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綠妻奴】十二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綠妻奴】十二 - powered by Discuz!
【綠妻奴】十二

                綠妻奴

作者:我并不色
2012/09/0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十二章

  雅若慢慢搖曳著柳腰,一隻小手探到她與少年的交合處,用纖細修長的手指
慢慢地向外掰開自己的蜜穴,讓已經充血興奮變成深粉紅色的蜜唇向外張開,露
出裡面淡紅色的膣肉,容納吞吐那支稚氣未脫的肉棒。

  在她胯下,是「哼唧、哼唧」帶著有些不知所措神色的少年,有些興奮的用
一隻手把住小若的大腿,一隻手則帶著怯意在雅若的爆乳上有些許興奮地顫抖,
感受著緊繃乳肉傳遞過來的香膩手感。

  臥室內的菲兒還在嬌喘著被昏死過去的男人壓在身下,大概是性愛大戰有些
脫力,菲兒還在歇息著。而我的注意力也被小若的對話徹底地吸引過來,一時間
竟然忘記了菲兒。

  「呼……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呀?」

  「姐姐……我叫……劉峰。」

  平凡的名字,有點懦弱的個性,看來劉峰是典型單親家庭裡那種被父親陰影
籠罩下的孩子,這從他對待女性的慌張也可窺見一二,大概在小若之前,他連女
生的手都沒摸過吧?

  「呼呼……劉峰弟弟,肉棒……在姐姐的……小洞裡……好受麼?」

  「嗯……嗯……姐姐的……那裡……好緊……插在裡面好舒服。」

  「嘻嘻……是嗎?但是呢……哦……姐姐……現在扭腰好累,一會呢,弟弟
按照姐姐的吩咐……自己用腰發力,讓肉棒自己在姐姐下面的小洞裡動起來……
好麼?

  「嗯……好……」

  「啊……呵呵,乖……弟弟真乖,最喜歡弟弟了……吧唧……」看見劉峰任
其擺佈,小若側過身「吧唧」一聲親到了劉峰的側臉上,在少年的左臉頰上留下
了一個淺淺的唇印。

  少年帶著稚氣的臉上湧的紅色愈發濃厚,未經歷過如此誘惑的他面對雅若這
樣的大美女,此時已經完全成為了情慾的俘虜,小若的一笑一顰都足以牽動他的
神經,每一句話對於少年來說,不嚳於聖旨一般,讓他只有遵從的選項。

  慢慢地小若用一隻粉臂繞到少年的腦後,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隻手仍然保
持著纖細的食指與中指撐開小穴蜜肉的姿勢:「劉峰弟弟,現在……用兩隻手把
住姐姐的腰。」

  劉峰聽到小若的吩咐,趕緊將原本在小若大腿和爆乳上亂摸的手拿了過來放
在小若的纖腰上。

  「嗯……接下來,腰部向上挺,帶著肉棒努力地往姐姐小洞的裡面頂。」

  少年得到了小若的命令,深呼了一口氣,兩隻手牢牢把住雅若的纖腰,停頓
了一兩秒鐘,忽然使勁地一挺腰,原本由雅若主動吞吐的肉棒直挺挺的盡數沒入
小若的蜜穴裡。

  下體忽然被肉棒直抵花心,小若一雙大大的杏眼瞪得滿滿的,一臉難以置信
的表情,隨之而來的,則是櫻唇裡歎出一連串的驚吟聲:「啊……啊……好……
痛……」

  聽到小若帶著痛苦的表情,在小若身下的少年坐在沙發上有些慌了,趕忙詢
問道:「姐姐……怎麼了?是……是我的錯麼?」

  「啊……沒關係哦……沒想到弟弟的那個……這麼大……一下子頂進來……
頂得姐姐……好脹……」

  我略帶嫉妒的聽著小若的情話,在床上她可從來沒誇過我那個地方大,當年
在高中我們發生性關係的時候,一開始自己經驗不足,小若有時還拿這個和我開
玩笑,說我能力不行,哪裡像現在這樣對這個劉峰如此溫柔體貼。

  我還在妒忌著小若將如水的妖嬈賜予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屋裡菲兒的微弱
的喊聲倒是把我喚醒:「老……老公……過來……幫幫我……」

  我這時才想起來臥室內嬌妻還在別人的身下壓著,趕忙推開門,原本高大粗
獷的體育教師沉沉的壓在菲兒身上,任憑嬌妻怎麼用雪白的小手都推不走這沙袋
一般的身體。

  「老公……幫我推開他……」嬌妻嬌哼了一聲,我只好收起對嬌妻們出軌的
嫉妒,用力地從菲兒身上翻開那個黝黑的身體,這才解放出了菲兒。

  菲兒剛才在體育老師身下滿面漲滿櫻紅的粉臉微微平復了一些,薄紗的白色
連衣裙已經佈滿了褶皺,連衣上衫的扣子也被扯掉了,害得菲兒整理衣裙時候噘
著小嘴埋怨道:「真是的,這套連衣裙是我最喜歡穿的,這個笨蛋都給人家弄壞
了,怎麼穿啊以後?」

  兩隻修長的粉腿微微分開,蜜穴處因為劉明的精液都已經被菲兒吸收進了子
宮,所以此時還保持著剛才插入之後的痕跡的小穴沒有流出如我預想最壞的那種
情況:濁白的精液四溢橫流在嬌妻充血興奮粉紅色的蜜唇外。

  不過即使是疲憊外翻著的粉色蜜唇那楚楚可憐的景像,配上菲兒曼妙的身材
和嬌俏動人的容姿,伴隨著客廳裡雅若若有若無的呻吟聲,我還是雙眼直直的盯
住菲兒的隱秘地帶,不肯移開目光。

  「老公……不要這麼盯著人家那個地方一直看啊……好害羞的……」大概發
覺了我的失神,菲兒滿面俏紅的嬌嗔著,修長的美腿不自覺地併攏了許多。原本
可以讓別人肆意進出的蜜穴,卻對我百般遮攔,一想到這裡,心裡一股的妒意就
攔不住的往外竄。

  「那個……他不會醒了麼?」覺得自己的嫉妒有些過火,為了分散自己的注
意力,我岔開話題問起了床上趴在一邊昏睡過去的劉明。

  「他的魔法能不如那個陳胖子,做了兩次就到底了。不過也正因為這樣,他
以後受的傷害不會有陳胖子那麼大,估計下半生性能力還是有的,就是記憶力會
減退不少,而且會忘記了我們。」

  菲兒把衣裙整理了大概,這才想著要起身,抬起翹臀站起來後,只看見菲兒
緊皺著柳眉,小嘴緊抿著,一副痛楚的表情掛在粉臉上,大概是剛才那個體育教
師動作太粗暴了,讓菲兒現在小穴口處還留有比較強的刺痛感吧?

  不過臥室外傳來的曖昧聲音讓我和菲兒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菲兒剛才
忙著和劉明在臥室內做愛,根本不清楚客廳裡的情況,到了這時候才不解的問起
我:「這……客廳裡是誰啊?」

  聽見嬌妻問起,我才帶著些尷尬告訴了菲兒經過,菲兒的柳眉皺得更擰了,
這顯然不是小穴口傳來的肉體傷痛造成的。沒說什麼,嬌妻強忍著痛楚,緩緩拉
開門,沒有管我而是直接出了臥室。

  「啊……弟弟……好厲害……啊……」

  客廳裡雅若和那個少年都已經完全投入到了性愛歡愉之中,比起十幾分鐘前
我看到的,此時那個劉峰對性交更加熟悉了不少,可以用肉棒有節奏地頂入小若
的蜜道裡,惹得我的初戀情人在對方的胯上不住地擺動著纖腰,迎合著少年肉棒
直來直去的進攻。

  看著小若對少年的百依百順,我原本嫉妒著菲兒的妒火又燒到小若身上。我
的嬌妻們似乎總是在和別的男人身上索取性愛的時候更加放得開,這是我最近頻
繁看見嬌妻出軌後得出的一個連我自己都感到害怕的猜測。

  不過菲兒倒是歎了口氣,只能轉過身來,對著我輕輕搖著頭輕聲說道:「難
為小若不得不犧牲自己了,一旦他把我的事告訴了他父親,原本因為魔法能被抽
乾喪失掉的記憶會回到劉明腦內,會讓已經進入老公體內的靈能發生排斥反應,
所以老公……原諒我吧!」

  我還沒弄懂菲兒此番話語的含義,菲兒早已轉過身去,換上了一臉的媚笑,
慢慢地靠近了那個還在全神貫注姦淫著小若的少年。

  「呼呼……弟弟,和那個姐姐玩得高興麼?」

  劉峰還滿懷興奮地把著小若的纖腰向上挺動著肉棒,忽然發覺一股清香靠近
自己,嬌滴滴的問句傳入了耳朵,等他側眼一看,一個更勝小若的大美女穿著白
色的薄紗連衣裙,略微彎著腰,上衣襟的扣子已經不知所蹤,露出了大半隻雪白
飽滿的巨乳,讓他的眼睛怎麼也移不開了。

  「呼呼,弟弟,怎麼了?」

  「你……姐姐……你也好漂亮……」癡癡的看著菲兒的媚笑,少年機械地挺
動著肉棒插弄著胯上的小若,嘴裡卻讚歎起菲兒的美貌。

  看著少年的笨拙,菲兒巧笑倩兮,慢慢地用小手扭過少年的腦袋,直接將小
嘴遞了過去,直接與他深吻了起來。

  「嗯……滋……」

  原本爭風吃醋的妻妾此時倒頗為團結,小若看到菲兒與少年接吻也不惱火,
反而配合著嬌妻的動作,小若夾緊了蜜穴套弄的速度,主動收緊腰腹,讓蜜穴內
的膣肉緊緊逼仄住少年的肉棒,連帶著少年肉棒下的雙丸也帶著活躍的氣氛「劈
啪」的敲打著雅若的雪臀,惹出一連串清脆的節拍聲。

  看著本來屬於我的嬌妻美妾此時在服侍一個呆頭呆腦的少年,我心中的妒意
不住地燃燒,不過心底本來囚禁著那種奇怪變態,讓我本人恐懼不已的興奮也被
這股妒意這火燒破了牢籠,「嗖」的一聲全都竄了出來,帶著緊張刺激的電流,
傳遍了我的腦海,那種耳鳴般「咚咚」的心臟跳動聲又開始縈繞耳邊,久久不能
散去。

  和菲兒不同,如果說菲兒的性格是那種明快頑皮中透著溫婉的女人,那麼小
若則是那種更加活潑動人的小女孩性格,騎在少年的胯上,小若不似菲兒出軌時
候的滿面羞紅中透出嫵媚,更多的則是帶著促狹的笑意,更加直接的從少年身上
索取愛慾。

  這也從兩人的表情可分辨一二,菲兒明明只是和少年深吻,粉臉已經羞澀得
通紅,透過彎腰撅起的翹臀,從短短的連衣裙襬裡可以看見小穴卻在汩汩的流著
淫水。相反,與少年已經性器相連的小若則更為主動地搖擺著纖腰,全心全意的
讓那支肉棒自由地進出自己的下體。

  我還在品味著嬌妻們表情性格的異同,忽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咕嘰」、「噗
哧」聲,起初還隱隱約約,而後伴著小若愈發高亢的呻吟而逐漸清晰起來,我不
敢想像卻又不得不面對,小若的小穴也開始如菲兒一樣飛濺著淫液,漏出那標誌
性的淫亂之聲。

  「啊……啊……弟弟……你好厲害……」

  「姐姐……我……怎麼感覺……肉棒好像……被夾住了……緊緊的……又難
受……又快樂……而且……好熱……」

  趁著菲兒的口唇短暫地離去,不諳世事的劉峰傻乎乎的詢問著小若下體的感
覺,在這一刻我的小若既充當了他的情人,又擔負起了類似耐心母親回答兒子疑
問的責任。

  小若杏眼含著笑意,用手輕輕撫慰了幾下劉峰的短髮,小嘴裡帶著慾望的熱
氣慢慢解釋道:「啊……弟弟乖……要是夾得緊……弟弟就……狠狠地頂……越
頂……弟弟就越舒服……姐姐也舒服……」

  「嗯……姐姐……我這樣……你真的舒服麼?」

  「啊……不……啊……不要這麼用力……啊……啊……」

  少年天真的按照小若的要求直來直去的頂了三五個回合,沒想到本就已經處
於敏感爆發邊緣的小若忽然急促的哼吟,還沒等少年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呼
啦」一聲,大股的淫液從子宮口裡直接澆下來,燙得少年摟住小若的纖腰只打哆
嗦:「啊……姐姐裡面……好多熱熱的水……姐姐……不……我不行了……」

  少年開始加快了挺動的節奏,原本高潮之後的小若只能沉著身子騎坐在肉棒
上,任憑少年推動著恍若無骨的嬌軀上去起伏。一旁的菲兒似乎在準備著什麼,
輕輕拍了幾下小若的後背,示意了一下雅若。

  只見當少年重重的一次挺入後,突然小若用盡最後一絲力量向上抬起翹臀,
直接用櫻唇吻住少年,而後菲兒急忙張開小嘴,直接含入少年沾滿小若蜜道淫水
的肉棒,裹咂著因興奮而預先流出的前列腺液,俏首快速的上下套弄了幾下,在
少年的悶哼聲和我興奮與妒意交雜的眼神中,隨著少年肉棒全力的一插,明顯可
以看到菲兒瞇著修長的媚眼,喉嚨在急速的收縮,吞咽著射入的精液。

  初經人事的少年並不懂得憐香惜玉,只知道藉著爆發的快感肆意地在菲兒的
口腔內索取快意,任憑自己的肉棒憑藉本能在菲兒的小嘴裡馳騁肆虐。終於直射
到一半,菲兒再也承受不住這肉棒在檀口內的橫行無忌,讓出肉棒,只見射到一
半的肉棒蹦跳著將剩餘的濁液盡數的射在了菲兒狹長的美目和高挺的鼻樑之上,
最後幾滴也如強弩之末的滴落在菲兒的櫻唇邊上,原本粉白清香的嬌妻的媚臉,
此時被斑駁的精液徹底玷污,腥臭的濁液順著高挺的鼻樑,慢慢地在菲兒的臉上
流動爬行著,彷彿在宣示著對嬌妻肉體的佔有。

  少年「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性交射精,無盡的愜
意寫在他尚顯幼稚的臉上。小若沖著我媚笑了一下,似乎在有意地展示自己的淫
蕩,直接張啟著小嘴又吻向了少年。

  菲兒則保持著跪姿,在少年的腿邊跪坐著,用嬌俏溫潤的口唇含住他的肉棒
做著清理,直到把那具肉棒清理得反襯著香涎的水滑,才依依不捨地將那支陽具
讓出,襯著臉上的精液還沒有乾透,菲兒主動用羊脂雪膩的手指從自己的高挺秀
氣的鼻樑上刮下精液,慢慢地蘸著往自己的檀口裡送,主動地砸吧著小嘴。

  「呼呼……弟弟的精液……真好吃……」

  看見菲兒如此的淫媚,我和少年的肉棒同時高高支起,不同的是,那個路人
少年在享受著我嬌妻們的溫柔服務,而作為真正丈夫的我卻被晾在一邊,只能看
著別人在享用自己的嬌妻美妾。

  少年被小若捧著腦袋親吻,不方便回答菲兒的淫亂,只能笨拙的點點頭。看
著對方呆呆的蠢笨,菲兒天性開明調皮的那一面又顯露出來,「噗哧」一聲笑了
出來:「呼呼,弟弟你可真是太可愛了!」

  小手套弄了幾下眼前的肉棒,菲兒直起身子,慢慢轉過身,將翹臀和滑膩的
美背沖向少年,一張粉臉和巨乳袒露給我,嫩舌伸出掃了一圈櫻唇,修長的媚眼
帶著幾分迷離不能自己的神色望向我:「親老公……親主人……菲兒……忍不住
了……請讓菲兒……被人幹可以麼?」

  天啊!菲兒,我的菲兒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來?以往菲兒的出軌,都是為了
我身體需求的靈能不得已而為之,哪怕是在和別人交合中偶然露出的淫蕩表情,
我也可以拿這不過是激情所致,並不屬於菲兒的根本意志來解釋;但是這一次,
是在菲兒沒有受到任何強迫,也沒在性愛高潮和情慾高漲時期主動保持著理智的
問句,這和以往是決然不同的啊!

  我還在糾結著菲兒的轉變,看到我的沉默,似乎以為自己說得還不夠明白,
菲兒又舔了舔自己紅嫩的嬌唇,用那甜膩的獨有聲調又開始了充滿淫亂情調的淫
語。

  「吶……老公……求求你了……菲兒下面好空虛……好寂寞……好難受……
求求老公……就讓別人來插菲兒吧……菲兒的小穴……最喜歡肉棒插進來的……
滿滿的感覺了……只要是肉棒……都可以進來哦……吶……老公……允許別人狠
狠的……重重的……在你面前幹菲兒吧……」

  看著菲兒已經完全墮落於淫慾的混亂,本想著大聲痛斥的我也不知怎地,居
然像被人強按住腦袋一樣點點頭,鬼使神差般的說出了同意的語句。

  「嗯……菲兒……老公……同意……你被人……幹了……」

  如此恥辱的話居然被我親口說出,說出的一剎那我已經悔恨晚矣,這句話就
猶如決堤的堤壩一般,原本防禦著的最後一道防線也彷彿轟然崩潰,嬌妻的淫媚
再也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的了,它將在我面前盡情地展露出菲兒妖嬈的風姿與酥骨
的嫵媚。

  菲兒聽了我的話,原本透著淫慾的修長美目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不過也就
這短短的一瞬,轉而又恢復到原本的放蕩,帶著比剛才還要軟膩的聲調,哼哧著
用手扶住了少年的肉棒抵住自己的蝴蝶美穴,又向我這邊拋了一個媚眼,之後深
呼一口氣,「噗哧」一聲,將那支剛剛姦淫過小若蜜穴和自己口唇的肉棒又吞入
了自己的蜜道之內。

  看著菲兒搖擺纖腰的放浪形骸,我心裡感歎著原本清純的嬌妻已經淪為一介
蕩婦,但是另一面,卻又咂舌有味地品味著菲兒和別人出軌時候炫耀出獨有的魅
惑,那狹長的美目、漲紅的粉腮、嬌嫩的櫻唇、晃動不已的巨乳、纖細的腰肢、
修長圓潤的美腿……這一切的一切組合在一起,構成了菲兒傲人的美貌,當然,
這一切的一切裡最迷人的,還是此時在翕張吞吐著少年肉棒的嬌妻的蝴蝶蜜穴。

  粉嫩的唇瓣猶如蝴蝶的翅膀一般隨著兩人交合的頻率在不住地扇動,撲朔著
美麗的雙翅,蜜穴口死死咬吸住不斷進出的肉棒。菲兒敏感的體質分泌出了大量
的淫水,隨著肉棒的進出四散飛濺在兩人性器交合處的週圍,菲兒原本晶瑩剔透
白皙光滑的皮膚上早就被塗上了大面積的胭紅,伴隨著菲兒的媚浪呻吟,客廳裡
才剛剛沉寂下的淫靡氣氛又一次的被點燃到極致。

  我的嘴唇此時也已經被慾火烤到乾裂,慢慢地靠向正騎在別人肉棒上的淫亂
嬌妻,我掏出肉棒,毫無節操地對著菲兒碩大晃動的乳球開始手淫擼管,此時的
我已經沒有了什麼理智,此時的我,只想著咀嚼菲兒的這份淫媚,攪拌著下體的
衝動,將內心的慾望盡數噴射到自己妻子的身體上,哪怕是菲兒現在這具身體裡
還插著其他男人的陽具。

  「啊……謝謝……老公……菲兒……被幹得……好舒服……好快樂……」

  騎在少年身上上下起伏著嬌軀的菲兒用雙手揉著自己雪白的乳球,看著我掏
出肉棒對她手淫,反而叫聲愈發媚浪。而在菲兒身後的小若,則一直扭著少年的
腦袋與自己口舌傳遞、深吻糾纏,讓少年儘管被菲兒的小穴夾得異常舒爽,但是
嘴裡卻只能發出「哼唧、哼唧」的沉悶聲響。

  「呼呼……老公……啊……看著……菲兒……被別人幹……是不是興奮了?
吶……老公……老公的肉棒口……前列腺液都流出來了哦……」

  菲兒舔舐著自己的嫩唇,帶著戲弄的語氣看著我對著她手淫,腰間卻加重了
落腰的力度,渾圓的翹臀帶著「劈啪」聲,一次賽過一次的重重落在少年的肉棒
上,每一次都讓那支陽具連根沒入,一直讓雪白的臀部肌膚碰到黝黑的睾丸才算
停止,而後死死一夾,帶著菲兒淫浪的呻吟聲才依依不捨的讓出少年肉棒,抬高
美臀,將這一套週而復始的輪迴下去,以至於不過短短的十分鐘,少年的肉棒上
已經被菲兒的淫水染上一層淡淡的銀色,反射著晶瑩的淫光,連帶肉棒根部都裹
上了一層淡白色的水沫。

  不過如此殷勤為他人服務的菲兒,此刻看見我套弄肉棒的動作如此急促,卻
也沒有要主動服務我的意思,我原本指望至少菲兒會用兩隻嫩白的小手為我解決
慾望,不過此時菲兒即便拿來揉搓自己的巨乳助推情慾,也沒有一絲一毫為我著
想的意思,難道我的嬌妻真的已經完全墮入淫慾之中了麼?

  看著菲兒此時的淫媚,我內心越來越受到噴射誘惑的煎熬,嬌妻身後的少年
似乎終於從小若的美唇攻勢中逃脫出來,迫不及待的哼哧著:「啊……姐姐……
姐姐……你那裡……太緊了……姐姐……我要……我要不行了……」

  「啊……好弟弟……乖弟弟……可以哦……可以射出來哦……只要想射……
就……盡情地射進姐姐的子宮裡吧……」

  聽到菲兒的恩准,少年如蒙大赦,兩隻手主動把住菲兒的纖腰,主動開始向
上快速挺動其肉棒,惹得菲兒櫻唇邊又漏出一連串的吟叫。

  「啊……啊……好弟弟……頂死姐姐了……啊……不過……就這樣……一直
頂……狠狠地把……精液射進來……在我老公面前……把精液……都射進……姐
姐的子宮來吧……啊……拜託你了……」

  聽著菲兒毫無廉恥的射精請求,我的變態興奮卻被撩撥到頂點,手部做出最
後的努力,「呼哧」一聲,一股濃稠的濁精從肉棒口噴射而出,直接濺到了菲兒
修長的大腿和連衣裙上,不過被我外射的菲兒此時卻顧不得我的噴射,反倒在全
心全意地落腰迎合著少年的衝擊。

  「啊……啊……姐姐……要被頂死了……哦……啊……弟弟……加油……好
好……狠狠地……插死……菲兒吧……」

  「嗯……啊……姐姐……不行了……我……射了……」少年喘著粗氣,眼睛
瞪得大大的,他看不到菲兒面前此時我的表情,只知道憑藉慾望的本能讓肉棒狠
狠地頂入菲兒的腔道內,抵住那平滑圓潤的子宮口,在感受著菲兒膣肉的逼仄快
感,睾丸抖動著把精液都推入了槍管,盡數射入了菲兒的子宮內。

  「啊……啊……弟弟的……射進來了……好燙……」

  嬌妻扭著纖腰,修長的媚眼散著迷離,肆無忌憚地在我面前接受別人內射,
兩人的交合處也「呼啦啦」的流出了菲兒大股的淫水,直接澆濕了沙發和地板。

  射過之後短暫的休息,小若和菲兒彷彿商量好了一般,直接調轉了體位,讓
少年橫躺在沙發上,與小若成69式,而菲兒則坐在沙發的另一邊,抬起一對白
絲美腳,直接抵住少年剛剛插入自己蜜穴的棒身根部和睾丸。可憐的少年如同一
隻小兔子一般被兩個大美女隨意擺佈,卻不知道該如何抵抗,只能被動地接受這
飛來的豔遇。

  「姐姐……我……我不行了……」

  「呼呼……沒關係哦……姐姐給你舔舔就會硬了……說起來……菲兒姐姐的
腳你試過了麼?感覺很好哦!」

  小若親吻了一下還沾著菲兒淫水的肉棒口,屁股直接讓給了少年:「吶,弟
弟,一會呢,我幫弟弟舔,弟弟也來舔姐姐的那個地方好麼?就是剛才和你愛愛
的地方,就是那個弟弟肉棒插進去的小洞,要好好的舔哦!」

  小若說這句話時候看不到少年的表情,但是仍然自信的朝著菲兒眨巴了一下
杏眼,隨後伸出粉舌,開始用嫺熟的技巧帶著舌尖慢慢地挑弄著少年的馬眼。而
菲兒只是斜望了我一眼,便用那裹著白色絲襪的美腳交疊著,開始一隻配合著小
若的動作輕踩著少年的棒身,一隻美足則用腳趾不住地撥弄起少年的睾丸。

  妻妾們的主動服務讓少年又一次歎出舒爽,小若的蜜穴口已經赤裸裸的伸到
了劉峰的鼻子前,大概是本性所致,少年只是望了一眼,便主動地用手撥開遮住
蜜穴風景的外陰唇,露出小若美麗的鳳眼穴裡粉紅的蜜肉,伸出舌頭開始有意識
的舔弄起來。

  「嗯……哦……」小若一邊舔舐著少年的肉棒,檀口一邊發著魅惑的呻吟。
此時嬌妻們簡直把我當作了空氣一般,除了菲兒時不時帶著挑逗淫媚的眼神還看
看我之外,兩人早已和少年一樣,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這場背德的性愛大戰中去
了。

  菲兒的白絲美腳猶如純潔美麗的白蝴蝶一般在少年的胯下撲扇著羽翅,無骨
的美足不斷地踩踏著少年的棒身,而另一隻裹著絲襪的玉趾則靈巧地分開,夾住
少年的睾丸不斷地晃動,給少年帶來大股的酸麻快感。

  小若也不甘示弱的不再僅僅滿足於用舌尖刺激少年,櫻唇微張,緩緩地含入
了少年龜頭的部份,小口小口的咬吸著那支剛剛進入過菲兒身體內部的肉棒,我
猜少年分泌的前列腺液已經被小若吃下去不少了。

  玩弄小若蜜穴的少年此時似乎也找到了訣竅,不再傻乎乎的只知道用嘴貼在
雅若蜜唇口上來回戲弄,伸出舌頭,開始直入穴口內,轉著圈的舔著雅若腔道內
部,連帶為他服務肉棒的小若的鼻息也粗重了不少。

  小若此時裹吸少年肉棒的動作與其說是在服務少年,在我看來倒更像是在嗅
著不住隨著她的口交頻率為少年足交的菲兒的白絲美腳。此時菲兒的動作愈發大
膽挑逗,用手指直接掛在櫻唇邊,頑皮上升為野性,藍瞳裡閃爍著淫慾,不住地
伸出粉舌舔舐自己的嬌唇,有幾次甚至有意地用腳輕輕踩在小若的粉臉上,讓我
的初戀情人盡情地嗅滿她美腳上的氣味。

  嬌妻們的口唇和美腳服務讓少年已經連射兩次的肉棒又一次挺立起來,棒口
處沾上了一圈小若的唇膏色,那兩隻睾丸也如大浪中的小船一般,被菲兒的美腳
肆意撥弄得蕩來蕩去。

  少年吸吮著小若的蜜穴口,那原本神秘的地帶此時已經被少年一覽無遺,成
為了口舌可以隨意進出的地方。遠沒有菲兒敏感的小若似乎也熬不過這持續的進
攻,「咕嘰、咕嘰」的水聲開始從少年的口唇邊漏出。看著雅若也淪陷於淫慾之
中,此時射過後滿腦子空虛的我,也只能無可奈何地被動欣賞著嬌妻們帶給我的
這場淫慾大餐。

  「嗯……弟弟的……肉棒……硬得……好快……」小若趁著美唇脫離棒口的
工夫,忽然帶著妖冶十足的口氣詢問起了少年:「吶……弟弟……是不是……還
沒和姐姐們用腳做過啊?吶……一會就讓菲兒姐姐……用腳幫弟弟射出來哦!」
說著向菲兒眨了一下眼。

  菲兒趕緊帶著軟膩的笑聲接過了小若的挑逗:「是的呢……乖弟弟……一會
呢……姐姐用腳幫你……弄出來哦……弟弟……用精液……一定要把……姐姐淫
亂的美腳……弄髒哦……」

  兩位嬌妻不知羞恥的當著我的面勾引著未成年的少年,不顧我的感受,也不
顧少年的回答,說完這句話,兩人交換了默契的眼神,小若帶著被少年舔穴帶來
的快感,忽然抬起俏臉,伸出粉舌快速的挑撥著少年敏感的龜頭週圍,而菲兒的
雙腳直接攀上棒身,用優美的足弓快速套弄起少年的肉棒。

  少年悶哼了一聲,白絲那獨特的觸感不住地摩挲著自己的肉棒,這樣癢癢的
挑逗感絕對會讓初經人事的少年完全沉浸於嬌妻的美腳服務,加上小若的舌尖急
促的撥弄,已經連射兩次的少年的肉棒又開始躍躍欲試的跳動著,做起了蓄勢待
發的準備。

  小巧美麗裹著白絲的腳趾緊緊扣住棒身,幫助軟軟的美足腳掌緊貼在棒身上
摩挲著,曲線優美的足弓卡住肉棒根部,讓整支肉棒自鼓冠區以下全都在菲兒一
雙的美腳刺激下抖動不已。

  不過畢竟少年已經射過兩次精了,儘管在小若的檀口和菲兒的美足攻勢下,
少年的肉棒明顯露出了射精的前兆,無奈那最後一擊就是遲遲不肯來臨。看著菲
兒已經渾身泌出香汗,連帶那對美腳上都可以清晰嗅到淡淡的汗味,小若急中生
智,伸出一隻小手繞到少年的胯下,捏住兩隻睾丸輕輕揉弄了起來。

  少年本來就已經興奮的在吃著小若的淫液發著舒爽的哼吟,睾丸被小若操控
在手裡,少年的大腿更是緊緊地繃直,兩隻手牢牢地握住小若肥美的翹臀,白膩
的臀肉上此時已經深深刻上了通紅的指印,不過小若已經管不了這些了,伴隨著
自己舌尖不住地連續挑逗和菲兒白絲美足的急速跳動,忽然小手向上一推,重重
的刺激著睾丸。

  突然襲擊果然有了效果,原本我也以為耗盡枯油的少年的肉棒又一次開始急
促的蹦跳,菲兒美腳又用力地踩踏了幾下,「呼哧」一聲,大股的濃精飛湧的從
馬眼口噴射出來。

  第一波精液並沒有落在菲兒的美足上,而是徑直噴在了小若的杏眼上,小若
閉上眼瞼,粉白的媚臉卻並沒有逃避,心甘情願地接受少年的顏射,讓第二股、
第三股精液盡情地噴在了自己的雪顏上。

  直到後面的第四股、第五股精液失去了前面噴射的力道,才慢慢地從肉棒流
出,直接沾到了菲兒的白絲美腳上,第七股、第八股的精液已經有如強弩之末一
般,只能順著肉棒口滿佈於龜頭週邊,黏噠噠的橫流著。

  菲兒讓少年噴出的精液沾滿了自己的美腳後,少許停歇了一會,便抬起美足
用腳趾和腳掌的白絲盡數抹擦著少年肉棒上的精液,直到將這些濁液也蘸到了自
己的美腳上後,才炫耀般的拿在我的眼前,調皮似的擺動了兩下那對優美的白絲
美足,而後彷彿和小若商量好了一般,伸到小若的唇邊,我的初戀情人沒有絲毫
的猶豫,伸出剛才還為少年服務的粉舌,帶著臉上還掛著的精液,在我面前不知
廉恥地裹吸起菲兒美腳上粘著的濁白液體……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