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8, 2012

換妻--第一次體驗 作者:隱居士

換妻--第一次體驗 作者:隱居士

              換 妻
                                    ---第一次體驗
    作者:隱居士


----------------------------------------------------------------------
           小短篇,請大家笑納,拉克絲篇尚在籌備中
----------------------------------------------------------------------

  我已經是第三天沒有見到自己的愛妻了,在這個慵懶的早晨,一縷陽光從窗
台直射進來,灑在我和另外一個陌生女人的身上。這個看起來十分乖巧的年輕女
人此時正趴在我身上,櫻桃小口裡含著我的肉棒,不斷地舔弄吮吸,略帶羞紅的
臉頰不時貼到我的大腿上,好滑啊。

  這個女人從外貌來看也屬於美人行列,小巧的五官,一張瓜子臉,瘦削的身
體卻托著一對碩大的白嫩乳房。此時她的上半身緊貼著我的大腿,柔軟溫暖的感
覺一起襲來,一對纖白的玉足不斷磨搓著我的小腿,真是太舒服了啊。

  這個女人自稱叫做小悅,我與她的相遇還要從三天前的那個晚上說起。

  小莜,這是那天晚上,我的愛妻所用之名。那個讓人釋放慾望之火的晚上,
我攜手愛妻小莜,一起參加了一個大型換妻派對。對,一個換妻派對,對我們這
樣年輕的夫婦來說是一個十分超前十分大膽而且風險極高的地方,不知道會遇到
什麼樣的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小莜很堅定地跟我說:「老公,我們去體
驗一下吧,我覺得好刺激哦。」她用眼神說服了我,儘管我跟她的婚禮才剛過去
一個月的時間。

  我一直在想,難道以妻子的身份去跟別的男人上床,對她來說是一個極強的
刺激嗎?

  也許是,也許不是,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莜公開坦白跟我談這些,
她很在乎我的感受,也相信我會理解她。

  那天晚上我們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三人組合,一般來說換妻派對裡面都是雙雙
成對的。這對組合就是小悅與她的老公阿宇,還有她的哥哥遠宏,當然我不知道
這些是否都是真名,我們衹是為生理需求而走到一起,臨時的玩伴而已。

  小悅一行人看到我和小莜時顯然產生了「就是她」的反應,阿宇甚至當場說
出了「哇,好漂亮啊!

  「這樣招致小悅瞪眼的話來。很快,阿宇和遠宏兩個人就纏著小莜不放,小
悅則十分羞澀地貼近我,雙方都頗有好感。當然,對於我們這種喜歡刺激的年輕
夫婦來說,能跟這樣的特殊組合交換妻子,也算是非常值得一試的體驗吧。當晚,
我就跟阿宇互換了妻子,小莜跟他們回家,小悅則留下來跟了我。

  當晚,我就抱著活潑可愛兼性感迷人的小悅度過了相當值得回憶的一夜,但
無論多刺激的回憶,都不及小悅告訴我的真相之震撼性的萬分之一。

  阿宇與遠宏兩人經常一起跟小悅發生性關係,一方是丈夫,一方是哥哥,這
個畸戀的關係我早已知道,小莜也明白,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對我們來說。
但小悅在我滿頭大汗地發射三次之後,用非常調皮的口吻告訴了我一個真相。

  小悅一對大胸貼著我的胸膛,兩粒硬邦邦的粉紅小乳頭時刻先我證明著它們
的存在,她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親了又親。「誒,你知不知道,小莜妹妹今晚可
能不太容易過哦。」「你就別擔心小莜了,她可比你想像中要開放得多,兩個人
也是毫無問題的,嘿嘿。」我滿不在乎地回應小悅,曾經捏了她的屁股一把,別
人老婆身體的觸感果真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啊。

  小悅笑了,笑得很開心,笑得有點奇怪,難道我誤會了什麼?

  「誒,告訴你啊,我老公和我哥,愛好可都不一般,我還真替小莜妹妹擔憂
呢,你啊,小心咯。」小悅俏皮地把我的頭按到她的乳房上,溫暖的乳香包圍著
我。然而此時,我也被問得一愣一愣的,我回問:「你是指什麼樣的愛好?」「
嗯,我老公跟我哥都是最喜歡虐待女人的了,不過啊,平日裡他們也不敢對我太
狠。畢竟我是他們的人,要是不好好愛惜,可能很快就沒得玩了。但小莜妹妹可
不一樣,她可是一~ 次~ 性……用~ 品~ 呢!」小悅故意把聲音拖得很長,好讓
我覺得自己的妻子就要被玩壞了似的。

  被她這麼一說,我還真緊張起來,小莜不會出什麼事吧,畢竟我們是第一次
玩這種換妻遊戲啊。對於我的擔憂神色,小悅撲哧一聲笑了,趕緊安慰我說她老
公和哥哥都不是殘酷無情的人,如果小莜不同意就不會亂來什麼的。

  就在這時,小悅的手機響了,她一把抄起手機,蹦蹦跳跳到客廳去聽電話。
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要是小莜真的出了什麼事,我該怎麼辦才好,她不
會怪我吧。不,我現在是不是該去找找她?

  小悅的電話打了挺久的,等她回來的時候,我已經焦急得開始在房間裡踱步
了。可愛的小悅整個人撲過來把我按倒在床上,濕潤的小穴相當順溜的吞下我的
肉棒。「嘻嘻,哈哈,小莜妹妹好厲害啊!真是看不出來耶!」「怎麼了,怎麼
了?」我大力搖晃小悅的身體,蜜穴對於陽具的溫熱感似乎也讓我忽略了。小悅
則是笑個沒停,她用一根手指按住我的嘴,小聲說「你聽我慢慢說啊。」在我點
點頭之後,小悅才不緩不急地說起來。原來,小莜跟著阿宇他們回去之後,一切
都進行得非常順利。觀念十分開發的小莜爽快地答應了兩人一起上的要求,阿宇
和遠宏兩人一前一後玩弄她的小口和蜜穴,並且都像我一樣把精液留在了小莜體
內。

  這些不是重點,小莜就跟我印象中那個開放的妻子一樣,很享受地接納了兩
根陌生的肉棒。在愉快地進行第一次交流之後,阿宇向小莜提出了能不能玩一點
SM遊戲的要求,本著試探一下的想法,阿宇也沒有提出太過分的花樣來,衹是希
望捆綁一下,用手掌略施懲罰而已。

  「你知道小莜妹妹說了什麼嗎?」小悅晃著腦袋,故意吊我胃口。

  「快說,她說了什麼?」我不耐煩了。

  「她說,你們放心玩吧,我無論什麼樣的玩法都能接受的!有了這麼大膽的
表態,我老公和哥哥當然高興啦,他們很快就拿出些平時不敢用的東西,皮鞭啊,
夾子啊,蠟燭啊什麼的。」說到這裡,小悅歎了口氣,胸部貼得更緊了,「來吧,
我們再做幾次,小莜妹妹估計明天都回不來啦。」「她沒事吧?

  「我推開了小悅送過來的奶子。

  小悅瞪了我一眼,「小莜妹妹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有事,她不知道多享受
吶。我老公給她介紹了好多種玩法她都覺得不夠好,我老公被她連續逼問之下就
拿出了幾年前想出的終~ 極~ 大~ 招~ 哦!」小悅離開了我的身體,她背對著我
爬在床上,手指指著自己那粉紅的肉縫繼續解釋道:「就好像這樣,我老公把小
莜妹妹像豬一樣吊在家裡的蒸汽浴室裡面,然後他們兩人就拿鞭子狠狠抽小莜妹
妹的這個地方,是很粗的皮鞭哦!據我老公說,小莜妹妹自己提出要求,要讓我
老公和哥哥抽打這個小穴穴,一直抽到她暈死過去為止。」天啊,小莜居然玩得
這麼過分,讓陌生男人抽打她的小穴,一直到暈過去為止?

  我簡直不敢想像,小莜那肥滿粉嫩的蜜穴會被打成什麼樣子,我緊追著問:
「那最後呢?怎麼樣了?」「最後啊,最後好像真的打到暈過去了,聽說尿都被
打出來咯,呸呸。我老公把她吊在那浴室裡熏蒸汽,當然產生蒸汽用的水,是我
的尿哦,嘻嘻。」小悅裝出一副被打得滿地打滾的模樣,邊笑還邊說,「小莜妹
妹明天就全身都是我的味道了,要不要現在先聞聞呀。」小悅指指她的尿道口。

  小莜居然遭到如此折磨,我望著眼前這個女人,心裡頓時產生了一種為妻報
仇的想法。「你還說,看我插爛你,讓你這裡也爛掉!」我撲了上去,與別人的
老婆滾在一起,雲雨翻騰……

  咦?我怎麼會說出「也爛掉」這幾個字,在我心中,小莜的下體是不是已被
認為是爛掉了?……

  隔天,小悅叫醒了我,她躺在我旁邊,玩著手機,一副樂不可支模樣。「嗯?
怎麼了?」我睡眼惺忪地爬起來,不解地問小悅。

  小悅把手機湊到我眼前,說了聲:「看,這是你老婆。」我揉了揉眼睛,手
機上顯示出來的是一個被吊在空中的女人,長髮散亂,一對乳房被繩子勒成了淡
紫色,膚白勝雪的軀體到處都在滴著多得不像話的汗水。這,這真的是我熟悉的
那個小莜嗎?

  小悅抽回手機,笑嘻嘻說:「聽我哥說,小莜妹妹被吊了一夜後,今天身體
臭得厲害,不過她精神好像還很好誒。一大早我老公和我老哥就把小莜妹妹拖到
廚房,輪姦了她一次,據說那腫腫的小穴插起來可刺激了,哼。」「廚房?」我
對這個地點的選擇有點疑問。

  「是啊,在廚房啊。」小悅興高采烈地說,「我老公有提過要跟我在廚房做
那個,我沒答應他,太痛了。他呀,喜歡在廚房,把女人當成一塊肉來處理,用
刀拍打奶子,或者用醋灌陰道啦什麼的,總之就是會把女人搞得很慘。」「靠,
你們也太過分了!」我聽到小莜被弄得這麼慘,憤怒地喊了出來,但小悅卻搖搖
手指:「安啦,這些都是經過小莜妹妹同意的,甚至她自己還要求還打得更狠一
些呢,小莜妹妹是個寶貝哦。」小悅向我掰開了她的小穴,「來吧,狠狠插我的
小穴穴,這可是打你老婆仇人的妻子哦,報復她吧。」「唉。」我歎了口氣,大
聲回應道:「我們也要去廚房,做愛!」……

  這天,我跟小悅玩了兩三次,她那柔軟的身體和濕潤的下體始終讓我流連忘
返。其實小悅的姿色並沒有在小莜之上,甚至要說還差了一些,但這種出軌的滋
味確實獨特吧。況且小莜也喜歡這樣玩,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跟她是一樣的。

  由於小莜遲遲未歸,我只好暫時把小悅當成我的妻子,從吃飯到睡覺再到娛
樂,我們一直在一起。

  而小悅的丈夫也不斷打電話來匯報最新戰況,小莜顯然也十分歡樂,這或許
就是我們一開始追尋的東西吧。

  傍晚,我跟小悅一起做了飯,過著十分詭異的正常夫妻生活。小悅很可愛,
也很風騷,不過我的心一直在擔憂這小莜。吃飯時,小悅那雙纖白玉足不斷挑逗
著我的陽具,曾幾何時我都想要一邊吃飯一邊把陽具捅到她的嘴裡去。

  「嘿,你說我的胸好不好看呀,是我的胸好,還是小莜妹妹好?」小悅突然
問我這個問題,我歪著頭打量了半響回道,「嗯,我覺得還是小莜的大一些,呵
呵。」「哼,這衹是以前,現在不一樣了。」小悅裝著生氣的樣子,雙手抱在胸
前,眼睛也望向別處。

  「怎麼了,什麼意思?」覺察到又有新情況發生的我,焦急地問了出來。

  「哼,剛才我老哥說,我老公讓小莜妹妹用她那對奶子,抹著清潔劑把我們
家的地板都擦了一遍。

  這不把小莜妹妹的大奶子磨成小奶子才怪呢,哼哼。「小悅作出了一個用乳
房擦地板的動作,的確,這可能會讓小莜的乳房受到傷害。不過最關鍵的是,讓
我老婆崛起屁股,用胸部把整個地板都擦一遍,小悅的老公還真是惡毒啊……

  「那現在,已經擦好了?」「好啦,聽說擦了兩個多小時,小莜妹妹的乳房
都磨紅了。」小悅用一根手指頂著鼓起的腮幫,「不過吶,我聽說他們今晚還有
更加瘋狂的計劃。我老公花錢請了個妓女過來,他要讓小莜妹妹親眼看到她的奶
子被一個妓女踩爆的模樣。」「這!!!!」我眼前浮現出了小莜的乳房被一個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赤腳踩在下面的畫面,小莜那對豐滿的乳房要是在妓女的
腳下裂開,那乳肉殘渣跟妓女的腳粘在一起,各種味道互相污染,該是一幅怎樣
震撼心靈的畫面啊!

  「聽,好像開始了哦。」小悅把手機調到免提狀態,一個熟悉的聲音飄了出
來。

  「嗯~ 嗯~ 啊……啊……好痛,痛,痛,好姐姐踩死我吧……踩爛小莜這個
大爛貨,噢……」小莜不清不楚的聲音從手機裡面飄出來,顯然她的乳房正在妓
女的腳下垂死掙扎,而「乳房在妓女腳下裂開」這個最壞的情況看樣子倒符合她
的願望,這……

  小莜叫得越來越大聲,阿宇和遠宏的聲音也跟著響起,「快,跳上去,雙腳
一起踩,就這樣,要爆了要爆了,哇哈哈哈!」又過了一會兒,聲音突然停下,
阿宇的聲音喊出來:「嘿嘿,居然被踩奶子也會暈過去,喲,都變形了啊。」手
機掛斷了,我聽得心跳加速,面紅耳赤。

  突然,小悅一把抓住我的陽具,我轉頭一看,她正在笑瞇瞇地看著我,「還
裝出擔心的樣子,看你這裡都硬成這樣了,其實很爽對吧?」「對,我準備今晚
也踩爆你的奶子。」「你要敢踩爛我的奶子,我老公會把小莜妹妹的奶子割下來
快遞給你的。」「記得把小莜的陰唇也給割了!」我眼裡冒出慾火,就在飯桌上
把小悅推倒,扒光,飯碗碎了一地……

  故事就回憶到這裡,在這個慵懶的早上,我和小悅盡情享受著性愛的樂趣,
小莜呢,不知道正在做著什麼瘋狂的事吧。

  小悅的電話又響了,她聽了一會兒,關上電話轉頭對我說:「小莜妹妹要被
廢掉了。」「什麼?」我以為自己沒有聽清楚。

  「我老公說,小莜妹妹昨晚聽了我老哥的介紹之後,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去嘗
試一下。」「她想嘗試什麼???」我心急火燎。

  「我老哥知道一個特殊的地方,是黑道上專門用來懲罰淫蕩女人的,名字好
像叫女人閹割刑什麼的吧。」小悅試圖回憶著。

  「閹割!!他們想殺了小莜??」我提高了十倍的音量。

  「唉,看你急的,別慌啦。」小悅拍拍我的肩膀,繼續道,「這懲罰據說能
讓一個女人在十天半個月內都無法做愛,甚至無法吸引男人。但並不會真的切掉
什麼,還會好起來的。據說被這樣懲罰的女人,那醜陋的樣子都能讓她一輩子發
抖,是個相當卑鄙的刑罰呢。」「這……你保證沒事吧?」我還是不放心。

  「放心吧,我老公愛好雖然特殊,但不會真的傷害到小莜的,嘻嘻。」小悅
調皮地笑了一下,把那對豐滿的乳房貼在我怦怦直跳的心口。暖和的觸感頓時讓
我的擔憂消下去不少,不過我還是十分關注小莜到底會被弄成什麼樣子。

  看得出我的心思已經飛到九天開外,小悅這個善解人意的小女人也使出渾身
本事,那滑嫩的舌頭不斷擦拭著我的身體,奇妙和溫暖的觸感逐漸挑起我的情慾。
就在我打算再度把小悅狠狠摧殘一遍時,小悅的手機又響了。

  「瞧,他們進去了。」小悅拿著手機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那是一幅照片,我
的老婆小莜和小悅的兩個男人一起出現在一個廢棄的倉庫裡面。一個陌生的精瘦
男子正在打量著小莜,他的身後隱約還有幾個人,看上去都絕非善類。

  「好了,他們要開始啦,我們快點做完吧,嘻嘻。」小悅沒等我把照片琢磨
透就撲到我身上,撒嬌似的把乳房壓著我的胸部旋轉。我也燃了,一把捏住她的
奶子,胯下陽具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大吼道:「你這小賤人,我也要把我幹成
殘廢!」小悅連連的淫叫聲迴盪在空氣中,一股淫靡的氣味在早晨的空氣裡化開,
汗津津的肉體互相撞擊,陌生而又甜蜜的味道不斷衝擊著我的味蕾。啊,小悅乳
頭上的味道,很能勾起我的性慾啊。

  不合時宜的手機再度響起,小悅伸手按下了擴音器按鍵,阿宇那興奮的聲音
響起:「嘿!你聽,那個叫小莜的女人正被綁在柱子上打奶呢,好大聲,好刺激
啊!」阿宇說話的背景音裡,可以聽到清脆的拍打聲和小莜帶著喘息的慘叫。

  雖然沒有畫面,但我已經可以想像到小莜那對又大又白的乳房在什麼東西的
瘋狂襲擊下,逐漸變得不成樣子的慘狀。小悅趁機在我面前晃了晃她的胸部,笑
瞇瞇道:「小莜妹妹的胸部,這會兒肯定被打成一對黑球兒,說不定還會下垂呢,
心痛吧?」「誰說我心痛了,小莜快樂著呢,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我不知道被什麼消息刺激了,突然一把抓起小悅的雙腳,張口就含住她那
濕漉漉的下體,一股鮮甜的汁水順著嘴唇流進來,太美味了。

  小悅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她對著還沒掛起的手機大喊:「哎呀呀,老公,
你的老婆正在被男人咬小洞洞啊,你要幫我報仇……」她的話剛落下,阿宇那粗
裡粗氣的聲音就飛出來,「老婆,你沒爛掉吧,我會幫你把那個女人打得不成人
樣的!啊哈,她的奶頭好像已經翹不起來了!」什麼,小莜那麼敏感的乳頭居然
已經壞掉了?

  「小莜妹妹也真厲害,居然需要先進行乳房摧毀。」小悅突然說道,她的臉
上掛上了神秘的笑意,這讓我很摸不著頭腦。

  「什麼意思,這是特殊待遇嗎?」我問道。

  小悅搖搖頭,聳聳肩道:「一般人是不做的,除非乳房實在太美,怕這個女
人能用乳交的方式誘惑男人的話,就要把她的乳房先給拍到沒感覺為止。這說明
小莜妹妹的胸部長得很美呢,啊,我都有點嫉妒了。」「啊!」冷不防被我很大
力地捏住乳暈,小悅尖叫起來,我趁機把她推倒在床上,手裡不斷加勁捏得她淫
叫不斷。「其實你也很喜歡被欺負,對吧,嗯!」我的粗魯行為迎來了小悅的情
欲大起。她的愛液不斷湧出,充滿肉慾的抽插即將開始。

  在一番雲雨之後,滿足的我斜靠在床上休息,手裡點了一根煙,悠悠然地坐
著。小悅趴在我身邊好像是睡著了,她那對乳房還是壓在我的身上,好軟好滑的
觸感啊。就在這時,小悅的手機又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手機收到的是一段視頻,
一間亮著日光燈的小屋子裡,三個光脫脫的女人趴在地上,臀部都非常恥辱地翹
高起來,那神秘的女人三角帶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雖然視頻沒有拍出這些女人的臉,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小莜那白皙的大屁
股,她的身材顯然要比另外兩個女人好些。趴著的另外兩人似乎渾身都在顫抖,
一個戴著黑色眼罩的女人在她們翹起的屁股後面走來走去,手裡還拿著一根奇怪
的棒子。

  「這叫公開處刑。」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小悅,揉揉眼睛看著屏幕,打了
個哈欠後說道。「這個刑罰點很熱門,看來今天還有兩個人被送過來處刑了,你
看後面那個女人,她要把面前三個女人逐個廢掉。」「廢掉?」我滿腹狐疑地問。

  「是啊,你看。」就如小悅所說的,那戴著眼罩的女人突然把手機的棒子捅
進了一個女人的陰道裡面,然後按下了某個開關。

  似乎聽到了一陣滋滋聲,視頻裡的女人嘶啞地叫了幾聲,然後就倒地暈了過
去。更為恐怖的是她倒地後,小穴裡面流出一股泡沫狀的液體,尿液也失禁似的
流出來,整個人好像要暈過去似的。

  「第一個了,這是很強烈的脈衝電擊。」小悅介紹道。

  原來如此,那女人手裡的棒子是一根電擊棍,難怪短短時間就有如此效力。

  第二個女人很快也倒了下去,輪到小莜了。但遠宏卻突然出現在視頻裡面,
他很清楚地說,小莜的年紀輕,身體素質好,電擊的時間要加倍才有效果。

  這麼厲害的電擊,居然還要兩倍的量!?

  戴眼罩的女人顯然同意了,她把那根電擊棒插進小莜的陰道裡面,然後按下
了開關。小莜悶哼一聲,渾身一震,隨即好像軟泥一樣,軟趴趴地貼到地上,但
卻沒有像另外兩個女人那樣倒地。這衹是暫時而已,很快這女人就第二次按下開
關,劇烈的電流再一次穿透她的身體,這次小莜的抽搐要劇烈得多,她那對傷痕
纍纍的乳房也被逼甩動起來,慘烈而淫蕩。

  「啊……」小莜在電擊棍抽出來時倒地,骯髒的液體從她身體下面冒出,渾
身的骨頭都好像消失了似的,軟綿綿地貼在地上,她張口的小口裡面緩緩流出晶
瑩的口水,好像失去意識似的。就在這緊要的關頭,黑暗突然主宰了一切,視頻
居然停止了!我簡直要發瘋:「啊!後面怎樣了,快告訴我!」「急什麼嘛。」
小悅不滿地搶過手機,把她的乳房貼到我手上,溫暖的觸感透過我的皮膚「摸我,
揉我,侍候得我舒服了,就給你看看新動向。」「你,你們!」我很氣憤地把小
悅翻過來,兩衹手粗魯地拉開她的陰道,試圖把腳趾給插進去。愛妻小莜的陰道
被她老公弄得吐白沫,慘不忍睹,我頓時也想把這個女人撕爛。小悅很痛苦地叫
喊起來,不過她沒有去掰開我的手,反而是把陰戶向我這邊更加靠近,整個人也
趴在床上,衹有屁股是翹起來的。

  看到我有點迷惑的樣子,小悅撲哧一聲笑了:「怎麼啦,不是要弄壞人家的
小洞洞麼,繼續啊。我老公是捨不得弄傷我,可不代表我不喜歡哦。」我頓時恍
然大悟,這對夫妻的愛好是一樣的。得到小悅的同意,我手上也釋放出全部力道,
把她那狹窄的陰道拉扯成一個小碗口,粉紅的陰道壁和不斷蠕動的子宮頸清晰可
見。我用一根手指按著她的子宮頸旋轉,嘴裡威脅道:「你這小賤人,還不快給
我看看小莜現在的情況,信不信我把手指插到你的子宮裡?」「呀啊,痛痛痛,
別這麼粗魯嘛。你看,又有圖片傳來了。」小悅把手機推到我面前,屏幕上顯示
出一段新的視頻,小莜赤裸著被綁在一衹椅子上。她的神情看起來疲憊不堪,渾
身香汗淋漓,陰戶又紅又腫地都像個被踩過的饅頭了。

  視頻裡面,兩個戴著頭套的人正拿著電動陽具刺激小莜的乳頭,陰道兩個地
方。小莜看起來對這些震動著的棒子毫無反應,甚至有點痛苦,她那極其敏感的
乳頭也軟趴趴的毫無勃起的意圖,陰戶更是乾涸得像老太婆。

  過了一會兒,兩個戴頭套的人退下,剛才那戴眼罩的女人領了兩個護士摸樣
的女人上來,都戴著口罩看不清樣子。兩個護士拿出一盒針劑,分別注射到小莜
的乳房根部和陰道裡面,針的容量都很小,藥液有點渾濁不知道是什麼。

  看到我緊張的樣子,小悅輕鬆地笑了,這小姑娘親親我的臉說:「這些呀,
是一種能軟化肌肉的東西,打了一針這個,估計小莜妹妹那幾個地方有好幾天都
是鬆垮垮的狀態了。」果然如小悅所說,小莜的一對豪乳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
下垂,沒多久就變成了掛在胸前的一塊肉餅,極其震撼的變化。她的陰道好像自
然鬆開了一些,想必陰道壁也變得鬆弛無比了吧。

  戴眼罩的女人拿起筆,用極其鮮艷的紅色在小莜的胸部寫上大大的「性無能」
三個大字。

  視頻再度中斷了。

  我突然感到下身湧來一股暖流,止不住地湧出來,小悅驚呼一聲。我仔細一
看,原來我竟然射精了,濃濃白白的精液射了小悅一臉,她調皮地伸出舌頭舔了
舔,樣子極其淫蕩。「嘿,你老婆已經被我老公變成性無能了,傷心麼?」我咧
嘴一笑,「我還要替小莜感謝你們讓她如此快活呢,剛才她臉上露出來的滿足表
情,我都從未見過。」時間繼續流淌,我和小悅這個尚未性無能的女人繼續著我
們淫亂的日子,太陽下山,夜晚開始降臨……

  餐桌上,我吃著小悅親自煮給我吃的飯菜,突然想起了小莜,我居然有好幾
個小時忘了她。「小賤人,小莜現在怎麼樣了?」小悅揉了揉紅紅的乳房,不滿
地對我撅起嘴,用不爽的口氣道:「我讓你玩還不夠麼,小莜妹妹反正現在也沒
用啦。」「不是這個原因,我想看看小莜有沒變得更加狼狽點。」我突然覺得我
的思想也變得十分危險。

  「那好吧,我問問。」小悅突然露出笑意,她拿起手機撥給阿宇。電話那頭
很快就傳來阿宇氣喘吁吁的聲音,小悅的手機是揚聲模式。

  「嗨,好爽啊。那個小蕩婦今天上午不是被弄成性無能了麼,然後你猜怎麼
著?她居然要求被輪姦啊,我靠。遠宏兄請了一大幫朋友來操她,他們聽說要操
一個美麗的性無能女人,也覺得很新鮮,都很踴躍,哇哈哈。」怎麼!?小莜在
被弄成性無能之後,還要被輪姦了一天?而且這是她自己要求的?

  我那點質疑馬上就被擊破了,阿宇傳來了一張剛拍的照片,上面儼然是一群
男人把小莜圍在中間的情景,她的嘴裡,穴裡甚至屁股裡,雙腳之間都夾著肉棒,
數不清的白色漿液在她身上緩緩流下。

  小莜的臉上透著十分歡愉的笑意,這實在是太淫蕩了!

  「怎麼樣,你想看什麼?」阿宇嘶吼著喊道,他好像也加入了輪姦小莜的行
列。小莜的臉蛋還是那樣漂亮,也許輪姦一個長得極為漂亮的性無能女人也是一
種享受?

  小悅也很興奮,她對著手機大聲叫道:「我要看她的臭陰道!」「OK!你等
著!」手機那頭很快就傳來了另一張照片,這是小莜陰道裡面的特寫,兩個虎背
熊腰的男人拉開了她的陰道,很清晰地可以看到她那裡面氾濫成災的精液,子宮
頸幾經辛苦才在精液裡面露出個頭來。

  「嘿,讓我們問問她是否願意被撐得更鬆一些!」說話的是遠宏。

  過了一小會兒,遠宏興奮的聲音接著吼道:「哈哈,這小蕩婦同意了!她說
讓我們拉到裂開為止啊,你們等著!」「什麼!」我驚呆了,陽具怎麼硬得這麼
厲害。

  手機再次響起的間隔衹有十幾秒,可我覺得就像十幾年那麼漫長。阿宇發來
的是一張照片,小莜那小巧的陰道被拉扯到一個碗口大小,軟軟的陰道壁被拉得
緊繃繃的,似乎就要裂開的樣子。更為讓人驚訝的是,阿宇的手指插進了我老婆
的子宮頸裡面,那個不可侵犯的地方正在他的手指肆虐下張開小口,精液不斷湧
入。

  這場面實在太驚艷了,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了,我一把抱起小悅,也不管她
同不同意,逕直就插進了她的小穴裡面。

  「啊~ 嗯~ 好哥哥,插大力點。」小悅這蕩婦用雙腳勾住了我的身體,兩人
再度進入了雲雨狀態,放在身邊的手機響個不停,阿宇的聲音接二連三吼出來。

  「呀哈,你們沒扯裂過女人的下體吧,這次可是絕好機會!」「好像要裂開
了,看看看!」「哇,宏大哥你把她的子宮給拉到這裡了啊,好奇怪,哇哈哈!」
「嘿,狠狠把她的奶頭拉斷,別讓這騷婦恢復!」「呀吼!!!」……

  過了一刻鐘,電話兩邊的高潮同時停歇,小悅摸著流出穴口的精液,嘻嘻地
笑了。她拿起電話,再次撥打給阿宇。

  「嗨!那小蕩婦已經不能玩了,她暈過去啦!不過我們還不打算放過她哦,
想不想看她會被怎樣處理掉?」喘著氣的阿宇好像還處於興奮當中。

  「要!我老婆怎麼樣啦?」這次是我喊出來。

  「喲,別擔心,弄壞了就還給你。」阿宇高聲回答。

  弄壞了……?

  過了一小會兒,阿宇傳來一張圖片,小莜的嘴裡和屁股上都插著一根橡膠管
子,好像連接著什麼機器。她的眼神迷離,下身鬆開成一個大洞,乳房也變得又
紫又腫,狼狽不堪。

  讓我在意的是這兩條橡膠管子,這是打算幹什麼?阿宇又給發來一張圖片,
這是放在機器旁邊的兩個大桶,裡面儼然裝滿了不知道是什麼生物的糞便!小悅
掩著嘴嘻嘻笑起來:「小莜妹妹這次慘啦,我老公要把糞便同時灌入她的胃裡和
腸子裡,這叫做內部崩壞哦!」啊!?

  我腦海裡浮現出小莜被糞便撐成一個肉球的樣子,甚至還看到了她的肚子裂
開,奶子躺在一堆糞便裡面的慘狀,不會吧!?

  幸好這次想誇張了的是我,阿宇給我們發了現場錄像。小莜的身體在兩條管
子一起灌輸的壓力之下,顯然漲大了一點,特別是她的肚子,好像懷孕三個月了
似的。阿宇和遠宏把已經灌滿糞便的小莜封上嘴巴和屁股,這樣她的身體裡就滿
是糞便,而且還沒法排出來!

  意識到我的陽具再次硬起來的是小悅,她一口含住我肉棒,把我推到床上。
「嗚,人家要被精液灌滿啦!」……

  我完全墮入了絕頂的興奮當中,一邊是小莜被做成糞球的慘狀,一邊是雪白
的奶子,漿液湧上心頭,湧出體外,噴射無極限……

  隔天早上,小悅拉著睡眼蓬鬆的我來到門口,阿宇已經站在門口。他跟我我
了握手,然後指著放在地上的一個大皮箱子說:「先生,交換妻子的這幾天很興
奮,現在我把你的妻子還給你,謝謝啦!她真的很棒很棒。」沒有反應過來的我
就這樣跟阿宇客套了一番,等到他們離開,我才嘀咕起這個箱子來。

  小莜怎麼可能在箱子裡?難道!?

  心頭一緊的我趕緊打開皮箱,眼前的情景讓我驚呆了,同時也狂喜起來。

  小莜被非常粗魯的手藝捆成了長方形狀,她的腳就貼在自己的臉上,整個人
被綁在箱子裡無法動彈,嘴巴也被膠布貼住。她的樣子慘不忍睹,臉色蒼白,奶
子鬆垮青腫,肚子漲得驚人,全身都是鞭痕,箱子裡透著一股精液和屎尿的混合
氣味。

  但最讓我高興的是,小莜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她朝我眨眨眼,彷彿是在說:
老公,我回來了。

  嗯,老婆,歡迎回家。

              (全文可能完)

4 comments:

  1. 色情視訊,三級片網站,AV天堂網-小色網成人綜合色站快播
    漾美眉視訊交友,色狼窩,伊人成人綜合網
    漾美眉聊天,最愛色情動漫網,校園春色小說色情
    漾美眉聊天室,日本美女色情電影,校園春色幹老師小說
    漾美眉視頻,31cao成人網,夜夜擼小說校園春色
    ut視訊聊天網,漾美眉交友聊天室,小說校園春色古典武俠校
    夜色撩人聊天室,免費AV電影網,妹妹愛上聚色網
    免費成人網性都花花世界,成人免費色情電影,聚色網電影
    6park成人在線影視,如何下載成人圖片,聚色情色網
    成人在線影視,成人免費女同性電影,聚色網成人網
    台灣視頻網站,動漫色情網,色系軍團-愛色第四軍團
    台灣視頻聊天,日本AV電影免費在線觀看,愛色軍團免費
    台灣視頻,快播色情電影下載,愛色軍團狠狠擼
    免費視頻聊天,手機快播成人影片,愛色軍團頻道
    免費在線視頻聊天,亞洲情色20-02成人網,一起看電影吧
    uthome視訊聊天室,成人在線3P快播電影,免費的色情網站
    國產美女視訊合集,免費觀看成人三級片,黃色免費電影
    長發美女視訊快播,日本AV電影網,免費的黃色網站
    UT聊天美女視訊下載,快播色情片,免費黃色網站三級片
    眼鏡美女視訊,色AV性愛影片,黃色成人片
    美女視訊系列,日本AV電影名稱,澀澀愛快播色情片成人免費電影
    夜未聊聊天室,大色堂,免費成人電影在線觀看
    完全免費視訊,快播A片電影在線,日本免費黃色視頻
    台灣正妹免費視訊,淫AV成人影院,超碰免費在線成人視頻
    國外免費視訊聊天室,香港夫妻色情小說,免費在線成人視頻
    UT免費視訊聊天室,中國廁所偷拍成人電影,黃色漫畫免費看
    ut聊天室,中國大乳頭色情圖片,免費成人動漫在線播放
    視訊交友聊天記錄,直播成人白虎妹短片,6666美女圖片
    隨機視訊交友,逍遙仙境社區,免費黃色漫畫卡通
    免費視訊交友,QVOD成人三級影片影院,成人H漫畫下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