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綠妻奴】十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綠妻奴】十 - powered by Discuz!
【綠妻奴】十

                綠妻奴

作者:我并不色
2012/08/2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十章

  帶著一股霉味的體育倉庫內,菲兒抬著自己被濁精玷污後的黑絲美腳,刻意
地在眼前的男人面前炫耀著,俏皮的扭動了幾下腳趾,帶動著美趾縫隙間的黑絲
料上濃稠的精液反襯出一股說不出的淫亂。

  小腿和腳踝處也落滿了斑駁的黃白精斑,菲兒精緻的面容上還掛著誘人的笑
容,看著黝黑高大的體育教師喘著粗氣,等待他下一步的動作。

  我站在門外向內偷窺,剛才心思都被小若的手吸引過去了,這時候才想起來
一個問題:菲兒為什麼這次要先給他足交啊?不是用子宮吸收魔法能的麼?這樣
做不是浪費了一波魔法能麼?

  把疑問拋向了小若,對方眨眨杏眼,低聲解釋道:「老公,現在菲兒姐姐和
過往不同了,老公是成年的靈能體,對於魔法能的純度密度什麼的沒有不適感,
但是菲兒姐姐現在肚子裡可懷上了老公的孩子,孩子是幼兒靈能體,對於魔法能
的要求就比較高了,太純的、密度太大的魔法能孩子是吸收不來的,就是強行吸
收也容易損壞還在發育的靈能體。」

  「所以菲兒是想先看看對方魔法能的純度?」

  雅若點點頭,同意我的猜測:「而且菲兒姐姐先讓那個體育老師射過一次,
也是避免一會吸收的時候一次噴出的魔法能太多,靈能吸收過量傷了孩子。」

  母親的考慮總是以孩子為第一位的,怪不得菲兒那麼努力誘惑著對方,原來
是為肚子裡我們的孩子著想。想到這我倒暗自鬆了口氣,剛才菲兒那嫵媚誘惑的
表現真的嚇到我了,比以往更主動的神態害得我以為菲兒真的喜歡上了出軌的感
覺,恢復了前世的記憶,知曉了我們的過去。

  心底對菲兒的感情現在已經割捨不下了,剛才我內心的興奮已經讓自己恐懼
於打開了一個潘朵拉魔盒,如果菲兒更是如此,那我真的不敢想像我們的未來。

  心裡雜七雜八的亂想一通,室內似乎也平靜了好一會,我還在奇怪裡面好長
時間沒什麼聲音了,倉庫就傳出來一連串的對話。

  「呀……呼呼……又大了呢!」

  「妃菲小姐……你真是太迷人了!」

  「哼,就知道說好聽的。人家都讓你舒服了,開始你卻只知道用肉棒在人家
的腳上蹭來蹭去,人家的感受你就不管了?」菲兒嘟囔著小嘴,嬌嗔著粗獷黝黑
的高大男子的粗魯簡單。

  「對……對不起,是我剛才最後的動作弄痛你了?」

  「哼,就知道說對不起,那你要怎麼補償妃菲呢?」菲兒瞇著修長的媚眼,
向劉老師遞去了曖昧的眼神。

  「那……都聽妃菲你的……你要我做什麼都行……」體育老師愚笨地向菲兒
表著忠心,即使在外面我也能感覺到菲兒那雙藍色的美瞳已經勾得他三魄盡失,
完全成了嬌妻肉體的俘虜。

  「幹什麼都行?哼哼,可不許抵賴哦!」菲兒嬌俏的略微歪著腦袋,看了眼
前男人臉上忽然冒出的緊張,「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行啦行啦,看你緊張的樣子。你過來,」菲兒坐在跳馬上,掀起短裙,將
兩隻修長的美腿分開大半:「幫……幫我把內褲脫下來。」菲兒漲紅著粉臉,小
聲的啟動著櫻唇吩咐著體育教師。

  對方的情慾大概又被菲兒的挑逗惹出了七八分,鼻孔開始帶著粗氣,木也似
的隨著菲兒的話靠近了我的嬌妻,一雙大手滿滿攀上了菲兒白膩的大腿根部,帶
著少許顫抖,摸到了菲兒的隱秘地帶。

  「啊……你……你在做什麼啊?不要那麼摸啊……」

  「對……對不起……」男人看到菲兒的責怪,嚇到手一下不敢輕易動了,不
過又仔細觀察了一下菲兒的反應,發現嬌妻只是小嘴呼出的氣息加重了一些,狹
長的美目半瞇著,一臉的享受模樣,頓時安心了不少,動作又大膽了一些。

  「妃菲……你的內褲……好像都濕了。」慢慢地抓住內褲的兩角,男子緩緩
地從嬌妻圓潤細膩的大腿根部的裙底下褪出內褲,不過因為菲兒是劈著腿,所以
內褲只出來一點就再也拽不下來了。

  「啊……不……不要說……好丟人……」菲兒聽到對方說著自己下面的情況
覺得有些難為情。一直以來菲兒的敏感體質,只要外界一丁點的刺激,下面的小
嘴就似決堤一般汩汩不止,大概剛才足交的刺激讓菲兒也興奮了不少,蜜唇外已
經分泌出了很多蜜液了吧!

  菲兒這時也發現自己腿分得太開,內褲脫不下了,只好稍稍併攏了雙腿,方
便黝黑的男人將內褲順著美腿的方向褪下。中年男子剛才還在苦惱,看到菲兒的
曲意順從,趕緊主動操控著菲兒的一條美腿,慢慢地把內褲拉出,將褲底已經染
濕的白色蕾絲內褲掛在了菲兒一隻腳踝上。

  內褲褪盡,菲兒那粉嫩的蝴蝶蜜穴就盡數暴露在此時已經被淫慾佔滿的高大
體育教師的雙眼前,微微張翕著猶如蝴蝶羽翅的粉色唇瓣,似乎就像菲兒的身體
在對他訴說著慾望的懇求,懇求那支粗黑的肉棒儘快的搗入緊湊的蜜口,填滿這
具精美肉體內部的空虛寂寞。

  「你……真美!」男子咽下了貪婪的口水,目不轉睛的盯著菲兒蝴蝶粉穴,
用眼神視姦著嬌妻魅惑的肉體。

  「不要一直盯著看啊……好丟人……」菲兒用小手捂著櫻紅的粉腮,假意說
著害羞的情話,但是下體的一雙美腿卻仍舊保持者M型的敞開,讓中年體育教師
可以隨意地欣賞秘處誘人的風景。

  嬌妻蜜穴的粉紅色微微著重了一下,大概是蜜唇興奮充血的緣故吧!體育教
師看到了此處的淫靡,大膽地主動用手撥拉著陰唇,帶著挑逗戲謔的意味玩弄起
了菲兒的陰蒂和外陰。

  「啊……不……不要這麼玩……」

  大股的淫水不受控制地從菲兒的小穴口裡流出,「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
面上,不一會就在跳馬下隨著男子手指的動作形成了一小撥水漬,讓本來就有些
密封沉悶的體育倉庫裡飄散著淡淡的淫水味道——那是菲兒清澈汁液的氣味。

  嘴裡說著不要,修長筆直的美腿卻分得越來越開,為體育老師手指猥褻自己
蜜唇提供著方便。看著體育倉庫裡此時的淫亂,我也不顧上小若舔舐著手掌上我
射出的濃精的誘惑動作,眼睛死死地盯著倉庫裡。

  如果是一個月前,我此刻心中肯定滿是憤怒,但是此刻,除了那男人天性的
嫉妒之外,還有一個讓我自己都覺得害怕的興奮感在驅使著我盯著這一切,這慾
望的解放讓我既感動恐懼,但更多的還是對菲兒被人姦淫獲得變態快感的那種欲
罷不能。

  頹軟的肉棒再一次挺立,低頭一看,雅若已經又將小手開始慢慢套弄上我的
肉棒。我的小若啊,難道你是真讓為父在你的手上精盡人亡麼?

  菲兒在倉庫內的叫聲愈發淫亂急促,男子的手指已經不再單獨滿足於玩弄菲
兒嬌嫩粉紅的蜜唇,而是帶著一絲絲粗暴的開始快速在蜜道裡插動,帶出一波波
的淫水四濺,不少甚至都噴到了他自己的褲子上。

  「不要……不要繼續這麼玩了……給妃菲肉棒吧……求求你了……」

  終於熬不住下體的空虛,菲兒勉力地張著美腿,用小手抓住還在肆虐自己蜜
穴的手指,狹長的媚眼帶著祈求憐憫的神色,嬌楚可憐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體育教師的內心黑暗大概被菲兒這種刻意軟弱激發出了大半,淫笑了一聲,
從菲兒的蜜穴裡抽出手指,在菲兒的媚哼聲中把掛滿淫液的手指在嬌妻眼前晃了
晃,隨後遞到了菲兒的櫻唇邊。

  讀懂了對方的肢體語言,菲兒斜著向我這邊望了一眼,隨後半瞇著修長的美
目,張開檀口,伸出美舌裹住沾滿自己蜜穴淫液的兩根手指,將它們全部讓進自
己溫軟的口腔內裹吸起來。

  看著菲兒咂舌有聲的探著俏首裹吸著男人的手指,我的下體又膨脹了一圈。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覺得菲兒在和別人交合中已經望向我們這邊好幾次了,雖
然以前也有這種情況發生,但絕對沒有這次如此之多,彷彿菲兒在有意地把這種
淫亂的氣氛傳染給我,刻意地來刺激著我的心理一樣。

  「老公,現在菲兒姐姐懷了你的孩子,為了給孩子足夠安全的靈能,菲兒姐
姐需要提高補充給老公的靈能純度,這樣就可以把節省下來的靈能分給孩子了。
而高純度的靈能提煉需要興奮度和妒意同時迸發,所以這次菲兒姐姐有意的在刺
激著你心裡的妒意,以後還會有很多這樣的情況出現呢!」也許是察覺到了我內
心的疑問,雅若一面保持著小手緩慢套弄的速度,一面將小嘴放到我耳邊吹著氣
給我解釋著。

  我微微喘著粗氣,對小若的話不置可否,轉過頭繼續盯著菲兒他們。此時我
已經無暇去判斷嬌妻行為的合理性,只是內心深處的一個陰暗的角落,竟然稍稍
有了渴求觀看菲兒與體育教師下一步動作的願望。

  「嗯……滋……」將男人手指上自己的淫液舔得乾乾淨淨的菲兒砸吧了兩下
小嘴,將最後一絲帶著蜜穴汁液的口水吞下去之後,修長的媚眼開始閃爍著慾望
的誘惑,朱唇輕啟吐出了懇請交配的祈求:「求求你……插進來吧!裡面……好
空……好癢……」

  搖晃著坐在跳馬上的美臀,菲兒用小手繞到自己美妙大腿的下端,端起這雙
美腿向外分到盡可能的大,把原本藏在粉嫩蜜唇遮掩下的小穴口都露出來,拉扯
到了微微成為條形的形狀,隨著自己的呼吸,有節奏地翕張著淫靡的節拍,彷彿
在向眼前的男人招手一樣說著:「快來幹我吧!快來幹我吧!」

  黝黑的體育教師也早就有些等不及了,向前動了一下步,用肉棒直接抵住了
菲兒的蜜口,忽然想起了什麼,傻乎乎的問起了嬌妻:「那個……不戴套……行
麼?」

  看著眼前男子的愚笨,嬌妻「噗哧」一聲笑出了來,帶著嫵媚十足的腔調嬌
嗔道:「傻瓜,當然沒關係啦!趕快……趕快插進來啊!」說罷這句話,好似有
意的想刺激著我的妒意,略微偏過頭看著遠處在門縫裡偷窺的我,媚眼眨動著繼
續引誘著男子,歎出一連串的淫詞。

  「快……快一點哦……人家……就喜歡大肉棒插進來……無論是誰的肉棒,
只要能插進來……都可以佔有妃菲的小穴……成為她的主人哦……都可以佔領妃
菲的緊緊腔道……玩弄她……蹂躪她……淫虐她哦……所以呢……快一點……快
一點進來吧……求求你……啊……」

  聽著嬌妻淫亂的祈求,體育教師再也按捺不住,把住菲兒纖細的腳踝,粗黑
巨大的肉棒直挺挺地插入了緊密溫潤的蜜道內,衝破層層膣肉的阻礙,一下貫穿
進入菲兒的腔道深處,惹得菲兒淫詞的結尾的帶上了陣陣舒爽聲音,歎息著空虛
被填滿,慾望被滿足之後的得償所願。

  看著菲兒又一次的被陌生路人插入,我內心湧出的不再僅僅是憤怒,更多的
是興奮、期盼,妒意的本性仍舊存在,但他已經不再是第一位了。

  察覺到我的轉變所透出的興奮,小若的手指又一次加快了速度套弄起肉棒,
不過雅若也聽到了倉庫內菲兒的媚吟,自己也忍不住哈著腰,一面幫我手淫,一
面也跟著觀看起了倉庫內的性愛大戰。

  「啊……好……好厲害……挺得好棒……」

  菲兒小手努力地分張著美腿,小嘴不再閉合,而用櫻唇吐出一串串的呻吟,
附和著男子抽插的節奏;原本白膩光滑的肌膚此時已經染滿了櫻紅,帶著絲絲的
細汗,把菲兒本就如雪的膚色顯得更加晶瑩剔透,嬌俏可愛。

  拉扯著腔內的膣肉,男子低頭看著粗黑的肉棒不斷進出粉嫩的蜜穴口,每一
次退出都毫不留情地扯出充血興奮的膣肉和帶著淫靡氣味的汁水,等到下一次進
入時候又狠狠地將這一切都塞回去。

  「菲兒……姐姐……好大膽……居然做得那麼激烈……」小若看著眼前,喃
喃的低吟,不知道是在讚歎還是在諷刺。我嗅著雅若的體香,慾望被刺激得更進
一步,空無一物的大手在雅若的身體上尋了幾下,便熟練地找到了那對爆乳,發
洩式的揉弄了起來。

  小若意味深長的歎息並沒有引起倉庫裡偷情男女的注意,體育教師早就不會
理會外面的一切了,此時的他只知道用那支肉棒品嚐著菲兒蜜穴內的緊緻溫柔,
感受著每次插入膣肉逼仄的快感,至於其它的,他已經顧不上了。

  「啊……好……好棒喔……對……就是這樣……啊……再深入點……啊……
好舒服……輕點……啊……」

  菲兒修長的媚眼滴滿了晶瑩的瞳光,半含著獎賞的淺笑,指揮著眼前黝黑粗
獷的體育教師用巨大的肉棒姦淫著自己的肉體。是為了孩子,也是為了老公,當
然,在現在的我看來,也還為了其它的什麼東西也說不定吧!

  「噗哧、噗哧」的聲音一直在兩人交合處傳過來,四濺的汁水被帶得到處飛
散,體育老師開始已經不滿足用手抓著菲兒的腳踝,把拉伸美腿的工作全都丟給
菲兒之後,一雙大手直接把住菲兒的纖腰,歎著粗氣,直接將身體靠向菲兒,一
張大嘴咬住了菲兒嬌嫩粉紅的乳頭裹吸起來。

  「啊……這樣……舔……我……啊……」菲兒為了保持坐在跳馬上分開雙腿
迎接男人插入的姿勢,小手只能始終端著自己的美腿不能放下,此刻被體育教師
突然咬住小巧乳頭,全身有如觸電一般顫抖起來,小嘴裡冒著熱氣,仰著俏首,
體會著戰慄的快感。

  保持著抽插的頻率,體育教師裹吸著菲兒的乳頭和乳暈,聽到菲兒的嬌哼,
嘴巴含糊不清出的說了一句:「怎麼……不喜歡麼……」

  「不……啊……不是……相反……舔得……菲兒……好舒服……妃菲……最
喜歡……男人在……幹妃菲的時候……舔妃菲的……乳頭了……啊……」

  菲兒吐出淫亂的語言之後,有意的又望向了我這邊,帶著魅惑的微笑,繼續
著用淫詞挑起體育教師興奮的層次。

  「啊……插得……好棒……好刺激……來吧……狠狠地……用力地……用那
根棒子……來把……妃菲的蜜道……變成……適合你肉棒進出的……形狀吧……
啊……」

  聽著菲兒截然與往日不同的淫豔,我已經興奮得心口「咚咚」的跳個不停,
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拉過彎著腰套弄我肉棒的小若,撩起短裙,直接就要將肉棒
插進去。

  「不……不行……老公,你忘記了嗎?我們……做要……戴套的……」

  「啊……好棒啊……妃菲要被……插死了……啊……」

  聽著菲兒繼續拋過來的淫亂聲調,小若的拒絕讓我已經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
蟻,「哼哧、哼哧」喘著粗氣,雙眼通紅的看著雅若充滿誘惑力的身體。如果小
若繼續反對,那我甚至作好了一面看著嬌妻被人玩弄,一面強姦自己初戀情人的
打算了。

  小若轉了轉大大的杏眼,看出了我的急不可待,慢慢地轉過腰,微微叉開裹
著白絲的美腿小聲地說道:「老公,忍不住了……就用肉棒在小若的大腿間抽插
吧,只能摩擦蜜唇口哦!不許插進去,老公可要為孩子著想。」

  聽著雅若的允許,我迫不及待地一下壓在了小若的美背上,用肉棒直接探入
小若的兩腿間的蜜唇下,隔著有些濕潤的內褲,開始藉著菲兒催情的淫語,快速
地摩挲著被內褲布料隔絕的蜜唇,重重的挺動起來。

  不知道菲兒是否看到了這個動作,身前的中年體育老師似乎一點也沒察覺到
門外也上演著一樣的淫蕩大戲,此時的他只知道收挺小腹,用腰部帶著胯下的那
根巨杵在菲兒的蜜穴裡一次次的拉扯著、挺入著,粗黑的肉棒已經裹上了層層的
白沫,那是菲兒大量淫水染成的顏色,也是菲兒慾望迸發的最好證明。

  「嗯……妃菲……你的……怎麼……那麼緊……」

  「啊……才不是……是……你的……肉棒……太大啦……」

  菲兒「咿咿、呀呀」的呻吟著與男子肆無忌憚地調情,男子已經不再滿足於
用嘴來品嚐菲兒飽滿的乳房,大手開始緊握住嬌妻胸前隨著抽插而顫動的碩大乳
球,讓十指深陷入滑膩的乳肉之中,我猜這次性愛之後,菲兒的乳房上肯定會牢
牢印滿體育老師那粗糙手指肆虐後留下的赫然指印。

  我的肉棒現在也在小若的雙腿間不住地尋求著肉慾的快感,細膩的肌膚在摩
擦我肉棒表皮的過程中將無數的快感打入了我的神經。我把住小若的美肩,眼睛
卻盯住被人姦淫的菲兒不放,聽著菲兒開始變得高吟的悠長嬌聲,代入著自己的
興奮。可憐的小若被我壓在身下卻不敢發出聲音,害怕驚動了正在倉庫內偷情的
嬌妻,只好咬著自己的雪白纖細的手指,承受著我的重量,也同我一起看著倉庫
裡菲兒與男人的交合。

  「嗯……妃菲……你……太棒了……嗯……夾得好緊……」

  「啊……嗯……妃菲……的……蜜穴……全都給你了……哦……舒服麼……
啊……舒服……就快一點射進來哦……用……滿滿的精液……灌滿菲兒的……子
宮吧……」

  「可是……我……沒戴套……嗯……懷孕了……怎麼辦?」

  我趴在小若的背上摩擦著雅若的大腿間的肌膚,心裡卻在嘲笑這個男人的愚
蠢,都已經幹上了我的嬌妻,居然這時候還在擔心孩子的問題?不過她為什麼會
如此在意這個?都問了兩次了。

  「沒……沒關係哦……啊……好厲害……好好地……插進來……插壞……妃
菲淫亂……下賤的……小穴吧……射出來……讓妃菲……懷上你的野種……給我
老公……戴綠帽……好麼……啊……求求你……」

  菲兒不知廉恥的淫詞說出來,修長的媚眼帶著十足魅惑淫亂的眼神側過俏首
看向我,被菲兒這句話刺激得我心裡一陣妒意與興奮。妒意來自於縱然是催情的
浪語,菲兒居然如此無所顧忌,明知老公在外面看著自己還說出這麼過份的話;
興奮雖然早已知曉菲兒懷上了我的孩子,但一想到菲兒被別的男人插入中出後挺
著大肚子,有了別人的孩子再去偷情的淫亂場景,自己居然就抑制不住內心的舒
爽,快意陣陣的上湧。

  「咕嘰、咕嘰」的水聲開始變得更加響徹,男子抓著菲兒的巨乳,用肉棒加
快了挺動的頻率,原本粉紅的腔內膣肉已經開始被拉扯得疲憊地一次又一次被拖
曳、被翻動,嬌妻伸出美舌蕩在空氣中,媚眼半睜望向這邊,優雅的嘴角開始流
出了絲絲的涎水。

  「啊……頂到了……頂到妃菲的……花心了……好棒……就這樣……頂爛它
吧……啊……快一點……快一點射出來啊……射進妃菲的子宮內……啊……求求
你……射出來吧……哈壓庫(日語,快一點的意思)……」

  菲兒似乎察覺了我趴在小若美背上猥瑣的動作,小手分張著修長的美腿,望
向這邊再一次說出了催促射精的浪語,為了刺激我的噴射,甚至連從A片裡學來
的日語都用上了。

  男子的動作又一次的提速了不少,而我被菲兒有意的撩撥也挑逗得再也不想
忍耐,狠狠地抓住小若美麗的肩膀,悶哼了一聲,將精液全都射在了雅若短裙的
裙底裡,濃稠的精液沾滿了大腿根部的雪色肌膚和蕾絲內褲上,黏黏糊糊的四散
橫流……

  趁著我喘著粗氣趴在小若背上休息的時候,倉庫裡的性愛交合也進入到了白
熱化,粗獷的體育教師大手開始繞過纖腰,抱住菲兒的身體,用肉棒一次賽過一
次的狠狠地撞擊著菲兒的子宮深處。

  「啊……啊……頂得……好棒……啊……好……刺激……啊……好舒服……
頂死菲兒吧……」

  嬌妻原本明亮的藍眸已經被淫慾徹底染上了混沌,雖然還是漂亮的湛藍色,
卻不似往日那般純粹璀璨。優美的嘴角邊,口水已經流到了外形雅緻的下巴上卻
也渾然不覺,小手已經無力撐起美腿,只好抱住中年男子寬闊的雙肩,讓嬌軀挺
著巨乳與體育教師黝黑的身體糾纏在一起,裹著黑絲的美腿攀住對方的虎腰,一
刻也不願放鬆,如同八爪魚一樣纏住這個中年體育老師,讓他盡情地品嚐菲兒極
致的嬌媚。

  房間裡的交合聲音變得愈加瘋狂,菲兒的尖叫高吟也沒有了語言邏輯上的意
義,只知道讓小嘴躲在對方的肩膀上對著他的耳朵歎出肉體上的舒爽,道出靈魂
內慾望的滿足。

  「啊……啊……啊……開……來……吧……澀吧……妃菲……要舒服……死
了(快來吧,射吧,妃菲要舒服死了)……」

  聽著嬌妻淫蕩低賤的鼓勵,高大的體育教師也進入了最後階段,忍不住的開
始怒吼了一聲,「呼哧、呼哧」的狠狠地挺動了十幾下,把肉棒盡數頂入了菲兒
緊湊的腔道內,隨著菲兒意味深長的吟叫,男子腰部快速挺動了幾下,把大股精
液射入了菲兒的陰道內……

  握著小若的巨乳,洩盡慾望的我有些呆呆的看著倉庫內菲兒被人內射,慢慢
地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看來是菲兒的子宮正在提煉著魔法能傳遞過來。

  中年男子喘息了一會,順勢就要退出肉棒,還沒有吸收完魔法能的菲兒自然
不會允許,小手摟住對方的肩膀嬌聲道:「不要嘛……再插進來一會好不好……
妃菲……就喜歡下面被肉棒塞得滿滿的感覺……」

  黝黑的體育教師淫笑了一聲,不再動彈,看著對方的順從。菲兒媚笑一聲,
隨即吐出粉舌遞到對方的嘴邊,明白了嬌妻的用意,劉老師張開大嘴,盡情地與
菲兒做起了高潮後的舌吻嬉戲。

  看著嬌妻和別人的親昵,我心中也產生了一絲妒意,如果說剛才那些都是為
榨取魔法能的權宜之計,此時菲兒還真的有必要如此獻媚麼?不過……看著菲兒
與粗獷男子互遞口水,甚至兩唇分離時候帶出的晶瑩細線,我心中又出現了那連
我自己都厭惡的興奮感。難道我真的變成了喜歡上嬌妻被人姦淫的變態麼?我搖
著腦袋不願意相信這點,但是心中的蠢蠢欲動卻在駁斥著我的肢體語言的抗辯,
讓我此時心中一片混亂,五味雜陳。

  「妃菲……你真可愛……我有點離不開你了……我以後怎麼聯繫到你……你
還會回來找我麼?」

  「會的哦……你把妃菲搞得……那麼舒服……妃菲也捨不得你呢!」菲兒媚
笑著回應體育教師,慢慢地伸出小手幫對方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

  「五天後吧,那天是星期六,我藉口出去和姐妹逛街來找你,就去你家裡好
麼?去旅館被熟人看到就不好了。」

  「嗯……好的。我想想……那天我兒子在家……但是沒關係,我給他報個數
學補習班,讓他週六上課去。」

  「呼呼……那最好了……可是你老婆呢?不用在意麼?」

  「她……她十年前就去世了。」

  大概是知道揭開了對方心裡的傷疤,菲兒帶著抱歉的神色,慢慢地抱住體育
教師的大腦袋埋入自己的胸中安慰著:「不要緊哦……有妃菲在……你就把……
慾望……都洩入……妃菲的體內吧……用妃菲的肉體……排解寂寞吧……」

  聽著菲兒別緻淫媚的安慰,中年男子同樣摟著菲兒的纖腰,肆意地在菲兒的
胸上磨蹭著柔軟的觸感,品味著菲兒的溫柔。

  不願看到菲兒與別的男人做出如此溫存,感覺到魔法能已經完全傳遞完畢,
我拍了拍小若的屁股,示意離開。

  走出校門,拉著小若在早和菲兒約定好的地點等待著嬌妻。此時的我,心中
有著百般說不出的感覺,有對菲兒又一次不得不出軌的淡淡的沮喪,有對嬌妻和
別的男人那不知是否為虛情假意的溫柔體貼的嫉妒,也有那讓我自己也煩惱不已
的看著菲兒出軌的淫慾快感,但是此時最讓我感覺到新鮮的,卻是那對五天後將
要發生事情的期盼感。

  是的,期待,期望,期盼,這彷彿是孩子將要獲得心愛玩具一般的渴求感,
第一次讓我如此的等待著菲兒下一次的出軌。

  這生活將會癲狂到什麼地步,摟著小若的我已經徹底地估算不出來了,魔神
大人啊,你究竟種了什麼樣的惡果在我身邊啊……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