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9, 2012

我的秘密女友(6)過渡

我的秘密女友(6)過渡

               我的秘密女友

作者:時旭
2012/03/0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6)過渡

  阿輝飛速閃過的身影、琳兒焦脆的神態,還有那意有所指的噩夢,這一切為
何要一湧而上?我的心產生了懼怕,恐懼的心態讓人難免退縮,眼前的事實好像
說明不了什麼,卻又深深切切。我是否應該勇敢的去面對這一切,抑或是躲在灌
木叢後默默的承受?不知何時,我發現自己居然如此優柔寡斷。

  我不知道阿輝到底做了什麼,但是眼前的情形卻無法預示一個好的結果。琳
兒的身影孤單落寞的在沙灘上,如同針尖般刺入我的心。我的心再也無法掩飾這
樣的事實,她此時最需要的是幫助和依靠。那熟悉的面容曾經在我奔跑時為我吶
喊,在我身陷囹圄的時候與我並肩而行、在我勝利時為我喜極而泣,而我卻在她
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躲在一旁不敢面對她。

  心靈的震撼真的就是那麼一瞬,我才發現琳兒在我心底裡刻下了如此深的烙
印。與其說剛才是一種猶豫,不如說是我對琳兒的愛讓我麻痹了,我沒有絲毫停
留,飛一般跑向最需要我的人身邊。

  「琳兒……」我跑到她的跟前喊道。

  「傻瓜,小心點。」琳兒環顧了下四週,對我不滿意的說道,可能她覺得剛
剛的稱謂太過於親熱了點。

  「你怎麼了?琳。」被琳兒這麼一說,我也環顧了下四週,但只見到有些不
適的琳兒依靠著冰冷的長椅面露難色,嬌嫩的手臂上被寒意的海風欺負得立起了
疙瘩,花般的面容在夜色下惹人憐愛,我不由自主地去抱擁著女友,希望自己的
懷抱可以給她帶去溫暖,卻忽視了那大腿內側上流動的液體原來變成了深色。

  「你幹什麼?被別人看見了怎麼辦……你不是陪你的長腿妹妹去浪漫了嗎?
怎麼就回來了?」琳兒說得有些生氣,原來這兩天她一直都在吃醋啊,虧她還說
自己是開放的海歸小美女。但她並沒有掙脫我的臂膀,而是深深的扎在我的胸脯
上,感受著戀人的甜蜜溫馨。這時我才見到從她下身抽上來的手掌上留著新鮮的
血跡,恍然大悟,原來是可惡的姨媽……

  「哦……乖琳兒不要生氣嘛!告訴老公,是不是阿輝做錯了什麼,我現在就
去揍扁他。」我明白了女友是在生自己的氣,趕緊找人做擋箭牌。

  「別人阿輝可沒有你那麼多花花腸子,一聽說人家冷,趕快就回去幫人家拿
衣服去了。不然人家現在這個樣子,過會回去,別人會以為什麼……」原來琳兒
發覺自己那個來了,又怕被阿輝發現了難堪,所以特意找阿輝去拿衣服。看來她
也怕別人看到自己的醜態,甚至誤會自己。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他欺負你呢!」這句話真是自己解開心鎖的自我獨
白,琳兒卻當做我在和她調侃。

  「你就這麼想要別人欺負你女友了,真是的。人家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你
還聯合人家來欺負我,小心我一個月不理你。」琳兒話外有話,但這時完完全全
是在威脅我。看來愛情的力量真的偉大,琳兒一鑽到我的懷中,立馬來了力氣。

  「這個怎麼說……你還不是一樣,說父母來陪自己過中秋,結果卻是找姐妹
出來遊玩,你這是欺騙親夫的行為,要被我懲罰一個月。」我也搬出自己心中的
理由,跟琳兒駁斥道。

  「李嚴,今天人家非得讓你給我道歉不可。人家受了委屈,反倒變成人家的
不是了。我告訴你這些天人家天天在想你,只要一想到可以收到你的信息就特別
開心。那些天看到你憋得那麼難受,人家心裡最過意不去了,特意沒有穿……褲
褲,想偷偷讓你在鋼琴室裡……」琳兒不僅很開放,但還真會演戲,聲音越說越
小。我聽了後心中其實已經明白了,但為了配合女友,還是把耳朵完全湊近琳兒
的嘴唇。

  「可是你那天就是練不好,我怎麼給你獎勵嘛!」琳兒大聲吼道。我心中有
愧,裝作被震耳慾聾,讓她心裡舒坦。

  「人家沒有辦法了,我知道那兩姐妹估計又在那裡玩那種遊戲,所以……」
琳兒繼續說道。

  「其實你也很想要,所以你對我用激將法,是不是?」我早就看穿了琳兒的
那點小心思,為了自己不至於完全被動,所以還是要給琳兒一點壓力。

  「我就知道我不該這樣做,沒想到你就對她們著了迷,還約她們來這裡玩,
都不知道把我丟到哪裡去了,對不對?」天啊!琳兒說話一環套一環,開始還以
為她只是裝害羞,現在才知道,原來是語言陷阱。

  「沒……沒有,那是我同學……」我狡辯。

  「哦,你利用你同學去邀約。」琳兒毫不客氣的打斷我。

  「是同學。」我只說了三個字。

  「是同學幫你打伏擊,你看我在這裡,又讓同學故意支開我,是不是?」琳
兒完全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老實交代,剛剛和小軒幹什麼去了?不說,我自己檢查,你知道我對精液
的味道最敏感了的。」我腦袋裡還在想著怎麼去應付琳兒的問題,她居然已經撲
向了我的下身,一把扯住了我的短褲。我剛剛才幹完佩兒,這……這下可是跳到
黃河也洗不清了。

  「阿……阿輝,在這裡……」我裝作對著遠處呼喊,因為我知道琳兒心中還
是有畏懼的,她也怕身份拆穿嘛!這下果然有效,琳兒一愣神,我趕緊提著褲子
就往旁邊跑。

  「讓你跑。」琳兒捂住還在流血的下身,上來捉我。我一見她勉強的樣子,
心裡一軟,還是讓她捉到。

  「你跑就證明你確實有鬼,承認不?」琳兒一手拽著我的衣領,一手指著我
的眼說道。

  「不承認,沒有就是沒有。」我死都不承認,拼命護住短褲,哪怕琳兒不舒
服,這也不能讓她當場撞破。

  「蘇琳,你在哪裡?咦……剛剛是在這裡的……」不遠處傳來阿輝的聲音。
我和琳兒嘻嘻哈哈的搶短褲,居然玩上了,沒有注意時間,幸好我一直被琳兒按
在地下,阿輝看不到。

  「哼,今天就放過你的內褲,可是一定有問題,等著,我會懲罰你的。在這
裡!阿輝……」琳兒勉強止住笑,站了起來,朝阿輝走了過去。

  由於阿輝沒有女生房間的鑰匙,所以他帶了一件他自己的運動長衫,給琳兒
穿上。雖然琳兒和阿輝個子差不多,但男生的衣服還是要長許多,正好攔住了琳
兒的下身。我躲在一棵大樹後面,見到琳兒穿著別的男人的衣服,緩緩朝旅社那
邊走去。可惡的阿輝還將自己粗壯的手臂搭在琳兒的肩膀上,琳兒並沒有在意,
還回頭朝這邊的我調皮的一笑,好像在說:「等著吧,我要懲罰你。」

  待他們走遠,我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物,趕緊回去,以我對琳兒的了解,這
個小妖精不知道又會玩出什麼花樣來。

  我急急忙忙的趕回去,一路上灌木叢裡時不時傳來令人熱血的聲音,真不知
道今晚有多少少女被折服在男友或非男友的巨棒下。回到旅社,大家都在女生的
臥室,中間還擺放著不少夜宵盒子。今晚的獨處,大家似乎都花費了不少體力,
不停地補充著體力,而琳兒已經換下了泳裝,穿上來時的衣物,獨自坐在旁邊喝
著奶茶,姿勢還有些挑逗。

  我一見到小軒,給了她一個很憤怒的眼神,但她根本不把這當回事,只是背
著手在小媛旁邊竊笑。秦峰倒是很有禮貌的和我打了招呼,然後湊過來,從褲兜
裡掏出了他今天的戰利品——一盒開了封的避孕套,還對我眉來眼去的。看來小
媛今晚也沒逃脫失身的命運,八成是那個同性戀姐姐的詭計。只是她微微害羞的
紅色臉頰中只有歡喜,絲毫沒有不快,真不知道是她失身還是秦峰失身,或者是
兩情相悅。

  秦峰又和阿輝在那裡咬了咬耳朵,阿輝卻朝我和秦峰聳了聳肩,似乎為了辜
負我們的期望在抱歉,而我則心有餘悸的竊喜。

  「這次大家玩得這麼開心,如果今晚不盡興,那豈不是虎頭蛇尾?」秦峰眼
神一轉,說道。

  「嘻!峰,那你說玩什麼呢?」小媛的語氣很溫柔。

  「這樣吧,大家都比較熟悉了,要不我們玩點稍微刺激的遊戲怎麼樣?」秦
峰這顯然是在為阿輝找機會,瞎子都看得出。看來秦峰和阿輝都不知道我家琳兒
的身體不適,這次他的如意算盤怕是要落空了。

  「都這麼晚了,明天我們還要趕著回去呢!」但是為了一點便宜都不讓他們
沾到,我還是提出了反對意見。我還偷偷的看了琳兒一眼,心想,這下你知道你
老公是特意來保護你的了吧?

  「呵呵,既然來了,我還是不要掃興,嚴哥要是不玩,就算上我吧!」琳兒
語出驚人。

  「難得蘇琳這麼乾脆,李嚴,你一下子就被比了下去。」秦峰正有些惱我,
聽琳兒替他解圍,打心底讚揚琳兒。

  「既然大家都這麼熟了,那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吧!」小軒更是見縫插針。國
王遊戲,這太不適合剛剛認識的人一起玩了,我又要表達反對意見,但阿輝和秦
峰都用殺人般的眼神看著我。

  「這……我今天有些不舒服……」琳兒聽後,有些為難。

  「可以的,我們不玩得太過火就行了。」秦峰感覺解釋,說道。

  「算了,我也不想玩這個,畢竟大家都是頭一次認識,太過頭了。」阿輝知
道琳兒確實不舒服,只是不知道琳兒是那個來了,心裡還是很期待琳兒可以一起
玩的,那樣他就有機會了。但見琳兒面露難色,他還是站在了琳兒這邊。

  「阿輝,你……」秦峰有些惱火,捨不得的看了小媛一眼。

  「這樣吧,國王只允許女生當。蘇琳,我們不會為難你的,你可以試著玩一
局,如果真的不想玩,到時候不玩也可以。」小軒說道。

  「這樣啊,那好吧!」琳兒惡狠狠的看著我,笑著答道。

  試玩的那一局,小軒抽到了Joker,她朝我冷笑了一下,我知道我的霉
運要來了。要知道,在龍王廟的時候,她可是吐露了心聲的:『我最討厭臭男人
了』。

  「李嚴、秦峰,麻煩你們兩個脫掉衣服,只留內褲,表演一下情侶間的第一
次,直到大家滿意為止。」這樣的要求簡直讓我和秦峰完全傻了,秦峰後悔的看
著我,又狠狠的看著小軒。小軒眼神一挑,好像在說『你們兩個醜男人今晚不是
都爽到了嗎?現在報應要來了』。

  我和秦峰很是難為情,但是他們四個都不停地鼓掌,讓我們完全沒有耍賴的
機會,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先是脫衣服,極為羞澀的表情連我自己都覺得
肯定可笑,觀眾們更是看得人仰馬翻,只是我褲頭上那幹過後的痕跡讓琳兒有些
側目。

  然後,我實在不想寫下去了……秦峰和我側躺擁抱,還不時的拱一拱、摸一
摸,天啊!我都要吐了,可惡的宅男。倒是觀眾們很有激情,一個勁的要我們來
場吻戲、來場床戲,這個……算了,為了李嚴的名節,以下還是省略數百字吧!

  「妹妹,剛剛秦峰的表演很到位,你去幫他穿衣服,算是鼓勵吧!」小軒知
道小媛喜歡秦峰,剛剛又整了秦峰一次,所以故意調和一下氣氛,給了小媛這樣
的命令。

  「至於阿輝和蘇琳,表演一下情侶間的法式濕吻吧!」小軒照顧到蘇琳的面
子,並沒有為難她,可是這真是讓我比剛剛還難受。要我看著自己的女友和室友
當著自己的面接吻,我操你大爺,當時我臉色頓時就黑了,可惜小軒完全不知道
內情。

  「小軒,這樣不太好,我……」琳兒扯了扯小軒,有些擔心的說道,我知道
女友看到了我的臉色。琳兒又湊到小軒耳邊說了些什麼,小軒眼前一亮。

  「那,這樣吧!由於李嚴剛剛表演實在拙劣,現在讓蘇琳和阿輝也同樣示範
一次,但是不用脫衣服。」琳兒狡黠的看著我,而阿輝則熱血沸騰的看著她。

  黃色的小夾板在地上緩緩的拖行,是因為它的主人有些猶豫嗎?大家的看法
並不認同,秦峰好像已經忘記了剛才的尷尬,居然在旁邊吹起口哨來。而阿輝更
是被這樣的情形給驚到了,往日裡的興奮和動作都沒有了,只是張著嘴在那裡呆
滯。我更是被震得感覺天崩地裂,難道這就是琳兒給我的懲罰嗎?

  彎腰,藍色的熱褲拗不過豐滿的臀部,只好讓它在空中挺立,白色的T恤貌
似已經被汗透濕了,粉色的胸衣若隱若現。纖細的手指在口哨聲中撥弄,阿輝呆
滯的目光已經停在了琳兒姣好的身材上。琳兒的手指略微用力,驚訝的下巴在挑
逗的動作中被勾了起來,琳兒的舉動彷彿是在告訴阿輝:『不要這樣驚訝,接下
來你就看表演吧!』

  纖細的手指在皮膚上劃動的感覺是最美妙的,也是最勾人的,而琳兒的眼神
更是迷離,她側身將阿輝推倒在床上,並坐在阿輝的身邊。手指的力度並沒有減
弱,經過下巴後在阿輝黝黑的側臉上撫弄,另一手則在撫摸著阿輝腹部的肌肉,
小心翼翼的畫著圈,感受著眼前那個男人的體溫,煞是精彩絕倫。

  幾經撥弄後,招式用老,琳兒居然將自己的臉湊了過去,用一種莫名的眼神
盯著阿輝,絲絲體香忽而將阿輝包裹,如同捆仙繩,綁得阿輝既不敢動,又不敢
出大氣。香蘭吐氣,芬芳撲鼻,細細的鼻息掃落阿輝的驚訝,讓他舒服無比,緊
繃的身體漸漸放鬆。

  雖然只是幾個簡單的動作,但寓意深遠,這完完全全是情侶之間的挑逗,是
戲前的一劑春藥。阿輝開始欣賞琳兒因為生理現象而脹大的胸部,白色的棉布如
同在那裡擠壓柔軟的乳房,不時的挺立充滿了魅惑。兩個人的體溫在那一刻似乎
交織在了一起,如同水火互撲,霧氣升騰,讓外人看不明白。琳兒啊琳兒,不能
再靠近了,莫非你要讓他一睹你的紅唇之美嗎?

  失態的阿輝終於有些明白了一些什麼,不安份的手掌居然往琳兒腰間溜去,
此時只要稍稍一用力,必然四唇緊扣。我幾乎擔心得從地板上跳了起來,心裡大
為不滿,甚至在責怪琳兒,不帶這樣玩的。

  「不行了,今天,就到這裡了。我去趟洗手間……」一聲嬌呼,動作戛然而
止。琳兒起身,羞澀道。

  阿輝愣在那裡,澎湃的心情還在翻滾,居然木然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他是多
麼不捨得的看著我女友,期盼著這一刻是真的,期盼我們都不在場,他可以撲上
去,將這個遊戲變為真實。可惜這些他只能是期盼,我不會允許它成為真實的。

  「怎麼樣,人家很有魅力吧?」走過我身邊,琳兒小聲在我耳邊說道,似乎
在提醒我:『你女友這麼有魅力,你還約女生去海島玩,小心牆角哦!』

  遊戲沒有繼續下去,但大家還是聊天到很晚,第二天上午沒有過多的活動我
們就匆匆離島了。在碼頭分手時,阿輝還要到了琳兒的手機號碼……精彩的中秋
海島行就此落幕。

  「怎麼樣,這次不虛此行吧?」寢室中,這是苦苦等候的周帆。

  「阿輝,昨晚的事情真可惜,你們去了海灘那麼久,就沒有發生一些什麼故
事嗎?」秦峰問道。

  「昨晚本來和蘇琳在那裡聊天,週圍還有人在野戰,氣氛特別好。可心裡就
是有點害怕似的,這種感覺以前從來沒有過,我覺得這次還是慢慢來的好。」阿
輝說道。

  「我看你是怕被她拒絕後,以後沒有更好的機會吧?你怎麼不想想,如果那
時候一咬牙,今天你不就已經坐到她的副駕駛座上了,還不知道今天晚上有什麼
好戲在等你呢!」秦峰不屑的說道。

  「萬一要是沒成功,那不是以後都沒有機會了?我可不想冒險。後來我看她
不舒服,更加沒有那個勇氣了,怕出問題。我告訴你,蘇琳我可是一定要追到才
甘心的。」阿輝說道。原來昨晚他是這樣想的,難怪這次完全不像他的作風,看
來我家琳兒這次是真的讓阿輝著迷了,可惜你條件太差了,我心中的虛榮心居然
出來作祟。

  「那以後就看你的了,我有了我的小媛,不會再去管你的屁事了。」秦峰對
阿輝沒有執行他追女孩子的理念很失望,說道。

  「到底怎麼樣?你們不要撇開我扯其它呀!」周帆很想聽聽我們的故事。

  「什麼時候要你管了,你沒有看見她昨晚對我的那意思嗎?你說這離我讓她
躺在我下面還遠嗎?」阿輝居然挺有自信的,我在旁邊不好說什麼。

  「那只是遊戲,你不要當真……」我不在乎他們吃不到葡萄的爭吵,因為他
們口中的女孩在歸途中給我發了一條短信,讓我下午想個好理由去家裡解釋。我
必須出門了,還要找個好理由。

  我來到琳兒居住的高檔小區,按下了樓下的電子門鈴,琳兒冷冰冰的聲音更
是讓我心裡涼透了。她的身份轉得還真是快,從碼頭分手後,又變成了那個任性
的小女友。實話實說吧,這次意外誰都沒有意料到,她不是也沒有和我說嗎?又
不是我一個人的錯,我幹嘛把所有的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何況我這些天一直都
在努力做好單身的自己,保護她。昨晚她自己還故意玩那樣的遊戲,要懲罰也沒
有那樣的,我為什麼要畏首畏尾?

  心中的想法讓我底氣突然十足,我很硬氣的敲起門來,準備昂首挺胸的對付
這個一回來就來責問我的女友。

  門開了一條縫,我從門縫往裡面看去,沒有見到蘇琳的身影,心中一時居然
沒了方寸。開始還以為門一開,她會劈頭蓋臉的質問我為什麼一個人跑去參加這
樣的派對,然後我就反唇相譏……現在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我只好推開門,慢慢
地走進去,提防她的人身攻擊。

  「主人,歡迎您回來!」甜甜的聲音如同蜜糖一樣,可是辨析度很高,是蘇
琳。

  根本沒有給我時間去注意她的方向和動作,翹唇帶著體溫映在臉上,一副超
可愛的樣子完全出乎我的想像。好容易推開女友纏人的雙手,才看清這小妖精的
外衣,是一套愛麗絲版的女僕服,有些哥特式的風格,看起來帶上一點神秘感。
紅色的小髮夾斜在髮髻的後側,有些故意的調皮,但胸口白藍色的薄布下卻好似
空空如也,若隱若現的深色和髮髻上的小紅髮夾相互輝映。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不是要興師問罪的嗎?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完全搞糊
塗了,但時間根本沒有留下多少給我思考,我已經被推到門後。琳兒眼裡一股異
樣的光芒讓我有些害怕,就像在沙漠中行走多日的驢友突然見到飲水一般。

  正當我準備要開口詢問的時候,我的下身突然一緊,觸電般的感覺,已經被
女友在剎那間偷襲了。極寒的感覺冰封了我的身體,一路走來的燥熱轉瞬間消失
了。又是一陣莫名的熱浪,柔軟的擁抱後是舌頭的蜷曲,觸覺在冰封中又死灰復
燃。這樣的暖流在讓我的海綿體充血、讓我的身體膨脹,炙熱的感覺讓本來就分
不清東西南北的我完全失去了理智。

  「琳兒,你不要再這樣了,不然我會受不了的。」這樣突如其來的口交,完
全打破了我心裡的底線。來時沉重的心情一下化成了一種發自內心的衝動,若非
有開始那樣的猜忌,可能還不會感到如此的刺激。

  「唔唔……不會的,老公,你看這個。」琳兒吐出那根不知什麼時候變大的
肉棒,雙手戴著開始在包裡看到的奇特手套,那原來有兩層,中間正夾著一些碎
冰塊。

  我才看清楚情況,琳兒就調皮地用手指撥弄我的龜頭兩側,冰冷的感覺猶如
電擊,轉而又是一股暖流,三溫暖般的交替的環境帶來的是冰火的體驗,不知道
這樣對肉棒是什麼影響,我感覺整根都在抽動一般。

  「哎呀,怎麼才這麼久不見,它看起來就不行了呢?」琳兒蹲在我雙腿間,
說起話來故意帶一些可愛,真像在服侍自己的主人。看來是我多慮了,琳兒只是
又玩了一個新花樣,知道自己月例來了,又不能給我,所以特意這樣的,真是我
的好女友。

  「說實話,是不是被那個美女挾持了?」琳兒嘟著嘴巴嗔道。

  「沒有,它是琳兒的專屬物品,怎麼可能讓別人染指呢?」我趁稍微的清醒
趕緊配合道。

  「是嗎?大的不學好,說假話,你來說……」琳兒毫不憐惜的一把拽到我的
整根肉棒,開始上下套弄起來。而碩大的龜頭卻被琳兒在她滾燙的雙乳間劃動,
感受著那白嫩溫暖的懷抱。這下簡直爽透了,我覺得用水深火熱來形容是最貼切
的。

  「琳兒,不要再來了,不然我會不客氣的。」我實在難以忍受這樣的刺激,
感覺自己就要洩身了。不能這麼快就被她搞定了,我可不想錯過當琳兒的女僕玩
法,所以只好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

  「哦,主人不要生氣嘛!既然不想玩主僕遊戲,現在換一個方式怎麼樣?」
琳兒完全看透了我的心思,絲毫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可是人家好容易才到弄到手的衣服,怎麼可以就這樣浪費了呢?不然,我
們來玩哺乳遊戲吧!」琳兒的真面目越來越現出來了,她將女僕裝向下拖了拖,
那可愛的兇器一下子就彈了出來。琳兒的乳頭又小又平,乳暈不是很小,平時看
起來就像誘人的小櫻桃,可是一旦遭受刺激,那微紅的乳暈就會稍稍拱起,乳頭
在這時也會相應的挺立起來,如同待摘的果實,格外誘人。

  當男人陷入桃色陷阱的時候,智商可以為負數,這點完全在我身上體現出來
了。我不由自主地撲了過去,雙手托起女友乳房的下緣,往中間不停地擠壓,貪
婪地交替吸吮著小巧挺立的乳頭。而琳兒那冰涼的手套依舊在肉棒上套弄著,似
乎是在冷卻我的慾望,可是這邊又在一步步的帶來新的刺激。

  溫暖的體溫,冰冷的刺激;醉人的體香,凌厲的眼神;柔軟的彈性,每月的
禁忌……唉,只可惜內褲裡有著厚厚的衛生棉,遺憾啊!幸好琳兒真是太會玩這
些事情了,有這樣的女友真是一件性福的事情。持續的刺激有著韌性,卻失去了
爆發的觸覺,我的心總算得到了一絲休息的機會,感慨自己找了個善解人意的女
友。

  「看你享受的樣子,真難看……」琳兒的語氣中充滿了妒意,推開了我肆意
玩弄雙乳的嘴臉。

  「哦……」這是什麼感覺,那冰涼的手套居然托起了我的手榴彈,而且還在
微微用力。而早已被握得冰冷的肉棒又一次被琳兒含在了檀口中,由於巨大的溫
差的存在,所以那種感覺一輩子第一次嚐到,就好像要融化一般。

  「好好給我含著,要深一點。」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剛來時的心情,全心投入
到了戰鬥中去。何況現在我也無法再忍受了,只能於心不忍的按著女友的頭,開
始瘋狂地擺動自己的腰。

  「唔……」琳兒一下子失去了開始的主動,變成了真正的主僕。現在她只能
好好地攪動自己的舌頭,爭取讓主人我早點給她一些賞賜吧!

  「喝……」琳兒被我快速的抽動打亂了節奏,但她還是努力在按照自己的方
式繼續下去。因為我隱約感覺她的手臂繞過了我的大腿,而冰冷的寒氣最後停留
在了我的菊門上!這下可是你自找的,我忍不住大喝一聲,肉棒急速脹大,感覺
一股暖流從身體溢出,無比暢快……

  「你知道我最不喜歡這味道的,還這樣按住人家的腦袋。」琳兒的這番話已
經是她從廁所出來時說的了。

  「不要生氣嘛,只是一下子沒有忍住罷了。再說,那些東西可營養了,你都
去吐掉了,多可惜啊!」我開玩笑道。

  「那你嚐嚐,現在嘴裡還有那樣的味道。」琳兒皺著眉頭撲過來吻我,我趕
緊躲開。

  「這些都不重要,我問你,為什麼這次的這麼稀?為什麼這次這樣刺激你才
出來?以前一個星期不見面,你第一次總是很快的……你還不承認前兩天沒有亂
來?我回來的時候問了她們兩姐妹,她們都笑得很詭異……」琳兒的發難讓我心
裡一驚,我這時才回想起來時的情況。原來不是琳兒不興師問罪,而是方式很特
別罷了。

  「你太狡猾了,那你還不是一樣,去海島都不告訴我一聲。」我急忙搬出我
來時想好的理由。

  「你還好意思說……本來我爸媽要今天才走的,那我這週又見不到你了。正
好她們來約我玩,我就藉機讓爸媽先回去了。我是想自己有車,送朋友去海島一
趟,然後回來找你,順便給你這個驚喜,沒想到,居然在那裡看到你……你看到
被我發現了,你還準備逃跑,是不是?」琳兒越說越來氣。

  「這樣啊……這項鏈……」我恍然大悟,這時看到琳兒胸前的四葉草,心中
已經明白了。原來琳兒是特意讓父母帶過來的,她還特意為和我過二人世界,想
辦法送走了她父母。這下我可是百口莫辯,羞愧難當了。

  「我特意要父母帶來的……其實,我也知道你需要,但你不能騙我啊,還冤
枉我。」正當我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時候,琳兒特意給我留了一個台階,真是太感
激了。

  「對不起啦!可是我真的沒有和她們發生任何事情。我發誓。」這點我還真
的敢發誓。

  「我又沒有說你真的有,只是懷疑罷了。即便真的有,我也可以理解,畢竟
有時候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可是你欺騙我就不對,證明你心都不在我
這裡。」琳兒特別委屈,穿著女僕服更顯得讓人憐愛。我只好一個勁的道歉、討
好。接下來自然是為這位穿著女僕裝的主人斟茶倒水、洗衣做飯,心中還不能有
個不願意的想法。但是,好歹這次海島遊的風波過去了,沒有出什麼問題,我心
中也是百感交集,放下心來。

  「有時候我覺得我自己也有責任,你的父母只是擔心我在你身邊耽誤了你父
親過往沒有實現的夢想,可是並不是讓我們完全連招呼都不打呀?你不覺得這次
遊玩很能說明我的想法嗎?」琳兒見我歸咎自我的態度,語氣緩和了很多,同時
說起了自己的看法。

  「你的什麼想法?我覺得現在挺好的,相安無事。」我心中一震,剛剛才覺
得過去的海島風波,莫非又會再一次降臨?

  「用不著你反對,你當然覺得現在挺好,誰知道你一週會和多少美女出去鬼
混?」琳兒說道。

  「反正我現在說什麼都是很難清白了。」我心中大驚,知道自己已理虧了。

  「對啊,對啊,我就是要在你身邊找個人盯著你,看看你平常到底都做些什
麼……」琳兒見我頹廢的樣子,故意趾高氣揚的說道。

  「那你打算怎麼做?」我能看出她心中有些擔心,但真正的她只是想多一點
時間和我在一起。這一點我確實無法反駁,想想這一年多的大學生活以來,琳兒
給我帶來過許多快樂的週末,而自己卻連一個招呼也不敢打,實在是虧欠很多。
所以,我心中哪怕有再多的反對也沒說出來,因為我覺得自己應該給予琳兒很多
很多。

  「下週你就知道了……」琳兒見我沒用堅持反對,由衷的笑道。

                (待續)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