来的时候,他看见一条赤裸的腿子在浴室门内伸了一伸,是她正在伸出腿子抹干身上的水。
  温子开就站在那里等着。
  很快,她就已经抹干了身出来了,毛巾也是弃在浴室里。她当然是身上什么都没有的。
  温子开的梦想实现在眼前了。
  她的美丽超过他的想象,她的身裁当然是一流的,除了天生丽质之外,天天做运动亦果然是有效的,两点尖峰是娇红的,而她也果然是阴毛相当丰茂,像一小块黑色皮草。
  但是她的脸却是不那么好看,因为看见了这个不速之客,她的脸就恐怖地扭曲着。
  温子开在她能够叫出声来之前就冲上前去,用手掩住了她的咀巴,而且把她抱紧。
  她极力挣扎,温子开本是一个温文的人,却不知道那来如此大的气力,就有如对付一个婴儿似的,轻轻一把就把她提了起来而放到床上,跟着就是把她抱紧,由于她实在挣扎得太强烈了,他一放手,她就可能脱身逃掉。
  温子开此时对自己的气力有了很强烈的信心。他只是这样把她按住,让她挣扎,与她作一场气力消耗战。
  果然,她越是挣扎就越消耗气力,直至后来,她整个都软下来,温子开放手,她就连把一只手提起来的气力都没有了,她的眼睛却一直都是闭着的。
  她喘着气,流着泪,没有反应。
  「啍!」温子开说,「难看的现在才来呢!」
  他动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脱下了衣服之后,他的缺陷便现出来了,那就是他的手臂,特别细小而扭曲,而且上面的皮肉满是疤痕,左边身子亦是。这是很难看的,也就是为什么他不认为他可以追求她。
  他以前曾有过一次可怕的经验,和一个女孩子恋爱,到了可以上床的阶段,他露出他的缺陷,竟把那个女孩子吓得哭起来,坚持穿衣服走,而以后都不再与他来 往了。这之后温子开就不敢再交女朋友。穿上了衣服,这缺点是看不出来的,而因为他的外表的条件不差,常常有女孩子对他表示有意思,这却使他精神上更痛苦。
  他不知道这缺陷是怎样来的,他不记得,由于父母早死,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没有人告诉他这是什么原因,相信是在婴儿时受过伤,所以他自己也记不起了。
  这个女郎还是闭着眼不看他。
  温子开解脱完毕,就上前实现他的理想。他欣赏与及抚弄她的每一个部份。而她有时发颤,他不知道她这是不是有动于中的反应,他在此之前所有的经验都是在卖淫的女人身上得到的,她们对他作出反应当然是假的,而她们有些诈作不注意他的缺陷,有些则公开表示不耐烦。
  跟着,温子开忍不住了,开始真正的进攻,一挺就把阳具插向她的阴户,而他发觉他竟是从未有那么强劲。
  他的龟头在那一片茂密的阴毛之中找寻入口,终于找到了,却是那么窄小。不过窄小却是很有弹性,而且有如雨后之润泽,那种温暖与紧凑真是美死了。
  「不……不要……」那个女郎低声哀求。
  但是此时已经太迟了,任何男人都是欲罢不能了。
  她并不是第一次,所以她应该是没有那种痛苦的。
  温子开一直插到了尽头,然后就慢慢地抽送。
  这与出钱买的真是差得太远了。买回来的一是阔得空荡荡,一就是干得把他也擦痛了,现在的她则是刚好相反。
  而且她是越来越润泽了,温子开相信是他的温柔之功,他强劲但是又够温柔,并不是一开始就乱撞,而是逐步加速。这是他从书上看到的方法,假如对方一开始 就觉得难受,情形就会糟下去。但是一开始时不难受,渐渐就会是好受了。她的心中虽然显然是憎恨的,然而她却有天然的反应。
  温子开当然是比她更为享受了,他一生第一次得到了真正的反应,虽然也不是在常的情形之下。
  温子开以前都是不能自制的,很早就会射精,但是这一次,他却发觉自己能够挥洒自如,正是能收能放,他觉得他想什想时候射就什么时候射。这真好,他享受的时间可以无限地延长。
  终于,他可以感觉到她剧烈地抖颤起来,而且她也是好像变成了水源似的,跟着,她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她已达到高潮。
  温子开便停下来了,他微笑着说道:「很舒服,是不是?」
  她仍然闭着眼睛,但是忽然伸起两手向他的身上一抓,皮肤抓破了。温子开立即把她的手执住,按在两旁,使她不能再向他袭击。她的气力显然是已经恢复了若 干了,手不能动,她的身子又继续挣扎,翻腾着。然而此时温子开并未抽离阳具,而且还是保持着高度的雄劲,在这样情形之下,她是脱不了身的。
  她挣扎,温子开就决定再度进攻了,他快速地抽插起来。这可使她有了自己也难以控制的反应,这反应使她不易再发出充足的气力去挣扎,于是不久,她又再度抖颤起来,而这一次,温子开并不再等了,他让自己陷入了销魂之境,让精液在她里面狂射。
  那真是美好死了,与交易所得的完全不同。
  之后,他们就静了下来,她亦不挣扎,只是流泪,而眼睛始终不肯张开。
  温子开说:「我很抱歉,但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呢?你是享受的,我也是享受的。」
  她仍然是不理,温子开离开了她。他刚刚想说,他也是应该要走了,并且同时亦想到,自己不知应该如何离开的时候,那把声音从背后来了。 那声音说:「你也要走了。」
  温子开在心里回答:「是呀……」
  跟着,他便又是有如陷入了梦中,不知道发生什么。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置身于自己的房间里了,他仍是裸着身子,不过衣服鞋袜则是弃在一边。
  他是做了一个梦吗?
  他连忙拿起望远镜来,望向对面那个女郎的家。但是他当然看不到什么,由于窗帘仍是拉上了的,只是知道里面亮着灯。
  温子开也亮了灯,看看自己的身子,却相信这件事情是真正发生过。因为他的身上还是有不少分泌物,而这显然并非全部都是自己的。而且印象又是那么清楚,并不是一个梦留下来的印象。
  温子开说:「喂,你在吗?」
  他是想跟那声音谈谈,但是那声音却没有反应。
  温子开走入浴室,他是应该洗一个澡的,却又舍不得洗,因为这些分泌之中有些是属于她的。
  但是,这也不能够永远留为纪念的东西,所以他终于还是洗了。
  之后,他就躺在床上睡觉,而心里的喜悦与烦恼交杂。他很容易就睡着了,由于曾经得到过久未曾有的生理上的发泄。
  他在凌晨时醒过一次,自然忍不住用望远镜向她家望。他还是看不到什么,不过看到她家仍是亮着灯,平时已是早已熄了灯的,也许今天晚上,她很伤心。
  那真抱歉。
  第二天白天,温子开开着车子,驶到效外去绘画。绘画?是的,这是他用以排遣时间的方法之一。 他有的是钱,不必工作,这可能是一个令他更为苦闷的因素。他的命运非常奇特,几年之前他用后一点点钱买奖券,竟中了巨奖,就由潦倒摇身一变成为了大富翁。 于是他用不着工作了,是有钱好呢还是穷好呢?他不知道,也许还是有钱好吧。假如穷而一直有工作倒不错,但是穷而找不到工作,到处去求职而又到处碰壁,那股 滋味是真不好受的。
  他对着海绘好一幅油画时,已是黄昏,那声音又来了,仍然是在他的背后,说道:「拿起望远镜,看看那游艇,我们又有一个新的对象了!」
  「但是……」温子开说:「我还是喜欢昨晚那个……」
  「忘掉她吧,」那声音说:「天下美女多的是,每又换一个不好吗?快拿起望远镜吧?」
  温子开不由自主举起望远镜,向海弯中的一艘游艇望过去,那游艇远看只是一个白点,但是用望远镜接近了,就可以看到,甲板上有个穿着泳装,非常美丽的美女,正在把一个大亨型的男人推开。虽然她并不喜欢他,但她又是在他的游艇上,而他又是一个富有的男人。
  那把声音说:「这个如何?」
  温子开说:「你疯了吗?那个是大明星安娜!」
  「大明星又如何?」 那声音说:「你可以得到任何女人。」
  温子开仍然关心昨夜那个女郎,不过,他却显然是受那声音影响甚大的。这声音一来,他就受影响,而自自然然地就会言听计从了,而他也忽然对这个安娜大有兴趣。
  那声音又说:「在这里等着,等到天黑。」
  天已经差不多黑了,温子开取出他带来的食物裹腹,当作晚餐,然后就坐在他的车子里等。
  忽然之间,他又陷入了迷惘的境界,当她醒过来时,他发觉他已经身在游艇之内,那个安娜的睡房里。
  安娜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她的睡是很特别的,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眼睛上却戴了一个黑眼罩,而耳朵上亦戴了听音乐的耳筒;如此她便可以不受骚扰而安睡。
  她却是成为大字形躺在那里。
  她果然不愧为红透半边天的女明星,在银幕上固然是非常美丽,而真人亦那么美丽的。
  她听不见也看不见,温子开就更可以从容不逼地把衣服脱下来,直至他触到了她,她才发觉,那时她已不能反抗,温子开已完全插入,他按住了她的双手。
  她说:「你……怎么进来的?别搞我,你满足不了我。」她显然以为对方是那个大亨。但是温子开的雄劲,与及他没有一个肥肚子,就使她知道不是了。
  她吃吃笑道:「你不论是谁,倒真厉害,希望你不要只是有一个开头。」
  这个女人也真奇怪,不问对手是谁,就合作起来了。
  而温子开亦充满了信心,他也不明白昨夜刚刚干过,何以今夜又可以,而且能力还是那么强劲。
  但这对她却是正中下怀,她不但没有呼救,而且还是十分享受,好评如潮。这又是一个完全不同风味的女人。他们像在进行竞赛,看看谁能胜利似的,本来,这种竞赛,胜利的应该必然是女方,但是这一次却是温子开胜利了。
  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后来,她的全身汗出如浆,求饶起来,温子开于是雄猛地劲射。
  她喘息着说:「你……你得让我看看你是谁,我……以后还要你。」
  「不。」温子开勃然地说道,心中也不知道何以会这样生气。
  跟着,他又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他竟然已经是在自己的家里,躺在床上。
  不,这也不是梦,他是不可能在梦中开车回家的。
  那个什么灵魂?他开口叫它,企图与它谈话,却是得不到反应。
  第二天早上,温子开看早报,才知道事情很不妙。
  女明星安娜已经在游艇上被人杀掉,死前被污辱过,而且,住在对面那个女郎也是已经死了,她原来是在温子开离开了之后就已死了的,但因为她是一个单身的人,所以她的死,与安娜之死差不多同时被发现。安娜则是午夜要去拍戏,吩咐了人叫醒她,所以很早发现。
  警方说两件案子如出一辙,是同一个人做的。
  而且大厦与游艇上的人都曾经见到过一个好像蟹,又像虾蟆,又像蜘蛛似的怪物。
  温子开呆了大半天。
  这是他做的事情,然而他却不知道,他该怎么办呢?
  到了黄的时候,他决定了,他要到警局去自首。
  但是那把声音来了,它说:「别傻吧,我们是享福,有福不享,难道要去受苦?」
  温子开又进入了不知一切的迷惘之中。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又是已在一个女人的房中。这一次,他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与及那个人是谁,总之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正睡着了。
  温子开上前去,按住她。 情形又是与上一次差不多,似乎他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虽然她不愿意,她却仍是难免享受。
  事后,温子开又是不知如何回到了家中。
  这一夜,他也不能睡了,一直开着收音机,凌晨时分,新闻报告又说有一个女人被杀,又是相同……
  中午,温子开出现在警局。
  一个警官把他带到一间房间里问话。温子开招认了一切,这个警官是用簿子做笔记,但温子开讲得很多,他却写得很少。
  后来,那警官说:「很好,你先回家吧,我们再与你联络。」
  「回家?」温子开叫道:「我是凶手,你不把我抓起来吗?」
  「温先生,」警官说,「我们有很多事做,你想出风头,最好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我看你找一位医生谈谈会好些。」
  温子开简直是被赶了出去。
  这天晚上,那声音没有来,第二天晚上也没有来,第三天,它又来了,忽然之间,它在后面发出咯咯笑声:「你看,没有人相信你,我惩罚你,所以断了你两天,今天晚上,我们再去。」
  「我不去!」温子开叫了起来。
  但是他仍是去了,他是身不由主的,而当他到了这另一个美丽的女人的房中时,他却又有了强烈的欲念,无法自制地行事。
  一个月过去了,这事闹得满城风雨,美丽的女人们,人人自危。但是警方没有来找温子开,而温子开也没有再去,他们不相信他。
  但是那又下午,却来了一个老人。他按门铃,找温子开,说要跟他讨论这件事情,温子开几乎是把他拉了进来。
  这人自称是一位金博士。他说:「我找了你好久,好在警局有你的姓名地址。」
  温子开说:「他们叫你来的?」
  「不是,」金博士说:「我是自己来的。」
  「他们不相信我。」温子开说。
  「他们没有理由相信你,」金博士说,「他们一看你的手就知道,那个怪物在尸体上留下了抓痕,也有指甲的碎片,而死者也曾抵抗,指甲缝有那怪物的皮肉,而你身上没有伤痕。」
  这倒是真的,第一个女郎是被温子开抓过的,但是温子开回来发觉自己亦并未受伤。他说:「那为什么你又相信我呢?」
  「因为,」金博士说,「是我把你们兄弟分开的。」
  「什么?」温子开讶异地说。
  金博士告诉温子开一个奇怪的故事。原来温子开生下来时乃是一个连体婴儿,只有一个下身,却有两个上半身,另外那个上半身是畸型的,金医生把它割除了,留下温子开。他必须这样做,否则连体婴儿就活不下去,这就是温子开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疤在侧面,与一条手臂的畸型。
  金博士叹一口气道:「我犯了一个错误,就是把割下来的一半用科学方法维持生命,我居然把牠养大了,牠却变成一个怪物,牠已经成人了,年纪跟你一样,牠需要女人。吃东西我可以给物,但是女人我如何可以供应呢?于是牠逃走了,牠来找你。」
  「你也找不到我,牠怎能找到我呢?」温子开问。
  「连婴体儿本就是孖生子,是有心灵沟通能力的,」金博士说,「而且牠遇有一种特别强的神奇意志潜能。身体是你比牠好,但头脑却是他比你远胜。」
  「但为什么会找我?」温子开问。
  「因为他没有下身,」金博士说,「牠必须利用你的下身达到享受的目的。 牠有这种奇异的潜能,可以把你运来运去而没有人看见。你享受,牠也是借你而享受,但是牠性凶,你离开之后,牠留下来把受害人杀掉。而无后顾之忧。」
  金博士掏出一

金博士掏出一照片给他看,都是那怪物长大的各个阶段所拍的。温子开也看得毛骨悚然,他把照片交回金博士,连看都不愿多看,金博士把照片放回袋里。
  温子开说:「现在怎么办呢?」
  「你不要受牠控制,」金博士说,「我也不要牠继续这样下去,假如我告诉警方,警方也不会相信,我要来把牠带走。」
  「但我也没有见过牠?」温子开说。 「牠总会来找你的,」金博士说,
  「我会命令牠跟我走,牠白天不活动,天黑就来了。」
  温子开望望窗外,天色已灰暗。
  忽然,那声音又响了,牠说:「我来了。」
  金博士怒目道:「好了,你跟我走,你闯祸也闯得够了。」
  那声音咯咯大笑起来,「你已经利用我那么多年,我不会受你控制。」
  「你敢。」金博士喝道。
  此时,金博士袋里的照片竟然着火,烧了起来,金博士大为狼狈,连忙把上衣脱下,温子开亦帮着他。
  上装脱了下来,火却扑不熄,但又没有烧到别的东西,两个人呆呆地看着上装连同照片在地上烧成灰烬。
  那声音一直咯咯大笑,此时又说:「证据已经没有了,现在,我要杀你了。」
  「不……不要,」金博士叫着,忽然全身抽搐起来。
  温子开手忙脚乱,却不知如何可以帮助他,只有大叫停止,但是无效。跟着,金博士的口鼻都涌出血来,软柔地倒在地上。他说:「你……你会害死你的兄弟,你们的灵魂是通连的,一个死去,另一个也不能活,你终于会被捉到,你会被杀死。」
  金博士没有说完就死去了。
  那声音冷笑:「好了,现在,兄弟,没有有人可以制止我们了,我们去享受吧。」
  然而他却是身不由主,他开门,下楼,上了他的车子,沿路行驶。
  这一次,他的兄弟很多话,夸耀着他们将来可以干一些什么什么,温子开则很沉默,也许他这兄弟忘形了,忘记了控制温子开的意志,到他记起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不!」他大声叫道。
  但是温子开已扭动了
盘,车子冲出路边,向悬崖下面直跌。
  在车上离开路面时,那怪物就现形了,牠一跳回了崖上。
  车子跌到崖底,爆炸,成为一团火球。
  这怪物在路边大叫起来,挣扎着,辗转着,身子冒烟,而且开始焦而皱,后来,就成为一团难以辨认的灰。
  正如金博士所说,他们现在是相通的,其中一个死了,另一个也不能活。温子开在下面烧死,他在上面也是同样命运。
  就是这样,这件奇异的事情就结束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今夜,有一个美丽的女人逃过大难,但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及在何处,她自己亦不会知道。
   (完)

4 comments:

  1. 美女真人秀視頻六房間,快播倫理片,妹妹好色電影網
    澳門美女真人秀視頻,快播色情電影網址,AV小次郎影院
    美女真人秀視頻唱歌,123成人網,AV天堂影院
    性感美女QQ真人秀視頻,快播無毒在線影院,歐美AV女神
    男人和美女親熱視頻,啵啵成人電影網,歐美AV明星
    免費真人秀多人視頻,色播情色網,歐美AV排行榜
    視頻交友社區,蜜桃圖片區,電影網叮叮社區
    5見真人秀,色人閣成人電影,情色基地電影網站
    韓國美女主播真人秀,成人性教育網,38情色基地在線電影
    視頻交友真人秀,婷婷成人社新網址,色妹妹兩性小說
    多人視頻交友聊天室,快播成人動漫網,38情人基地
    妹妹聊,快播色狗網,小色網新網址
    哈比嘍,防屏蔽酒色網,小色網情色網
    戶外交友真人秀節目,色圖片,偷偷擼夜夜擼影院
    視頻聊天室真人秀場,色中色論壇,夜夜擼網站加多擼
    台灣真人秀全集視頻,222GG情色網,偷偷擼射影院
    視頻交友互動平台,成人午夜電影快播網站,偷偷擼影院首頁
    美國真人秀節目視頻,亞洲90色魯魯圖片,極品偷偷擼影院
    男同志,相親網,919色站導航,偷偷擼影院久久愛
    色全色美女圖片,好色之徒快播電影,偷偷魯圖片
    快播性感白色短裙寫真,色色社區快播,唯一偷偷魯圖片影院
    黃網吧網址,亞洲妹525情色,偷偷擼影院主頁
    色狼QQQ娛樂網,97蜜桃圖片,樂文小說網
    土豆網免費影片,我秀視頻聊天,情色婷婷做愛網-熱熱色影院
    我秀美女主播,愛AV情色快播,熱熱色影院快播成人電影網站
    伊利影片區-我秀在線演藝,611aa情色,日本成人動漫網圖
    我秀聊天室,色婷婷視頻,日本衛星成人頻道
    六間房視頻聊天室,天天好逼網,3D影片免費下載
    163聊免費聊天室,色情快撥成人電影,亞洲唯美性愛電影
    情趣透明內衣專賣店,久久色色成人電影網,成人動畫片遊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