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12

綠妻奴(八)

春滿四合院 - 春色滿園 - 綠妻奴(八)【萬字更新】 - powered by Discuz!

綠妻奴(八)【萬字更新】

                綠妻奴

作者:我并不色
2012/08/1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八章

  菲兒嬌喘吁吁的趴在地上,雪白的美臀不住地隨著纖腰扭動的頻率搖晃著,
陳胖子充滿淫慾的眼神肆無忌憚地視姦著菲兒,一隻大手不時的輕輕拍著菲兒的
屁股,在空氣裡散發出「啪啪」的清脆響聲。

  「妃菲犬,怎麼樣,剛才我插你的小嘴舒服麼?」

  「不……妃菲……才不是……犬……」嬌妻噘著猩紅的小嘴反駁著陳胖子,
但是換來的則是對方「劈劈啪啪」的一陣拍打屁股的報復。

  「不是犬?妃菲,你還真需要調教啊!」剛才粗暴蹂躪著菲兒小嘴的陳胖子
原本以為嬌妻已經徹底臣服,沒有想到這一次菲兒卻出乎預料的頑強,完全不是
以前或者主動獻媚的引誘或者自甘墮落的順從。

  「啪……啪……啪……」陳胖子的胖手一次次的重重搧著菲兒的翹臀,每一
次都像是在叩責著我的心臟,讓我的心跳都隨著這令人憎惡的節奏蹦跳著刺痛自
己的神經。

  說來奇怪,雖然菲兒嘴上反抗著自己變成母狗的說法,但是實際動作上卻不
敢有絲毫的違抗,主動扶著長凳,把圓臀隨意地沖向陳胖子,任他凌辱。

  「不要……不要打了……主人……」菲兒似乎也熬不過這肉體的折磨,搖晃
著屁股,開始哀聲的向陳胖子討饒。

  「呵呵,妃菲,終於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是……妃菲……是主人的……母狗……」

  看著菲兒最後的防禦徹底淪陷,終於承認了自己低賤的身份,我又是一陣大
火燃起。小若看出了我的不安,趕忙又是緊緊拉住我在我耳邊吹著氣:「老公,
別上當,那都是妃菲姐姐騙那個死胖子的,馬上妃菲姐姐就要榨乾他了,老公可
不要氣昏了頭,讓妃菲姐姐的努力都白費了。」

  雅若的規勸讓我不得已只能看著眼前,我心裡現在盼望的是天上最好掉下一
塊板磚直接砸死這個可惡的胖子,讓他永遠變成一個不舉的白癡。

  陳胖子是不會得知我內心的詛咒,看到菲兒的臣服,陳胖子詭異的淫笑著,
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了幾根繩子,開始捆綁起了菲兒。

  「主人……不要……不要綁我……」

  陳胖子不理會菲兒的哀求,狠捏了一把垂下的巨乳,惡狠狠地罵道:「小賤
貨,別說話,一會保證讓你爽翻天。」

  說罷便不再理會菲兒的帶著哭腔的哀求,開始將菲兒纖細雪白的手腕併攏,
用繩子併在一起在手腕上纏繞了兩三圈,隨後將纏繞的繩子綁起來;再接下來將
繩子穿過的纏繞部份的內側,之後又繫了一次,用剩餘的繩子部份再次穿過手腕
中間,最後把繩子繞出來。

  完成了束縛手腕的陳胖子得意的拉扯了幾下繩子,看著菲兒修長的美目無助
地看著自己的羞憐表情,陳胖子忍不住一手拉著菲兒的繩子直接吻上了嬌妻的美
唇,「唔……滋……」菲兒即使到了這個地步,唇舌仍在迎送著陳胖子的侵略。

  咬著嬌妻的嫩舌吸吮了幾下,陳胖子才戀戀不捨的帶著幾絲口水形成的晶瑩
細線離開了嬌妻溫潤的口腔內。他還有更刺激的玩法還沒實施呢,斷然不會在這
個時候緊緊滿足於菲兒的檀口櫻唇。

  陳胖子將自己手裡的麻繩直接拴到了長凳旁的電線杆上,隨後又分別用了兩
根繩索綁在電線杆上,另一頭拴在菲兒的腳腕上,徹底地把菲兒固定在了整個偏
僻公園的角落裡。

  「主……主人……這是要……」菲兒只能保持著彎腰翹臀的屈辱姿勢,將自
己的蜜穴充份地暴露在空氣裡。

  「哈哈,妃菲犬,你的樣子真賤!」

  「嗚……主人……不要再說了,快……插進來吧!」菲兒也不想被陳胖子這
般玩弄,所以搖晃著屁股,乞求著對方快點插入自己的蜜穴內,這樣也好早一點
結束這份恥辱的交合。

  不過菲兒的忍辱請求只換來了陳胖子愈發淫蕩的大笑,笑飽了的陳胖子忽然
狠拍了一下菲兒的美臀才說道:「妃菲,我們玩了這麼長時間了,其實你身上的
地方我也玩得差不多了,今天我們來個刺激的。我把你放在這裡,等著路人來幹
你好了,我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非常想看看你被別人插弄時候的淫賤樣。」

  這番話讓嬌妻和樹叢裡的我們都吃驚的瞪大了眼睛,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陳胖
子會如此的卑鄙齷齪到要讓我的嬌妻被路人肆意侮辱的地步。

  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起身就要直接撲向那個可惡的胖子,哪怕我這
具肉體散架,今天也不會放過這個混蛋。不過一雙小手死死地把我摁在了地上,
小若直接將香軀壓在我的身上制止著我的衝動,我都不知道怎麼雅若會有這麼大
的力氣。

  「你別攔著我,我非殺了他!」

  「老公……不要……相信菲兒姐姐,這一切都是為了老公你,你難道真的要
離我們而去麼?我在冥界苦等了數年才盼來和你重逢的機會,我不要離開我。」

  說著,雅若直接把紅唇壓在了我的嘴上,吸吮著我的怒火,飽滿的乳球在我
的胸前蹭來蹭去,彷彿要用這魅惑極致的觸感來平慰我此時心中的傷痛。

  看著雅若杏眼裡包含的深情,我也開始猶豫了,難道我真的必須忍下這份痛
楚麼?我腦子裡一片混沌。不過那片菲兒的哭喊聲已經代替了我的思考,讓我吻
著小若的小嘴也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邊。

  「主人……不要……不要扔下我……我不想被別的男人插……」菲兒搖晃著
嬌軀向陳胖子哀求,嬌妻雖然知道這最後的一夜陳胖子的瘋狂,但是萬萬沒有想
到對方會癲狂到這種地步。想到自己的老公就在不遠處看著自己,菲兒也開始害
怕了起來,害怕真的在老公面前被看到那人盡可夫的醜態。

  沒有理會菲兒的求饒,陳胖子只是笑了笑,掏出送餐簽費用的水性筆,沒有
說話的在菲兒白膩的美臀上不知寫了什麼字,又給菲兒的小嘴上貼了塊防止求救
的膠布之後,便跑到遠處的一個小樹叢裡走去藏了起來,眼睜睜地看著不知道什
麼樣的男人會到這裡享受天賜的豔遇。

  現在原本的石板道上,只剩下赤裸著雪白身子的菲兒被拴在電線杆上動彈不
得,陳胖子、我、雅若,沒想到居然有三個人都在看著眼前那一小片空曠地,心
理卻截然不同。

  陳胖子興奮地遐想著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男人來玷污菲兒;雅若卻死死地
纏住我,只盼這我能冷靜的熬過這一夜就可以與我在一起;而我,此時只能祈禱
著今晚不會有人經過這偏僻的角落,這樣菲兒或許可以逃過一劫。

  等了大約三十分鐘都沒有一個人影,本來也是,這裡是個非常偏僻的角落,
也正因為如此菲兒才選擇這裡與陳胖子見面,現在看看時間已經到了20點20
分,大概再在這裡碰到路人的機率會越來越小了吧?

  又過了十多分鐘,還是沒有半個人影,我也長舒了一口氣,看來今晚要讓這
個死胖子失望了。

  不過我的這口氣還沒喘乾淨,遠處一個斜倒著散亂腳步的人影慢慢地晃晃悠
悠的朝著這裡踱來。怎麼回事,現在還有會人來這裡?都過了8點30了啊!

  不過等到那個人影稍稍走近,藉著路燈我看清楚了,是一個拎著酒瓶已經喝
得七葷八素的中年男子,也許是工作不如意?也許是和家裡人吵架?也許是失業
在家,也許是孩子要錢買房自己囊中羞澀?反正不管什麼原因,這麼晚了還拎著
酒瓶在這種地方閒逛的人,我可不會覺得他看到了菲兒會放過這種大美女。這麼
想著,心裡開始撲騰撲騰起來,只能奢望於他喝得已經看不清環境,就此放過菲
兒才好。

  不過我的意願完全落空了,那個男人藉著昏黃的燈光,還是看到了赤身裸體
保持著誘惑姿勢的菲兒。帶著好奇,中年男人搖搖晃晃的走向了菲兒,遠處的陳
胖子似乎也開始興奮了,主動自己伸出手摸著自己的粗短肉棒,這個該死的混蛋
居然在期盼著菲兒被人姦污以獲取自慰快感!

  「公……廁……母狗……隨便……操幹?」中年男人打著酒嗝,磕磕巴巴的
唸出了菲兒屁股上的字跡。聽著這淫亂的羞辱,我臉上如同豬肝一樣漲紅著,要
不是有小若在身旁還在極力地控制著我,我真恨不得直接出去狂殺一通。

  「嗯……這……」菲兒聽到了身後有人來,雪白的身子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
起來,帶著纖腰微微擺臀,倒像是故意誘惑著身後看著自己蜜穴隱秘的男人。

  「哼,所以……我才說……女人……都是……賤貨……」中年男人仰口喝乾
了酒瓶裡的酒,隨後「啪」的一聲將瓶子隨意擲到別處,發出了玻璃破碎獨有的
聲響。

  「那個婊子……當初也是……這麼賤……不就是有幾個錢麼,就把老子……
蹬了。」中年男子夾雜不清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大概是說著自己的失意,慢慢地
用那雙粗糙的大手開始攀上菲兒雪膩的臀肉上隨意刮蹭,讓嬌妻不由自主地發出
了嗚鳴的低吟。

  「其實……呃……哦……其實……你們這幫……女人……還不是一個個……
賤得……要死……你看看你……」抓起菲兒垂及小臂的黑長秀髮,中年男子這才
看清楚了菲兒的精緻容姿,對視著嬌妻狹長的美目,他居然忘記罵下去了。

  「小騷貨……長得……這麼漂亮……還這麼蕩……自己主動……在這裡等著
男人幹?」好半天中年男子才說出話來。大概真是喝多了,透過昏黃的路燈,明
顯可以看到男子的酒氣噴到菲兒媚臉上時候嬌妻的厭惡表情。

  「哼,小賤貨……還……嫌棄老子……」大概緊皺柳眉的表情讓中年男子自
行慚穢了很多,他洩憤般的扔開了手裡的秀髮,直接雙手把住菲兒的纖腰,肉棒
抵住嬌妻美妙的蝴蝶穴口,沒有任何前戲,直接「噗哧」一聲,仰腰一挺,肉棒
便直插花心底部。

  「嗚……嗚……嗚……」急促的嗚鳴聲,菲兒瞪大了修長的媚眼,似乎難以
置信真的被陌生的路人插入的現實。

  看著菲兒驚恐的狼狽,中年男子一陣得意的狂笑:「哈哈哈哈……小賤貨,
你瞪啊……你瞪啊……嗯……」雙手牢牢地把住菲兒的細腰,肉棒開始不顧一切
的在嬌妻的緊湊的蜜道裡抽插起來,中年男子的嘴裡還喋喋不休的繼續叫嚷著:
「婊子……小婊子……你不就是……貪圖……錢麼……我幹你……我幹死你……
賤貨……我叫你跟人跑,我叫你……踹了我……我幹爛你……」

  中年男子把菲兒代入到不知道什麼女人的身上去,粗暴的動作蹂躪著菲兒嬌
嫩的下體,嘴裡發洩著生活的失意,我溫柔美麗的嬌妻,此時完全成了陌生路人
發洩慾望與苦悶的工具。

  遠處的陳胖子已經興奮得開始用胖手不住地套弄著自己的粗短陽具,彷彿一
隻餓狼一般咀嚼著菲兒的屈辱與哀怨,這最後的瘋狂已經讓他的理智完全喪失殆
盡,人性也幻滅成了一隻只知道追逐獵物的野獸,被醜陋的獸慾牽著鼻子,完全
墮落為了下半身的俘虜。

  菲兒修長的媚眼裡已經滴出了大滴的眼淚,撲簌簌的掉落在長凳上。掙扎著
纖腰的動作在中年男子挺動肉棒的姦淫下,只能是一步步的帶給地方逼仄包夾的
快感,進一步的激起身後男人的內心黑暗,讓自己蒙受更多的屈辱罷了,在這一
刻,菲兒的抵抗已經是完全徒勞的了。

  我的怒火已經不知道該沖誰發洩好了,一把抓住雅若的爆乳也開始狠命揉搓
起來,將自己的憤恨完全的傾瀉在了小若的身體上。小若迷離著杏眼,任憑我在
她的巨乳上遊走,一如遠處菲兒搖晃著美臀承受陌生男人姦淫一樣。

  「嗯……果然……女人都是婊子……只做了這麼一會……水都這麼多了。」
男人看了看自己與菲兒屁股緊貼著的褲子上已經沾滿了菲兒四濺出的淫水,開始
帶著鄙夷的口氣姦辱著菲兒。

  「嗚……」菲兒已經開始帶著哭腔發著含糊不清的呻吟,嘴上的膠布徹底地
封死了菲兒表露感情的權力,只剩下那狹長的美目還閃爍著羞憤,訴說著菲兒的
悽楚。

  男人在菲兒背後的動作越來越快,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兩隻粗糙的手
已經上移緊握住菲兒的巨乳,以此為支點發力抽插著緊緻的膣肉,菲兒搖晃著俏
首,似乎不甘承受這粗暴的凌辱。

  「小賤貨……屁股……晃得……這麼浪……叫你去找什麼王總……你找啊!
你找……我幹你死……幹死你……」

  陳胖子貪婪地看著中年男子的叫罵,那雙胖手早就無所顧忌,直接在自己的
褲襠裡套弄著,眼前菲兒被人凌辱的悲哀場景已經成了他饕餮淫慾的一盤大菜,
仔細地砸舌吞咽,朵頤著用菲兒的貞潔換來的美味。

  「嗯……嗚……嗚……唔……」腔道裡的挺動開始變得瘋狂而不可收拾,菲
兒彎著腰,哈著美背,男人的重量已經全都壓在了嬌妻的身上,悲鳴的聲音此起
彼伏,全都變成了男人享受菲兒腔內媚肉的作料,被肉棒裹雜著帶入了蜜穴內,
濺起汩汩的淫水。

  「賤貨……我要射了……哈哈……婊子……浪貨……我射爛你這個漂亮的婊
子……」男人忽然瞪滿了牛眼,大腿死死地靠住菲兒纖細的美腿,腰部一陣醜陋
的蠕動,大股的精液「呼哧、呼哧」的噴進了菲兒的子宮。縱使黏在小嘴上的膠
布也無法遮掩住菲兒的屈辱,長長的悲憤嗚鳴聲還是被嬌妻低歎了出來,美肩微
沉,被中出的嬌妻身子一軟,直接撲到在長凳上,再也不能直身……

  發洩之後的男人大概有些醒酒,看到身下壓著一個雪白的身子,一雙修長的
媚眼扭過頭哀怨的望著他,中年男子也有些心慌,左右看看沒人,提了提褲子,
喪了魂一般踉蹌著腳步離開了這個讓他一生都匪夷所思的淫靡角落。

  身上的傷略微有些好轉,不過畢竟這個男人不是陳胖子這種蘊含豐富魔法能
的人,所以從菲兒那裡傳遞來的魔法能不太多,轉化出的靈能也緊緊彌補了一小
塊損傷。

  看著這份無奈,我也突然能理解菲兒了,魔法能這種東西不是人人都有的,
菲兒如果不去找陳胖子這種富含大量能量的男人,那麼也是像這樣被更多的低能
量男人侮辱,那樣難道就真的好了麼?這無非是被一個陳胖子侮辱還是被十個非
陳胖子陌生路人侮辱的問題,但對於我來說,對於菲兒來說,後者也許是件更加
無法接受的事情,所以,菲兒每次對陳胖子的逆來順受,倒讓我知道了這是菲兒
為了我盡可能地保持肉體純潔的無奈之舉吧!畢竟被一個人侮辱總好過被一群人
侮辱。

  看到陌生的男子離去,陳胖子帶著還不甚滿足的淫笑從陰暗處走過來,看著
菲兒慵懶著趴在長凳上無力的歇息,伸出胖手直接把玩起了菲兒的鼓脹飽滿的巨
乳:「呵呵,妃菲,怎麼樣?和陌生男人做的感覺不錯吧?」

  菲兒修長的美目無助地望著陳胖子,小嘴裡也不肯再吭聲,小穴裡「滴答滴
答」的淌著淫水,透著菲兒被人凌辱後的無奈。

  細細品嚐了一番嬌妻的巨乳的柔軟,陳胖子掏出手機:「喂,老李嗎?對,
我是……你來東部公園一趟,進來左拐進最裡面的那塊……不用問了,你來就是
了,快一點。」

  掛斷了電話,陳胖子又是一陣卑鄙的淫笑:「妃菲犬,這麼晚了,我可再等
不起了,我把我們小店裡的廚子叫過來了。他四十好幾了還是光棍一個,怪可憐
的,我的好妃菲,你就陪陪他吧!哈哈哈哈……」

  拍了拍菲兒的俏首,陳胖子不顧嬌妻的嗚鳴,又重新躲回了他剛才的藏身之
所,準備偷窺著菲兒被人姦淫的場景。

  內心的憤恨已經不知道該如何發洩,此時我是萬分想衝出去,帶著嬌妻離開
這裡,但是身體被小若緊緊抱住,卻絲毫動彈不得,看著雅若的粉臉我沒有勇氣
推開她的希冀,只能嚼著菲兒的痛楚,咽下這份難以啟齒的恥辱。

  十分鐘後,指針已經過了9點,李廚子也不知道為什麼老闆好好地把自己叫
到這裡來,一般來說這裡過了晚上七點半就不會有什麼人來了,好在小餐館裡客
人不算太多,簡單交代了幾句,自己便急匆匆的趕出來了。

  順著被路燈染黃的石板道上一直尋到了這小片空曠地,看著破碎的玻璃灑滿
了一地,讓夏末的空氣裡彌漫著一股醉人的酒氣。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真正讓李廚子吃驚的是電線杆旁的長凳上趴著一個身材
婀娜的女人,雖然看不清楚臉究竟如何,但是看著那圓潤修長的美腿和纖細蜂腰
勾勒的窈窕身段,李廚子就可以看得出這是個十足的大美女。

  當然這個大美女此時赤裸著身軀,把雪白的翹臀和蝴蝶形狀的粉嫩蜜穴肆意
地透給身後陌生人隨意賞玩的情景就更刺激著李廚子的神經了,他搞不清楚,明
明是老闆叫自己來這的,怎麼到現在會變成一個如此誘惑的大美女被捆著手腕拴
在電線杆上恭候著自己?

  似乎也知道了身後有人,菲兒低鳴著努力轉過身子想看看身後的人,不想露
出了精緻的容貌卻徹底讓李廚子看得呆呆的,話也說不出一句,只能半張著嘴,
驚訝於眼前的旖旎。

  修長的媚眼含著三分羞憐,飽滿的巨乳無助地在空氣中微顫,高挺的鼻樑下
本來一張可以想像的優美小嘴被膠布緊緊糊住,讓眼前的美女只能低鳴著不知所
措,他既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她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李廚子自己。

  「太……太美了……」李廚子呢喃著不清的字句,慢慢走向了菲兒。察覺到
了危險,嬌妻扭動著纖腰,似乎還想逃脫,可惜無論是手腕還是腳腕,早就被牢
牢困在電線杆旁的菲兒此時做什麼都是無用的,逃不出的還是那被肆意凌辱的命
運。

  黑長的秀髮被菲兒驚恐的動作帶著隨意飛舞,更透出嬌妻的無限嫵媚,看得
出李廚子已經渾身燥熱,連四下觀察的時間都省了。讀出了「公廁母狗,隨意操
幹」這幾個字後,被菲兒的肉體完全撩撥起情慾的李廚子彷彿得到了某種允許一
般,悶吼了一聲,便直接騎在了菲兒的屁股上,微微分開菲兒的長腿,直接將肉
棒狠狠地頂進了蝴蝶蜜穴內。

  「嗚……」又一陣痛苦的低吟,遠處的陳胖子卻帶著惡意的淫笑欣賞著嬌妻
的屈辱。我看著陳胖子的笑容,默唸著雅若告慰我的話:「這絕對是你的最有一
次,這之後你肯定會不舉,變成一個活生生的太監。」

  沒有什麼女人緣的李廚子這次可以上到菲兒這樣的超級大美女,不懂得憐香
惜玉的他只顧著趴在菲兒滑嫩的美背上,一面感受著嬌嫩肌膚的細膩觸感,一面
體會著緊密膣肉包夾肉棒的極樂。

  第二次被姦淫,菲兒只穿著高跟鞋的美腿已經支撐不住兩個人的重量,膝蓋
開始彎曲,半沉著身子,被李廚子騎弄著。

  「嗯……你……真……緊……」李廚子歎著氣,一雙手不斷地在菲兒翹臀、
纖腰、美背上來回遊走,粗黑巨大的肉棒在菲兒蜜穴內裡直來直去,大概是第二
次做的緣故,這次菲兒體內的水已經比上一次還要多了,「咕嘰、咕嘰」的水聲
在我這裡也可以聽得到。

  「嗯……嗚……哦……」菲兒小嘴裡吐著意義不明的聲音,此時也不知是處
於羞憤還是快感,菲兒的呼吸開始比第一次急促了很多,也深重了許多,每次的
歎息聲似乎都透著一絲渴求的成份,儘管被膠布阻擋了住了大半,但是那種原始
慾望的祈求還是很容易被人辨析出來。

  李廚子開始抓著菲兒的黑長秀髮,彷彿那是馴服烈馬的馬韁一般,用它來操
控著嬌妻,讓美麗性感的菲兒如同一匹母馬一樣在自己的肉棒姦淫下婉轉承歡,
全力獻媚。

  菲兒的纖腰也跟著扭動起來,攪拌著插入的肉棒,嬌妻的媚臉上已經漲出了
不少的羞紅,染滿了雪腮,高挺的鼻樑下歎出了越來越重的鼻息,跟隨著李廚子
抽插的節奏,一點一點地推高著嬌妻的情慾。

  捏住嬌妻的乳頭,不管菲兒如何的痛苦哀鳴,李廚子只管自己發洩著,不像
第一個男人話那麼多,但是動作卻比第一個男人還要狠。如果說第一個酒醉的陌
生男人還只是代入般的洩憤,那麼李廚子完全把菲兒當作了一隻性愛玩偶,可以
隨他百般折騰。

  「嗯……啊……我要……出來了……嗯……」

  大概是平日裡積累了很多,這個李廚子倒比想的要快,肉棒的根部已經被染
上了菲兒淫水的白沫,一跳跳的在嬌妻的蝴蝶蜜穴口處攪拌起來。

  這時的菲兒反而加速扭動著纖腰,努力收緊長腿,讓膣肉狠狠地夾住李廚子
的肉棒,『早點讓他射出來,自己就早一點解脫。』菲兒的動作雖然很淫亂,但
是躲在草叢裡的我,卻只能這樣安慰著自己。

  雅若的小手也早就深入了我的褲襠裡,雖然被我的前列腺液濡濕了滑嫩的肌
膚,但是仍然不肯退縮著套弄著我的肉棒,大概是怕我真的受不了這份刺激衝出
去吧,小若努力地在把我的注意力轉移到肉慾上去。

  悶哼了一聲,李廚子直接將肉棒又一次挺入了菲兒的子宮口處噴射起來,看
著菲兒如觸電般抖動著香軀,我的內心一陣的彷徨無助,即便有雅若在一旁與我
狎戲分身,我也仍然不能忘記菲兒被人玷污的事實。

  身上的傷又好轉了一些,李廚子的魔法能雖然比第一個男人多了不少,但是
這點魔法能轉化出的靈能還是不夠我用的。菲兒一直的忍辱是有道理的,事實已
經證明,魔法能的蘊含絕不是隨意可以遇到的,菲兒也只能無可奈何地接受陳胖
子這種人的羞辱,只為了維持心愛丈夫的肉身,能夠與我長久地在一起生活。

  李廚子還不甘心的藉著高潮的餘韻在菲兒的蜜道裡挺動著,忽然一聲手機鈴
聲嚇得他渾身一哆嗦,緩了緩心神,李廚子才掏出手機接聽。

  「嗯……啊?走錯了?我在公園……啊……不,不用了……那我回去吧……
嗯……」

  李廚子似乎在回絕著什麼,拍了拍菲兒的屁股,退出肉棒,提上褲子,摟著
菲兒又狠狠地親了一下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公園。這份夢也似的豔遇,想必李廚
子會埋藏在心底一生吧!

  「呵呵呵,怎麼樣?妃菲犬,我找來的人是不是讓你很爽?」看到李廚子走
了好遠,陳胖子才走出來,拿出手機得意的向菲兒晃了晃:「不過我還是可憐我
的妃菲犬的,要不是我略施小計調他離開,憋了許久的李廚子大概會把我小妃菲
的蜜穴玩爛吧?」

  看著菲兒修長媚眼裡的懼意與羞澀,陳胖子一把扯開了那塊封住菲兒優雅小
嘴的膠布:「妃菲,怎麼樣?有什麼要說的?」

  「主人……妃菲……想……想要主人的……肉棒……」

  第一句話就如此的淫蕩,我的牙都咬得「咯咯」作響。雅若又一次的趴在我
耳邊,帶著香膩的語調繼續勸著我:「老公,求求你,再忍最後一次,只要那個
陳胖子能把精液射進妃菲姐姐的子宮裡,他這也就是最後一次能夠玩弄妃菲姐姐
了,老公……不要讓妃菲姐姐的努力白白浪費。」

  我當然知道不能辜負了菲兒,但是眼前的恥辱讓我怎麼能視而不見?大概是
察覺到我內心憤懣,小若忽然滑下了身子,直接用小嘴含住我的肉棒拼命地裹吸
起來。下體的快感猛地襲來,一下沖淡了我心中的煩悶,雙手攀上雅若的俏首,
腦子裡開始想著的全都是初戀情人的嬌唇。

  就在我淪陷於雅若的檀口之時,菲兒與陳胖子的淫亂對話仍然在繼續。

  「妃菲犬真的想要我的肉棒?」

  「是……妃菲……想要……」

  「是誰想要?」

  看著陳胖子的惡意調戲,菲兒緊咬了一下嘴唇,為了這最後的魔法能,菲兒
終於還是鼓足了勇氣,輕啟朱唇說出了令陳胖子滿意的答案:「母狗……要……
主人的肉棒……」

  「呵呵,真是下賤的母狗。」

  「是……妃菲犬……就是下賤的母狗……所以……請主人用尊貴的肉棒……
懲罰淫亂的母狗吧!」

  品嚐著菲兒的淫媚,陳胖子又低下頭解開了菲兒腳腕上的繩索,慢慢地抬起
穿著高跟鞋的一隻美腿搭在長凳上。現在的菲兒如同真正的母狗撒尿一般,一隻
長腿支撐在地上,一隻美腿則彎曲的搭在長凳旁,把蝴蝶蜜穴的淫靡完全暴露在
陳胖子的視線下。

  「呵呵,妃菲犬真是越來越淫亂了。」

  「嗚……求求……主……啊……」菲兒搖動著豐滿的美臀,還沒有把祈求的
句子說完整,陳胖子直接就將他早就硬直不堪的肉棒捅入了菲兒的蜜道內。

  這是今夜第三個插入菲兒蜜穴內的男人了,陳胖子貪婪地用胖手猥褻著菲兒
的肉體,雪白的冰肌上四處散滿了陳胖子的髒手遊走所發出的摩挲聲,配合著攪
拌著蜜穴內汁液的「咕嘰、咕嘰」水聲,溫柔美麗的嬌妻被陳胖子騎虐在胯下的
景像愈加讓我暴躁而又無奈。

  「啊……主人……好棒……啊……」

  「呵呵……嗯……怎麼樣……主人……插得你……舒服麼?」

  「啊……舒服……好舒服……」

  「那學學……狗叫……表達對主人感謝。」

  陳胖子無恥的請求讓菲兒泛出悲哀的澀赧,看到嬌妻的抵觸情緒,陳胖子忽
然壞笑著一把握住菲兒的巨乳,下體開始加速挺動蹂躪著菲兒腔內的緊湊膣肉。

  「主人……不要……放過母狗吧……」

  菲兒的示弱求饒沒有換來絲毫同情,陳胖子繼續加重了手裡的力度,拉扯著
軟膩的乳肉,讓整隻大乳球上都佈滿了通紅的手印,下體仍舊持續的加速蹂躪。

  「妃菲犬……你個賤貨……嗯……居然還違抗我的命令……幹死你……」

  「啊……是……母狗是……賤貨……請主人……射進來吧……」

  陳胖子的蹂躪讓菲兒痛楚之極,為了儘快讓這個醜陋的男人射精結束對自己
的折磨,菲兒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催情淫語,催促著陳胖子趕緊中出自己。

  不過在沒有得到滿意的回應前,陳胖子似乎不想那麼早就結束,儘管興奮得
胖臉通紅,但還是努力地憋住即將射精的感覺,忽然把手指扣在一下,「啪」的
一下狠狠地彈起了菲兒粉嫩的嬌小乳頭。

  「啊……主人……不……不要彈了……求求你……」

  「賤貨,快學狗叫!」

  「啊……是……母狗……學……汪……汪……汪……」

  終於還是躲不過去,菲兒屈辱的張著嬌唇,嘴裡吐出了卑賤的狗叫聲,聲聲
的刺激著我的心底,激起了雜陳五味。大概也被這淫靡香豔的氣氛感染,我不自
覺的加速著在雅若的小嘴裡挺動著,藉此來自欺欺人的麻痹心裡的酸楚。

  「哈哈哈,下賤的母狗……」嘲弄著菲兒的淫賤,陳胖子直接壓住了嬌妻的
美背,一隻手把菲兒的媚臉死死地摁在長凳上,一隻手開始反手「啪」的一下抽
了菲兒一個耳光。

  「賤貨,主人抽你耳光高興麼?」

  「啊……妃菲犬……好高興……啊……主人好棒……插得……好棒……」

  陳胖子的暴行施加在菲兒身上,換來的仍然是嬌妻無盡的溫柔嫵媚。看著眼
前的肉玩具,陳胖子已經興奮得不知所以,一隻手又伸進菲兒的嘴裡,粗暴地抓
起那條滑嫩的美舌,在菲兒的嗚鳴聲中開始抓緊下身的衝刺。

  「啊……嗚……啊……周任……開……開……一點……澀……進……來……
……啊……」(主人快一點射進來)

  舌頭被陳胖子控制在手指裡,連淫詞的吐字都不甚清晰,菲兒還是盡可能的
用淫語刺激著陳胖子的神經,讓他多一點興奮,早點洩出。

  「嗯……賤貨……我要來了……哈啊……射爛你這賤貨……」一聲突然的低
吼,已經癲狂的陳胖子直接把肉棒全部狠狠地向菲兒的蝴蝶蜜穴深處頂去,一張
大嘴直接咬住菲兒的美肩,在嬌妻痛苦的掙扎聲中,腰部快速的抖動著,把睾丸
裡的精液全都噴射進了菲兒的子宮內。

  「啊……啊……啊……」菲兒仰起俏首,承受著上下的折磨,優雅的嘴角邊
流出了美舌被翻弄後溢出的口水,藍眸上吊,我所最終害怕的癡女表情,又一次
的出現在了菲兒的媚臉上。

  伴隨著陳胖子淫虐菲兒的過程,我也重重的將慾望洩入了雅若的小嘴,也許
只有這樣才能暫時平抑我看到嬌妻被人凌辱後的怒火。

  瘋狂之後,陳胖子臉色發紫,還想著繼續撫弄菲兒的身體的時候,忽然頭腦
一暈,直勾勾的挺躺著摔在了石板道上。我從雅若的小嘴裡退出肉棒,看到了這
個變化便什麼也不顧的跳出樹叢,儘管剛剛射精完畢兩腿還有些發麻,我還是想
著儘快的趕到嬌妻身邊,擁住我可愛的菲兒,不再把她讓給任何人……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