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2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1)(7月8日更新)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1)(7月8日更新) - powered by Discuz!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1)(7月8日更新)

女友的聯誼派對(修訂版)44(1)

  
  「你們這對姦夫淫婦在做什麼?」

  環這一叫技驚四座,使得正在擁吻的強和妍亦離開對方嘴唇,妍臉上紅暈,
半帶責怪的對這不雅稱號嘟起嘴兒:「姦夫...淫婦...?」

  難得女友沒有半點自覺,還理直氣壯的說:「說好是聯誼派對,當然不可以
跟自己男友親熱,姐姐你們這種是在偷情啦。」

  雪和儀兩位小八妹亦插起話來:「是啊,跟自己男友就不是聯誼了!」

  我無奈搖頭,妳們幾個推推磨磨,還要打假炮,現在居然有面目指責別人,
賊喊抓賊,最佳例證。

  強一臉不以為意,笑說:「聯誼派對沒明文規定不可以跟伴侶做的,我記得
那時候也有一個女孩子在派對上跟自己男友做,還很騷的,不過一時間想不起名
字。」

  環被揭舊事,臉蛋一紅,隨即強詞奪理說:「但今日你們才是主角嘛,試問
主角又怎可以缺場,而且強哥你剛才不是說要姐姐好好享受聯誼的快樂,來讓她
走出過往的陰影嗎?」

  妍和強相視一笑,向環道:「環妹,得到妳們的支持,我已經沒事了,我會
忘記過去,好好地珍惜以後的日子,所以也沒必要再做什麼來說服自己。」

  環揚起眉毛,質疑道:「姐姐妳的意思是,妳要放我們鴿子?」

  妍沒想到女友就是如此直接,靦腆說:「也不算是放鴿子啊,只是這種事要
自己願意,沒可能不想做也勉強去做吧。」

  環回過頭來,跟雪和儀討論道:「這樣不算是放鴿子啊?」

  「我認為應該算是吧,大家都做過了,就只妍姐一個可以全身而退。」

  「女生的友誼,原來只是這個程度呢。」

  三個女人一個墟,更何況這幾個並非普通三八,妳一言我一語,叫尷尬萬分
的妍完全接不上話來。倒是強不失鎮定,笑笑說:「妳們幾個真是活寶,這邊說
要我們復合,那邊又怪她不跟別人幹。」

  環伸舌道:「說心理變態我們遠遠不及某人,剛才還罵姐姐沒有下場哩。」

  強大笑起來:「哈哈,我總是說不過妳這小辣椒,看來不教訓一下妳不會學
乖,妳們不是說好第二回合的嗎?都做完了嗎?」

  女友呆住半刻,不知怎樣回應自己剛剛愛就沒做,戲倒演了一場。強一眼關
七,看到平和偉的雞巴半勃,知道大戰應該沒有順利展開,奸滑笑道:「原來還
沒開始嗎?好吧,我們來換,我跟妳做過飽。」

  強向我打個眼色,這句話明顯靠嚇,只是女友從來聲大膽小,即時嚇得退後
一步,嘟嚷著說:「人、人家才不跟你做,看你滿身粗魯,一點不溫柔,是活受
罪哩。」

  強自信的漾起陽光笑容,著環道:「那妳問一問妳的好姐妹,我先前幹得她
舒不舒服?」

  儀低下來頭,不情願的點一點頭,強人如其名,身體強健,連床事也勇悍過
人,首輪交戰,己經把處女下海的儀操得呱呱大叫,全情投入,是聯誼派對一等
一的高手。

  環正與強在鬥嘴,沒想到同一陣線的儀居然也認同對方實力過人,氣得臉紅
耳熱,強得勢不饒人,向我問道:「澤,你的女友太過強勢,不給她來點教訓是
不行,你會介意嘛?」

  這可真是個難題,要知道環的心思飄忽無定,沒準一個答案,說不好或不好
都可能產生某種後果,最終我還是決定選擇打出安全牌:「如果真是作好心理準
備,放縱一下我沒關係,但如果是賭氣的就不必了,身體是很寶貴的,大家成年
人,沒必要為了一時之氣做出不願意的事。」

  強舉起姆指,讚揚道:「好男人,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說話十分動聽,但
可惜這裡本來就是一個世人認為不好的地方,在聯誼派對裡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我想沒有人會反對。」

  說著,強向環笑問道:「聽到了吧,既然妳男友說讓妳自己選擇,妳就儘管
放膽說出妳的心意吧,想不想要一個最美妙的高潮?」

  環對此挑逗不知所措,再次回望儀的方向,女孩不敢給其意見,只緩緩的點
一點頭,像在說雖然這個男人口花花滿討厭的,但跟他做愛的確是非常舒服。

  「我...」女友答不出來,要知道環一向是個銀樣鑞鎗頭,要她公然接受
強的挑戰,是極有難度。環一方面不願敗給這臭男人的囂張氣焰,可亦不敢答應
跟他大戰三佰回合,有進退兩難之勢。

  「怎麼樣?要來嗎?」而強亦熟悉我女友的性格,嘻哈哈地調戲到底,修理
三八畢竟是男人的一大樂事,更何況是我那潑辣野蠻的小頑劣,看到環急得耳根
紅透的趣怪表情,強笑得開懷,算是對這刁婦的小小教訓。

  幸而這時候救星出現,全場表現最理性的琪牽著俊手步進房間,臉帶從容的
說:「環妳根本不用回答,強哥剛才罵哭妍姐,大家不是判了他沒有參加派對的
權利嗎?他憑什麼挑戰妳?」

  這句說話提醒了環,女友得到逃脫理由,如出生天,臉色也忽然變得洋洋得
意,在哈哈大笑:「對了!強哥你在守行為,是沒參加的資格,我很想跟你玩,
但可惜沒機會哩。」

  我無言苦笑,女友果然是懂得看風駛舵的一流人辦啊。

  強亦佩服地讚揚琪的機智:「妳還沒有忘記剛才的約定,果然夠冷靜,物以
類聚,原來不一定是對的。」

  女友小嘴一扁,在琢磨這句說話是否在揶揄自己,想問清楚強口裡的物以類
聚,到底是指哪一種微生物。

  挑釁不成,強再次轉回妍的身上,一手抱起舊同學的纖腰,帶點輕佻的笑道
:「妍,看來大家的目標都是妳,妳不下場,他們是不會忿氣。」

  妍嘟嘟嘴唇,似在怪責強的大男人主義。要知道環幾位都是典型的要面子女
生,愛鬥嘴但其實心地善良,也不會強人所難。剛才只要笑笑的賠過不是,難道
大家會強行要她上馬嗎?怎麼卻反而多口說這些話挑起火頭,害自己下不了台。

  強明白妍的心意,沒半點慚愧,反更嘻皮笑臉說:「我知道妳在怪我,但如
果不是這樣,又怎可以逼妳放開自己?」

  妍的臉更紅了,眼裡盡是幽怨,強笑了一笑,二話不說,就是往兩片香唇直
接吻下去。

  「嘩...」幾位女生像看著愛情電影中男女主角定情一吻般,頓時輕嘆起
來,也許強說得不錯,在聯誼派對這種場合男人的主動強硬,往往是最得異性歡
心。女人總愛追求浪漫,不羈浪子很多時是比正直青年更有市場。

  強恣意吻著,雙手也沒閒下來,往妍的背後輕輕一扣,圍在女孩身上的浴巾
便驀然掉了下來,妍下意識地捂住浴巾不讓其完全跌落,可這半遮半掩卻更勾出
其體態的優美輪廓,一只豐滿白皙的傲人乳房不經意地露出半邊乳暈,若隱若現
的勾人心魄。

  「快看到了...」幾位男的金睛火眼,圖一窺當中奧秘,說實話大家肉搏
了第一回合,赤裸共對,女生們的身體早已欣賞了幾倘,可是妍這樣一面擁吻,
一面被輕解羅衣,卻又別有一番性感。

  而強亦知道大家渴求,為滿足觀眾,擁著妍肩膀的手稍稍輕推,使女孩捂著
胸口的手兒一鬆,整條毛巾便徐徐落下。那好比女神般的雪膩身軀,,亦再一次
盡展眾人面前。

  「太美了...」眾人又是一陣嘆息,妍對男友的強來有點不滿,杏眼兒中
帶著氣惱;強輕佻地打了一下眼色,像在說不看都看了幾遍,再來給一些福利又
算什麼?

  而強在褪去其蔽體毛巾後,同時更伸手搓揉妍胸前豪乳,只見兩個彈力十足
的大肉球被粗大手掌搓成各種形狀,重甸甸、白嫩嫩的猶如瓊脂,不要說是男性
,就是女孩們也看得垂涎三尺。

  「好性感啊...」漂亮的東西不論男女都有共嗚,妍的上圍飽滿,腰身纖
細,屁股圓潤而美腿修長,每一吋都彷似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藝術結晶品,叫女孩
們羡慕之餘也看得入迷。這時候強乘勢把自己下體的蔽體之物亦一併拿下,再次
暴露那叫人膽戰心驚的粗長陰莖。

  若論大小,強的雞巴的確是不及俊的驚人,但紫紅色的龜頭巨大,佈滿絲絲
青筋的莖身直向上翹,顯得恐武有力,而代表男人性感象徵的陰毛亦特別濃密,
加上腹上六片肌肉和健碩臀部,與俊那白面書生長得一條大雞巴的不協調比較,
強的裸體無疑是更平均和更有看頭。

  「好大唷...」看到如此傲人雞巴,不知是哪位女孩忽然輕哼一聲發自內
心的陶醉嘆息。由於這聲的聲線壓得甚低,我們無法辨別是由誰發出,大家好奇
張望,幾個女生一同拼命搖頭,誰也不願承認是自己情難自禁的由衷之聲。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環的嫌疑最大,女友平日直腸直肚,就連放個屁
也比別人響亮,我雖作為愛她的男人,但亦不敢肯定真兇是否就是這小妮子。

  然而是誰其實並不重要,在這美妙時間,試問又有誰不動情?沒有人會抗拒
欣賞美麗事物。強和妍都是沒話說的俊男美女,一個剛陽味濃的健康膚色,一個
滑溜勝雪的白晢細膩。黑白相纏,本來就是最漂亮的畫面。沒有人會否認他倆確
是天生一對,更不會有人反對,他們實在是演出色情電影的最佳人選。

  「嗯...嗯嗯...」妍被吻得酥軟,突然感到小腹頂著一根來勢兇兇的
肉棒,猜到強的打算,往年她可以毫不猶豫地跟所有男人公然做愛,可是那些都
已經是女孩不願再提的前陳舊事。妍企圖制止強的硬來,帶點焦躁的掙扎:「強
...不要...」
  
  強和睦笑道:「怕什麼?今晚這裡所有人都放開了自己,為什麼只有妳一個
要躲起來?」

  妍滿臉通紅,眼光仍是帶著一貫的責怪,強輕撫女友秀髮,柔聲說:「我們
來吧,這天聚會是大家被我們而設的,我們不能令他們失望。」

  「我...」妍想說不,但強知道女孩脾性,沒有理會,手像拿著甜美木瓜
般托起妍的一只胸脯,溫柔地親在口裡:「嘖...嘖...」

  「嗯!」妍的頭向上一仰,喉頭輕哼半聲,細嫩的臉龐凝起紅粉片片,半濕
的櫻唇呵氣如蘭,美得叫人心動,包括我在內無不被這絕色美女的嬌縱呻吟逗得
旗幟早舉,興奮得有立刻撲上去親其小嘴,揉其大奶的衝動。

  「呀呀...他們開始了...」

  男友為別個美女舉旗致敬,本應是最叫女人吃醋,猶幸眼前兩人的動作著實
太過純美,使女孩們亦看得怦然心動,目光不斷跟隨眼前的大肉棒遊走,沒空和
我們一班色狼計較。

  這時候大家各自歸位,挨在伴侶懷內欣賞兩人愛撫,只有平始終不敢觸碰雪
的嬌軀,可憐兮兮地倚在沙發旁,偶爾看得投入,更忍不住挪弄自己雞巴,公然
在大家面前手淫一番。

  「嗯嗯...強...不要...」妍仍想反抗,可是強的挑逗手法實在高
超,加上在眾人面前公開愛撫,女孩亦深被場內的淫穢氣氛所感染,開始逐漸放
下心中枷鎖,小手一垂,不經意地碰在強的雞巴之上,妍抬起頭來,猶如作最後
一次確認的嬌嗲問道:「你真的要我在這裡做?你不是不知道我瘋起來是很誇張
的,不要等下又後悔。」

  強真情的說:「決不會後悔,絕對不會。」

  妍再問道:「那你真的想見識真正的我?是一個你從未見過的妍唷。」

  強堅定不移地點頭。

  「好吧,是你自己說的。」妍像個頑皮小女孩歡喜的撇著小嘴,像是完全放
開了自我。她滿臉羞赧的望著圍觀好友,然後彷似無力地慢慢撲入強的懷抱,那
片誘人小嘴再一次激情地吻在強的唇邊:「嗯嗯...」

  一對昔日戀人,經過幾年分開如今舊情復熾,其激動心情不比熱戀中的愛侶
為少,人說分開方知情重。我想此刻的他倆是最能體會這句話的意義。妍剛才跟
我說打算再給大家一個機會,嘗試是否能再次一起,但我相信他們的內心早已有
了答案,放走了一次的愛情,是沒有人願意放開第二次。

  男女主角激烈擁吻的動人場面,理論上是最能吸引觀眾眼球,但這始終是一
套色情片,大家的焦點還是集中在某些平日不會多見的器官之上。男人們眼定定
欣賞妍的大奶和陰毛,而女生們亦不客氣盯著強的勃起陽具。只見妍握著這根肉
棒輕揉細撫,指間熟練地繞著龜頭而轉,使這充血的器官硬度更上一層樓,硬得
有如鋼筋鐵柱。

  強受到女友指頭挑逗,有種要急於進洞的需要,胯間的肉棒不斷無意識地向
著妍的小腹挺著,女孩知道男人雞硬難忍,柔柔一笑,小手兒輕輕一翻,從下托
起肉袋,以指頭輕彈淺奏地搔著陰囊,力度適中諧和,這下挑逗引得強心也痕癢
,讚嘆道:「好舒服。」

  妍反客為主,嬌聲問道:「舒服嗎?要不要我跟你用口?」

  強深吸一口氣,連聲說好,妍眼波一轉,狡黠的笑了一笑,望著幾位女孩說
道:「但你剛才被她們判你沒得玩,如果想要舒服的話,是否應該先跟大家賠個
不是,求她們放你一馬呢?」

  強沒想到女友會忽然拿出條件來威脅自己,可是被握在手裡的肉袋又著實心
癢無比,只有死死氣地向女友們低頭認錯:「對不起,是我態度不好,幾位美女
大人有大量,原諒小弟一次。」

  四位女生得了甜頭,掩嘴偷笑,並同意的點一點頭,妍滿意道:「算你囉,
但你知道我給男人吃雞巴,是喜歡他們慢慢在嘴裡脹大,你這麼硬,人家不想放
進口裡去啊。」

  「那要怎麼辦?」強慾火攻心,焦急的問,妍驀然一笑,柔聲道:「我當然
有辦法。」

  說著伸出靈犀一指,不留情地以尖尖指甲往發硬的龜頭用力一彈,痛得強嗚
的一聲,雞巴即時軟了半截,我們幾個男的看在眼裡,也不禁掩住下體,深切感
受那男人最痛。

  溫柔的女人在發騷時候,原來一樣可以十分狠。

  「嘻嘻,弄痛了你,讓妍妹給你呵護一下。」妍心情大好,給強來個先苦後
甜,嬌縱地輕笑幾聲,主動半跪床上,提起垂軟雞巴輕舐幾下,繼而整個龜頭含
在嘴裡,並同時前後吞吐,施展那出色口技,把肉棒吃得嗦嗦聲響,血液倒流,
雞巴亦迅速再次硬起。

  「妍姐在給強哥吹撩人啊。」剛才誰也做過的事,現在看別人表演,竟又份
外撩人。我感覺到大家的情緒都高漲起來。琪和儀兩對痴男怨女固然早像孖公仔
般不願分離,最出奇的是雪不知何時也站到平的旁邊,手兒不經意地揉著那處男
雞巴,表兄妹間亂倫並不可取,不過玩玩肉棒,應該亦無傷大雅吧。
 
  然後低頭一望,懷裡的小頑劣亦是看得著迷,我心中一動,從後把她抱著,
順手往胸脯一探,兩顆小乳頭早已高高勃起,發硬得有如橡皮,輕輕揉搓幾下,
環便回過頭來,嬌嗲的嚷了一聲老公,主動吻向我嘴。

  「果然是高手,才幾分鐘就把氣氛都掌握在手了。」我佩服強和妍的一對情
侶組合,瞬間便把所有人的情慾都牽動起來。想起來當年在曾先生辦的派對上,
他們何嘗不是每次都是主角?淫亂氣氛並不是堆砌出來的,下藥迷煙都是邪道,
真正的淫是要發自每個人的內心,像溶掉外殼般慢慢從裡面滲透,再一口傾瀉出
來,才最為令人陶醉。

  「嗯嗯...親我...」

  強和妍的淫穢,掀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慾望,我們圍在睡床邊看著兩人親熱愛
撫,自己也一起逗著身邊女伴,濃烈的性愛慾望在空氣中蔓延,大有戰事一觸即
發的勢頭。

  「妍,我受不了,先給我操一會。」強自稱勇猛,此刻亦拆服在妍的嫵媚之
上,舊同學溫文儒雅,給人高貴形象。可不要忘記過往在聯誼派對上,為了要躲
避中年醜男們的進擊,亦練得一身把男人挑逗得不能自我的好功夫。在男友求歡
之際,妍又突然說出令人意外的說話。她皺著眉頭,以苦澀聲線道:「你這個人
好過份,幾年沒見,一見面就要人家跟別人做,也不想想我是否願意,現在我吃
得正好味,又說要在大家面前操我,怎麼所有事都是由你去決定的?」
  
  「妍...」強顯得失措,不知道女友是否真的生氣。妍看到男人那迷茫表
情,彷彿捉弄了他,吃吃笑著:「跟你開玩笑的,不瞞你說,我現在也很興奮,
很想要男人,但剛才環妹說我們是姦夫淫婦,如果只是我兩個人做,又怎樣算是
姦夫,又怎樣算是淫婦呢?」

  強錯愕一下,完全忘記女友往年那要多清純有多清純,要多淫蕩有多淫蕩的
兩面個性。在你要把她跟別人換時她不肯,可是到你慾火難耐時,她卻主動投入
別人懷抱裡。

  妍以指頭悟住小嘴,在自言自語的詢問道:「聯誼派對不聯誼,好像欠了什
麼的。而且環妹也說的對,放大家鴿子,始終不是太好。」

  強失笑一聲,喜悅於女友的走出昔日惡夢,感慨說:「對了,我也忘了以前
妳是聯誼派對上的小魔女。」

  兩人相視一刻,忽然噗哧笑了出來,再互相凝望對方的臉,眼眸裡盡是無比
情意。
 
  看到這個情境,我心一片和諧,這個才是真實的妍,這個才是我真實的初戀
女神。

  「那麼,我是否應該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慾望?」妍嬌縱問道,強點頭回答說
:「當然,只有這樣才能活的開心。」

  「這樣啊...」妍考慮一陣,撥撥頭髮,轉過頭來跟女友說:「環妹,我
想跟妳一起玩,好麼?」

  「我不要!」環死命搖頭,妍知道妹妹膽小,也不強求,嬌媚一笑,轉向平
問:「好哥哥,剛才沒有給你,現在要不要跟我來?」

  平可以再得機會,當然是求之不得。可是正如世人所說,尋常美女是會令人
有操過痛快的衝動,絕色美女卻叫男人自慚形淫穢,反而不敢妄動。這時候的妍
風騷萬千,媚態盡現,輕擺著的美臀雪白渾圓,搖曳生姿,胯間小束陰毛柔順如
絲,性感標緻,誰可保證把雞巴插入這天上尤物的迷人小屄,是否會立刻一洩而
盡?以平這小處男的能耐,只怕不到幾秒,便會草草完事。

  「妍姐,我...」平猛吞口水,卻不敢走近。妍溫柔一笑,明白這亦是個
沒膽小青頭;把目光投到偉和俊身上。望著兩條大小各異的雞巴,眼波一轉,向
環詢問道:「環妹,妳剛才跟我說俊弟的大雞巴操得妳好爽,是不是真的?」

  環滿臉困窘,望我一眼,嘟起唇兒的不知怎樣回答,妍掩嘴竊笑,自行回答
說:「不用不好意思啊,妳姐姐跟那麼多男人玩過,當然知道大雞巴操得女人最
舒服,可是偉弟弟這根也不差嘛,很難選擇呢,嗯,人家兩根都想要!」

  說完妍牽動指頭,舊同學此刻猶如派對女主人,哪個敢不服從她的話,偉和
俊被點名徵召,琪和儀亦只好乖乖把男友奉上,妍輕拍強的屁股,好同學立刻識
趣讓出位置,好讓女友可以作一女二男的美妙演出。

  環剛才裝作淫蕩,大玩凰戲雙龍,到最後方知一切作假。而妍經驗豐富,昔
日派對上3P4P視作等閒。兩男走近,毫不猶疑便雙手各托一根,欣賞一會後
舔舔舌頭,張口含住,輪流在小嘴著吞吐,動作流暢而且大方得體。誰是真淫,
誰為假蕩,一目瞭然。

  「嗦...嗦嗦...」妍賣力吃著,把兩條肉棒吃得嘖嘖有聲。強多年未
見心上人替別人口交,神情亦顯得甚為激動。說實話強一向給我的感覺是多少有
點淫妻慾望,否則當年就是多麼生氣,也應該不會把妍帶到聯誼派對去。

  強看得投入,倒也沒忘掉留意其他人的狀況。他察覺到儀和琪目睹男友們被
一個條件比自己更好的美女服務,小嘴扁扁,流露出女性獨有酸味,也就走到兩
人身旁,溫柔地安撫一番。

  「怎麼了?在吃醋嗎?」強笑問,儀故作平淡的答道:「沒有啊,是我們批
准他們玩的,還可以計較什麼。只是我在想,偉摸過妍姐這麼漂亮的胸脯,下次
跟我上床會不會嫌我小。」

  「妳一點不小啊,哈哈。」強淫笑地伸手搭在儀的奶子上,事實除了妍外,
儀就是現場裡第二個大奶女生,C杯罩的胸脯如何算不上小。反而旁邊的琪在聽
見兩人對話後,就立刻以手掩起自己上身,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奶子實在平坦。

  強亦知道琪的煩惱,笑道:「妳的也很好看啊,不要收起來,讓大哥哥欣賞
欣賞。」

  「強哥,不要...」琪想作躲避,可這個小女孩躲過大色狼的動作卻又份
外撩人,這一避看得強慾火中燒,更是不肯放開。大導演李安說過每個人心裡都
有座斷背山,我只知道大部份男人都是天生的蘿莉控。

  「嗨,不要躲嘛,讓哥哥給妳檢查身體,靠嘩,真是毛也沒幾條,白白淨淨
的像個小饅頭。」強淫興大發,抱起琪的嬌軀把玩一番,手托起其左邊大腿就是
伸手抓著女孩陰戶,看到那無毛小屄時跟我反應一樣嘖嘖稱奇,細心地檢查當中
的一條裂縫。

  「強哥,你不能這樣的,我們說好...哎呀!」琪較有原則,剛想指正強
不能跟她們玩時,強己經以一貫男人幹了再說的強硬攻勢,中指往前一伸,直插
入小嫩屄裡去。

  「嗚!」琪慘叫一聲,強插入後驚嘆竟有如此緊窄的小屄,由於著實太緊,
嫩肉彷彿依附在指節之上不能動彈,小蘿莉痛得淚眼汪汪,令人心疼,無恥如強
,也只好連聲道歉:「對不起,我見妳男友是條大雞巴,沒想到妳那裡是會這樣
緊窄。」

  「強哥你好過份,我都沒說給你...人家今天才第一次...那裡還在痛
唷。」琪含住淚兒,咽嗚搖頭,女孩剛才強忍痛楚,被我操到一半便跟心愛男友
來了人生第一砲。俊不但雞巴特大,又毫無技巧,只懂橫衝直撞,窄狹小屄經過
巨棒蹂躪,痛得有如火灼,後來又給我強行轟進。休息一會,好不容易減退痛楚
,現在卻給強再一次硬闖,自然是慘上加慘。

  在強的心目中,會來聯誼派對中都是對性看得很開的女性,決不會有三貞九
烈,什麼不要和拒絕都是女人故作矜持的前戲手段,只要雞巴插入,最終還是大
雞巴好哥哥的給你乖乖叫床。可是他忘了今天幾位女生都是臨時拉夫上陣,本是
良家婦女,更不知這位事事見識廣博的琪是處女下海,一根指頭就把她插得如此
悽涼。

  琪這個表情我見尤憐,身邊的儀看到好友被插至落淚,亦是抱打不平的教訓
強道:「你怎可以這樣沒禮貌,不問就插別人小屄,這是非禮強姦啊!」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強誠心認錯,只是為怕弄痛女孩,指頭仍不敢
拔出,舊同學經驗豐富,明白女生在緊張時小屄肌肉僵硬收縮,是會顯得特別緊
窄,說到底琪連俊的大雞巴亦可以容納,區區一根指頭又算什麼?這無非是心理
問題罷了。

  強在安撫幾句後,便伸舌舔弄頂上鮮嫩豆芽,琪渾身一震,在痛楚中喘著急
氣:「強哥,不要...」 

  強笑說:「剛才澤也有親妳的陰蒂吧?妳就給他親,不給我親?不放鬆一點
手指是拿不出來喲。」

  琪滿臉緋紅,不懂回答。站在對面的環聽了也生氣地捶我胸口,我心想我給
琪親屄時妳也在吃俊的雞巴,還要津津有味,難不成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
燈?

  「強哥...不要...這樣很難受...」琪口裡說不,但經過強的細心
舔弄,愛液慢慢由深處溢出,小腰也輕輕擺柳。強見形態太好,指頭更開始抽插
動作。琪一貫的咽嗚呻吟,可叫聲當中又帶著紅心,似是享受多於痛楚。

  「嗚...強哥...手指可以拿出來就先拿出來吧...嗯嗯...這樣
很不舒服的...」

  「呵呵,真的嗎?但我覺得濕濕的蠻好受啊,真的要拿出來?」強知道痛苦
經已過去,現在是快樂時光,半帶取笑道。

  「唷...那等一下都可以...嗯嗯...現在沒那麼痛了...」

  而儀在旁邊觀看,近距離欣賞好友肉穴被指頭抽插,亦是興奮難當。女孩在
先前一戰盡享強的威猛,念念不忙,終於忍無可忍,扭著屁股輕撞強的肩膀,一
聲官人我又要,主動抬起陰部,展示那濕濘一片的兩片小唇兒。

  強淫笑一聲,來者不拒,儀沒有琪的緊窄,中門大開下輕鬆插入,盡情地把
其小屄挖得淫水四濺。

  「嗯...嗯...強哥...好舒服呦...挖深一點...裡面也很癢
唷...」

  「呀...呀...好哥哥輕一點......不能玩得太過份...嗯嗯
...好舒服...不要停...」

  強的指功跟我師承一脈,都是盡得派對上老淫棍曾先生的悉心傳授,功力不
相伯仲,剛才因為環的作假使我半途而廢,未境全功。如今由大師兄親自出馬,
把兩女挖得死去活來,總算是不辱師門。

  放眼一看,這邊廂偉和俊被妍親得飄飄慾仙,兩根肉棒硬如木棍,馬眼上的
液體流過不停。舊同學細悉心呵護,連袋子卵蛋也舔過乾淨,舒服得兩人猶如墮
進仙境,快要棄械投降,也顧不了男性尊嚴,連聲哀求,叫下凡天使饒其一條狗
命。

  「妍姐...不要這樣吸...我快要射了...」偉經過兩次射精,持久
力理應不錯,可亦難抵妍的魅力,舊同學托著龜頭,故意微微張開大腿,使小屄
兒半遮半掩,取笑說道:「現在射了,就沒得跟姐姐合體了囉?」

  偉看著一雙木瓜大奶雪白迷人,嶺上兩梅紅暈淡淡,腴美柔媚。如此人間極
品就在咫尺,沒有得操簡直比死更慘。喘著粗氣強行退出:「妍姐妳給我休息一
陣...十分鐘...不!五分鐘就好...我一定要操進妳的屄!」

  「小色狼!」妍嘻笑半聲,暫且放過男孩,專注於俊的大雞巴之上,看到巨
大肉棒強韌無比,禁不住讚佩說:「聽環妹說,你今天是第一次吧?怎麼那麼利
害?」

  俊不好意思的搖搖頭表示不知,妍撫著硬得發亮的大龜頭細心把玩,感慨的
說:「這真是所謂的天賦異稟,我跟那麼多男生玩過,也沒看過這麼大的。難怪
剛才環妹叫得那麼大聲,跟這種雞巴做愛,說不舒服是騙人的。」

  女友聞言,羞得以手掩臉,想說好姐姐妳要屌就屌,怎麼無情白事又來提起
我?

  妍雙眼含春,嘴角帶笑,主動安躺床上,嬌聲道:「好哥哥,來吧,讓我嘗
嘗的你的大雞巴會有多利害。」

  「妍姐...」俊戰戰兢兢地望著妍的身體,女孩緩緩張開雙腿,完全展露
那微濕陰唇。妍的小陰唇較薄,愛液也不像環般奔流,只潤澤地點綴在肉壁之內
,給人一種清新舒爽的感覺。

  俊經過兩次體驗,大致把握到操屄秘訣,很容易便把找到入口所在,龜頭對
準肉洞中間柔軟之處,在插入之前,妍居然像小女孩嘗試新鮮事般緊張:「等一
下,天哪,太久沒來了,我竟然有點心跳,強,我不許你看著我。」

  強說了聲好,我心想機會難得,不看的是傻瓜,然後妍又滿臉通紅的轉頭向
我說:「澤,你也不准看,環妹,給我閉著妳老公的眼。」

  「知道!」環醒目地回答,並在我耳邊小聲戲謔道:「姐姐緊張你唷,色老
公。」

  安頓好我倆後,妍才像收拾心神的鬆一口氣,準備迎接大雞巴的插入,兩人
吸一口氣,開始男歡女愛的性交行為。俊挺著肉棒,緩緩地向前推進,逐漸闖入
不屬於她女友的小屄裡。

  「呀!進來了...嗚...真的好大唷...都好像給你全部撐開了!」
妍閱人無數,本以為能夠應付,可亦驚訝於俊這雞巴的強大,她眉睫緊繃,抓著
床被的手兒甚為肉緊,幾乎是花掉全身氣力去迎接這巨大肉棒的入侵。

  「妍姐...好舒服...妳的屄好暖好舒服...」俊的龜頭受到寸寸肉
壁的親密迎接,舒爽得仰天長嘆。而妍亦咬緊牙關,美眸半閉,香唇間吐出陣陣
鶯啼,渾身的毛孔都在微顫。

  「還沒有全部進來嗎...我的天...你到底有多長...都要頂到去子
宮口了...唷呀...入...入到最裡面了...」

  環看在眼裡,想起剛才自己被插一幕,猶如身歷其境,掩著我雙眼的手亦徐
徐放下,改成放在自己腿間,捂著那快要流出的淫水。

  如此動人畫面,強固然是看到入神,而我亦是似曾相識,往年舊夢重現眼前
,第一次聽到強提到聯誼時的驚訝,第一次看到妍裸體時的震撼,與及知道二人
分手消息時的傷感,都一一彷如昨天的事。

  「我名叫黎卓妍,請各位同學多多指教。」

  「我當然認識你,你是強的最好朋友嘛。」

  「強有你這種朋友真好。」

  「畢業後很久沒見了,澤,你第一次來聯誼派對嗎?」

  「一起去米老鼠樂園嗎?嗯...好吧!」

  「這頂美妮的帽很可愛唷,在哪裡買的?」

  「剛才的煙花好漂亮,我好開心...今天不要回去了,好嗎?」

  「如果你以後認識了女朋友,會不會也帶她去參加聯誼派對?」

  「環是個幸福的女生,我不想她變成跟我一樣。」

  「真心告訴我,如果那一天,我們隨便一個說了喜歡對方,今天我倆會否在
一起?」

  「今晚當我一晚男朋友,讓我抱一個晚上,哭過痛快;明天以後,你就是我
好妹妹的男朋友,我再也不會對你有異心。」

  妍是我的初戀,亦是我第一個女人。曾經沒出口的一個愛字,在今生今世,
也不必再說。 

4 comments:

  1. 丁香成人社區,97色迷迷,境外成人網址
    成人交友社區,插插插視頻,成人床上小遊戲
    live173影音live秀,MOMO聊聊吧,赤裸網-AV成人網影院
    6655成人網站,色妹妹影院,AV成人電影在線免費觀看
    6655成人影院,帝國成人圖片,操我啦成人電影
    ut6655美女,色5252免費黃色網,操我成人電影絲襪黃色視頻
    6655人體,插插插視頻在線觀看,成人之美影院
    人人碰在線視頻,我就好色影網,夜射貓成人在線影院
    超碰人人碰視頻,蘿莉愛色圖,夜射貓成人在線視頻
    6655網址之家,H4610官網地址,巨乳波霸影院激情
    模特全透明內衣,小色哥黃色成人電影,澀澀片影院
    內衣秀露了毛,色吧圖片,成人淫狼AV影院
    內衣秀露了毛全透明,婷婷色播,女同激情舌吻視頻
    黃色視頻,狼國色人網,七八情色電影在線播
    735語音聊天,韓國情色短片,性愛技巧在線觀看
    妹妹情色電影,狐狸色成人網,七八情色電影免費下載
    免費裸聊的qq群,依依情色網,熟女人妻快播成人影院
    聊性的QQ群,免費成人在線電影,午夜成人色圖
    夏娃視訊,視頻裸聊,手機成人電影網站-咪咪愛成人圖片快播
    視頻裸聊網,在線色情電影,免費成人色情電影網站
    免費裸聊裸體色女觀看,亞洲色圖片網,色中色成人色情電影
    夫妻視頻的qq群,成人快播圖片,成人色情電影在線觀看
    mmbox視訊聊天,裸體交友聊天,淫色成人圖片
    韓國視訊,裸聊性交,東京熱色情網-全國最大成人色情電影
    ut視訊聊天交友網,美女QQ裸聊室,成人色情電影網址大全
    做愛裸聊室,在線色情網,成人色情網址大全
    免費午夜激情聊天室,快播黃色電影,成人色情影片網址
    誰知道裸聊的qq群號,ccc36快播,騎妹網電影
    歐美a片,美女裸聊視頻,魯大媽成人影院-SE情網站
    韓國a片,美女激情裸聊,天天情色網-騎妹妹網站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