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3章)「是福是禍」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3章)「是福是禍」 - powered by Discuz!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3章)「是福是禍」

                祝珺安好

作者:祝君好
2012/09/16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03章)「是福是禍」

*************** 正銓視角 **************

           (傍晚在的士總站的停車區)

  「師父,今天的做得怎樣,客人多不多?」

  「還好還好。」師父看我一直在吹著口哨,顯得有點疑惑。

  「喂,阿銓啊,從今天早上到現在我就看你好像一直都很開心的樣子,是不
是遇到什麼好事呢?莫非那些乘客都給你不少小費啊,還是說,你之前中了彩票
不成?」

  「啊,哈哈!嗯,差不多吧,今天的乘客的確是比平時多了不少呢!」不知
道是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的客人相比昨天的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居
然遇到一個外國人連小費都給了我一百塊。當然,自己開心的反應很自然就會變
得比較明顯。」

  此時聽到師父這樣說,才發現自己剛才的行為的確顯得有點招搖,不過歸根
到底,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幾個月來都沒有做「大事」的情況下,於昨天晚上終
於和珺明在彼此的房間中增加了夫妻的感情。她為了我,寧願暫時撇開工作的事
情不顧,也和我做那種她平時很少做的「大事」。這樣,她不僅給了我最重要的
精神食糧,而且最重要的並非享受愛愛的快感,而是在那之中,證明了她對我的
感情是實實在在的。所以對我來說,我和珺明之間的關係比起自己中了彩票頭獎
簡直還要興奮不已。

  突然,我的手提突然響起來了……

  「喂,是老爸麼?」

  「喂,銓,今天是你老媽生日啊,不要工作那麼晚了,你還是打電話叫叫珺
明,讓她也快點過來。你媽今天還以為是什麼大日子呢,還一直在問我們為什麼
買這麼多菜。」

  「啊,對了。要不是老爸你說了,我還忘記了呢,還說要跟正堅和二嫂他們
倆夫婦一起慶祝。那老爸你們就千萬別讓老媽知道我們會幫她慶祝了,等下我就
叫珺明和我一起過來。」

  一掛上了電話,我就開始打電話給珺明。不過,她的手機響了很久都沒有接
通,即使多打幾次都一樣,既然這樣,我只好自己一個先回去了。

  我開著的士,去到一座幾十年樓齡的古舊建築物下停車,走上一段段總是鋪
滿了泥塵的石階,一個並不起眼、旁邊還放著香爐供奉著土地公的鐵閘出現在我
的面前,而這個單位裡面,正是我父母和正堅夫婦以及他們的小孩所住的地方。

  我本來打算自己用鑰匙打開大門,也許是聽到鑰匙的聲音,我並沒有扭鑰匙
的情況下,弟弟正堅已經給我打開門了。

  「大哥,你怎麼現在才來啊!」正堅的聲音突然細了許多:「老媽她現在還
不知道呢!咦?怎麼不見大嫂呢?不是說要把她叫過來一起的麼?」

  「不知道,我已經打電話打過幾次了,還是不接電話,或許她現在正忙,或
許已經過來了。她答應過我今天一定給老媽慶祝的。」

  「哦?是正銓啊!阿堅啊,你怎麼不讓大哥進來啊?快讓他進來,哪有人站
在門口說話的。」老媽雙手拿著托盤,而上面放著些飯菜,看來今晚的晚餐想必
是十分豐富。

  我們都坐好後,就在老媽的後面,正堅從廚房裡面拿出了一個生日蛋糕放在
了飯桌上面。

  「祝你生日快樂……」我們一邊唱著生日歌,一邊雙手拍著手掌。而老媽看
見我們幾個都拍著雙手為她慶祝生日,雙手突然按住嘴巴。當雙手放下之際,可
能是想到自己的丈夫、兒子、兒媳和孫子都和自己慶祝,臉上明顯掛出了一副幸
福的笑容。

  「我還真以為你們忘記了,我還以為今天除了自己生日之外,還有什麼重大
的節日呢!哈哈……」

  老媽許過願、吹過蠟燭後,切下了生日蛋糕,本來倒是一邊歡笑,而正堅的
那個幾歲大的女兒忽然對著我們說話。

  「怎麼不見大伯娘呢?我們是不是應該等她再吃飯啊?」

  就是這麼一句話,使全家的人都催促我為什麼不通知珺明。

  「對呀,你不是說家嫂會來這裡麼,怎麼今天這麼晚了,她還不見人啊?」
老媽感到有點好奇,於是問我。與老媽一樣,老爸和正堅夫婦都有點莫名其妙地
看著我。

  「其實我已經打過電話給她了,她……她說她正在忙,完事之後就會馬上趕
過來,我再打打電話看看她現在到了哪裡。」由於地方狹窄,我只好趕忙走進廚
房,關上門,撥打珺明的手提。

  「嘟……嘟……」電話一直處於連接中的狀態,一直打了很多次,但是仍然
沒有要接通的意思。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越是在等我就越覺得心急,心想:不知道她到底發生
了什麼事情,就算是加班什麼的,至少打一個電話回來都好。要是平時的她,肯
定沒有那麼分寸讓我擔心,會自動打電話回來的。而這次讓我連續打這麼多次,
想必事出必有因。

  就在我繼續這樣想的同時,我終於聽到對方有人接電話了。

  「喂喂,老婆,怎麼這麼晚都不接電話啊?你是不是忘記了今天我老媽生日
啊?我們現在都在等你呢!」

  「……」珺明沒有作響,我只聽到了一些「嘶嘶」的聲音和一些呼吸聲,我
便擔心起珺明來。

  「老婆,你沒事麼?」

  「喂,老……老公……我沒事,只不過……剛才工作……真的有點晚了……
我……咳咳……我現在就來……咳咳……」

  「老婆,你怎麼咳起來了?而且你的聲音不怎麼好,到底怎麼回事?」

  「……咳咳,沒……沒事……可能……今天早上著涼了……我馬上……馬上
過來……別擔心……」

  「要不要我去接你啊?現在時間也不算早了。」

  「不,不用,真的不用啊……」

  「哦,這樣啊!那好,你自己要小心了。」我掛上電話,心裡覺得今天的天
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悶熱,為什麼珺明她說會著涼呢,或許是辦公室冷氣開太多了
吧!接著走出廚房。

  過了大概一個多小時,門鐘終於響起了。我看見的,是一個一直對著我笑的
珺明。然而,她的笑容就算能夠騙倒在場的所有人,也騙不了身為老公的我……

  吃完晚飯,我和老媽一起到廚房洗碗和準備飯後的水果,而珺明他們則坐在
客廳看電視。

  「阿銓,你別怪我這個當媽的多事了。我怎麼就覺得珺明從剛才來到之後,
就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呢,有時候跟她說話,她就只是苦笑一下。是不是發生了
些什麼事情了?」想不到連今晚最開心的老媽居然和我一樣看得出平時很少接觸
的珺明的言行和平時都不同,看來她今天真的很有問題,待會回去的時候一定要
問問她才行。

  「是麼?或者她今天的工作量很大的關係唄!聽她說報社最近很多報導需要
她寫或者是做訪問呢!《新材日報》看來是這樣的,難怪那報紙這麼暢銷了。」
不知道是不是珺明還在為昨天的事情而感到困惑,不過在這裡這麼多人,我就不
方便對老媽說太多,只好搪塞過去。

  吃過飯後水果,也呆上了一會,就和珺明回自己的家了。在回程的途中,雖
說我要開車,但是她真的不像平時的她,無論問什麼事情,她都很明顯做出一副
不太願意回到的樣子,又或者敷衍過去。所以,我在讓她放下包包的同時,用手
抓住她,讓她坐下。

  「其實從你去爸媽家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問你了。你到底怎麼了,整晚都不
怎麼說過話,而且我看有幾次他們和你說話的時候,你都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
你到底怎麼了?」

  「……」珺明在我面前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對著我說:「老公……其實是這
樣的……報社的總編說我這次的報導寫得不錯,所以他已經向上級推薦了我可以
當總編……而且最近我們行內還有一些很火的報導,所以總編希望我可以和他一
起到外地去做採訪和收集資料。如果下次和他一起去出差的報導都能夠做得像這
次的話,我說不定就可以成功當上總編呢!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珺明完全不像平時的她,一直吞吞吐吐的:「只不過……我很希望
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因為這次總編說過有舞會的,他說可以允許我們帶舞伴,要
是你不當我的舞伴的話,我可就只能當總編的舞伴了。過幾天就出發了,就只有
短短的三天時間而已嘛,又不會耽擱你很長時間的,而且聽說機票和食宿都是那
位名人包辦。你就去嘛,可以麼?」

  「居然還有這等好事啊?」我心想:我覺得這個名人是不是有錢沒地方花,
居然所有記者的食宿和機票都是他包辦的。不過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不過要是
他能夠拿這些錢去幫助一下那些貧窮山區的孩子們,我想會更加好。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這個不是你的工作麼,家屬也可以一同過去的話,感
覺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再者,我去了也幫不上任何忙,就算我可以和你去,也
只會妨礙你和你總編報導唄!你想想,要是我真的和你去了,你的總編到底會怎
麼想你,又到底會怎麼想我。再說,這邊我自己都還有工作,我總不可能扔下工
作不顧而去陪你啊!別忘記了,我們還有這個單位要供的呢,沒有錢的話,我們
現在這個生活就沒有了。雖然以我們現在的條件並非什麼安樂的居家環境,但總
算是有了一個自己的家。更何況,這次出差的又不是我,我和你一起去的話反而
要多花錢。只是三天時間不見而已嘛,你就別這樣了。老婆啊,要是你真的想我
的話,你可以每天晚上在空閒的時間給我一個電話就是了。」

  「其實老公……我……」

  「不用再其實了,只是工作性質嘛,又不是永遠不見面。其實應該是我說對
不起才是呢,昨天這樣對你。」

  珺明搖了搖頭,看上去情緒還有點低落,樣子又顯得十分奇怪。我並不知道
她到底是在怪責我昨天晚上那種出格的行為,還是說我這次出差我不能陪她。不
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是,平時出差,她根本就不會要求我會陪她的,今天的她
真的跟往常很不一樣。

  「跟昨天的事情沒關係,我已經原諒你了……」聽她這麼說,我又覺得自己
問得有點莫名其妙,要是她不原諒我的話,昨天晚上她就一定不會跟我親熱了。

  「老婆,為什麼這次出差一定要我去了?今天的你真的很奇怪啊!」

  「嗯,沒事,沒事。只不過我希望這次的工作,你可以一直在我的身邊就好
了。既然上天給了一個我們一起工作的機會,我當然可以希望在工作的同時也能
和你過一下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我們現在過的不正是二人世界麼?我說你啦,今天真的是太奇
怪了,不要因為能夠升副編輯就覺得放鬆了。人哪,是要向前看的。不過你老公
我就真的沒本事,要是我能夠找到一份好工作,我就不用你要這麼和我一起辛苦
了。」

  「不,沒事,我覺得只要和你在一起,即使多麼辛苦我都不怕……明天還要
工作,你先洗澡吧!」當我想繼續追問的時候,珺明臉上露出了一副極度失望的
樣子。本來我作為丈夫,的確有關心妻子的義務。不過我通常都不會強迫珺明,
她要是喜歡說的話自然會跟我說。

*************** 珺明視角 **************

             (晚上在床上就寢)

  我一直在床上輾轉反側,完全不能入睡,或者是今天睡得早,又或者是知道
了升職的事宜而感到有點「興奮」。但我思前想後,也許都並非這些原因。要是
平常的我,早就睡覺了,然而,此時此刻的我望著老公對著我睡著的臉,真的有
一種想抱著他的衝動。不知不覺,我突然回想起老公昨天如何粗暴地對待我,本
來平靜的心情再一次激動起來。不過,原因並非在老公的身上……

       (回想起今天傍晚在總編辦公室發生的情形)

  朦朦朧朧之間,我感覺到胸前好像被什麼碰觸的感覺。當我意識全部恢復,
睜開雙眼之際,我發現自己的四肢已經完全地綁在了椅子上,而最讓我無法接受
的是,我往下看的時候,就發現了自己的上衣已經被打開,而且乳罩也被拉至上
面。一個男人一邊用口正在吸吮著我的一邊乳頭,而另外一隻手則玩弄著另外一
邊的乳頭,而他正是梁總編。

  「你……你在做什麼……快……快走開!」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本來想嚇退
他。他就這樣抬起頭,面目可憎地看著我,並沒有一絲膽怯,反而令他發出幾聲
奸笑聲。

  「嘻嘻,珺明,你終於醒來了麼?想不到你這個粉嫩乳頭吃起來口感還真好
呢!唔……嗯……噗……」說罷,他繼續用他那令人噁心得心寒的嘴唇繼續吸吮
著我的乳房和乳頭,嘴裡還吐出一些唾液用舌頭塗在乳房上面。

  「不……不要……救……救命啊……有誰救救我……」雖然感覺還是發不出
力氣,不過這個房間並非真的隔音,如果以我現在的聲音的聲量的話,外面還是
可以聽得清清楚楚的。

  「你不用再叫了,即使喊破喉嚨也沒有用的。現在都已經這麼晚了,其他的
人已經全部都放工了呀。你知不知道,自從我看到你之後,我就一直在想你。吃
飯想你,睡覺想你,甚至連平時都一直想你。你知道麼,每天上班,我都能夠盼
望到你的出現,每次看到你,我都會在我的抽屜裡面留下證據。」梁總編就好像
電視連續劇裡面的壞人一樣,說出了一句十分經典的對白。接著,他更從抽屜那
裡拿出一大堆貌似用過的紙巾,而我當然知道這些紙巾裡面包的到底是什麼。

  「怎麼……不要啊……」突如其來的事情確實讓我無法一下子接受,眼淚很
自然就從眼眶裡面流了出來。

  「你不要擺出這種樣子嘛!其實你今天早上出去的時候,我就已經跟大人物
說過了,你這次出差就是當我的副手。不過放心唄,有我在的話,我保證你能夠
順利當上總編的。」說著,又嘴唇又開始接觸我的身體,不但如此,雙手更開始
伸進我的衣服裡面。

  「不……不要……嗚嗚嗚……不……不要啊……我已經有老公了,你不可以
做這樣的事啊……」

  梁總編並沒有理會我的勸阻,相反,我可以明顯感覺出他的嘴唇和雙手變本
加厲,力道增加了不少。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好不好?不要再這樣了……嗚嗚……嗚嗚……
我……我要……告發你……嗚嗚……」這個時候雖然我已經按捺不住自己激動的
心情,放聲大哭。然而,聽到我的哭聲和「告發」的字眼,梁總編好像並沒有要
停止的意思,依舊繼續做他想做的事情。

  就算身體因為被綁和乏力的關係而不能動,但是我仍然會為了女性和對老公
的貞潔而作出最大的反抗。他把臉湊過來,我知道他準備要對我做什麼,但同時
也很明顯地嗅到一股被廁所還臭的味道從他口中噴出來。為了老公,為了自己,
我當然想方設法不讓他這麼做。

  「珺明啊,不要這樣嘛,你就當是給我精神上的鼓勵,畢竟之後有好幾天的
時間我們都要處在一起的。或者你可以想像一下,現在在你面前的並非是我,而
是你老公,你老公準備出差了,你作為妻子的難道就一點表示都沒有麼,這肯定
會令他很傷心的。嘻嘻……」

  毫不知情的梁總編居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我的腦海中突然閃過昨天晚上的
情形:老公喝醉了酒,粗暴地把我的背心撕破了,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自己遭
受到這一幕的話,不管心理生理都十分難受。不過幸好的是,我了解到老公的這
種衝動到底是因為什麼產生的,說到底還是自己過分工作而忽略了他。

  就在我在這樣想的同時,我忘記了在我面前的是猶如禽獸一般的梁總編,他
馬上把他的臭嘴堵上我的嘴唇上,我來不及躲閃,結果,他的舌頭就開始往我裡
面戳進去。可是,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的嘴唇已經被他攻破了,他的那條沾
滿著那些既骯髒又惡臭的唾液的噁心舌頭已經很快就伸進我的口腔裡面,而且還
一直在探索著裡面的情況。

  當然,我的本能反應就是要阻止他這樣的猛烈「進攻」,於是我就打算用自
己的舌尖不停地推著他的舌頭出去,可惜弄巧成拙,反而我的整個舌頭就這樣被
他的死死地纏在了一起,怎麼甩都甩不開,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只有讓他
的舌頭肆意地蹂躪我整個口腔。

  本來口裡被梁總編堵住,我的呼吸已經開始覺得困難,而梁總編突然用他肥
胖的身體坐在我的兩隻大腿之上,使我覺得難以忍受。不知道是他是碰巧還是有
意,他這樣做的話,我完完全全沒有力氣作出任何的反抗。為了呼吸,我的嘴唇
最好張得大大的去迎合他。而他也通過這樣做來把自己的體液往我嘴裡送去。總
而言之,我越覺得難受,他的舌頭就越容易在我的嘴裡囂張。

  除了口中之外,他的雙手也沒有閒著,我感覺到雙手捏著乳房,用手指不停
把玩我的乳頭。儘管身體在被他這樣弄的情況下,的確會覺得很瘙癢,要是老公
的話,說不定我下面真的馬上高潮。不過從身體上的接觸和發出的氣味,很清楚
地告訴著我,眼前的人並不是我那個善良的老公,而是一頭餓壞了肚子的豺狼。

  他不斷把唾液吐進我的嘴裡,而大量的這種黏性體液令我合不上嘴,不得不
去接受。那種唾液不管味覺和嗅覺都難以忍受,簡直無法想像為什麼這個世界會
有這種人,而偏偏這種人正在侵犯著我這個只屬於老公的身體。

  已經過了一段不知道多長的時間,等梁總編離開我的嘴唇之後,我的嘴裡和
嘴角附近的臉上已經被他那些唾液沾得濕濕的,除了感到噁心之外,還覺得想吐
出來。

  地上一大灘都是我吐出來的黏液,這個量不僅僅說明了多,而且還證明了他
從開始侵犯了我一段很長的時間。

  「嗚嗚……我一定會告發你的……你這個禽獸……嗚嗚……」

  「你會告發我?哈哈哈,你不會的。這份工作對你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而
且……」說罷,梁總編拿出一張紙遞給我。細看之下,我才發現這張紙是我之前
一直不見了的銀行單據,我當初還以為是寄失了,原來在他那裡。那也就是說,
我向銀行貸款買房子的事情已經被這個禽獸知道了。

  「不看也不知道,你是用我們報社的福利去購買那個屬於我們報社的房子。
本來這是合情合理的,不過我們報社規定了,凡是總編以上的職位才有可能這樣
做,而這個房子的名字本來就是屬於之前的總編的,然後再由他轉到你的名下。
這樣的話,就變成了是你這種職位的人來買這個房子了。

  你本來就是一個小職員,卻用了高級職員的福利來買房子,打了個折扣。當
然,這個都並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還是你挪用了報社的公款去買這個單位。你
難道不知道前總編是因為什麼事被革職的麼?他就是被公司查了他挪用公款的事
情。如果我拿著這張紙去告發你的話,那你除了丟掉工作之外,還需要把那些折
扣都『吐』出來,要不然你可是要坐牢的。」

  想不到平時沒有多少腦筋的他,這個時候居然如此「精明」。看來他主要是
為了佔有我,腦子才一下子靈光了許多。本來應該是理直氣壯的我,此時此刻卻
無法反駁他,只有低頭不語,任由他繼續說下去。

  「怎麼樣,我應該猜得沒錯吧?你很需要這份工作,尤其是當你升上了當總
編,工資不僅翻了50%,而且和大人物應酬也就多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
會放過麼?你要是告發我的話,你可要想清楚了。丟了工作還有坐牢,而且你的
親朋戚友會怎麼想,你的家人老公會怎麼想,你可要想清楚了,哈哈!其實我的
要求很簡單,只要你滿足了我的話,我就一定會不會虧待你的,放心好了。」

  說著,梁總編解開了皮帶,把褲子連同裡面的內褲一下子脫掉,直接對我露
出了男人用來傳宗接代的器官:「都到了這一步,你應該很明白了吧!畢竟你和
你的先生每天晚上都這樣做了,對吧?」

  我當然明白到他接下來到底希望要我做些什麼。雖然我真的很想離開這裡,
但是眼看這個機會確實是一個十分渺茫,畢竟他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佔有我和發
洩自己的獸慾,梁總編的手上拿著這種證據,我沒有辦法再繼續反抗。既然這樣
的話,我知道男人要是在洩身之前,作為女人的我們怎麼跟他拼力氣都是無補於
事的,昨天晚上的老公正好給我上了這麼「寶貴」的一課。只有等到他的那裡的
體液全部都放出來的時候,才可以避過。

  梁總編迅速地就把他的陽具湊近我,頓時,那裡所發出的臭味一下子就傳到
了我的鼻子裡面,夾雜著尿臭味和一些男人的臊臭味,比起剛才他的唾液,簡直
是「更勝」一千倍。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馬上做出嘔吐的動作,由於沒有準
備的關係,立刻感覺到有一些東西從胃中湧出來。吐出來的是一些稀釋的水份,
黏在我的上衣和乳罩上,看得出帶點黃色。

  而正當我繼續吐出來之際,梁總編忽然跪下來,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他要做什
麼,他居然用嘴巴封住了我的嘴唇——這一次剛好和剛才相反,他居然把我吐出
來的那些夾帶著胃液的淡黃色水份全數都吸進自己的嘴裡,我也可以從眼睛的餘
光看出他的喉結不斷上下起伏,說明他當時正在瘋狂地吞嚥著連我都不知道是什
麼的自己吐出來的東西。

  「嗯……唔……嗚嗚嗚……嗯……」眼睛充滿著淚光的我,嘴唇再一次被他
這樣侵犯,簡直就覺得好像在地獄之中。四肢本能想去阻止做出這種可怕行為的
他,可惜手腳都被他綁住,以我的力量和體力,根本就無法掙脫開。

  儘管是自己吐出來的東西,不過連我自己都覺得實在是過於噁心,他還好像
覺得津津有味地「品嚐」,還全數吞進去,這更令本來嘔吐的我沒有辦法停止。

  這樣大概又持續了兩三分鐘,感覺全部都從自己的身體裡面吐出來的時候,
覺得舒服了許多。他也用盡全力吸掉了我嘴角所有的水份之後,也站起來了。

  「珺明,實在太好喝了。只要是你的東西,不管是大(便)的、是小(便)
的,我都一律給你吃個精光,哈哈!來,這次輪到你讓我爽了。你可以用手,不
過要是手無法讓我得到滿足的話,你就得用口,要是上面的口都無法讓我滿足的
話,我相信下面的口絕對會讓我舒適的。哈哈哈哈!」說罷,他爽快地解開了綁
在我身上的所有繩結,然後繼續把他那個陽具對著我。

  「嗚嗚……嗚嗚……」依舊抽泣的我用眼恨恨地看著眼前這個可怕的怪物,
卻不得不遵照他的意思去做,畢竟我一定要為老公守著自己的身體,既然用手可
以解決的問題,我就一定要「做好」。

  我的視線始終避開他那裡,只是像盲人一樣,用手慢慢地去尋找他的陽具。
當我抓住的時候,頓時感到愣了一下。之所以這樣,並不是因為他的東西十分粗
大,而是那一跳一跳猶如心臟一般的脈動,使我感覺到一股強勁的生命力。正正
由於這樣的感覺,我居然主動扭過頭看過去,就好像這次一定要看清楚這個生命
力這麼頑強的東西,到底是長個什麼樣子。

  可能是因為身體肥胖的關係,他的陽具在這樣的襯托下顯然有點「渺小」。
然而,當我接近的時候,才發現他的東西長滿很長的包皮,除此之外,粗度和長
度都不是老公的對手。令人在意的,就只有那些惡臭味,或許那正是因為包皮裡
面的部份沒有洗乾淨才發出的。

  「哈哈……怎麼樣,厲害吧,應該比你的老公要好吧?」他洋洋得意的樣子
使我更加討厭他,只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反抗他。

  第一次用手去接觸老公以外的男人生殖器,那種感覺和心情簡直令我七上八
下——又厭惡又害怕,同時又覺得意外。理智告訴我,只要讓他洩出來了,就一
切都好解決。

  本來我的手不太會動,想到這裡,乾脆用力地對他的東西上下套弄。

  「不錯不錯,好舒服啊!看來你是已經開竅了。不過你擁有這麼好的技術,
真的挺妒忌你的先生。你要是我老婆的話,我一定讓你每天晚上都得到神仙一般
的感覺,嘿嘿。加上你們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小孩,不知道是不是你老公那方面無
能又或者是無精了。要是我的話,我肯定讓你嘗試到女性懷孕的幸福的。」討厭
的梁總編不斷地在言語上性騷擾著我和辱罵著我的老公,不過我並沒有去理會,
我只是希望他快點洩身,好讓這種地獄般的感覺可以得到解脫。

  擼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只知道我的手已經開始麻
木,不過他的東西依舊挺拔地正對著我,並沒有要射出來的意思。除了手很累之
外,我也同樣很難忍受他那裡發出的臭味和一些夾雜著黑白色的污跡。可是,除
了感到無奈之外,我根本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唉,你想讓我快點射出來的話,一直擼著同一個地方那怎麼行。既然一隻
手不行的話,那你就用雙手,不要一直都在套弄同一個地方,要多玩玩下面的兩
顆蛋蛋,你懂我的意思吧?哈哈……」

  我依然沒有說話,只是在心中強忍著眼角的淚水和它那裡的惡臭。看了一下
外面,天色已經開始漸漸變黑了,看來已經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了,也就是說我
和梁總編呆在一起的時間已經兩三個小時了。我為了讓他能夠快點射出來,只好
按照他說的去做。我用雙手套弄著他那裡,它的骯髒和味道依舊使我覺得噁心,
我只好別過頭去。

  沒有摸過都不知道,他的卵蛋脹得很大,而且從剛才脫下褲子開始到現在依
舊溫暖。雖然我不是太會男人的事情,不過我知道外面溫暖,其實是表示裡面有
足夠的量來保暖。我心裡一直充滿寒意:要是他射出來的時候,想必那些量比起
老公的還要多。

  「這就挺好的嘛!呼……舒服,舒服……哈哈……呼……呼呼……啊……」
他一邊坐在書桌的邊緣享受著我為他手交,而卻難為了一直在他下面侍奉的我。

  就在突然之間,我聽到了手機在包包裡面的震動。

  「珺明啊,你的手機響了,還是快點去接吧!不用管我,我不說話就是了,
但是你還得幫我弄。哈哈!」他這樣說著,還開始用他那噁心的雙手撫摸著我的
頭髮和我的乳房。礙於他手上有指正我的證據,我此時已經完全不能再做太多反
抗,只能盡可能作出適當的阻礙,不過對於那些所謂的阻礙,其實跟乖乖地任由
他碰觸我的身體沒什麼兩樣。

  「喂喂,老婆,怎麼這麼晚都不接電話啊?你是不是忘記了今天我老媽生日
啊?我們現在都在等你呢!」聽著老公親切的聲音,我真的很想告訴他我正被上
司性騷擾,正被他污辱;我真的很想此時此刻埋進老公的懷裡,向他撒嬌,然後
忘記不愉快的事情。可惜的是事與願違,就在我旁邊捏著我的兩顆乳頭、吻咬著
我的耳朵的並不是老公,而是禽獸一樣的梁總編。

  「……」我沒有作響,並不是不想回答。我之所以強忍著自己的淚水和想叫
出去的聲音,是因為梁總編一直在我的耳邊不斷地輕咬著我的耳珠和不斷在我耳
邊吹氣,我怕一旦發出聲音就會讓老公知道自己這種事情。而我的一隻手拿著手
機,而另一隻手還被梁總編抓住要套弄他的東西。

  「老婆,你沒事吧?」

  「喂,老……老公……我沒事,只不過……剛才工作……真的有點晚了……
我……咳咳……我現在就來……咳咳……」我越不想老公知道實情,就越想迫切
地馬上掛上電話。也由於這種原因,我說話也說得含糊不清,也由於剛才我嘔吐
過,口中有些水份讓我咳嗽起來。

  「老婆,你怎麼咳起來了?而且你的聲音不怎麼好,到底怎麼回事?」

  聽到老公的話,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對我起懷疑了,我只好連忙解釋道,畢竟
不可以讓他繼續懷疑下去。在我旁邊的梁總編在耳邊帶著只有我才能聽到的聲音
不停奸笑。

  「……咳咳,沒……沒事……可能……今天早上著涼了……我馬上……馬上
過來……別擔心……」當時的我,腦海之中除了想到這個荒謬的謊言之外,其它
的一切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而這個也是我對老公說的第二個不道德的謊言。

  「你老公看來在催促你了,你是不是應該加快一下你的速度呢?」說罷,還
開始引導我的手在他的東西上面更快地套弄,不過聽他的語氣和呼吸已經開始急
促,根據我的經驗來看,估計他是快要射出來了。

  「要不要我去接你啊?現在時間也不算早了。」

  「不,不用,真的不用啊……」

  「哦,這樣啊!那好,你自己要小心了。」就在掛上電話的一瞬間,梁總編
發出了男人低沉的哀嚎。

  我親眼看到那條長滿包皮的東西對著我的臉,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股乳白色的
液體直噴在我的臉上。我本想用手擋著,不過雙手都被梁總編抓住,連拿著的手
機也丟在了地上。

  沒有了任何阻礙,我的臉上都被他的白濁液澆得到處都是,硬生生地接受著
「洗禮」。本來房間中的冷氣已經關掉,再加上溫熱的液體被淋在臉上,我同時
可以感覺到背部開始出汗了。黏稠性的液體同時沾在雙眼和鼻子上,呼吸困難之
餘還睜不開眼睛。

  「唉……啊啊……舒服……舒服……珺明,你知不知道我等這個機會等了多
長時間啊?能把自己的精華澆在自己喜歡的女人身上,那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你也是時候回去了。對了,這次我們訪問的是跨國集團的大老闆劉怡星先生,不
知道為什麼他這次特意破例邀請我們這些記者一起參加他未來舉辦的一次大型派
對,還說可以攜帶丈夫或者妻子當舞伴,不過你放心,你的舞伴就只有是我,哈
哈。當然,那裡都有很多社會上的名流人士出席,要是這次舞會中只有我們報社
的話,想必我們報社會成為獨家報導,那麼銷量一定節節上升。」

  「到時候去機場還有專人接送,而且更說是機票以及食宿都是全免。看來這
個劉先生對我們記者還是很熱情的,想必是藉這次報導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吧!還
有一件事你需要注意的,別想歪了,要是你敢告發我的話,你知道後果的,你都
不會好過的……」沒等他說完,我頭都沒有望他,用紙胡亂擦了擦臉和身體,接
著立刻穿好衣服,便離開了總編辦公室。

  我知道他一直都很想佔有我,只不過我剛好有證據栽在他手上。要不是老公
打電話給我的話,說不定我真的保不住最後的「戰線」而做出對不起老公的事。

  雖然我不知道這次的採訪到底是關於什麼的,也不知道劉怡星為什麼會舉行
一個記者的舞會。而我只肯定的,是他極有可能藉這次只有我們一起去的機會接
近我,如果叫上老公的話,梁總編一定不敢亂來,要是不叫上的話,這七天都要
對著他,我不知道他到底真的會對我做出什麼來。不過既然上天給了我一個能夠
帶老公一起去的機會,我當然會抓住不放。

              (返回現實)

  我是一個有潔癖的人,既然想起了不該想的事情,我只好從床上起來,走到
浴室試圖洗乾淨腦中「不乾淨」的東西。脫下衣服之後,便打開花灑。沖洗著這
個曾經被梁總編蹂躪過的身體,用香皂洗刷著那個被那骯髒不堪的體液沾污的臉
龐和耳珠,總之此時此刻我只懂得用花灑澆在自己的身上。

  水流沖擊著自己的身體,我看著自己被自來水包裹著的身體,突然出現一種
十分詭異的感覺。一方面雖然很討厭梁總編那個禽獸,另一方面不知道為什麼,
就只有那麼一瞬間,我的心裡居然有一種邪念——當我再次想起梁總編如何凌辱
我的時候,如何吸取我吐出來的嘔吐物的時候,我現在居然有一點點的興奮。

  『我到底怎麼回事了?』我搖了搖頭,把花灑的水壓開到最盡,企圖使自己
保持清醒,擺脫那種連我自己都無法相信的邪念。我心裡想:我對不起老公,真
的對不起他。我想在出差之前,必須要說服我老公和我一起去,既然今天不成功
的話,那還有時間的。然而,他要是真的不願意用那三天的時間和我呆在一起的
話……

                (待續)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