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9, 2012

我的秘密女友(7)意外(下)【純劇情】

我的秘密女友(7)意外(下)【純劇情】

               我的秘密女友

作者:時旭
2012/03/2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7)意外(下)

  「蘇琳同學,你去市裡了嗎?」為了知道琳兒是否已經出發去市裡,我小心
翼翼的以普通同學的口吻給她發了一條短信詢問。

  「嘻嘻,人家不過就告訴你週末有點事嘛,你就這麼想我了?(偷笑表情)
突然要去一下後街,所以人家還沒有出發。」琳兒顯然對我一大早的問候十分上
心,有些小小的興奮。

  後街?貌似我和琳兒從未去過後街,也從來沒有聽說琳兒去過後街,怎麼突
然就要去後街了呢?我突然想起昨天佩兒的殷勤和異常表現,那緊鎖的眉頭和嘴
硬心軟的語氣,莫非佩兒要我今天去後街就是為了揭穿我,繼續威脅我?不對,
如果是威脅,為什麼要表白?莫非佩兒什麼都知道了……我心中額外的成熟了一
次,居然思維如此清晰。

  不能靠自己揣測,更不能按兵不動,我也應該去後街。我心中就如同已經認
定了佩兒會出賣我一般,急匆匆的趕往後街,從那個兩人位的街門口走了進去。

  此時的後街已經有不少人了,大多是貧寒想要考研究生改變命運的同學。我
四處找尋熟悉的身影,但是人太多了,一直都沒有找到琳兒的倩影。不是我來得
太晚了,她已經去市裡了吧?呼呼~~如果真是那樣就好,至少證明不是佩兒從
中搞鬼,我的心裡突然感到很慶幸。

  「不要找了,我在這裡。呵呵,找不到我不用這麼著急吧……」就在這個時
候,我的肩膀被人小小的拍了一下,身後傳來了一陣熱情的笑聲。我剛剛太著急
了,居然一時粗心大意,沒有避開同樣在後街等我的佩兒。

  「你……佩兒,這麼早就起來了……」我舌頭硬梆梆的。

  「我都晨練回來了,只是沒有想到你來得這麼早。」佩兒湊了過來,對我的
淺笑有些深意,感覺更像是洋溢著初次戀愛的幸福。

  「晨練,對啊,今天天氣特別好,我晨練經過這裡,準備買點早餐……」我
糊裡糊塗的為自己只是路過找藉口。

  「沒想到你也害羞,明知道是來找我的,還故意找藉口。」佩兒一低頭,搖
著盤髮說道。

  是啊,昨天的短信,我可能沉浸在思考中還沒有出來,腦海裡充滿了應對佩
兒威脅我的對策,一下子居然說了出來,真是有些尷尬。我只好對她憨憨的笑,
可這樣的表情更讓她驚奇。或許在佩兒的腦海裡,我是個有些冷的人,所以覺得
現在我這副傻樣對著她,是真心想要和她好了。

  「你這麼早來了就好,不然我還不知道過會要怎麼解釋,才可以讓別人和我
一起等你呢!」佩兒從旁邊的小攤子上遞過一個餅給我,純麵粉的那種。

  「噢?你就這麼確定我會來?」我聽到等人,心中一個激靈,想要將話題繼
續下去。

  「只是希望。」回答少了幾分霸氣的自信,多了幾分溫柔。

  「那你要我來有什麼事嗎?」我旁敲側擊。

  「哦,原來這個門外就是後街,真隱蔽。你就是佩兒姐吧?簡直和照片上一
樣。你好!我就是蘇琳。」正當我心中得意自己的發揮的時候,身後的街門口傳
來了特別熟悉的聲音,驚得我大氣不敢喘,冷汗都冒了出來。

  此時我是背對著蘇琳的,看佩兒的表情,琳兒應該第一眼沒有看到我。那我
現在是不是應該快逃?還是轉身主動自然的打招呼?我腦子裡亂作一團,我早應
該想到可能出現這一幕,可能一開始我太得意了,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已經暴露
身份了,還特意跑過來準備應付。現在這個應該叫做自投羅網還是自作自受,反
正肯定會開罪女友了。

  「咦?蘇琳……」我當作佩兒看到了某人,下意識的回頭一看,然後很自然
的打招呼。

  「你……李嚴,你怎麼會在這裡?」琳兒眼睛瞪得老大,也亂了分寸,尷尬
的問道。

  「哦,我早晨晨練經過這裡,買點早餐……」本來我應該說「有些想你,特
意在這裡等你」,可是佩兒在旁邊,你讓我怎麼說出口?並且佩兒這個時候正緊
緊貼在我身邊,你說我找的這藉口又有誰會相信?

  「你就是蘇琳吧?和百合說的一樣,真是個美女。呵呵,你們認識的,好像
聽人說上次你們還一起去過海島啊!對了,這是百合讓我交給你的歌詞,她說只
有你譜曲才能讓這歌詞充滿意義。」佩兒這回笑著道。

  「哪有,我一直都特別崇拜百合的,詞曲都能上手,而且創意無限。」琳兒
很快進行了角色的轉變,恢復了正常的神態,可是眼神還在對我一個勁的瞟。

  「只是百合這次提出了對唱的要求,她說是要感謝你的知遇之恩,希望你可
以明白她的心意。所以,我還特意約我我們學院音樂素養最好的帥哥來做搭檔。
喏,就是李嚴啦!」佩兒說起我時,明顯有些炫耀男友的意思。

  「是……是嗎?佩兒姐的意思,他是你男友吧?」琳兒把佩兒的玩笑話當了
真,說話有些吃力。

  「沒有,我是李嚴的學姐。」琳兒的問題明顯是轉著彎探問我是不是在背著
她搞地下戀。好在佩兒是見過世面的人,她還牢牢記得我在學校的避諱——不能
戀愛,所以佩兒一口否決了。一時間我覺得佩兒真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差點
就拉著她的手熱淚盈眶了。

  「原來這樣啊,那我們可以出發了嗎?」琳兒的眼神充滿了懷疑,更有不滿
藏在眼神的背後。

  「可以啊,麻煩你在這裡等下,我去換身衣服。正好你們認識,也可以聊聊
啊!」佩兒說完轉身朝後街裡面走去。

  「李嚴,剛剛怎麼和你的那個『學姐』站得這麼近啊,是不是有些小秘密要
說?」琳兒見佩兒消失在人群中,一把捏住我的手臂,死命地旋,「學姐」兩個
字更是重音中的重音。

  「哎呀!好痛。我是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有些想你,特意過來希望可以偷瞄
到你的一顰一笑……可是到了這裡的時候沒有看到你,卻碰到了佩兒——學姐,
正好自己又沒有吃早餐,就買了個餅。」我委屈的拿著手裡的餅晃了晃。

  這時才敢好好的看看我多日未見的女友,只見琳兒穿著一件白色紗織的連衣
裙,是有很多層的那種,披到膝蓋上可以看到很多層;裙子雖然很可愛,卻將琳
兒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和琳兒平日的穿著有些出入。但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肯定是太久沒有看到女友了,我還是覺得琳兒火辣動人,此時對她充滿了興趣,
就只差沒有流口水了。

  「那怎麼『學姐』和你貼得這麼近?騙子。」琳兒嘟著嘴,有些小生氣。

  「不是你想的那樣,剛剛我正好去拿餅,你就看到了,是誤會……」我這回
裝得更委屈了。

  「是嗎?那好,就一起走吧!可是你要小心,不要讓你和學姐的秘密露出馬
腳哦!」琳兒說得不清不楚。

  「讓你久等了,蘇琳。我們出發吧!」

  佩兒換了一身衣服,熱褲加圓形低領的白色緊身小背心,透過陽光就可以看
到裡面白色的胸衣,雖然胸衣很保守,但還是很吸引我的眼球。當然,我的眼球
也吸引了琳兒的醋意,她早就在我身邊咬著牙齒讓我不許看了。

  「佩兒姐,我記得李嚴上次在我們面前吹噓自己的駕車技術多麼多麼了得,
正好今天我穿的是高跟鞋,怕開車太累,所以想讓他開車,你看怎麼樣?」琳兒
笑著對佩兒說道。

  「本來我就是讓他一起去的,還在考慮要怎麼和你解釋,現在好了。」佩兒
也笑著說道,讓我心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你可不要多想,我叫他來,只是想解開他對我的一些誤會,沒有別的原因
哦!」佩兒見琳兒的眼神還在猜測她和我的關係,又解釋道。

  本來在海島的那一次,琳兒就有些懷疑我忍不住寂寞在外面花了,今天又不
偏不倚碰到我和佩兒,真不知道她會怎麼想。可我開車,看著後視鏡中兩位美女
並肩而坐,嘻嘻哈哈在聊天,還是感覺到特別高興,特別是她們都穿著白色的衣
著,這讓我覺得更像是我駕著婚車將她們一起娶回家一樣。心中還洋溢著一種莫
名的幸福,多想這一刻成為永遠,然後帶著這兩位驅車去郊外,找個浪漫的地方
隱居起來……

  「喂,是阿輝嗎?今天突然又有時間了,你到學校大門口吧,我就過來……
李嚴,過會校門口等一下。」琳兒的語氣有些故意,話的內容更是打破了我的幻
想,真實的給了我一刀子。就我們三人不是很好嗎,為何還要叫上那個黑疙瘩?

  「我剛剛看了一下百合寫的歌詞,感覺特別好。我覺得至少要譜曲兩首,作
兩首準備。」琳兒對佩兒解釋道。

  「嗨!我剛剛起來,讓你們久等了。」我在校門口等了沒多久,阿輝就興奮
的跑了過來,看得出他很著急,衣服都沒有穿好。

  「對不起哦,本來昨天拒絕了你,可是今天突然又有時間了,所以叫上你,
過會一起去練歌。」琳兒說道,還特意挪到後排的中間,給阿輝留出了位置,而
副駕駛座卻是空空的。

  「嚴,你怎麼……哦,哦,佩兒——學姐也在,今天真不錯,一路上肯定很
熱鬧。」阿輝的語氣有些失落,好像我們如果不在更好。

  「呵呵,佩兒姐,你覺得他的駕駛技術怎麼樣?」行車至半路,琳兒撇開一
些無聊的八卦,開始聊起我來。

  「還可以,挺穩的,不過還不到他吹牛的水平。」佩兒也跟著起鬨。

  「那他吹牛的水平很高咯?他平時肯定是經常在佩兒姐面前吹牛,討你的歡
心,而且愛吹牛的男生一般都很花心的。」琳兒寓意深遠。

  「這個當然,李嚴是我們體育學院有名的小帥哥,很多女孩子暗戀他的……
還有,告訴你一個秘密,他每個週末都會出去找小妞解決生理問題,而且招數很
變態。最主要的是,他還……」阿輝見琳兒一路上對他有一搭沒一搭的,現在抓
住機會猛然爆料。自從上次他將我的大小事情都告訴了佩兒,我就知道他一直是
個賣友求榮的傢伙。

  「阿輝,你話怎麼反著說?那個人明明是你,你可不要逼我把你的醜事抖出
來。」媽的,我得趕緊堵上阿輝那張臭嘴,否則假的都會變成真的,難免不會讓
琳兒造成更大的誤解。而佩兒就懂事多了,一個人靠著窗子一言不發,咋一看是
因為言多必失,其實她的眼睛裡充滿了憂愁。

  車子一行人來到了市裡的一家專業的音樂俱樂部,琳兒把我們帶到一間像錄
音棚一樣的地方,又將阿輝交給了一個有些妖嬈的男人,自己則在旁邊戴著耳機
調試著什麼。我閒來無事,只好和旁邊有些心事的佩兒聊起天來。

  這時我才知道,百合是佩兒小一歲的妹妹,住在市郊的一家療養院,也是佩
兒唯一的親人。這個叫百合的女孩本來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也是琳兒的同學,
可是因為某種疾病經常昏厥,導致學校強令其退學。但是百合一直都沒有放棄自
己的熱愛,依然經常和大學的同學交流譜曲作詞,令很多音樂學院的學生都很佩
服她。

  這次歌唱比賽,百合找到琳兒,希望自己的姐姐可以代替她參加,並且希望
琳兒可以幫助佩兒憑藉原創而進入決賽。為此,百合花了很久的時間去作詞,還
拜託樂感極好的琳兒幫忙譜曲。這樣的請求,琳兒自然答應了。

  沒有想到的是,百合創作的歌詞是雙人對唱的。百合的本意是讓她姐姐佩兒
與我女友琳兒對唱,以完成她無法出場與琳兒並肩作戰的夢想。可是佩兒因為昨
天的那場雲雨,居然選擇了和我對唱,看來這是真情並非假意。

  而當我得知這兩姐妹的生活花費都來自於佩兒平時的各種收入的時候,忽然
對佩兒有了一種新的看法,洗去了壓在我心底的一片烏黑,又同時有一種很心酸
的感覺,甚至覺得自己有些涉世未深,不諳世事。

  但我沒有發現,在我和佩兒認真地聊著的時候,那位戴著耳機的大小姐的眼
裡不知道充斥著多少醋意和不滿。我完全沒有想到,這次幾乎不可能的相遇無形
中加重了琳兒對我的懷疑,雖然表面上還什麼都看不出,但琳兒已經開始擔心我
會情變了。

  很可惜,這些都是在後來才知道的。而當時的我居然還傻乎乎的在做夢,在
瞭解到佩兒的真實的一面後,還打心底在希望自己可以左手琳兒、右手佩兒,完
全沒有想到這些少女心事。

                (待續)

3 comments: