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9, 2012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4章)「不安之旅」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4章)「不安之旅」

               祝珺安好

作者:祝君好
2012/09/1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04章)「不安之旅」

*************** 珺明視角 **************

           (出差前的那天在家樓下)

  一眨眼,出差的那一天終於都要來了。而之前我在每一天都會有意無意、明
示暗示地告訴老公,我真的很希望他會陪我一起去,但是老公的答案一直保持不
變,不是說去了就不能賺錢就是說要照顧自己的家人。我真的很想告訴老公,我
此時真正需要的並不是錢,而是他的關懷,可是我真的說不出來。

  之所如此,是因為我根本就找不出恰當的理由告訴老公。我真的很想告訴老
公:「我現在正被自己的上司——禽獸梁健威脅,他拿了我擅用公司的資金和假
借高級職員的名義買了單位要求和我發生了不道德的關係。所以我真的希望你能
夠和我一起去打消他的念頭。」當然,我沒有這樣做,要怪就能夠怪自己粗心大
意,居然讓他給抓住了這個把柄。

  儘管那天在梁總編的辦公室被他威脅要我和他發生進一步的關係,我在報社
都要時時刻刻迴避著和梁總編的眼神,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接觸。自此之後,即使
梁總編有意無意地在報社的每一個有可能的角落性騷擾著我,我都要強忍著臉上
那些無法拭去的淚水和心中那道無法治愈的傷痕。

  每天下班回家,我眼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就在自己的身邊,而自己卻覺得他與
自己的距離好像被逐漸拉遠,再加上這整整一個禮拜都要對著昨天曾經在我的身
體上「如狼似虎」地蹂躪著我的梁總編,現在的心情實在是不怎麼好受。

  就在去機場之前,由老公用的士送我去機場。也就只有那段時間是我和老公
在出差之前的最後一段只有屬於我們的「二人世界」。

  「老婆,老婆……」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開著車的老公彷彿一直都
在叫喊著我。

  「怎……怎麼了?老公。」

  「這應該是我問你才是呢,你是到底怎麼了?最近這幾天我都看你不太像是
平時的你呢,本以為你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感到有壓力。不過你不是說要升職麼,
那是好事才對嘛!如果你去訪問的時候是這副嘴臉的話,那別人不是以為你不情
願和他說話麼?還是說,你現在生氣了?」想不到遲鈍的老公這個時候還是注意
到了我,即使是那麼一句話,卻使我冰冷的心重新溫暖起來。

  「是……是麼?我只是想事情吧了。我在生你的氣呢,又不跟我一起去。」
當然,我真的不願意老公知道這次出差做的訪問只是一個幌子,而最主要的目的
是梁總編希望能夠藉此來佔有我。這時候我的心情簡直就是七上八下,老公在我
耳邊說什麼我都已經沒有再認真聽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就來到機場了。我之所以覺得時間過得快,並非因為
與老公相處的時間少,而是因為來到機場,就意味著一隻只懂得「吃人」的豺狼
在守候著。

  「珺明姐,珺明姐……」在我下車後把行李搬出來之際,就聽到一把少女的
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裡面。我從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慧瑩。

  「你怎麼來了?你今天不是要回報社麼?」

  「我今天休息去送表哥表嫂子他們旅行的,本來打算走的,剛好就看到你下
車了,於是就來跟你打個招呼。我還有時間,不如就讓我送你進去吧!」慧瑩說
著便對我做了一個可愛的微笑。看到她的微笑,我心情也一下子沒有剛才那麼糾
結了。

  「嗨!」這個時候,老公也注意到了慧瑩,連忙轉過身來對慧瑩打招呼。

  「你好啊!珺明姐,這位是……」

  「他是我老公,叫楊正銓。」

  「哦,你好啊,正銓哥。」慧瑩同樣對老公做了一個微笑。不知道怎麼的,
當我看到她對我老公做同樣的微笑的時候,我的心裡就開始感覺不太舒服……

  機場的大堂一如既往地人多。來到大堂之後,我就收到了梁總編的電話。

  「珺明啊,你來了麼?我想你想得好苦啊!想到之後的三天我們都要朝夕相
處,我真的是樂壞了。哈哈……」聲音的那頭充滿了猥瑣的笑聲,即使在人來人
往的機場大堂裡,慧瑩就站在一個離我很近的地方,我仍然可以感覺背上透出一
絲絲的寒氣,直到無助的絕望。

  「我……我已經到了。」我還是強忍著自己的心情,盡量把語氣變得和平時
一樣,避免被慧瑩發現我有什麼不妥。

  沒過多久,根據我們的約定與梁總編會合了,我們更找了一家機場內的餐廳
坐下。隨後,當聽到機場的廣播之後,就看見梁總編各自拿起自己的行李,作好
登機的準備,而慧瑩也向我道別了。

  我看著慧瑩離去的背影,而自己的老公又堅決不在自己的身邊,心想和眼前
這頭豺狼呆在一起的時間就要來臨了,眼睛裡真的有想哭的衝動。不過機場畢竟
人多,梁總編也不太敢亂來,我就和梁總編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通過安檢後進入
候機區。

*************** 慧瑩視角 **************

            (機場大堂的出入口)

  不知道自己剛才裝出來的樣子會不會騙到珺明姐呢?昨晚在報社裡,不知道
是幸運還是倒楣,我居然發現了一件不應該看到的事情。我當時忘記了拿一些十
分重要的文件,於是返回報社,誰知道經過總編室門口發現有光透出,我就好奇
走過去瞧瞧。不看還好,當我看到了之後,把我嚇得六神無主。我很清晰地看到
珺明和梁總編在總編室做著一些既不可告人又不堪入目的事情。

  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什麼回事,我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種男女之
間的事情。我想不到的平時一向潔身自愛,我一直視為榜樣的珺明姐居然不知道
何時和梁總編那種男人搭上了,著實令我看走了眼。難怪平時梁總編經常有意無
意都靠近珺明姐或者叫她進辦公室裡面,很可能在裡面經常做一些「不能見光」
的事情。

  我一邊看一邊害怕,怕的不是他們所作的事情有多噁心,怕的是自己會因為
緊張過度而尖叫出來。要是被他們發現的話,我可不知道要往哪裡竄。

  不過珺明姐今天好像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看見他的老公也沒有注意到有
任何不妥,看來她也蠻會裝的。想必珺明姐肯定藉著這一個禮拜出差的時間瞞著
老公和梁總編當起了「臨時夫妻」。

  想到這裡,想了想剛才見過珺明姐的老公,還真的替他不值呢!自己的老婆
在外面和別的男人幽會,而自己卻被蒙在鼓裡……我一邊想著,一邊走出了機場
的自動玻璃門。

  本來打算想打車走的,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間居然一輛的士都沒有,
好不容易等到一輛,居然被剛剛出來卻站在我前面的人給截住了。

  「怎麼還那麼倒楣的?」我自言自語道。

  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響起了車的喇叭聲,當我回頭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
一輛的士就停在我的後面。

  「你應該是珺明的同事吧?」我看著一個男人走下車,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就
是剛才和珺明姐一起的男人——她老公。

  「原來你還在,我還以為你早就走了呢!這個時間珺明姐已經上飛機了。」

  「嗯,對啊……」就這樣我們之間沉默了一陣子,他又繼續說道,「對了,
珺明在報社裡是不是一直都很忙的?」

  「珺明姐雖然和我們都是一樣,不過她在報社的時間比我長,所以很多時候
總編都會很放心把工作交給她的。」

  「那她最近是不是特別多工作做呢?或者這麼說吧,她是不是因為工作大,
壓力比較大呢?」

  「那……那倒沒有。其實平時的工作也是比較繁忙的,畢竟我們報社的人數
不是十分足夠。特別是出外取材或者出差訪問的時候,經常都要一個人做兩三個
人份的東西,那才是夠嗆的。」

  本來作為老公的他想知道自己老婆在公司的情況是比較正常,不過這樣一直
問下去都是圍繞在報社的時候。尤其他問的過程,雙眼的眼神好像在告訴著我他
不得不要知道一樣,根本正過程給我的感覺就不是在和我聊天。

  本來以為他沒有發覺自己老婆在報社的情況,而珺明姐這個人城府又不淺,
看來這個表面看上去老實的男人還是能夠察覺到什麼。要是我告訴他真相的話,
又好像太過有點愛管別人的事;要是不告訴他,良心又有點不太舒服。

  「不好意思,問了你半天,還以為你想要坐的士呢!雖說這個時候很多的士
都會來這邊載客人,不過從機場出來的旅客實在是太多了,的士有點供不應求。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坐我的的士,一邊走一邊說的。」我都還沒有反應過
來,他就已經把副駕駛座位的門打開了,還用手示意我坐進去。他這份過度的熱
情使我無法拒絕,只好恭敬不如從命。

  離開了機場,是一條兩旁生長著茂盛樹木的柏油路。路面兩旁是深坑,供路
人使用,路面基本上都可以說是筆直的。

  從剛才就專注開車的他終於都發話了:「不好意思,我們剛才在機場說到哪
裡?」

  「……」聽到他這麼問,想到居然還有人會惦記著剛才說過什麼,我真的想
笑出來呢!想不到他外表老實,原來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珺明姐的老公真是有
趣,可惜的是珺明姐現在已經和情人在飛機上了。

  「怎……怎麼了?我說錯事情了麼?啊,對了,我剛才是在問珺明在報社裡
是不是忙得喘不過氣呢!」

  「嘻嘻。」

  「你笑什麼?我又說錯了什麼?」

  「沒……沒什麼。只不過我覺得你說話的時候,表情和語氣實在太認真了,
難怪珺明姐會喜歡你了。」

  「是……是麼?」

  我轉過去看著他,他雖然眼睛還是看著前方,不過從表情上看來有點覺得莫
名其妙,的確說明了他不太會與別人相處,尤其是對著女孩子。

  「如果我有什麼說錯的話,那我先道歉好了。我剛才已經說過了,珺明姐最
近的工作的確是很忙,總編經常都找她去採訪或者取材的,而且回來之後還要整
理資料和寫稿子。尤其是出版的時候,要是不認真寫的話讀者又會覺得無趣,不
買來看;要是認真寫的話,不眠不休地做,恐怕要完成也很困難的。」

  「哦……」由於紅燈的關係,他在把車子停下來之際又開始沉默不語了。要
是平時和我同年的人,我一定會覺得很沒趣,不過他這樣我倒是覺得很有趣。

  「對了,倒是你說說珺明姐平時是一個怎樣的人。說實話,她在報社一直都
很照顧我,我經常都幻想著將來能夠成為她這樣能夠獨當一面的女強人。但是我
平時都是在報社裡見她比較多,不知道她下班回家後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哈哈哈……說實話,她在家裡也是一個『女強人』啊,不過是『強硬』的
『強』。我知道她在很多方面都是很優秀的,不過呢,在家裡老是『強』要我做
這些、做那些。總的來說,在家裡有時會像公主一樣的存在。哈哈,但是儘管如
此,她從來都沒有罵過我,總是對我、對家人都很溫柔,在我心中可以說是完美
的……」

  「嘻嘻……」從剛才還一直保持沉默,然而當說到珺明姐的話題的時候就好
像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不管是什麼,只要有關珺明姐的事,他都好像很興奮,
那確實是證明了他真的很關心珺明姐。我心想,要是以後我的男朋友或者老公都
對我這樣就好了。

  「又怎……怎麼笑了?」

  「沒事,沒事……嘻嘻……」

  聽到我的笑聲之後,他好像知道自己剛才說得太多了,一臉窘迫地繼續看著
前方,當換成綠燈之後就馬上開車。他的反應在我意料之外,也正因為如此倒是
我始料不及的。說實話,他總體來說給我的印象真的不錯,雖然說三十出頭的男
人,卻也有著這般可愛的一面。

  突然,就在我看著他表情的時候,同時也看到一輛重型貨櫃車就從旁邊的馬
路向這邊衝過來……「小心啊!」我用盡自己全身力氣對著他說,只是說時遲那
時快,剛說畢,我就已經看到巨大的「身影」逐漸逼近,隨之而來的是車尾箱被
貨櫃車撞擊的那一下巨響。與此同時,車子也被撞得一直打橫直走和「轉彎」。
由於貨櫃車本身的重量和衝力,我們這部顯得十分渺小的的士就這樣因為慣性而
撞開防護欄,掉進了深坑裡面。

  此時此刻的我除了感覺到猛烈的震動之外,身體還因為震動而出現劇烈的疼
痛,尤其是車子掉下深坑的一剎那。與此同時,我以為自己就這樣死掉的時候,
一雙粗大的手抱緊我的頭,而他結實的胸膛正緊緊地貼近我的身體。

  從掉下去之後,車子門上的所有玻璃同時都發出破裂的刺耳聲。然而,破碎
之後而飛濺出來的玻璃居然沒有多少打在我的身體上,估計都是被他用身體給擋
住了。我儘管身體很痛,也勉強能夠活動。當我把全身力氣抬起頭的時候,只看
見他頭上有不少玻璃碎和流淌著不少鮮血,我心裡害怕極了。

  「正銓哥,正銓哥,醒醒啊,不要睡了!正銓哥,正銓哥啊……」我居然很
自然地對一個剛剛認識的人叫出了「正銓哥」來。當然,我那時也是十分勉強,
沒過多久我也漸漸失去了意識……

*************** 珺明視角 **************

             (在機場的候機區)

  我和他都坐在候機區的長凳上面,只是我和梁總編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珺明啊,你就真的那麼怕我麼?我總感覺你一直都是在逃避我似的。別擺
出那種臉色嘛,既然我和你都已經有過身體上的親密接觸了,你還怕什麼呢?」
說畢,梁總編還把手伸進鼻孔裡面挖鼻垢。

  這裡是機場的緣故,到處都是吵雜聲,他說話的聲量加大了好幾十分貝。正
正就因為他這樣,旁邊的人可以聽得清清楚楚。接著他還拿出手機給我看一些東
西,不看的話都不知道,原來他給我看的是一些照片,那些照片全都是他凌辱我
的當日,在我醒來之前把我的衣服脫掉拍下來的。

  「說實話,你這些照片真的是越看越好看,在這麼多女人的身體之中,我覺
得你這種人妻就是我的至愛。說實話,自從那次和你親密完,看著你這些照片,
我回家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槍呢!」這個禽獸為了讓我靠近他,居然還大聲說著這
種話,完全不顧及自己在什麼環境裡。我為了讓他閉嘴,只好坐到他的身邊。

  「就是嘛,這樣才乖啊!哈哈……」梁總編說罷,還伸手到我的臀部後面撫
摸著。幸好我今天穿的是厚厚的褲子,他沒有多少感覺,我的感覺也好了許多,
至少從心理上或許會好一點;還有那些椅子都是靠背的,要不然我後面的人就全
看到了。

  過了一段時間,梁總編的手機響起來了。

  「喂,我是《新才日報》社分社的總編梁健,你是許先生對吧……我們現在
已經在候機區了,你什麼時候過來啊……哦哦,好的好的,那就再見了。」掛上
電話,他把頭放在離我只有幾厘米處的地方,用那依舊滿是噴出臭氣的嘴對著我
說。

  「珺明啊,等一下劉怡星先生的秘書許先生就會過來接我們,我們會乘坐龍
先生的私人飛機去他那裡。」他噴出的口氣不管呼吸多少次都覺得想吐。不過話
說回來,總覺得劉怡星對我們這些記者實在是太過好了。

  「私人飛機?我們不是坐航空公司的班機麼?」我的聲音開始顫抖,除了怕
他之外,還忍受著他的蹂躪。

  「說實話,我都有一點覺得愕然,不過既然人家盛情難卻,我們就只好欣然
接受好了。嘻嘻!」梁總編的手又開始不安份地在我整個臀部上遊走,不過動作
還是不太大,總之他就想在任何地方無時無刻地對我進行性騷擾。

  真的過了一會,一個穿著整齊西裝的男人走過來搭話:「您們一定是梁先生
和郭小姐了。我們總裁叫我來接兩位上飛機的,如果兩位已經準備好登機的話,
請跟隨我來。」接著我們兩個就隨他走。

  真沒有想過原來機場居然還有一個私人飛機的出入口,正因為如此,這邊基
本上都沒有人過來,漸漸地覺得連自己走路的聲音都迴響著整個機場。

  接著穿過一條十分狹窄的道路,就可以從機場的窗口玻璃看到外面有一部小
型的飛機停在機場的一角落裡。

  從美觀上看來,私人飛機畢竟沒有大型的看起來夠氣派,不過登上了飛機之
後,站在通道兩旁居然各自有兩名,一共四名臉上帶著笑容甜美的空中小姐向我
們打了一個十分熱情的招呼,簡直給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進入機艙內更加發
現「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電視、上網寬頻等等一應俱全,再加上寬闊的空
間,即使沒享受過,只看一眼,也已經知道這根本就是頭等艙的貴賓式享受。

  不過說實話,我到現在為止還是摸不著頭腦,為什麼我們只是普通的記者,
而劉怡星卻好像對待貴賓一樣對待我們。只是,我根本無法體會這種享受,也不
想再理會那麼多不合理的事實,只因我身旁有一隻隨時都露出尾巴的豺狼覬覦著
我的身體。

  「兩位請!」許先生招呼我們在一個獨立的房間中坐下:「飛機將會立刻起
飛,如果兩位還有什麼需要準備的話,可以吩咐那四名龍先生的隨行空中小姐或
者是本人。」

  「好的。」

  「這個房間真大呢……」梁總編環顧四週,發出感嘆聲。不過除了他之外,
我也是嚇了一跳,能夠住在飛機上的房間簡直是有生之年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

  「這個房間是當初龍先生購買的時候要求設置成這樣的,目的是為了更舒服
地工作。畢竟龍先生真的很忙,呆在飛機上的時間比留在家的時間都要長。別看
這個小小的空間,龍先生每次留在飛機上的時間都超過十個小時。可以這麼說,
這裡已經成為了龍先生另一個家了……咳咳……不,不好意思,我失言了。

  由於行程大概是四、五個小時,兩位可以在這裡稍作休息,前面這一部是最
新的液晶電視,可以同時收看各國的新聞頻道又或者是股票行情,如果兩位需要
上網的話,我們這邊還設有WiFi,不過請在起飛或者降落前關閉掉上網服務
就可以了,打開的話會影響我們的運作。

  而房間旁邊還設有一個簡單的洗手間供兩位使用。至於這裡有兩張單人床,
平時龍先生在這裡休息或者工作的時候會把兩張單人床併在一起,如今因為沒有
別的房間可供兩位使用,所以只好委屈兩位共用一個房間了。對了,飛機除了前
面的駕駛區之外,其它地方兩位都可以去,有時候坐著疲勞可以四週走走的。」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的許先生,居然連氣都可以不呼吸一口,果然是經驗豐
富。

  「已經沒有問題了。對了,許先生,我們得到龍先生這樣的服務,是不是會
太奢侈了?而且龍先生對其他記者都是這樣麼?」梁總編繼續問道,不過我完全
搭不上嘴,也不想說話,畢竟我真的想快點去到酒店,快點到三天之後,就可以
回到老公的身邊……

  「不會太奢侈的,這是龍先生指定兩位乘坐他的私人飛機。如果沒有其它問
題的話,我不打擾兩位休息了。如果有事的話,兩位可以到外面來找我們,我們
隨時都可以為兩位服務。那我先失陪了。」

  等許先生走了之後,房間中就剩下我和梁總編兩人了。我看見梁總編首先做
的就是把自己帶來的行李打開,然後從裡面把需要用到的東西拿出來設置好、放
好。無可否認,他要是在不猥瑣的情況下,記者的工作倒是挺專業的,可惜江山
易改,秉性難移,他這種猥瑣的中年男人根本不可能不吃「嫩肉」的。

  「珺明,你也快點把要用到的東西整理一下比較好,我們這次去真的不是玩
的。」梁總編說罷,又把他那副油頭粉臉轉過來:「當然,如果你喜歡玩的話,
等到了酒店之後我再和你玩。嘻嘻!」

  由於飛機開始準備起飛,我們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扣好安全帶,防止起飛時
的震動。不過說實在,私人飛機的起飛相比起大型的航空公司的飛機震動相對偏
大,我差一點就承受不了了。就在飛機起飛之後,我們也開始回到各自的行李中
整理。

  然而我想到,真的很難以想像在這三天裡和一個大色狼住在同一間酒店,要
是熟睡之後,他真的走過來侵犯我,那我那時候怎麼辦?此時此刻我真的嚇得冷
汗差不多給擠出來了。不過我現在只是「肉隨砧板上」,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

  我一邊整理自己的東西,一邊觀察著梁總編,他好像在自己那邊整理著他的
東西,而且就算他想在這裡對我進行非禮的話,也是不太可能,畢竟這裡是別人
的地方。就在我鬆懈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我背後把手伸到前面來,一下子
抓住了我的雙峰。

  「不……不要啊……」但理性還是告訴我,這裡是別人的地方,要是我隨便
大叫的話,萬一被別人走進來看見了這等糟事就麻煩了,所以我盡量壓低了自己
的聲線。

  「珺明啊,我已經很久沒和你親熱了,這幾個小時的時間還是很漫長的呢!
要不我們先在這裡繼續上次還沒有完成的事情,好麼?」聽到鎖門聲之後,梁總
編的雙手已經起勁地搓揉我的雙乳,我來不及反應,外面的衣服早已經被梁總編
拉上一半,我只好用盡自己的力氣把它拉回去。他雙手搓揉我雙乳的力氣實在是
太大了,捏進去的時候還使我的呼吸開始變得困難。

  「不……不要……真的不要……這裡是龍先生的地方,在這裡做這種事情實
在是不太好啊……」我最不願意發生的事終於都發生了。想不到梁總編竟會無法
忍耐自身的慾望而在這裡向我出手。而且不管我如何掙扎,他都不願意放開我,
看來真的想在這裡繼續上次的事情。

  「嗚嗚……不要啊……要是他們來了怎麼辦?」

  「我剛才不是已經把門給鎖上了嘛!而且一般來說他們也不會進來的。本來
我應該把這件東西在酒店中拿出來給你玩的,不過現在倒好,給了我們一個更早
的機會嘗試一下。」與此同時,梁總編從口袋拿出一條塑料陽具擺在我的面前,
還開始用力解開我的皮帶,準備脫下我的褲子。

  「哇!」我嚇得不由得驚叫了一聲,那個聲音可以說十分巨大,迴響著整個
房間。

  「請問有什麼事情麼?」門外可以聽出幾下敲門聲和許先生的聲音。

  「沒有任何特別的事情,你可以回去工作了。」梁總編用了一種近乎自己就
是老闆對員工的口吻說話。等到聽見許先生的腳步聲遠去,然後他再次把頭扭過
來,向我噴出異常臭味的口氣。

  「哈哈,這種命令別人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來吧,珺明,不要抵抗,乖乖
戴上這個啊!哈哈……」他或許已經知道了我其實和他有一樣想法,都不願意被
別人知道我和他在房間內到底在做些什麼,正因為如此,他才如此猖狂。我為了
保護只有我自己、我老公以及將來我懷胎後剛出生的寶寶才能碰觸的地方,盡自
己的可能抗爭到底。

  但我是一個弱質女子,又如何能夠和男人拼力氣,雖然過了一段時間,不過
我的褲子最終還是被他脫了下來。就在脫下的瞬間,我還因為褲子的脫落而絆倒
在地上。而梁總編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一把揪起我的褲子就往別處扔,連
帶鞋子和穿在腳上的襪子也被他甩開了。而我現在除了上衣暫時來說還完整無缺
之外,下身就只剩下一條內褲遮住對女人來說十分重要的部位。

  「你的皮膚真是保養得非常好。」說罷,梁總編一把抓起我的雙腳,擺在自
己的鼻子上嗅,接著還把我的腳放進自己的嘴裡舔。我當然不忘反抗,所以用盡
全力用腳一下子踢在他的鼻樑上,痛得他哇哇直叫。

  「我操,哇……痛死我了!你這個婊子,真的是敬酒不喝喝罰酒了是吧?不
要忘記你還有那些證據在我手裡。你居然敢反抗我?你相不相信我真的拿這些東
西去告發你!」我當然知道他手上持有證據,不過我真的不能讓那裡失守。

  「嗚嗚……梁總編,你……你要怎麼樣都可以,但是那裡真的不可以……」
我是極不情願說出這種話來,不過為了能夠換回那裡的和平,我只可以向梁總編
「卑躬屈膝」。他聽罷,本來臉上扭曲的樣子一下子變成了猥瑣的笑容。

  「珺明啊,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那就不要怪我了。哈哈……」看來我的話對
於他的疼痛還是挺有效果,可以看出他的鼻樑已經紅出一大片,看樣子雖然那是
很痛,不過他居然忍住了。他挪開放在鼻樑上的手,取而代之的是繼續抓住我的
腳踝,繼續用他那腥臭的嘴巴舔著我的腳趾,我當然覺得十分難受,不過真的無
可奈何。

  「把衣服給我脫了,快!」他的聲音比起剛才又開始重了許多。

  過了一會,敲門的還是許先生:「兩位,你們沒事麼?是不是飛機的不穩定
令兩位遭受碰撞啊?要是真的話,我為這件事感到十分抱歉,只好請兩位暫時在
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並且扣好安全帶,這樣可以確保兩位的安全。」

  「沒事,沒事,只不過是晃了一下,不要緊的,你還是繼續去忙吧!」梁總
編再次打發了許先生。

  「不要……這裡真的不可以這麼做,要是他們進來了看到我這樣,可真的不
好……嗚嗚……嗚嗚……」

  「不可能,我已經離不開你的身體了。你要是乖乖的自己脫下的話,還可以
保持衣服的完整性,要是我強來的話,那可不敢保證了。況且你還有那些玉照在
我手上,難道你就以為我真的不敢把照片寄給你老公麼?你要是在繼續這樣大聲
叫喊的話,我就可要動粗了。」

  現在的梁健已經變得失去了全部的理智,可以說陷入了瘋狂的狀態。而看著
他的我,不僅僅擔心著自己。而且房間裡就只有我一個人,外面的人就算知道我
在裡面被強暴,也不可能及時進來阻止我。即使如此,我也不可能令他這樣的禽
獸行為繼續下去,我必須要在他侵犯我之前阻止一切的發生。

  「不要啊……不要啊……啊……誰過來救救我啊……」我沒有理會壓在我身
上的梁健,因為我真的沒有辦法了,我希望許先生和那些服務員聽到叫聲的話,
可以馬上走過來。

  突然,我被梁健用粗壯的大手掌掩著嘴巴,與此同時,他也對我身下唯一的
遮羞布進行撕扯。一段時間之後,我已經沒有力氣,躺在地上的我氣喘吁吁,而
梁健也不好過,不過他畢竟是男人。

  「哈哈……好,這裡畢竟也沒有酒店舒服。要是你敢耍我,我就讓你知道我
的厲害,懂麼?」梁總編一下子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種猥瑣的臉孔居然突然
說出了逼人的氣勢,這使我真的一下子變得十分焦急。

  我看著滿臉猥瑣笑容的梁總編把那條假陽具放回包包之後,呆呆地坐在這個
房間離梁總編最遠的一張凳子上,看著眼前的梁總編,不斷撫摸著胸前凌亂的衣
服。雖然這次是倖免於難,但是想來真的是因為自己說錯了話而導致漫長的噩夢
就這樣開始了……

                (待續)

5 comments:

  1. 免費在線交友聊天室-大秀聊天室你懂的
    聊天室哪個黃-午夜秀真人視頻聊天室
    聊天室哪個好-午夜秀視頻聊天室
    寂寞交友富婆聊天室-午夜秀聊天
    真人美女視頻互動-三色午夜秀
    同城視頻聊天室-三色午夜秀聊天室
    台灣真人視訊聊天-午夜秀聊天室
    免費成人視頻FC2-名都視頻聊天室
    成人視頻在線視頻-白領夫妻聊天室上演色情夫妻秀
    免費成人視頻-台灣愛妃網視頻聊天室
    免費視頻找女人聊天-聖愛天堂網聊天室
    美女全裸視頻-遼河聊吧視頻聊天室
    製作視頻的免費軟件-人人免費在線聊天室
    FC2免費共享視頻-鶴聊聊天室
    免費聊天視頻-免費祼聊聊天室
    免費成人視頻在線-鶴聊文字網
    免費視頻找女人聊天-愛車聊天室
    視頻下載網站免費-私密自拍視頻通道
    聊天室VIP破解版-cc聊視頻聊天室
    國外視頻網站-聊聊語音聊天網
    免費視頻聊天網-同志視頻聊天室
    在線視頻網站你懂的-今生有約聊天室
    視頻真人秀網站-視頻聊天室黃色視頻
    真人裸體視頻網站-我要聊天網
    真人秀多人視頻-情感視頻聊天室
    真人表演視頻網站-要秀視頻聊天室
    真人裸體聊天視頻-約會團視頻聊天室
    真人女裸體視頻-可視語音視頻交友中心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QQ秀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女人坊美女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繁星網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聊天室-揭秘激情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聊天室破解-網聊娛樂網
    真愛旅舍視頻破解-免費SM視頻調教聊天室
    真愛旅舍破解-心意吧視頻聊天室
    視頻聊天網,視頻交友,真人勁歌熱舞-真愛旅舍
    美女視頻聊天交友-秀色直播娛樂頻道
    寂寞聊吧直播間-萬人開心聊天室
    寂寞男女e夜情-蘋果視頻聊天社區
    找寂寞女人qq群-99語音聊天室
    午夜美女裸體聊天視頻-鳳閣聊天室-美女視頻
    寂寞找人聊天直播間-MV免費視頻聊天室
    158視頻聊天-愛碧聊聊天室
    對對碰視頻聊天網-社交視頻直播社區
    美女視頻網站破解-聊聊視頻聊天室
    QQ聊天交友網站-聊聊語音聊天室
    同城免費交友網-陌生人視頻聊天網站
    免費寂寞交友聊天視頻-視頻聊天網站你懂得
    寂寞富婆同城交友-激情聊天網站
    寂寞美女qq-在線視頻聊天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