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2章)「愛的安慰」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2章)「愛的安慰」 - powered by Discuz!
【綠帽類】祝珺安好(第02章)「愛的安慰」

                祝珺安好

作者:祝君好
2012/09/1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02章)「愛的安慰」

*************** 正銓視角 **************

           (早上在的士總站的停車區)

  我當了十年的的士司機,很不容易才擁有兩輛的士。本來都把兩輛的士出租
的話,是可以單靠租金過活的,然而,生活艱難,兩輛出租車還需要供養維護,
尤其是每一個月的車輛保險又是一筆很龐大的支出,那麼總的來說,租金都不夠
給每個月的支出。

  為了能夠盡快買一間更大更舒適,能夠住上三人甚至更加多人的單位,不得
已只好出租一輛,留下的另一輛自己要親自操刀。由於沒有底薪的關係,工資就
沒有得到任何的保證,所以為了生計,基本上每天可算是過著食無定時的生活。

  我拖著疲倦的身體來到自己的的士旁邊,伸了伸懶腰,用口掩蓋著打著哈欠
的嘴巴。我之所以從今天開始就感到全身乏力,原因在於昨天晚上珺明不允許我
倆行夫妻之禮,弄得我亢奮不已的小弟弟沒有辦法得到宣洩,便瞞著她在床上又
打了一炮。儘管如此,我也已經覺得非常滿足了,畢竟昨天晚上跟珺明還是勉強
地進行了一次夫妻間的親密接觸。

  突然,迎頭看到有一個男人走過來。「阿銓,聽說你們倆夫婦買了個單位,
真是可喜可賀呀!」說話的這個年過半百的男人就是我的師父。而我另外一輛的
士就是租給他的,與其交給別人的話,還是熟人會更加愛護自己的車子。

  我剛開始出來當的士司機的時候,就是因為有師父關照,由於有他教我這一
行的規矩,給我教授了很多這一行的要訣,我才能在這一行立足。可以說,沒有
他就沒有我。

  「哦?謝謝,昨天才搬進去呢,您的消息還挺靈通呢,師父。那個單位勉勉
強強還算是可以的,不過人呢,始終是有貪念的,一旦有了物質上的支持,就想
換一個更好的。現在的市道不景氣啊,單靠她和我兩人的工作,等以後我和她有
了小孩之後,很難養活一家人的。況且……」

  「況且自己身為男人,不可以吃軟飯,讓女人養嘛!我知道,我知道,男人
的確有責任要背負起整個家庭。不過你得好好想想,這工作啊,別以為坐著就挺
自在的,食無定時,又沒有底薪,而且經常還要想方設法看看哪裡可以找客源,
畢竟這一行的競爭不比別的小呀!我要是你的話,肯定找一份更加舒適的工作,
然後出租兩輛的士,你說多自在啊!

  我鄰居的兒子在XX旅遊公司當經理,他們那邊好像請導遊巴士的司機。首
先不愁客源,又有底薪,其次速度就不像賽車一樣和別的的士比速度。不但包午
餐,而且每次還有小費收,比你現在這份,做了今天的還要愁明天的工作的的士
司機要好多了。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還可以給你引薦呢!」

  「所謂『做生不如做熟』。師父,您也知道我到底是幹什麼出身的,怎麼說
也開了十年的士,開那種巴士首先要考巴士執照,況且,那裡收的全都是要會英
文的。英文認識我,我可不認識它呢!再說,有這麼好的條件,應該有很多小伙
子去報名的吧,還輪得到我這種三十多歲的人麼?」

  「唉,話也不可以這麼說呢!你現在才三十歲出頭多一點,正值男人的黃金
年齡,我敢保證,只要你考過執照的話,那些小子絕對不會是你的對手。再說,
那份工作只不過是司機,還有一個會英文的導遊啊,你基本上都不會跟那些老外
打交道的。」

  「很多東西都要全部學過,從頭開始做起。總之心領了,師父,先謝謝您的
好意。我還是覺得開的士自在點。」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沒什麼好說了,那你自己看著辦吧!嘿,那邊好
像有乘客要的士,你快去。」師父指了指對面的一男一女,我順著望過去,的確
是在找車去其它地方的樣子。

  「這怎麼好,人是你先看到的,還是師父您先去吧!」

  「你不為自己,也要為了那個單位,為了你的老婆,還有你們以後還沒有出
生的兒子唄!你現在這種情況根本就沒有任何資格和別人談大方呢!快去吧!」

  我現在這種情況的確如師父所說的是泥菩薩過江,於是只好接受了師父的好
意。

  下午時分,陽光特別猛烈,我坐在駕駛位上也不得不戴上太陽眼鏡,打開電
台收聽交通消息。

  「現在是交通消息,因為XX路出現嚴重擠塞情況,建議駕車人士改用XX
海底隧道前往對岸……」聽著交通報導,以我的經驗,午飯過後,相對於這裡,
對岸的客源會比較多。問題是,要過對岸就要走海底隧道,本來今天的收入不是
特別好,過對岸就得要付一百塊的通行費,一來一回就已經耗掉兩百了,如果過
去之後還找不到遠途客的話,那今天跟白幹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區別。

  不知道是天意弄人還是我今年犯太歲,花了一百塊來到對岸,不是沒有客人
需要的士,就是被前面的的士「捷足先登」。倒楣的我只能夠一直開著的士,徘
徊在繁忙的柏油路上。由於一直開著冷氣,又接不到任何的乘客,油費的價格也
因為短缺的問題嚴重上漲,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今天不單單是白幹,還會
虧掉那些油費。

  「……由於XX國家為了爭奪原油而向YY國家進行武裝干預,導致世界各
地的油價紛紛進行向上的調整……」無聊之際,我聽著電台播放世界新聞,但是
聽到的,竟然是對我們這些駕車人士最壞的消息。

  「現在的油價這麼貴還要加價,看來是真的不想我活過來了。」話音剛落,
我就發現輪胎好像有點問題,於是我把車子停在了路邊,下車一看,才發現輪胎
被什麼刺破了。我生氣之下,用腳猛力踢在了那條輪胎上……

*************** 珺明視角 **************

            (在XX高中的校長室中)

  「想不到我要採訪的就是魯校長您啊!」我和慧瑩分別坐下,發現梁總編所
說的XX學校的校長就是眼前這位曾經教授過我的魯校長,那麼很多事情就容易
商量得多了。難怪梁總編一定要我親自擔任這次的採訪,我還以為他除了女人和
食物之外就一無長處,看來他比我想像的要聰明得多。

  「我也猜不著是你呢,珺明。上次聚會到現在已經相隔了好幾個月了,沒見
一陣子,你還真是漂亮了不少嘛!旁邊這位小姑娘是……」魯校長用和藹可親的
態度和我寒暄了幾句。

  「魯校長,您好!我是珺明姐的『跟班』,我叫慧瑩,請多多指教。」話音
剛落,慧瑩這個小丫頭便恭恭敬敬地向魯校長握了握手。

  「啊,對了,你今天來應該不是敘舊吧,估計還有些什麼事情要找我麼?」

  「校長不愧是校長,既然您開門見山,那麼我也不轉彎抹角了。其實是這樣
的,聽說你們有一位老師因為在酒店裡面召妓,因為基於某些原因,所以依賴於
毒品的藥性來提高自己那方面的能力,請問是不是真的?」

  「你一定是說蘇天亮蘇老師的事情了。唉!其實哪,他是一位好老師,能力
確實不弱,在教育方面的確是我見過的老師當中比較出眾的一位,我曾經還推薦
他進過教育局去呢!當我接到教育局那面的電話,說蘇老師過世了,而且是在酒
店裡面的,我也覺得十分難過。沒想到平時德行這麼好的他居然會找那種女人,
還說吃了毒品,弄得自己就這樣去了。」他一邊說,一邊在抽屜裡面找著什麼。

  等他拿出來的時候,發現是很多關於那個蘇天亮的照片和文件。我無意中還
窺看到慧瑩臉色突然感到十分愕然,隨後馬上變得緩和了許多。

  「剛才聽名字我還以為是不是我聽錯了,現在看了看圖片,原來還真的是他
呢!」慧瑩指著上面的照片說道。

  「你認識他?」我感到十分好奇地轉過去問慧瑩。

  「嗯,對啊!之前因為大家曾經出去過一次所以認識的,雖然我不是十分瞭
解他,不過聽我的表嫂子說,他或許是一個好老師,但並不是一個好老公……」
說到這裡,慧瑩好像發現自己說得多了一些,表現得有點驚慌失措。

  「你的表嫂子?她認識這位蘇天亮麼?」

  「啊,不,我想自己應該記錯了。反正是不知道聽誰說過的……」剛才明明
抱有肯定態度的慧瑩,現在居然不承認自己認識這次報導的死者,還明顯地隱瞞
了什麼。正正因為她的動靜,就更加引起我的疑心,職業病驅使我真的很想知道
事情的始末。沒想到就在我想追問慧瑩的時候,魯校長的插話無形中為慧瑩這個
丫頭解圍了。

  「對了,詳細的情況,你可以問問我的一個學生。他叫潘嘉樂,是在教育局
裡面當英文課的副科長。蘇老師能夠進教育局,八成是因為有他幫忙的。再者,
如果你需要報導的話,我桌面上這些資料都可以幫到你,雖然更加機密的我可不
能給你,不過這些都是校刊或者是一些蘇老師以前的功績,或許能夠幫到你。」
說罷,校長遞給我一張名叫潘嘉樂的人的卡片。接著,我們和校長還是聊了很多
那位蘇天亮很多的事情……

  「已經這麼晚了,那先謝謝您了,校長。那,我們先走了。」我暗示慧瑩拿
上那些資料,看了看手錶,發現已經過了五點鐘,看來要到教育局找潘嘉樂還算
來得及。可惜的是,的士因為要過隧道,導致大塞車,等到了教育局後,大門已
經關上了。

  見不到那個人,無奈之下我們只能回到報社,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下之後,因
為時間已經比較晚了,所以慧瑩提議我們可以一起到外面的地方吃點什麼。不過
這樣倒好,我也可以趁這個時候要慧瑩如實地告訴我她嘗試隱瞞的東西。

  我們在一個西式餐廳坐下。這裡雖然是西式的餐廳,卻完全不貴,畢竟這個
餐廳已經不是我工作附近的那些商業、工業區了。

  「……我們就要這兩個餐,謝謝。」我把服務員打發走之後,就一直留意慧
瑩的動靜。自從曾經從她的嘴裡說出「自己的表嫂子告訴過她,蘇天亮不是一個
好老公」之後,她的臉色就顯得有些奇怪,即使笑也能夠看出是勉強裝出來的苦
笑。既然如此,打鐵就要趁熱。

  剛坐下不久,我就對慧瑩開門見山地問:「對了,慧瑩,你之前說過你認識
蘇天亮,而你的表嫂子說蘇天亮不是一個好老公,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直截
了當地問,想看看慧瑩這個丫頭到底會如何招架。如我所料,少見世面的她即使
再聰明伶俐,也很快就無力招架,被我多問幾次就顯得手忙腳亂的。

  終於在我軟硬兼施的情況下質問幾次之後,她還是和盤托出:「……其實,
表嫂子是天亮哥的前妻……」

  「那詳細的情況你還可以再告訴我多一點麼?」

  「表嫂子和天亮哥離婚之後,她才跟我表哥一起的,而表哥就是校長給您的
卡片的人。」聽到這裡,事情確實是開始有一點眉目了。難怪一開始魯校長就要
我去找這個人,看來他和蘇天亮之間的關係還真的不簡單呢!

  「那什麼時候可以請你的表哥和表嫂子出來,讓我給他們做一個訪問?」慧
瑩這個孩子這個時候還有點顯得不太自然,為了說服她,我不得不把可以升職的
消息當魚餌:「慧瑩啊,其實梁總編已經跟我說了,這個新聞很有可能是放在頭
條的,如果這次能夠成功的話,我就可以當上副總編,而你也極有可能就這樣結
束試用期,當成正式記者的位置,你想想看……」

  「嗯……好的,明天他們都在家裡,我等一下打電話給他們,看看他們能不
能做一個訪問。如果可以的話,到那天我和珺明姐你一起去就行了。」慧瑩這種
丫頭想了想,看來是有點心動了,立刻就答應了我的請求……

*************** 正銓視角 **************

        (晚上大概7、8點鐘的時分在車房中)

  「謝謝您了,師父。都到了下班的時間,還要您留下來幫忙檢查車子,現在
想想還是有點過意不去啊!」我和師父都分別在檢查車子的零件和引擎等等有沒
有損壞。

  「你在說些什麼傻話!你能夠叫我一聲師父,我就應該有責任照看著你的。
嗯……除了剎車之外,裡面的零件似乎都有點老化了。你本來就不應該買這台二
手車子回來,幸好剛才沒有傷人,要不然的話就不是賠錢可以解決的事情了,起
碼也得是刑事。」

  「唉,真不知道今天為什麼那麼倒楣,不是找不到乘客,就是壞了輪胎,還
差點撞到人,我操!」我再一次用腳猛力地踢了一下輪胎。

  「你還是老樣子,就喜歡發脾氣。我說呢,脾氣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幸好你
這次踢的是輪胎,如果是準備換的引擎,你到時候還真的要後悔莫及呢!」

  由於今天的遭遇都令我十分氣憤,所以我又在師父的面前發了脾氣,碰巧整
個車房裡就只有師父和自己兩個人,要不然就真的要出醜了。冷靜了一下,我摸
著左手手腕,又嘗試回想起幾小時前的意外:

  大約幾小時之前,當我把被刺破的輪胎換出來後,我就開始繼續在那邊轉幾
圈,希望傍晚下班的人需要的士。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眼前突然黑色一片,
於是我就用力甩了幾下頭部。儘管時間就只有幾秒鐘,但當我恢復正常的時候,
我就發現前面離的士數米處有一個行人走出來。現在想來,或者是因為我太疲勞
了也說不定。

  我本能反應馬上踩上剎車,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剎車好像不管用,我只好
馬上把方向盤扭過右面,右面有一棵大樹,而我雙腳一直狂踩剎車。這個時候,
剎車似乎是正常了,不過因為慣性問題,車子還是沒能來得及停止,所以車子還
是撞在了大樹上。幸好我的左手手腕只是輕微扭傷,也沒有把那個路人撞倒,要
不然就正如師父所說,麻煩大了。

  「好,弄好了。阿銓呀,雖然現在幫你換了剎車,不過還是建議你賣了它再
買一輛新車,再這樣下去的話,恐怕……」

  我用手制止了師父繼續說下去:「師父,我明白了,很感謝您。既然好了,
剩下的讓我自己弄就行了。我也不好意思再打擾您了,想必阿偉也擔心您的。」

  「那好。你回去的時候也小心一點呀!再見。」說罷,我向師父搖了搖手,
師父也離開了車房。

  「好,趕快做好回家吧!要不然珺明會擔心自己的。」想到珺明,我還是十
分期待今晚會不會比昨晚更加刺激,於是加緊了速度。

  回去的時候已經是差不多十點了,看到珺明剛從浴室走出來後坐在了桌子旁
邊,很快就從包包裡面拿出什麼寫著,連我回來都不知道,想必一定非常投入,
不過我在程序上還是要叫她一下。

  「老婆,我回來了。」

  「回來了麼?我今天晚上有很多工作要做啊,所以今天晚上我就叫了外賣,
希望你別介意。洗了澡把它放在微波爐裡面熱兩三分鐘就可以吃了。啊,對了,
旁邊還有你喜歡的汽車雜誌,如果看完你覺得睏就先睡吧!」珺明沒有看著我,
只是一直在桌面前面埋頭苦幹,這使我好生失望。

  我看見茶几上面的確有一個發泡膠餐盒,打開一看原來是我喜歡吃的鰻魚,
而旁邊真的放有幾本我喜歡看的雜誌,看來珺明即使再忙還是十分掛念著我這個
老公的。

  數分鐘後我已經洗乾淨身體,也把飯盒裡面的東西掃個乾淨。儘管珺明已經
吩咐過我要睡覺就不用等她,然而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睡意,還一直想著今天師父
所說的。我為了使自己早點睡覺,還特意拿了好幾罐啤酒出來充當「安眠藥」。
不知不覺,已經喝了好幾罐了。

  然而,當我一邊喝啤酒,一邊望著珺明的時候,她好像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依舊可以在桌子的前面看見她的倩影。數罐啤酒之後,可能此時的我已經受到酒
精影響,望著剛洗過澡只穿一件小背心和超短褲的珺明撥弄著她那還是濕潤的秀
髮,我突然就有了那方面的衝動。

  我蹣跚地走過去,趁珺明還在專注工作上,一下子從她後面用手緊抱著被薄
衣披著的珺明的肉體。我可以感到在擁抱的那一剎那的時刻,感受著她的體溫,
感受著她肌膚上柔軟的觸感,身體就顯得十分奇妙,尤其是當我碰觸到她的前胸
之時,下面的小蚯蚓開始躍躍欲試了。由於今天一整天都不盡人意,我就猶如一
個小孩一般,很希望珺明可以為此安慰我,給我一點「鼓勵」。

  「老公,別這樣,你先放開我,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呢!」珺明看到我把她
抱得緊緊的,開始的時候還感到愕然,不過她並沒有特別掙扎,只是一邊溫柔地
用話語來阻止我,一邊輕微地扭動著身體進行反抗。

  「老婆,我今天真的很倒楣啊……倒楣啊……你怎麼就整天想著工作啊?好
歹現在已經不早了,為什麼就不可以在床上舒服一下呢……我真的無法忍耐了,
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啊……」衝動使我愈發厲害。手臂勒緊著珺明的小蠻腰,
頭部壓在她的粉背上面,雙手還開始向她胸前兩個小山丘偷襲過去。

  「老公,真的不要啊……呀……我還有工作要做呢……」本來珺明在忙著工
作,根本上就沒有理會我到底說了些什麼。或許是我的動作過於明顯,珺明已經
覺得我有點過份了,才意識到開始用雙手掙扎,試圖令我放開她。可是,她的掙
扎更令我覺得獸性大發。

  我不管她如此掙扎,只管把她的正面轉過來我這邊,就好像一頭野獸一樣把
頭埋在她的嬌軀上,肆意地踐踏著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身上
留下每一個吻痕。

  「不要啊……不……要……啊……呀……嗚嗚……嗯嗯……」珺明雖然也開
始加大掙扎的力道,同時也用甜美的聲線發出誘人的呻吟,但是她這種舉動根本
就沒有阻止我,反而令我加大脫去她衣服的力道。呻吟聲通過耳朵傳遍我身體的
每一個部位,尤其是雙手和嘴巴,簡直就好像在打仗的時候聽到己方的號角一樣
覺得士氣大振。

  強烈的慾望告訴著我:眼前的珺明已經是囊中之物。為了更好地享受這種食
物,就必須先把外面的皮給剝掉。我用力撕扯著珺明的衣服,可以聽到幾聲物料
被撕破的聲音。由於小背心質地比較薄,所以輕輕一扯就已經變成碎片。

  「咿呀!」小背心被撕破的那瞬間,胸前已經沒有了多餘的障礙,兩個小山
丘也因為一下子從束縛中解放出來而蹦了出來。這兩個肉包子因為我的動作和珺
明的反抗而變得很有活力,尤其是在半醉半醒的狀態下,看著兩個粉嫩、向內輕
微凹陷的小乳頭,簡直就似乎自己是剛出生的嬰兒一樣,用自己吃奶的力氣吸出
奶液。

  我們現在的身份,就好比在AV中的痴漢遇見自己喜歡的獵物一樣,我完全
被代入了這個角色裡面。眼看就要到手之際,突然感到臉部一下子變得火熱,抬
頭一看,發現珺明一雙秀目裡含著淚水,右手還保持著合掌的狀態,而左手則捂
著被我撕破的小背心。

  我摸著剛剛被打的臉,忽然變得清醒起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老
婆,原諒我可以麼?老婆……我……」我已經完全顧不上臉部的疼痛,因為我知
道此時此刻,比起我的臉部來,更痛的反而是珺明的心。

  我話還沒有說完,珺明已經顯得一副既厭惡又害怕的表情。我本能反應真的
好想擁抱著她,為我剛才所做的一切贖罪,但當我前進一步的時候,她也很自然
地後退一步。

  「老婆,我真不是人……我是一隻禽獸……我不應該用酒精和今天的事情來
當藉口……我……我……我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我其實真的不想對你做
這種事情的,只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做過了。我……我只是……我只是希望你能
夠對我多一些關懷……總之,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人,
我這個老公真的做得太差勁了。」我一邊哭著說,一邊用雙手用力打自己的臉。

  「你不要再打了。我剛才也不應該打你的。」本來我以為珺明會因此而討厭
我,沒想到她反而突然用雙手制止住我繼續打自己,雖然眼有淚光,不過看樣子
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厭惡,取而代之的是憐憫、擔心的表情……

*************** 珺明視角 **************

           (晚上11點在自己的家裡)

  我在臥室換過衣服,坐在床上,心裡依然為老公剛才的行為感到不寒而慄。
然而,很不可思議的是,當我看到平時忠厚老實的老公意識到自己粗暴的行為而
懺悔,並且用自己的雙手在自己的臉上打得那一刻,我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一下子
變得十分難受,心裡不知不覺就盤算著平時的我,到底是如何對待他的。

  不過就在老公侵犯後,在打著自己的臉,我腦海中就閃過一個好像認識了很
久的男性身影,但是這個身影並非老公,而是一個我很熟悉的某個人。而後,我
的心裡反而變得有些心酸,心情也一下子平復下來,更出奇的是對於老公剛才粗
暴的行為而有所感觸,沒有辦法生氣下去。

  過了一陣子,聽不見任何聲音,我靜靜地走出客廳,可以看見老公低著頭,
一言不語地坐在沙發上。說實話,剛才的他真的很可怕,樣子十分猙獰,就好像
一頭飢餓的獅子一樣,到現在為止我心裡還是有一點膽怯。

  當我走過去,他注意到我接近,連忙抬起頭。不過我知道,他現在只不過是
一隻剛剛經歷災難浩劫的受驚小綿羊一樣,膽怯地看著我。我在想,剛才是不是
做得太過份呢?而經過剛才的事,我也明白到畢竟老公剛才的行為也許是我自己
一手一腳造成的。我現在才意識到他的心裡邊並不比我過得舒服,過得自在。

  從結婚那天開始,我只想著工作,只想著賺錢,只想著出人頭地。目的很簡
單,為的當然是這個只屬於我們二人的家。我一直以為自己工作得辛苦,老公那
種工作很輕鬆。每天晚上回來,我都知道老公很想和我溫存一番,我卻因為覺得
疲勞而拒絕了他的請求,當然,有時是因為我真的不願意,至於為什麼,我真的
不知道。

  然而,我其實也一直忽略了自己的丈夫為了這個家而辛苦地工作,忽略了他
真正的感受。作為妻子的我,以為出外賺錢,有空在家做家務就已經幫上老公的
忙,就已經算是符合了作為妻子的要求。但是,能夠真真正正履行「服侍老公」
義務的次數基本上都可以用手指頭去數。那麼,這樣的妻子會是一個稱職的妻子
麼?

  我走過去,雙手握住老公的手心,而老公好奇地抬起頭望著我,眼神還是好
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那樣懇求我的原諒。不過我現在並沒有怪他,要怪的話就只
有怪我自己之前一直都沒有站在他的立場去想事情。而且,正如老公所說,是不
是應該多添加一個家庭成員會比較好呢?

  想到這裡,我覺得今晚還是應該把工作暫時拋下,只是因為我們已經有一段
很長的時間沒有大家靜下心來交流一下……和在床上做那種事情了。於是我把一
臉驚奇的老公帶進房間,讓老公坐在床沿上,把燈光調成柔和,然後開始脫下自
己的所有衣服。

  「老婆,你……這樣真的好麼?你好像……還有工作呢!」老公的聲音依舊
顫抖,看來還沒有從剛才的事情回復過來,顯然為我這個莫名其妙的舉動感到十
分吃驚。

  「對不起,我一直沒有顧及你的感受,是我不對。我知道你每天都很辛苦,
所以我和樂意用今晚的時間來傾聽一下你的煩惱……」

  我可以很清晰地看見老公臉上比剛才更加紅了,不知道是因為害羞的關係還
是週圍環境的原因。我就這樣以自己的裸體抱著老公,儘管看他的嘴巴好像準備
要說些什麼,不過我沒等他反應過來,就主動吻在他的嘴唇上。起初他可能因為
剛才的事情有點被動,不過很快適應了之後,明顯主動了不少。

  他一邊和我交換著彼此間的唾液,一邊很快地脫下了他的所有衣服。不但老
公胯下的那個東西開始變得又粗又長,就連旁邊的兩顆蛋蛋也鼓脹得很。我除了
吃驚之外還感到安慰,這樣就證明了他沒有因為和我缺乏這種行為而到外面「偷
吃」,還是一心想著我的。

  他不停地在我的身體上撫摸,說實話,久違的愛撫的確給我帶來了不少的刺
激,尤其是在下面。每當他用手指插入時,我的身體就會條件反射地扭動,特別
是他把手指微微彎曲的時候,最讓我受不了。很快,我就已經可以感覺到想尿尿
了,下面也開始流出不少液體。

  「老婆,真的……可以麼?」我從抽屜裡面遞給他一個套套。我看著他那帶
有期待的眼神,似乎是在詢問著我的意見。

  「嗯……嗯……不過……要溫柔一些啊……」以前跟他愛愛的時候,也沒有
過像現在這種感覺,僅僅覺得只不過是夫妻之間的「例行公事」。反而經過剛才
的事,以現在的感覺來說居然並沒有一絲的不情願,正是一種幸福的感覺,難道
這才是真真正正夫妻之間的性愛麼?

  他得到了我的允許,臉上顯現出一副興奮的表情。當他拿過套套,準備戴上
的時候,不知道是過於興奮還是剛才的酒力還沒有散去,於是,我接過了套套:
「讓我幫你戴好了。」

  在我為他戴上之前,我可以清楚看到他那裡的青筋基本上都顯現了出來,要
戴上的話還是有少許困難。而且我幫他戴套套的同時,他不同剛才的那樣粗暴,
而是十分溫柔地用雙手撫摸著我的雙肩。

  我看見他的插入,完全沒有像之前那樣心急,反而不停地磨擦我的長滿濃密
黑色陰毛的陰戶間的兩片唇唇。本來下面已經變得一塌糊塗,而現在再經過被他
這樣折騰之後,那裡變得更加狼狽不堪,猶如洪水氾濫一般。

  「老公,快……進來哦!」我居然說出連我自己都覺得難為情的說話。

  全部都進入之際,我完完全全可以感覺到他那裡的跳動像心跳頻率一樣刺激
著我。尤其是當他那裡親吻著我的子宮口的時候,儘管套套的感覺並沒有直接插
進來來得更加真實,但畢竟眼前這個人是我的丈夫,除了感到幸福之外,真的不
知道可以用什麼來形容我此時此刻的心情了。

  「啊!」當老公從靜止到慢慢抽送的時候,久違的快感令我條件反射般地把
右手的食指放在口唇邊輕輕咬下,而左手就放在老公的手臂上面,雙腳為了配合
老公每一下的動作而盤纏在他的腰間。

  由於每一次的深入和抽出都可以明顯感受到,我很快就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畢竟在自己的家裡可以自由許多。

  「啊……啊啊啊啊……老公,真的……好舒服……老公,快點……」不知道
是不是我的呻吟聲正在刺激著他,這使他抽插的力道顯得更加大。他變得十分主
動,由原來的正常位變成了現在的側背位,由側背位變成了騎乘位。即使是騎乘
位也不完全是由我發力,可以說,基本上每一下活塞運動他都是用自己的體力來
完成。

  「呃……呃呃……哦……老婆,你裡面真的好舒服,好舒服……」他那裡在
我裡面一直都鼓脹得很,尤其是整根插進來的時候,完全沒有軟化的感覺。

  「啊啊……嗯……老公,你舒服就好……」無意看了看牆上的時鐘,發現從
開始到現在已經超過了半個小時,難道這就叫做「快樂不知時日過」麼?

  「老婆,我要出……出……出來了……啊……啊啊……」

  「嗯嗯……」老公的那裡我已經感覺到繃得孔武有力和無比的熾熱,以我的
估計這差不多是男人的高潮了。

  「嗯嗯嗯嗯……」數秒之後,我聽到老公的悶哼。與此同時,我感到下面有
一股熱熱的感覺抵在陰道口處,而且溫度還越來越高。這個時候,我們依舊保持
著騎乘位的姿勢,即使有套套的阻隔,也不影響我不斷地感受到老公洩身時下面
顫抖的感覺。雖然我看不到下面的情況,但是我可以看到老公的肚子起伏不定,
顯然,那就很好地說明了老公出來的東西用了很大的力氣。

  我們當記者,很多時候都要多看書增廣見聞。有一次我偶然看到了一本關於
男人性高潮的書,它寫了男人在高潮的時候射出的液體會有部份殘餘在尿道中,
如果可以全部都射出來的話,將會獲得更大的快感,而辦法就是女方在男方射出
的同時不斷套弄其陽具。我為了讓他出得更加徹底,按書上所說還不斷繼續上下
抽動,試圖吸乾老公尿道中的那些東西。果然剛停止射出不久的老公,由於我的
動作,我還可以繼續感受到他再次射出。

  「啊啊……老婆,真的要乾了……」老公躺在床上,舒服地喘著粗氣,剛才
一定是用盡所有力氣了。其實我也不好過,這樣的「運動」猶如剛跑過一千米那
般辛苦,不過看到了老公的幸福,我作為妻子也覺得幸福,畢竟我一直是深愛著
自己的老公的。

  我沒有立刻起來,而是用雙手放在他的胸前,讓他的東西一直留在裡面,留
在一個我兩三次高潮後所噴出來的「溫泉」中。他雙手托著後腦,也很樂意地享
受著這個過程。

  「老婆,我愛你……」

  「老公,我也愛你……」我在沒有讓他的東西掉出來的條件下趴在他胸前,
跟他擁吻在一起,餘韻和愉悅令我享受整個過程。

  當我起來之後,已經是數分鐘之後的事了。我脫下戴在老公那裡的套套,發
現量很多,在套套的底部形成了一個小球。由於它一直在我的陰道裡面保溫,所
以拿出來還感覺到微溫。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老公的忠心。他沒有像其他男
人一樣,一定沒有做出出軌的事情來,這的確使我感到十分安慰。

  而在這個時候,慧瑩打電話給我……

*************** 珺明視角 **************

      (第二天傍晚在《新材日報》社總編辦公室門前)

  我在梁總編的門前敲了幾下,想起昨天晚上跟老公溫存了一夜,令丈夫開心
了,自己感覺也是滿不錯。只是早上才記起今天要去採訪,昨天晚上抱著老公睡
覺,弄得今天早上肩膀和脖子都比較痠痛,加上在昨晚溫度突然下降的情況下,
令自己今天的感冒加重了不少。

  不過這個問題並非最大,最大的問題是,今天一大早去到潘嘉樂的家才發現
昨天晚上沒有準備好問題,儘管需要的資料還是拿回來了,但是在整個採訪之中
簡直顯得有點狼狽。等一下還要和老公一起慶祝婆婆的生日,所以我一定要趕快
才行。

  「進來唄!」聽著梁健風騷的喊聲,簡直就想以後別再看見這個人。一如既
往,他還是一副油頭粉臉的樣子坐在椅子上,看見進來的是我,兩眼就好像發出
異樣的光芒。

  「梁總編,這是我整理好的報導,你看看是否適合?」

  「這個先放一旁,我待會再看。對了,珺明,你是否可以試試這盒西餅,看
看味道好不好?」

  「不必了,梁總編。我們還是說回剛才那個報導……」

  「別心急嘛!禮拜天是老闆的生日,我負責訂蛋糕的,如果你試過好的話,
我就在那家店子訂購好了。」如果是去老闆家的話,那麼梁健就極有可能會在老
闆面前說話,既然如此,我只好拿了一塊白色奶油的西餅敷衍地吃幾口。

  「很不錯啊!既然西餅都有這水平,那麼蛋糕都一定會……」在吃下的數秒
間的確可以感覺到奶油和西餅的味道。隨後,突然之間,我就發現口中好像有一
股異樣的腥臭味道。

  「這個……咳咳……」

  「小心別嗆到了啊,嘻嘻。如果沒事的話,你可以先出去了。」梁總編依舊
發出討厭的奸笑聲。

  我從口裡吐出那片西餅,才發現上面的確有一層乳白色的黏稠狀液體。看到
這裡,我背上不由得冒出一陣涼意,莫非這些乳白色的液體是梁總編的東西,也
就是說剛才吞下去的也有。

  「你到底給了些什麼讓我吃啊?」我十分氣憤地站起來。

  「你怎麼可以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哈!我不就是給你吃些西餅嘛,算是慰
勞這些年裡你為報社所出力,你倒是狗咬呂洞賓。」

  「你……你……」我本來想馬上離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只感覺到眼前的景
像出現了重影,而且我的頭也感覺到十分沉重,雙腳也表現得軟弱無力,無奈之
下我已經坐回剛才的椅子上。

  「珺明啊,你到底怎麼了,是不是覺得很睏啊?是的話也無所謂啊,就在這
裡先歇著吧!哈哈……」隨著他的說話聲越來越小,我的眼皮開始變得好像大石
一般無法再提起了,並且漸漸地失去了意識。但是在失去意識之前,我明顯看到
梁總編的嘴角露出既陰險又噁心的笑容……

                (待續)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