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綠妻奴】十一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綠妻奴】十一 - powered by Discuz!
【綠妻奴】十一

                綠妻奴

作者:我并不色
2012/09/02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十一章

  那之後的三、四天裡,我都在床上想像著菲兒於學校體育館倉庫裡的那份淫
蕩,代入著嬌妻在那封閉環境裡表現出的淫亂嫵媚,在菲兒的蜜道裡發洩著佔有
慾,唯一遺憾的是,即便能讓路人隨意中出內射蹂躪的蜜穴,我也不得不戴上避
孕套菲兒才會讓我品嚐。

  星期五傍晚,我所在的城市已經顯露出初秋的氣候,太陽開始斜沉著最後的
餘暉,空氣裡帶著少許涼意,吹在皮膚上,不同於酷暑的濕熱,很清爽的感覺。

  拉著菲兒和小若,我被人羡慕的走在公園的石板道上散著步,當然,三人都
不約而同的有意躲著那晚陳胖子淫虐菲兒的那個偏僻角落,這就是所謂我們這個
特殊家庭內部的獨有默契吧!

  大約是走得有些累了,我們夫妻三人坐在木製長椅上小憩,不遠處是一對年
輕男女在打著羽毛球,說起來,那個年輕女子年長一些,大約二十七、八歲的年
紀,稍稍大於小若的肉體年齡,不過長得倒是很漂亮,短裙下美腿修長,乳型也
很正,仔細一看,是個十足的大美女。倒是那個年輕男子我最初以為是她的男朋
友,不過再細細分辨,發覺不過是高中生的年紀,大概是一對姐弟在晚飯後隨意
鍛煉身體吧!

  「哼,老公,又在偷窺別的女孩子了吧?」看著我心不在焉的望著那邊打著
羽毛球的美女,菲兒輕擰了我一下,嬌嗔著我不安份的眼神。

  「哪……哪有……只是我有些渴了……再找找有沒有賣水的地方呢!」我有
些尷尬的編著謊話搪塞著菲兒。

  嬌妻修長的媚眼盯了我一會,曖昧的笑了一下,沒有深究下去,倒是小若聽
到我渴了,有些關切的問道:「老公真的口渴了?那我買點水去吧!」說著還沒
等攔住她,小若就直接起身向遠處的一個小超市跑去,不過緊跑了幾步,又折回
來鄭重的囑咐著我和菲兒。

  「我不在的時候,老公和菲兒姐姐可不許偷跑做色色的事情哦!否則我不會
原諒你們的。」

  「哪裡會啊,再說這裡這麼多人,我們也不好意思吧?」我面紅耳赤的駁斥
著小若的妄想,這才博得了初戀情人的笑容。不過菲兒倒是眨巴眨巴媚眼,拉過
小若低聲說道:「小若妹妹,家裡的……避孕套用完了,你也一併去買點吧!」

  小若粉臉上一陣羞紅,這幾日她不知道我怎麼了,在一夜要折騰這對妻妾兩
三次,連帶著家裡每隔兩三天就要買來不少避孕套,害得小若都開始勸我注意身
體了。

  點點頭,再一次囑咐了我們不許偷跑後,小若便邁著美腿向遠處的小店快步
走去……看著小若遠去的倩影,我和菲兒只是十指倒扣在一起,默默地牽著手坐
在長椅上,居然不約而同的望著那對打球的年輕那女發起了呆。

  「哎呀……則寧,你往哪打啊?」年輕的美女帶著少許嬌媚的嗔怪看了一眼
那個少年的傻笑,只能無奈地走向遠處拾起被打遠了的羽毛球。

  「嘿嘿……對不起……嫂子……」

  聽了那個少年的道歉我才知道,原來他們不是姐弟,是嫂子和小叔子。

  不過看著那位大美女彎腰撿球,將短裙裡藏著的內褲稍稍露出少許的時候,
我和那個少年都將目光定格在了那個隱秘的部份。靠,原來這小子是有目的啊!
心裡默念著遇到了同道中人,我居然為這小小的豔遇興奮不已。倒是菲兒輕輕掐
了一下我的大腿,警告說:「哼,都有了我和小若,看看就算了,不許想著別的
亂七八糟的哦!」

  「哪……哪有啊……菲兒你誤會了……」我捂著通紅的大腿,呲牙咧嘴的申
辯著。

  年輕叔嫂繼續打著羽毛球,那位年輕的美麗嫂子球打得很好,動作嫺熟,步
伐輕盈,一雙美腿驅動著身體,帶著短裙飄飄然的飛舞在淡淡涼意的空氣裡,看
著令人賞心悅目。

  倒是那個少年,動作蠢笨、腳步僵硬,完全被他嫂子用高超的球技調動得手
忙腳亂、疲於應付,那邊一個高空挑球落點比較刁鑽,不甘心失敗的少年側著移
動幾步,想拼命救回來,沒想到腳下一滑,直接摔在了地上,樣子十分狼狽。

  「則寧……怎麼樣,沒事吧?」看到少年摔倒,大美女趕緊跑過來關切的問
著情況,少年傻傻的笑了笑:「沒事……嫂子。」

  「你可真夠笨的,那個球還接什麼呀?」

  「嫂子的東西,什麼我都喜歡,都要接住……」

  少年曖昧的話語讓大美女臉上微微一紅,拍了一下他的後背,嬌嗔道:「就
會耍貧嘴,下次摔死你得了。」

  「哎呦呦……嫂子……」少年忽然痛吟了一聲,嚇得大美女趕緊將嬌軀湊到
他身邊關心的詢問:「怎麼了?則寧……嫂子打痛你了?」

  「不是……嫂子……我這擦破皮了……」擼起褲管,少年把擦破皮的地方給
自己嫂子看了看。看到是皮外傷,大美女輕呼一口氣,轉而從短裙的兜裡掏出一
塊手帕:「嚇死嫂子了,我還以為起是扭到了,要是耽誤課那不就糟了。沒事,
嫂子給你用手帕擦擦。」

  少年一臉幸福的接過美女嫂子遞過來的手帕,看著少年的手不安份地藉機摸
著自己嫂子的雪膩酥手,遠處觀望的菲兒「噗哧」一笑:「呼呼,這個高中生居
然還對他嫂子心懷不軌吶!」

  看著那邊的景像,我也附和著笑起來。菲兒看著我終於露出了笑容,將粉臉
轉過來靠得很近,小嘴裡的呼蘭之氣都可以被我嗅到了。

  「哼哼,老公終於笑了,這幾日除了在床上折騰我們姐妹,就是憋著個臉,
菲兒最討厭這樣了,像這樣開心多好啊!」

  望著菲兒可愛的表情,我感激著嬌妻的關懷,慢慢地攬過菲兒的纖腰,將大
嘴直接貼住了菲兒紅嫩的朱唇,索取佔據了那誘人的芳澤……

  美好的時光也許是短暫的,而且在結束的時候也會帶著點異常的尷尬。小若
買回飲料看見我和菲兒黏在一起親吻的樣子,馬上將滿滿的可樂瓶砸在我的腦袋
上,帶著哭叫罵我是花心男,直到我和菲兒好言相勸,並且我承諾今晚第一個和
她做,這才讓小若平靜下來。

  星期五晚上的激情過去了,星期六的早晨,那個菲兒與體育教師約定好時間
的日子終於還是到了,不同於菲兒和陳胖子時期偷情時我的憤怒,這一次,摟著
小若跟著菲兒前往劉老師家裡的路上的時候,我的心中是懷揣著小小的期待的,
而且伴隨距離終點越來越近,我的這種期待和興奮居然也越來越強烈。這種我自
認為變態的心理,既不敢告訴前面的菲兒,也不敢告訴懷裡的小若,只能自己獨
自偷偷在心裡打碎,在心底慢慢地咀嚼品嚐這份新鮮而來的別樣興奮。

  今天的菲兒穿著雪白的薄紗連衣裙,修長的大腿沒有裹上以往炫耀菲兒嫵媚
的黑絲,而是選擇了嬌俏可愛的白色蕾絲長襪,配上乳白色的高跟鞋,讓原本就
雪膚花貌的菲兒顯得更加清麗可人。

  和菲兒約定好,我們現在在樓下等著菲兒敲門進入,而後嬌妻給我和小若留
門,等到雙方進入房間後再偷偷進入。

  沒有選擇一起進入劉老師的樓棟內,是害怕被在窗台上等待不及觀望嬌妻的
體育教師看到就不好了。看著菲兒高跟鞋踩著「蹬蹬蹬」的聲音上了樓,我才與
小若一起進入了這棟住宅樓。

  這應該是一所教師宿舍樓,不算新也不算舊,劉老師家在三樓,我們剛上到
二樓的緩梯,就聽到菲兒敲門的聲音。

  「誰啊?」

  「我呀,劉老師,小陳的家長。」

  菲兒和劉老師約定好為了避免鄰居懷疑,所以用這種稱呼來敲門。

  不一會門「吱呀」開了,只聽見菲兒的輕笑聲,而後就是劉老師迫不及待的
一陣興奮嘈雜的將菲兒讓進了屋內。

  大概門是由菲兒關的,仔細分辨,沒有關防盜門時候特有的上鎖聲,看來菲
兒是有意沒有把門鎖帶上,而是把門留給了我們。

  和小若緊上了幾步,本來用不著這麼早的,但是我已經有些等不及的把耳朵
趴到門上,在小若有些不解的目光中傾聽著裡面的動靜。

  「呀……劉老師,別這麼著急啊!」

  「叫我劉明就行了。」

  伴隨著坑坑巴巴的說話聲,是一陣衣料糾纏碰撞聲,估計是一關上門,這個
叫劉明的體育老師就已經忍不住開始對菲兒輕薄了。

  「啊……劉老師,不可以……這麼摸那裡……家裡有沒有人了?」

  「唔……沒了。我昨天給兒子臨時報了補習班,應該他已經出門了……這小
子,昨晚還在打遊戲,氣死我了。」

  聽著菲兒「咿咿、呀呀」的聲音,估計是劉明斷斷續續的在一邊親吻著菲兒
一邊在抱怨自己孩子的差勁,不過這時候我倒是一笑,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樣,什
麼時候都想著。

  小若滿臉有些不解的看著我的笑容,她往常都是看到我一臉怒氣的看著菲兒
被人凌辱的現場,今天好似卻不太一樣,與其說憤怒,倒不如說興高采烈、滿懷
期待的偷聽著菲兒。

  「劉老師,不要在這裡玩了……我們進屋吧……」菲兒媚得可以出水的聲音
輕嚶著建議,只聽到劉明一陣喜不自勝的回應:「好,好……我們進屋吧!」

  「呀……不要這樣抱……好丟人……」

  我隔著門只聽到菲兒的一聲嬌呼,急得我抓耳撓腮,真的想看看做什麼,但
是偏偏厚重的鐵門沒什麼縫隙,讓我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裡面只傳來一陣劉明得意的大笑聲,隨即笑聲慢慢減弱了許多,我猜是兩人
一起進屋關門了。大約隔了一兩分鐘,客廳裡已經聽不到什麼動靜了,我拉著小
若才慢慢地扒開鐵門,一起進了屋。

  劉明的家是這個城市教師宿舍的典型佈局,我曾經去過一個朋友家,也是這
樣的格局,兩室一廳一廚一衛,兩個臥室一大一小,正好容下三口之家,客廳不
算太大,也不算小,大概整個房子有65平米左右。

  房屋內裝修得一般,看得出是那種普通工薪階層,較大一間臥室的木門留了
一道微微的縫隙,從那裡透出來斷斷續續的曖昧聲音。

  「啊……劉老師……不要這麼舔……好癢……身體都……熱熱的了……」

  「菲兒……你真的好美……上次……都沒吃夠……」

  我拉著小若憋住興奮,慢慢無聲的踱到木門邊上,透過縫隙,正好可到臥室
內的全貌。

  一個不算小的臥室內,菲兒半坐在床上,主動後仰著身子,用小手支撐住身
體,挺著一對飽滿白皙的巨乳,連衣上身的扣子被劉明早就扯開了。此時只見他
全然不覺後面的情況,只貪戀著菲兒嬌嫩的乳頭和軟膩的乳肉,一張大嘴在上面
肆意地裹咂著口水,來回親吻舔舐著菲兒乳暈週邊的風景。

  嬌妻憋著通紅的媚臉,修長的美目也看到了門縫裡透過的人影,向我投來一
個誘惑的笑容,伸出一隻小手主動拍著劉明的腦袋:「啊……舔得人家……好舒
服……劉老師……好棒……菲兒身體……好舒服……好熱……」

  雖然知道這是菲兒激起我妒意與快意的小把戲,不過我還是忠實的反應出了
慾望,看著嬌妻與其他男人的放蕩行為,我下身瞬間就支起了一個小帳篷,連小
若都沒來得及像往常一樣為我手交服務,此時這個小妮子也是滿臉羞紅的直直盯
著屋內菲兒的淫蕩動作,半張著小嘴,呼著熱氣,用小手搭在下巴下,滿眼的驚
奇。

  口水攪拌的聲音不斷從菲兒的雙乳上傳出來,吻了好長一會,劉明才抬起頭
看著菲兒小巧乳頭上沾滿了自己的口水,發出一陣得意的淫笑,彷彿欣賞自己剛
剛辛苦完工的藝術品一樣志得意滿。

  菲兒原本只有我才能享有的巨乳上佈滿著其他男人亮晶晶的涎水,嬌妻卻毫
不在意,慢慢地把雪膩的手指伸向劉明胯下,輕輕玩弄著對方的睾丸,媚笑道:
「哼!一見到人家就這麼好色,就知道欺負妃菲的身體,都沒問人家這幾天過得
怎麼樣。」

  「啊……對……對不起……菲兒……我……一見到你就迷得神魂顛倒,把什
麼都忘記了。」

  「哼,根本沒有把妃菲當回事,不理你了……不許你碰菲兒了。」菲兒一噘
小嘴就要扣上連衣衫的扣子。

  看到眼前的大美人不給自己了,急得劉明笨拙的跪在菲兒腳下把住她的美腿
乞饒:「對不起……菲兒……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原諒我吧……求求你
了……我現在不能沒有你……說實話,這幾天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沒有你,我
活不下去了。」

  靠,只是和菲兒玩過一次足交,發生過一次肉體關係而已,這姓劉的就這麼
沒骨氣的徹底投降了?

  不過雖然吐槽著劉明,我心裡也承認,菲兒肉體那誘惑至極的魅力,恐怕是
嚐過一次的男人都不甘放棄的,都想著無時不刻的據為己有,完完全全的霸佔住
那具嬌嫩白皙的香軀,將自己的慾望可以隨自己的喜歡發洩進去,讓那紅嫩嬌俏
的嘴唇盡情地發出被自己蹂躪後的呻吟歎息,看著嬌媚的臉龐被香汗潤濕,拼命
甩著長髮在自己身下獻媚。

  菲兒帶著促狹的表情看著劉老師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間,忽然「噗哧」一笑,
果然天性頑皮可愛的菲兒還是忍不住這種場面,直接嬌滴滴的發著銀鈴的笑聲:
「呼呼呼,劉老師你傻傻的好可愛,菲兒怎麼會離開你呢?笨蛋。」

  菲兒又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劉明的睾丸,微微咬著小嘴,側著烏黑的長髮,
用狹長的美目透著大膽赤裸的挑逗望向了劉明。

  「哦……好啊……妃菲,你敢耍我!」舒爽的輕歎了一聲,劉明也反應過來
自己被菲兒戲弄了,佯裝生氣,直接撲向了菲兒,一把將嬌妻壓在了床單上。

  「呀……」菲兒嬌哼了一聲,卻主動分開修長纖細的美腿,讓劉明粗重的身
子直接壓在自己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上。

  「呀……劉老師……你好色……那裡……都硬梆梆的……頂得……菲兒……
好難受……」菲兒修長的媚眼閃爍著羞澀,小嘴輕吐著曖昧的字句,臉上的表情
卻沒有一點點不悅的神色,反而寫滿了與情郎相會親昵的興奮。

  我摟著小若的纖腰,隔著門縫頭看著屋內。這一次離得太近了,在別人家偷
窺自己嬌妻和別的男人調情,我死死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兩耳裡都
是我心臟的跳動聲,看著菲兒此時的嬌媚,原本的妒意之下竟然還有個聲音由小
到大,由弱到強:『上啊!快上啊!幹死菲兒,幹死菲兒這個小賤貨!』

  心底變態的喊聲漸漸蓋過我的理智,我不知道該如何抑制住它,稍一放縱,
這種快感就傳染我的全身到處都是,深入骨髓,讓我舔著乾澀的嘴唇,帶著津津
有味的態度看著菲兒的婉轉淫媚。

  我還咀嚼著心裡的陰暗,等到把注意力轉移到眼睛上的時候,發覺劉明已經
脫下自己的褲子和上衣,赤身裸體在菲兒身上磨蹭著自己黝黑的身軀,笨拙的躊
躇著,不知道該拿菲兒薄紗連衣裙怎麼辦才好。

  「傻瓜啊,掀開裙子就好了……妃菲……妃菲沒穿內褲來的。」

  什麼?聽了菲兒的淫亂話語,我心裡一驚,菲兒這一路居然都只靠著那短短
的裙襬遮掩隱秘的下身?怪不得一路上有好幾個小青年不懷好意的對菲兒指指點
點,我還以為是以往貪圖菲兒美貌的流氓而已,可沒想到是他們看穿了菲兒的淫
蕩,在那取笑嬌妻的輕薄。

  屋內的劉明不會理會這些,聽了菲兒的提醒,趕忙用大手掀開裙襬,早已分
開的雙腿將粉紅的蝴蝶蜜穴的小口徹徹底底地暴露給了劉明,隨著呼吸,那緊緻
的小口輕輕喘著帶著甜腥的氣息,好似在對著劉明說:請讓你的大肉棒進來吧!

  劉明的牛眼蹬得大大的,完全被眼前美麗的淫靡景色吸引住了,微微向前俯
下身子,一口咬吸住了菲兒的蝴蝶蜜口,拼命地吸吮起來。

  「啊……」一陣悠揚的呻吟聲,菲兒微微收緊雙腿,稀疏體毛覆蓋的下體已
經被劉明的大腦袋填滿,那張剛才還在裹吸乳房的大嘴此時又在猥褻著菲兒的蜜
穴口,菲兒敏感的體質果然這時候又一次的體現出來了,不過短短的幾十秒,就
可以聽到劉明吸吮菲兒下體的清晰響聲。

  劉明吸得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急促,菲兒搖晃著纖腰,小嘴裡的呻吟聲也是
越來越不知羞恥,她早就忘記了自己的丈夫在看著自己的醜態,現在的嬌妻,已
經暫時完全沉溺於肉體的歡愉之中,其它一切的一切都已經不再重要了。

  聽著菲兒愈發放肆的淫浪叫聲,劉明還傻乎乎的想抬起頭去看看菲兒怎麼樣
了,沒想到大嘴剛剛離開菲兒的蜜穴口,嬌妻便帶著一連串的高亢叫聲噴出了大
股的甜腥蜜水:「啊……啊……啊……」

  居然只是被別的男人用嘴吸幾下,菲兒就高潮了!

  抖動著大腿和纖腰,菲兒氣喘微微的吐著熱氣,修長的媚眼有些空洞的看著
天花板,大概是高潮噴射的快感太過強烈,菲兒一時間居然失神了。

  看著菲兒嬌美的臉龐有些呆滯,早就按捺不住慾望的劉明不管這些,直接雙
手把住菲兒的大腿向外拉扯,將蜜穴口張到最大,用粗大的肉棒抵住菲兒的蝴蝶
穴口,重重的吸了一口氣,虎腰一挺,大肉棒直接頂入了菲兒的蜜穴內,又一次
開始姦淫起我的嬌妻。

  「啊……不……好大……」被猛地插入才緩過神來,不過為時已晚,菲兒小
手蜷縮在身體兩側,搖晃著秀髮,小嘴抿緊著,忍住下身的痛楚,媚眼微微望向
我這邊,有意識的把那種嬌羞可憐的媚態讓我看個滿。

  「啪……啪……啪……」大概是忍耐的時間長了,劉明劇烈地挺動著肉棒,
帶著清脆的節拍撞擊著菲兒的肉體。

  那種淫蕩的聲音是黑黑的睾丸陰囊拍打在菲兒的雪臀上所發出的獨有聲音,
這份獨特的節奏震盪著空氣,刺激著的我鼓膜,一點點地霸佔住了我的腦海,讓
我滿腦子都是菲兒被人又一次玷污所帶來的變態快感。妒意還剩下幾分,憤怒?
早已經被興奮沖得一乾二淨,煙消雲散。

  「啊……劉老師……好厲害……你真棒……就這樣……往裡些啊……對……
就是那裡……」

  菲兒修長的媚眼望著門口,塗著粉紅唇膏的小嘴不住地帶著呻吟的嬌喘指揮
著對方玩弄自己的身體。劉明如同耕地的壯牛一樣,帶著自己犁具一樣的肉棒,
在菲兒這塊美麗的土地上辛勤的勞作開墾著,播下淫穢的種子,收穫的則是嬌妻
無盡的嫵媚。

  「妃菲……你的……那裡……我一直想……幹成……我肉棒的形狀……但是
怎麼每次……嗯……不管……我怎麼用力幹……用力姦……都還是那麼緊啊?」

  笨拙地感歎著菲兒蜜道的緊緻,劉明的話卻讓菲兒的小臉愈發染上濃重的櫻
紅:「啊……不要用……這樣的說法……好丟人……」不過雖然小嘴裡吐露著羞
澀,但是菲兒的下體卻沒有示弱,反而搖擺著纖腰,收縮著下體的緊湊,又拼命
地夾了夾劉明的肉棒,讓腔道內緊湊的膣肉繼續逼仄著插入自己深處的陰莖。

  被菲兒的動作刺激得抖了個激靈,劉明彷彿瞭解了菲兒的曲意迎奉,伸出大
手一把摸上了嬌妻晃動不已的巨乳,揉捏出自己喜歡的形狀,讓菲兒的在床上的
嬌喘聲愈發淫媚急促。

  改變了一下玩法,劉明慢慢地搖晃著屁股,用肉棒抵住菲兒腔道深處的子宮
口,他當然不知道菲兒已經懷孕的事實,仍然毫不憐惜的用龜頭旋磨著嬌妻的子
宮頸,彷彿要用那鑽頭一樣的肉棒將菲兒的子宮口徹底鑿開,大敞著迎接向蜜道
插入的男人肉棒的侵略。

  蜜水不住地從兩人交合處飛濺出來,四散飛舞著打濕了胯下的床單,兩人都
忘情地嘶喊著投入到了性愛大戰,沒有注意到門外一對眼睛在仔仔細細地窺視著
他們的偷情交配。當然,我和小若也被臥室內菲兒與其他男人過份投入的這份淫
蕩徹底迷住,目不轉睛地品味著菲兒犧牲肉體帶來的這場情愛直播。

  就在我和小若還在全神貫注地看著屋內的好戲,卻不想裡屋的門忽然打開,
一個大概十四、五歲模樣的少年打著哈欠,無精打采的瞇著眼睛走進了客廳。

  客廳裡自然已經可以清晰聽到自己父親臥室裡傳來女人別樣誘惑的呻吟聲和
男人粗重的喘息聲交疊在一起的緋色交響樂,但是更讓少年驚訝得合不攏嘴的是
眼前兩個陌生人,一男一女居然趴在自己父親臥室的房門口正偷窺著裡面!

  小若最先反應過來,拉了拉我,還在津津有味地觀看菲兒被人壓在身下姦淫
著的我還有些不耐煩的轉過眼,看到少年驚訝的表情,我們三人同時愣住了,彼
此都不知該說些什麼。

  「你……唔……」少年剛想開口,還是小若急中生智,一把從我的懷裡衝出
來,張開小嘴一下吻住了少年的薄唇,讓少年瞪著驚訝的神色,活生生將「你」
字後面的質問驚叫都吞入了肚裡,嘴邊傳來的,是一絲帶著舒爽的感歎聲。

  小若已顧不上此時背後我的目光,櫻唇帶著強勢侵略的味道佔據著少年的口
唇,為了軟化對方的抵抗,雅若還伸出舌頭主動地與少年糾纏在一起,發著低沉
的「滋滋」聲。

  我的兩個嬌妻居然在我眼前同時與一對父子出軌偷情!眼前淫靡的刺激帶給
我神經強烈的興奮感,太陽穴鼓脹著。聽著臥室裡傳來菲兒陣陣魅惑放浪的呻吟
聲,看著小若捧住少年的下巴用嘴唇與對方傳遞涎水的淫亂姿態,我肉棒頂得褲
子鼓鼓的,咽著大口的口水,嘴唇卻乾得發裂,一陣躁動狂熱不住地從我心底湧
入大腦,讓眼睛裡都冒著迷紅色。

  「啊……好厲害……頂死菲兒了……啊……」臥室裡傳來了一陣菲兒急促的
浪叫,小若卻一直與少年在濕吻,原本少年驚訝的目光漸漸變得頹軟下來。

  看到少年似乎不再掙扎,雅若慢慢地鬆開櫻唇,兩人帶著粗喘分開的雙唇間
掛著晶瑩的銀絲。大概這是那位少年的初吻吧,不過自己的初吻能夠送給雅若這
樣的大美女,我想那位少年也沒什麼可以遺憾的了。

  「小弟弟,姐姐漂亮麼?」

  「漂……漂亮……」

  「那和姐姐親親,舒服麼?」

  「嗯……舒服……」少年直直的點頭,早就不管屋子裡自己父親的鼻息聲夾
雜著不知姓名的女人的甜膩嬌吟,一門心思的盯著眼前媚笑著的大美女。

  「嗯……還想和姐姐做更舒服的事情嗎?」

  「想……想……」少年呆呆的點著頭,眼睛一刻也不離開雅若精緻的臉龐。
看著少年傻傻的樣子,我倒還覺得這對父子真的挺像的,見到美女就全都傻掉,
很容易被美女用姿色就控制住了。

  「那好,答應姐姐,不許出聲哦!姐姐保證讓你舒舒服服、快快樂樂的,好
不好?」

  「嗯……好……我不出聲……我聽姐姐的……」

  看著少年完全聽從自己的操控,雅若回頭望了我一眼,看到我沒什麼反對的
意思,於是拉過少年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而後主動騎在少年的胯上,摟住對方
的脖子在他耳鬢邊吹著氣。

  「弟弟,一會呢……姐姐要脫下你的褲子,讓你的肉棒好好地進入一個緊緊
的小洞……就是女生愛愛的地方……是第一次麼?」

  「是……是的……可是……姐姐……我好怕……」

  雅若溫柔的微笑了一下,摸了摸少年的短髮,像是母親又似情人的安慰道:
「不要怕哦!相信姐姐……不過……不論怎麼舒服,都不許喊出來哦!否則漂亮
的姐姐再也不給弟弟親親,愛愛了。」

  少年笨拙的點點頭,表示一切聽從雅若的安排。我此時站在門縫邊,雖然震
驚於雅若的決定,此時也沒有反對的立場,如果雅若不去吸引少年的注意力,恐
怕真喊出來也會讓菲兒前功盡棄吧!只是小若這還是第一次出軌啊,在此之前,
小若那溫柔可人的身子可都是我一個人的禁臠。

  我還在懊惱著小若的出軌,就著臥室內菲兒的陣陣浪叫,小若已撥開短裙和
內褲,拉下少年的褲門,開始用白膩的小手套弄起少年的肉棒,讓對方硬直到最
大狀態。

  「弟弟,這樣……感覺怎麼樣?」

  「啊……不知道……姐姐……我就感覺……下面脹脹的……」

  「那……弟弟,你平常不自己擼麼?」

  「姐姐……不要……這樣……什麼叫擼?」

  我靠,不是吧!這都眼看著是初三高一的年紀,居然不懂得擼管是啥意思?
我可是從小學六年級就知道擼管,後來跟當時的小若說,還讓她幫著我處理過幾
次呢!

  「呼呼,弟弟好可愛……居然不知道麼?就是手淫啊!」

  少年看著雅若那誘人犯罪般的笑容,原本漲紅著的臉有些尷尬,揮動手解釋
著,不經意間有幾下甚至打到了騎在他胯上的雅若的飽滿的大胸上。

  「不……不是的……爸說了,手淫對身體不好,男人在十八歲前不忍著點,
以後要減壽的。」

  小若聽少年的辯解,「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吧嗒」一下俯身親了一口少
年的側臉,嬌聲調笑道:「弟弟你好可愛!呼呼,吶,相信姐姐,男孩子愛愛是
不會減壽的哦!來,讓姐姐親自告訴你,愛愛是很舒服的事情哦!」

  看著少年憨直的點點頭,雅若媚笑了一笑,轉身望了一眼我,杏眼裡寫著一
絲抱歉,之後不再等我的同意與否,直接抬起翹臀,慢慢地扶住男孩的肉棒抵住
自己的美穴口,深呼了一口氣,美臀一沉,直接吞入了少年稚氣未脫的肉棒,重
重的坐了下去。

  「啊……唔……」少年和小若同時歎息著。大概是害怕少年的聲音被臥室內
聽到,小若趕忙又吻住了少年的嘴唇,濕吻著慢慢扭動纖腰,在少年的胯上搖晃
著身體將性愛的快感一點點的傳遞給了少年。

  客廳裡,小若和少年的性器剛剛交合在一起;臥室內,菲兒一聲高過一聲的
媚浪哼吟又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轉身望去,菲兒那雙裹著白色蕾絲長襪的美腿早
就死死地纏住了劉明的虎腰,纖腰扭動,帶動著巨乳搖曳不已,秀髮散落在床單
上蜿蜒蔓延,粉紅的小嘴大口地吐著興奮的喘息聲,表示著高潮快感的來臨。

  「啊……啊……好棒……要飛了……妃菲……要飛了……啊……快……頂進
來……頂死我吧……啊……」

  「妃菲……我真的……要射了……唔……你……夾得太緊了……」

  「啊……射……射進來吧……快一點……快一點哦……狠狠地……射進妃菲
的子宮裡……讓妃菲給你生一個……聰明的……可愛的……女兒……以後……讓
我們的女兒……給你……做老婆……啊……」

  菲兒淫亂的對話做著催情劑,助推著在自己蜜穴口上不住挺入肉棒的黝黑體
育教師的慾望升騰。劉明的一雙大眼珠似乎都要蹬出眼眶,看著菲兒身下極致的
淫媚,這位早年喪妻的體育教師終於被菲兒緊湊的膣肉徹底擊垮,肉棒重重地一
挺,直接「噗哧哧」的將濃密的精液裹拌著菲兒清澈的淫水,一起射進了菲兒的
子宮內,那裡,還孕育著我和嬌妻共同的後代。

  臥室內的瘋狂剛剛稍稍平息,體育教師便一頭悶倒在菲兒的巨乳上。菲兒喘
息著仰躺在床上,還保持著美腿夾住男人身體的淫亂姿勢,無力推開趴在自己身
上昏死過去的劉明,只能高聳的胸脯急促的上下起伏舒緩著肉體的疲憊。

  大量的魔法能通過菲兒的子宮吸收進入我的體內壓縮為了靈能,不過就在我
還吸納這邊傳遞過來的能量的時候,身後的小若卻又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悠長
呻吟聲來刺激著我的耳鼓。

  菲兒的結束,小若的開始麼?

  苦笑了一聲,帶著從菲兒那接過來的變態興奮,我轉身帶著那不同於以往的
眼光,欣賞起了自己另一位嬌妻在我面前近距離的出軌淫蕩……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