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9, 2012

【綠妻奴】十五

【綠妻奴】十五

                綠妻奴

作者:我并不色
2012/09/20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十五章

  房間內的瘋狂終於歸於平靜,大概是玩得太過了,周靖平也有點挺不住了,
只能趴在穿著旗袍的菲兒身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將腦袋枕在嬌妻飽
滿堅挺的巨乳上歇息。

  菲兒張翕著嫩唇,與周靜平相視一笑,慢慢用雪白的小手愛撫著周靖平的腦
袋,看到菲兒如此的溫柔對待另一個男人,我沮喪著在一旁沉默不語,不知道該
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該生誰的氣,只是盤算著今天大概也就過去了,想必周靖平
是不會玩什麼花樣了。

  小若仍然半蹲在周靖平面前,保持著掰開小穴任憑周靖平賞玩的淫亂姿勢,
周靖平慵懶的一邊磨蹭著菲兒的巨乳,一邊用手時不時地轉動幾下插在小若小穴
裡的橡膠肉棒,儘管小若已經興奮得小腿在微微發抖,仍然在勉力維繫著。

  大概喘息了三五分鐘,周靖平才從菲兒身上爬起來,允許小若直起身子,從
她的鳳眼穴口裡拔出了橡膠肉棒。

  我正慶幸今天終於可以結束的時候,不想周靖平卻對我提出一個難以置信的
要求:「今天我睡在這,菲奴和雅奴就陪我睡吧,你睡外邊的客廳。」

  什麼?讓我的嬌妻們陪陌生男人過夜,而讓我去睡客廳?我睜著眼睛,憤怒
地盯著周靖平,看得對方一陣心裡發毛,有些磕磕巴巴的說道:「你……你看什
麼?陳……陳先生……別忘記我們定的約定……」

  躺在床上的菲兒大概也察覺到了我的敵意,從床上爬起來,顧不上白色旗袍
上被周靖平剛才壓出的褶皺和粉臉上未褪盡的紅潮,慢慢靠在周靖平的身上向我
擠著眼:「老……老公……你就聽主人的話吧,今晚讓我和小若服侍主人入寢就
好了……這幾天老公你就委屈一下,在客廳睡吧!」

  我正一股悶氣生不出來,看見菲兒竟還幫起周靖平說話了,心裡一陣怒火上
湧,明明是自己的老婆啊!不過看到菲兒狹長美目裡複雜的神色,我又稍微收拾
了一下心情。

  這幾次每次生氣,都是被嬌妻們說服,我也不想再違背菲兒她們的意思了,
反正她們每次都能講出大道理來讓我屈服。不過這次我卻偏偏忘記了,明明最開
始定的規矩裡有「不能強迫我做不喜歡的事」這條的,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是菲
兒、小若還是周靖平,似乎都有意無意的忽略了這一點,在勸我睡客廳的這件事
上,他們三人倒是出奇的立場一致。

  鼻孔哼了一聲,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周靖平,我轉身出了臥室。其實本來這棟
別墅有好多房間,即便是周靖平叫我去睡客廳,我去別的臥室湊合一宿想來也沒
什麼,不過我心裡就是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偏偏要睡在那,我倒要看看晚上他們
要玩什麼花樣,非要把我趕走才可以。

  玩了一天都很瘋,我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才發現,居然忘記拿套被褥出來,好
在現在也就是九月末,天氣還不算特別涼,在沙發上湊合一夜倒也沒什麼。

  大概是換了新環境,躺在沙發上半天也難以入睡,輾轉反側的想著在這個世
界重逢菲兒和小若的種種。特克達特的事情我已經回憶起了七七八八,想著當年
與菲兒的兩小無猜,這個世界與雅若的青梅竹馬,心裡倒像生出一顆蜜糖一樣,
慢慢溶化在暖暖的心爐中,讓甜蜜淌滿了五臟六腑。

  說起來冷靜下來後,我也能猜出來,大概菲兒和小若那麼淫媚的表現是想激
發我的興奮度和妒意來提高靈能的純度,畢竟現在不只為了我,菲兒肚子裡的孩
子才是第一位的,畢竟菲兒已經是準媽媽。

  在黑暗中暗歎了一口氣,雖然明知道這一點,但是每次看到嬌妻們出軌,除
了那讓我憎惡的變態興奮感外,強烈的妒意每次都能刺激我到發瘋,而且這次尤
甚,況且,這次周靖平和以往菲兒勾引的人不同,陳胖子、溫泉的老頭、劉明、
劉峰等等這些人,他們都是平凡大眾,或老或醜或窮,我相信如果不是為了我,
菲兒和小若是絕對不會看上這些人的。可是周靖平不同,他年輕、帥氣、事業有
成,這種人在現實中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是我長久擁有菲兒與小若的威脅,一個
強烈的威脅。

  胡思亂想了一通,客廳裡的落地鐘突然響了起來,連敲了十二下方才停止,
沒想到已經這麼晚了,打了個哈欠,翻個身,還是準備睡了吧!

  我把腦袋埋進柔軟的沙發裡,召喚著睡神自我催眠,就在意識逐漸朦朧的時
候,一陣模模糊糊的劈啪聲傳進了耳朵裡:「啪……啪……啪……」一開始還斷
斷續續的,後來則愈發清脆響徹,且富有節奏感,好似拍擊某種物體的聲音。

  『不是吧?啪啪啪聲……難道是……菲兒被……』抖了抖精神,一陣恐怖的
猜想湧入了還有些混沌的腦子裡。不過隨即想了想,怎麼會呢?性器交合的聲音
不會這麼清脆,而且聲音也不至於大到我在客廳都聽到的地步啊!

  以為自己迷糊了,懶得理會這股歪聲,自己倒頭又睡。過了一會,這股裹雜
著淫邪節拍的聲音又斷斷續續地進入了我的耳朵,這一次不僅僅是那來路不明的
清脆響聲,一併而來的,還有女人曖昧的呻吟:「唔……啊……啪……啪……」

  越來越覺得奇怪,這大半夜的,到底那邊在幹什麼呢?我起身皺了皺眉頭,
清醒了一下。沒有開燈,摸黑憑著記憶去了周靖平和嬌妻們睡覺的那個房間,好
在這個別墅裡沒什麼複雜的傢俱和內置,所以一路走起來我也沒碰到什麼障礙。

  離那個房間越近,這股曖昧而富有節奏感的聲音就越清晰,終於走到了房門
口,居然發現門沒有完全鎖死,彷彿刻意留給別人偷窺的一樣。

  門縫裡漏過來一絲渾黃的燈光,大概是房間裡的落地燈吧,我屏住呼吸,慢
慢地把眼睛靠近門縫,觀察起屋內的景像。

  被落地燈已經染成枯黃色的房間內,菲兒坐在地上,美背靠在床榻邊,兩腿
分開,坦露著那對巨乳,粉臉帶著微微痛楚的表情,小嘴緊咬著發出斷斷續續的
呻吟聲,兩隻藕臂無力地垂在身體兩側,微微斜著俏首,任憑黑長的秀髮搭在肩
上。

  而周靖平的表情我看不太清楚,只是倚著小若,坐在菲兒的面前,用他那雙
厚重的大手,帶著淫蕩富有節奏的韻律,一下一下的在抽搧著菲兒的巨乳!

  「啪……啪……啪……」

  即便是房間內尚顯昏黃的燈光下,我也能仔細辨別出菲兒巨乳上已經泛出一
片的紅暈,看來是周靖平已經抽上了癮。看著那對飽滿的乳球在空氣中隨著自己
的手部擺動,一波波的畫著淫媚的乳浪,他興奮的喘著氣,彷彿在饕餮著一餐大
菜,咀嚼著菲兒的痛苦,一點點地咽下這份淒慘的旖旎。

  「啊……主人……」

  「呵呵……菲奴,怎麼了?」

  「主人……好痛……菲奴的……乳房……好痛……」

  周靖平聽著嬌妻的訴苦,動作並沒有停止,反倒加重了抽了兩下,讓一對巨
乳擺動的幅度更大了。

  「嘿嘿嘿嘿,不是你這個小賤貨說乳房癢癢的讓主人玩麼?怎麼現在又討饒
玩不起了?」

  「啊……主人……不要……菲奴……是想讓主人……吸的……沒想到……」

  「哼,賤貨,難道要把過錯怪罪到主人身上嗎?下賤的淫奴!」

  周靖平聽見菲兒的抗辯,忽然語氣裡帶出了兇惡,反手抽打了一下菲兒的巨
乳,刻意狠狠地刮拉了一下菲兒巨乳上那顆小巧紅嫩的乳頭,原本已經敏感挺立
的乳頭被周靖平狠狠打了一下,讓菲兒小嘴裡不自覺的歎出了一聲悠長的媚吟。

  「哼!小賤貨,明明是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嘛!雅奴,你說菲奴是不是很淫亂
啊?」

  親了一口懷裡的小若,周靖平一把擰住菲兒的一隻大乳房掐在手裡,並且隨
自己的意志捏弄。大概是動作太過粗暴,菲兒的粉臉露出了明顯的痛苦表情,額
頭上也分泌出了香汗,修長的媚眼微微瞇起,發著哀怨的悲歎。

  「唔……」小若被周靖平摟在懷裡,不敢違背他的意思,只好勉強點點頭,
而後底下那對大大的杏眼,不忍心再看菲兒在她面前被周靖平隨意玩弄的淒慘模
樣。

  「哼!小賤貨,主人搧你的奶子是不是讓你感覺很興奮啊?」

  周靖平看著小若的消極應付,忽然狠狠捏了一下菲兒的乳球,他想親口讓菲
兒說出自輕自賤的淫語,來滿足對嬌妻肉體的佔有慾。

  「嗯,不說話?我搧你這個大奶子賤貨!」看著菲兒咬著嘴唇不願承認的態
度,周靖平忽然暴起,用手狠狠地抽打著菲兒的巨乳,那對渾圓飽滿的乳球彷彿
一隻可憐的白兔子,被餓狼們俘虜後肆意地玩弄擺佈,在空氣中毫無遮掩的被抽
來抽去,可憐巴巴的晃動著。

  「啊……主人……不要打了……菲奴……是賤貨……被主人抽奶子……很興
奮……」

  熬不過周靖平的威逼,我心疼的看著菲兒親口的自賤。即便到了如此過份的
境地,菲兒仍然美臂側分,毫無抵抗意識,奴性十足的任憑周靖平的玩弄擺佈。

  「哼,真是隻不打不說實話的賤人!」看見菲兒的屈服,周靖平狠狠的罵了
一句,忽然手部又用了比較柔和的撫摸動作,慢慢地揉弄起菲兒的巨乳。原本以
為會迎來繼續的狠命抽打,沒想到忽然是一陣輕柔的動作,菲兒慢慢揚起粉臉,
小嘴歎出了舒爽。

  看見菲兒完全隨自己的意志轉換著悲喜,那種操控的興奮已經很明顯的染滿
了周靖平的臉。帶著一股嘲弄的口氣,周靖平忽然問道:「菲奴,你說你老公現
在在幹什麼呢?」

  「不……不知道……主人……請不要問了,請繼續揉菲奴的淫賤的奶子吧!
菲奴……好舒服……啊……」菲兒聽到周靖平的發問,媚臉泛出羞澀的紅暈,趕
忙岔開話題,說著誘惑的情話,故意媚吟一聲,想要轉移周靖平的注意力。

  「哼,小賤貨,怎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呢?」忽然又是狠狠掐了一下菲兒的乳
頭,嬌俏紅嫩的乳頭被周靖平擰在手裡,菲兒終於還是敵不過這份痛苦,只好哆
哆嗦嗦的說出了讓他遂心的話。

  「主人……不要……不要擰了……菲奴覺得……我老公……大概在吃醋吧,
想著菲奴能被主人玩弄……寵倖……一定……一定吃醋到不行了……啊……」

  聽著菲兒的話,我心裡一陣刺痛,微微拉開了點房門,房間裡的三人卻渾然
不覺,完全沉浸在浸滿淫慾的氣氛裡而不能自拔。

  看見菲兒的屈服,周靖平一陣得意的淫笑,給小若示意了一個眼色,小若稍
稍歎了口氣,便慢慢地扶起周靖平,讓他蹲在菲兒的大胸前,而後用小手慢慢套
弄起那支大肉棒,待到它硬直起來後,便直接導向菲兒的那對大胸中間。

  天啊!小若竟然幫助周靖平與菲兒玩乳交,而且菲兒居然出了輕輕嚶嚀了一
聲後,毫不避忌,反倒向前挺著那對飽滿的巨乳,兩隻小手也慢慢地併攏著大乳
房,夾緊那支已經插入自己乳溝的黑直長物。

  「呵呵,菲奴,到了你表現的時候,動吧!」

  周靖平吩咐了一句,便在小若的攙架下向前將身體傾斜,讓肉棒更緊密地貼
在菲兒的雙乳中間,帶著一絲絲猥瑣的頻率,慢慢地等待著菲兒主動的服務。

  輕輕呼吸了一口氣,菲兒媚臉上抹上了一股紅暈,眼波流轉,嬌滴滴的看著
眼前的雄性之物,低下頭,用嬌嫩的嘴唇吻了一下龜頭前端後,開始緩緩地用小
手籠住那對巨乳,慢慢地夾住肉棒上下套弄起來。

  感受著香膩乳肉的滑潤,周靖平倒吸著舒爽的涼氣,一隻手開始玩弄菲兒搭
在肩上的黑長秀髮。眼前的美女已經在他眼裡不像一個人,反倒像是一具人偶,
一隻寵物一樣,隨自己高興而操控著。

  「啊……主人……」菲兒輕歎了一聲,隨即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嬌喘,大概燙
燙的肉棒在她乳肉間的摩擦讓菲兒的情慾不自禁地被挑起了吧,周靖平看著菲兒
慾女一樣的表情,淫笑著吩咐道:「哈哈,菲奴果然是隻喜歡肉棒的小奴隸。雅
奴,給菲奴賞賜。」

  偷聽著周靖平的話,我還在尋思這賞賜就究竟是個什麼東西,不曾想小若已
經滿面羞紅的拿出那根幾個小時前還插在她蜜穴裡的肉棒,尋到了菲兒蝴蝶蜜穴
口前,直直的插了進去,惹來了菲兒一陣的媚歎:「啊……主人……那個……好
脹……」

  「哈哈哈,不過你這小賤奴不就是喜歡這種大大圓圓的玩意插進你的小穴了
麼?」

  周靖平粗魯的調笑,全然不似白天那種溫文爾雅的示人面孔,甚至可能由於
我的不在,比下午和傍晚和嬌妻們淫亂時候還要放肆無忌。這難道就是人性麼?
在誰也不知道的角落裡,盡情地釋放著黑暗。

  菲兒媚眼裡閃爍著可憐與羞怯,不敢反駁周靖平的侮辱,只好夾緊雙乳,用
富有彈性的碩大乳球去刺激周靖平敏感的陰莖表皮,由於小手用力收緊,讓乳球
上的紅嫩的乳頭都已經可以每次上下套弄的時候打在周靖平的肉棒上,讓他發出
陣陣舒服的粗喘。

  上面夾著周靖平的肉棒,下面小穴夾著塑膠玩具,菲兒的臉色愈發難受,乳
交果然很辛苦,菲兒白皙的皮膚上也開始分泌出了香汗,不過滴落在乳溝裡,也
正好起到了潤滑液的作用,讓周靖平的肉棒在菲兒的雙乳間進出的頻率愈發快速
淫靡。

  「呼……菲奴……你的奶子……太棒了……我要……出來了……我要射在你
的奶子上……」

  「嗯……主人……請……請盡情地……射在菲奴的大奶子上吧……」

  周靖平已經開始瞪著雙眼,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肉棒上了,身體的重量只能靠
著小若的身體在勉力支撐。一個大男人的身體都倚仗在自己身上,連帶我的小若
也滿臉疲憊的神色。

  周靖平與菲兒的動作倒是越來越快,兩人的喘息聲也越來越淫亂放浪,「菲
奴……你個小賤貨……射爛你的漂亮大奶子……」怒吼一聲,周靖平全身向前依
靠,肉棒死死地戳入菲兒的雙乳間,蹦跳著噴出一股濁精。

  頭一兩注精液甚至直接射到了菲兒的嫩唇和優美的下巴上,餘下的幾注才噴
到那對巨乳上,濁白的精液冒著熱氣,在菲兒的粉嫩的乳頭、淡紅色的乳暈、白
皙高脹的乳肉上肆意橫流,塗滿了整個嬌妻巨乳,宣示著對菲兒肉體的佔有。

  「啊……謝謝……主人賜予菲奴……精華……」

  菲兒被燙得媚哼了幾聲,捧著巨乳迎接著周靖平的噴射,即便是媚臉上被射
到也沒有躲避。等到周靖平噴射結束後,仰著粉臉媚笑了一聲,隨即張開小嘴,
慢慢含住剛剛噴射結束的肉棒,吸吮著龜頭前端,做起了清潔工作……

  房間裡的嬌妻們還在迎合著周靖平,我失望的看著菲兒和小若奴性十足的表
現,輕輕關上房門,無聲的回到了客廳沙發上。

  我不知道這是噩夢還是現實,現在我倒寧願開始欺騙自己,剛才那些不過是
自己做的噩夢,菲兒和小若都是愛我的,是不會背著我去服侍其他男人的。對,
這一切都是夢,睡一覺,這些都會好起來的,嗯,都會好起來得……

  昏昏沉沉的睜開眼來,看到客廳前的落地鐘,已經下午1點了,沒想到居然
睡了一個中午。看著週圍陌生的環境,大概反應了四、五秒我才記起,這是周靖
平帶我們來的會所別墅。回憶起現實,我卻一陣失望,原來這些都不是夢啊……
不過旋即又有些僥倖,雖然不是夢,但是昨晚的場面也許說不定,反正我還是相
信菲兒的。

  起身四處走了走,發現餐廳那邊傳來一陣談笑聲。這個別墅的客廳和餐廳是
分開的,餐廳和廚房則連在了一起,我好奇地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周靖平正摟著
小若狎戲親吻,而身邊的菲兒正夾著筷子餵他吃著什麼東西。

  「呼呼……主人……菲兒的東西也要吃嘛……來……啊……」

  看著菲兒的獻媚,我心裡一陣絞痛,帶著醋意低聲咳嗽了一聲,這才讓餐廳
裡的三人注意到了我。

  「啊……老……老公……」菲兒看見了我,轉眼媚臉上佈滿了紅暈,有些尷
尬的坐在那裡,還保持著要餵周靖平食物的樣子,呆立不動。

  有些不滿我的進入,周靖平張口吃下了菲兒遞來的食物,緩緩說道:「陳先
生,這都是第二天了,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點規矩,畢竟這次我們可是說好的了,
你是不是也該問聲好啊?」

  周靖平的不滿寫在了臉上,我還期望著菲兒或者小若能夠為我說話,沒想到
菲兒倒是先開口說道:「老……老公……主人說得沒錯,老公也應該問聲……主
人好了。」

  只不過一夜的工夫,菲兒居然開始維護其他的利益了?我心裡有些憤怒,不
過看著菲兒和小若的眼神,為了那七十萬孩子的奶粉錢,為了靈能,我卻不好真
的現場發作,再說我也怕真的破壞了菲兒的計劃,少不得美女嬌妻們又該和我鬧
彆扭了。

  看了一眼坐著的三人,我只好小聲的說了一句:「主人早上好……」

  話一出,我羞愧得馬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不過周靖平倒是沒有在意,
大概有些不滿我的聲音太小,鼻孔哼了一聲,揉了一下小若的爆乳在我面前直接
調戲道:「哈哈,雅奴的大奶子手感也不錯嘛!不過昨晚還是覺得菲兒的奶子用
來乳交真的很棒啊,我昨晚射了三次才罷手,我都差點以為自己要在菲奴那對大
奶子上精盡人亡了。」

  什麼?我吃驚的看著周靖平,原來昨晚看的那不是夢,而是現實啊!而且我
還只是看到一小部份,聽他的話,昨晚一直玩弄菲兒到了很晚,而且射了三次!

  我帶著強烈的妒意盯住菲兒,嬌妻只能躲閃著我的眼神,不敢看向我,滿面
羞紅的嬌嗔著:「主人……真是的……就會欺負菲兒……」

  看著菲兒沒有直接否定,我更加確認了周靖平話的真實性,只能生氣的看著
周靖平「哈哈」的淫笑聲,默默地坐在餐座上。真的有些餓了,即便是生氣我也
是餓了,反正與其聽他在那得意忘形,不如自己先填滿肚子。

  看著我忽然坐在餐桌前賭氣般拿起東西往嘴裡塞,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周靖
平被小若一把拉住手,示意了一下,只好欲言又止,任憑我大快朵頤了。

  這頓可以算下午餐的飯吃完已經是下午14點了,在菲兒的服侍下,周靖平
這次沒有要我進浴室,只是單獨和菲兒在浴室裡沖涼了幾下。聽著浴室裡菲兒時
不時傳來的魅惑嬌吟和曖昧高挑的笑聲,我嫉妒得只能粗暴地拉著小若,狠命地
揉起那對巨乳。

  好在小若還沒有完全倒向周靖平,只能不吭聲的看著我,任憑我的手在她巨
乳上遊走,不過一聽到了浴室的開門聲,還是馬上推開了我,整理了一下衣襟,
跑過去迎上了周靖平:「主人……給你毛巾……」

  看著小若的殷勤服侍,周靖平得意的拍了拍小若的粉臉誇獎了一句:「雅奴
乖……」小若只是羞澀的低頭一笑,看得我卻是妒火升騰,這種表情原本是我的
初戀情人只對我展露的啊,什麼時候輪到周靖平享受了?

  我還在那五味雜陳吃著老醋,擦拭完畢的周靖平愜意的已經坐在沙發上,而
菲兒卻不知所蹤。

  我還在懷疑著菲兒的去向,沒幾分鐘菲兒已經從臥室裡折回來了,不過看著
菲兒的裝束,我還是心裡一陣興奮與妒意裹雜著直沖腦門:這也太放浪了。

  菲兒上半身裸著雪白的身體,而從纖細的腰部開始,挺翹的圓臀、修長的美
腿、誘人的美足,全都包裹在了黑絲褲襪裡面,薄薄的黑絲勾勒出了嬌妻優雅迷
人的身體曲線。而那雙美足上,穿著的則是9寸高跟鞋,外加菲兒有意搖臀晃乳
的在周靖平面前炫耀自己的傾城美貌,如此迷人的景像,讓我和周靖平,不,應
該說只要看到這個場景的男人,都會肉棒向菲兒行注目禮吧!

  「哈哈,菲奴,你的身材真不錯,不僅奶子翹,腿和屁股也真好看。」

  周靖平已經是滿口粗話的讚歎著菲兒,看來私下裡拋卻了偽裝,獸慾滿腦的
周靖平也和那些民工農夫沒什麼區別,大抵男人都會是這樣吧!

  菲兒只是滿面通紅的瞟了我一眼,隨後便用誘惑的聲調問起了周靖平:「主
人……請問菲奴可以開始了麼?」

  聽著軟膩的問話,周靖平得意的笑了笑,點點頭。看見對方的動作,菲兒向
前靠了一步,抬起一隻美足,不輕不重的踩在只裹著浴巾的周靖平的兩跨中間。
周靖平歎出了一陣舒爽,趁著這個工夫,小若趕緊輕柔的拉出了浴巾,讓菲兒蹬
著9寸高跟鞋的美腳能夠直接踩在他的肉棒上為他服務。

  肉棒被高級高跟鞋冰冷的皮革刺激到,原本已經挺立起的肉棒登時膨脹到最
大,原本就巨長的肉棒,這次頂端甚至已經撲打到了菲兒優雅的腳踝上,摩擦著
腳踝上的黑絲,菲兒也感受到肉棒龜頭口處的溫度,開始不住地媚聲嬌喘起來。

  以肉棒根部為軸心,菲兒慢慢地用美妙的足弓撥弄著肉棒旋轉,時不時的用
高跟鞋的鞋跟輕點一下周靖平的睾丸,我甚至邪惡的想到,如果菲兒哪次力度掌
握不好,恐怕周靖平的蛋蛋就要毀在菲兒腳下了吧?

  不過我的詛咒並沒有結果,菲兒還是奴性十足的用美腳去為自己暫時的「主
人」服務,被那隻美腳爽得直吸氣的周靖平半瞇著眼,臉上一陣得意的神色。

  「哦……菲奴……你的腳……真不錯……」

  菲兒並沒有說話,不過大概被周靖平的這句誇獎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美足的
動作加大了不少,讓周靖平的歎息聲瞬間變大了許多:「嗯……雅奴……菲奴的
足交服務不錯,你去給菲奴舔穴,算作主人給的獎賞。」

  拍了拍依偎在一旁的小若的俏臉,周靖平示意著抬起手指了指菲兒的胯下,
小若嚶嚀了一聲,便起身繞到菲兒的背後,媚臉貼住那隻翹臀,慢慢地將嫩唇伸
到了菲兒兩腿間的黑絲料上。

  「主……主人……請問雅奴是扒開黑絲舔,還是……隔著黑絲舔?」

  「哈哈,就隔著黑絲舔吧!菲奴穿著黑絲褲襪的騷樣最迷人了,讓我多看一
會。」

  小若輕輕點了點頭,便直接伸出粉舌,在菲兒美腿中間的黑絲料上舔吸了起
來。在兩人商量的過程中,菲兒始終保持著美足服務的姿勢,彷彿兩人商討的內
容和自己完全沒有關係一樣,直到小若的小嘴侵入了自己的胯下,菲兒才歎出一
聲媚吟:「嗯……雅奴妹妹……不要……這樣舔……」

  「哈哈哈……雅奴幹得好啊,菲奴你這個小賤貨……是不是被吸得很爽啊?
腿分得開點,讓雅奴好好給你舔穴。」

  看著周靖平的得意忘形,我在一旁真的恨不得能撕碎他,不過這時候我更希
望的是嬌妻們奮起反抗,狠狠地抽他一個大耳光。可惜現實是殘酷的,菲兒並沒
有如我預料的那樣剛烈,反而是按照周靖平的意思,真的微微叉開了雙腿,任憑
小若的粉舌跟著黑絲料肆意摩擦自己的敏感的蝴蝶美穴。

  小若的動作時而輕柔婉轉、時而剛勁有力,變化多端的節奏讓菲兒一隻美腿
支撐的身子早已開始微微打顫,那隻為周靖平服務的美腳也只能勉力地摩挲著黑
直的肉棒。

  大概是覺得隔著高跟鞋腳交不夠過癮,周靖平粗暴地握住菲兒纖細優美的腳
踝,直接脫下了那隻高跟鞋,把菲兒的美腳握在手裡拿捏了一會說道:「真是好
美的腳,你這隻騷貨第一天見到你,我就覺得你渾身上下最迷人的,不是那對大
奶子,也不是你那張可以當夜店高級妓女的漂亮臉蛋,你最迷人的,就是這雙美
足和美腿,一看你這對美腿和美腳,就知道你一定是欠幹的騷貨。」

  周靖平癲狂的囈語讓菲兒修長的媚眼裡閃爍著羞憤,不過菲兒並沒有反駁周
靖平。看著菲兒消極的抵抗,原本以為嬌妻已經完全沉淪的他倒是很有點意外,
眼珠子轉了轉,忽然一邊享受這菲兒美腳的摩擦套弄,一邊握住嬌妻的腳踝逼問
道:「嗯?菲奴怎麼不說話?說,你的美腳是不是因為你是欠幹的騷貨才長得這
麼美的?說!」

  周靖平逞著淫威的逼問終於讓菲兒無法迴避,哀怨的看了我一眼,只好輕啟
朱唇,說出了讓我心裡一陣刺痛的回答:「是……菲奴是……欠幹的騷貨……專
門為了勾引主人幹菲奴……才把腳……生的這麼美……主人……對不起……請原
諒……菲奴的淫賤……」

  正在說著淫亂的情話,周靖平忽然示意了一下小若,搞明白了這個眼神含義
的小若突然用粉舌狠吸了一下菲兒的小穴,即便隔著黑絲料,這種強烈的刺激也
讓菲兒敏感的體質無法應對,菲兒高吟了一聲,居然「嘩啦」一聲,大股的愛液
直接傾瀉了出來,不少甚至透過黑絲褲襪,「滴滴答答」的滴落在了地板上。

  「哈哈,你這個賤貨,被主人罵就那麼興奮麼?」

  周靖平的侮辱讓菲兒無從應對,原本細膩白皙的肌膚四處抹著豔麗的櫻紅,
那隻踩在周靖平肉棒上的美腳忽然也加快了速度,黑絲襪裡的美趾緊緊扣住龜頭
口,軟綿綿的腳掌在優美足弓的說明下不停地摩挲肉棒表皮,連帶美足的足跟也
時不時的輕踩著肉棒根部,有幾次甚至直接碰擊到了睾丸上,讓周靖平爽得直歎
氣:「哦……菲奴……你的腳……我可能……真的要被你……榨出來了……」

  菲兒的美趾上的黑絲料已經被周靖平預先流出的前列腺液濡濕了不少,看著
美趾處的濕潤,菲兒伸出美舌舔舐了一圈自己的嬌唇,用香軟的聲調向周靖平獻
媚道:「呼呼……菲奴的腳……就是為了……讓主人……舒服……才生得這麼美
的啊……吶……主人……快一點哦……快一點……射在菲奴的腳上吧……菲奴最
喜歡腳上流滿主人精液是後那種熱乎乎的感覺了……」

  菲兒開始使用了催情浪語,不僅僅如此,即便在小若粉舌扔在掃蕩自己蜜穴
週邊的時候,菲兒仍舊保持著快速套弄肉棒的頻率,讓那隻踩在上面的美腳如逐
蜜之蜂一般圍繞著肉棒上下起伏,左右逢源。

  菲兒的小手的的手指也禁不住搭在了自己的櫻唇邊上,輕輕吮吸著,加深了
軟膩腔調裡的淫靡,進一步的誘惑著周靖平的外射。

  「吶……主人……快一點哦……菲奴的黑絲上……快一點……主人,快用熱
熱的、燙燙的……精液……好好地塗滿……菲奴淫亂的美腳吧……主人……求求
你了……」

  菲兒根本已經毫無顧忌地在和周靖平調情,我此時也忘記了嫉妒,完全被這
份菲兒表現出的淫靡吸引住,乾渴著嗓子,什麼話也說不出來,直盯盯的看著菲
兒的美腳在周靖平粗直的肉棒上起舞飛揚,那隻美足彷彿青藤一般,緊緊地纏著
周靖平的巨根蜿蜒盤旋,死死不肯放開。

  兩人的喘息都已經從曖昧轉為急促的瘋狂,周靖平向上挺著腰,不自覺地開
始迎合著菲兒美腳的摩擦頻率,眼睛盯住菲兒的巨乳不放開。忽然菲兒美足重重
一擦,這最後的一擊讓周靖平的精關徹底崩潰,低吼了一聲,濃濃的精液如決堤
一般衝出了肉棒,直接打在了菲兒優美的小腿、纖細的腳踝和性感的腳掌與足弓
之上。

  原本誘人之極的黑絲襪上,又被白熱的濁精塗上了慢慢地淫靡的氣味,菲兒
的腳趾受的污染最大,五根美趾此時都已經徹底沉浸於精液橫流的汪洋之中,菲
兒只是調皮的抖動了幾下,讓腳趾處濃稠的精液分流到美腳的其它部份,而周靖
平只是藉著高潮的餘韻,挺著腰部,用最後的快感在菲兒的美腳上摩擦著、索取
著……

  無奈地看著菲兒,此時我真的羞於啟齒,因為看著菲兒和別人的足交大戲,
我的內褲居然也被前列腺液染濕了一大片,涼涼的,透著我的失意……

                (待續)

5 comments:

  1. 午夜同城約炮網-同城床友一夜情網
    美女陪聊視頻-e緣同城交友
    富婆交友聊天室-同城交友聊天房
    同城寂寞白領交友網-免費激情美女聊天視頻
    365視頻面對面聊天-寂寞同城交友vip破解
    寂寞聊天群-酷我秀場-美女主播_視頻聊天室
    美女性感聊天室網站-色聊天室網站
    寂寞交友吧-愛聊北京交友貼吧
    一夜情網同城交友-視頻跳舞的女人
    寂寞同城交友俱樂部-ONS交友俱樂部qq群
    打飛機聊天室-色女生的qq
    真人美女視頻聊天網站-情人緣同城交友網
    同城異性交友網-成人視頻交友網
    免費陪聊視頻網-語音視頻聊天網站
    同城床友交友網-王朝聊天室破解
    同城約炮聊天室-網聊寂寞直播間
    情人網聊天室-網聊寂寞視頻
    冒泡視頻交友聊天-中國城多人視頻聊天
    寂寞午夜交友聊天室-專業陪聊網
    163聊天室網站-成人寂寞一夜情網
    一對一視頻聊天交友-夜寂寞聊天直播間
    56as視頻聊天交友網-夜寂寞聊天圖片
    美女激情交友聊天社區-同城視頻聊天一夜情
    午夜美女裸體-美國視頻聊天網站
    視頻聊天網站你懂得-女人寂寞m直播間
    美女裸體視頻聊天網站-女人寂寞m視頻
    色情美女視頻聊天網站-寂寞女交友
    美女隨機視頻聊天QQ-qq聊天找情人
    視頻吧聊天交友網-聊性的QQ
    優酷私密視頻怎麼看-成人隨想聊天室
    日本美妞私密視頻-成人私聊
    私密視頻-美女視頻同城交友
    全球隨機視頻網怎麼用-視頻演藝聊天室
    校內隨機視頻網-寂寞女免費視頻交友
    脫衣舞同城交友視頻聊天網-寂寞激情直播間
    YY美女激情聊天室-寂寞激情視頻
    美女絲襪視頻網站-免費交友約炮一夜情
    成人聊天網址-同城陪聊視頻聊天室網站
    免費視頻交友聊天室-真人摸奶秀
    視頻聊QQ網站-真人聊天交友
    寂寞同城交友QQ群-找情人聊天室
    真人互動視頻直播網站-交友聊性聊天
    寂寞同城交友聊天室-一對一性聊天室
    F3午夜激情視頻聊天室-美女同城一夜情網站
    聊色網站-陪聊聊天室-293視頻聊天室
    美女色聊天室-性姿勢真人視頻
    美女luo聊視頻-深港DJ俱樂部真人視頻
    寂寞私聊網站-比照美女視頻
    成人在線聊天-美女穿C字褲刮毛視頻
    成人交友聊天-美女一件也不穿的視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